《狼烟》

第05节

作者:刘绍棠

四四方方的萍水县城,四面是生满绿苔的青砖城墙,城墙四面是清澄碧透的萍水河。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四座城门上四座城楼,四座城门外四座石桥。城内,一半都市风光,一半乡村景色。

一千年前,儿皇帝石敬塘将燕、云十六州割与辽主耶律德光,萍水当时还是一个只有千八百人口的城池,男女老少死守不降。他们并不坐吃山空,拆毁一半住宅,开垦农田,播种五谷。坚守三年,死亡过半,又遇大旱,颗粒不收,城池才被攻破。千年之后,萍水县城仍然保持着千年之前的历史特色。

老举人齐柏年的宅院,就座落在乡村景色的南城。

居住南城的大多是贫寒人家,有的种菜园,有的种果园,有的当苦力。齐柏年出身于穷苦的菜农家庭,自幼丧父,寡母种园卖菜,含辛茹苦将他拉扯成人。十年寒窗,磨穿铁砚,齐柏年十七岁考上秀才,二十二岁又中了举人。他没有做官,先在萍水县开办囊萤学塾,后又到通州创立映雪书院,无非是想的教育救国。恨朝廷腐败,忧国家危亡,他在讲学中常发愤世之论,于是遭到迫害,亡命海外,加入了同盟会。辛亥革命发生,宣告成立中华民国,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不久,京东宣布独立,拥护共和,成立军政府,齐柏年被公举为军政府教育司长。他上任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改寺庙为学堂,将囊萤学塾改为萍水县立小学,映雪书院改为通州师范学校。孙中山先生将大总统的职位让给摇身一变的袁世凯,京东军政府也被袁世凯的爪牙鸠占鹊巢,他改任通州师范学校校长。他一直不过问政治,大革命时期才又重新加人国民党。蒋介石背叛革命,屠杀劳苦大众和革命者,他的不少学生和友人倒在血泊中。于是,他忿而退出国民党,发誓不但不当国民党的官儿,而且不任国民党政府的任何公职;举家离开通州,迁回故乡萍水,自办日知小学。他是革命元老,又是一位桃李满京东的教育家,在萍水县德高望重,备受尊崇。

齐柏年的宅院,名曰获庐,是为了纪念他那位年轻守节而教子成人的母亲的。宅院四围是柳篱泥墙,墙外杨、柳、榆、槐,墙内桃。杏、梨、李。进门一块菜园,种的是黄瓜、豆角、茄子、青椒、白菜、南瓜。菜园里有一眼砖井,井上有一架辘轳。三进院子,虽不是茅屋草堂,也算不上青堂瓦舍。很像乡村的小康人家。

齐柏年每日黎明即起,披星戴月,打拳舞剑、汲水灌园。吃过早饭,步行到日知小学,出席小学生的朝会。上午办公上课,中午回家。午饭后休息,下午会客。谈笑往来的有饱学名流,也有目不识丁的小民百姓。晚间闭门读书,三更才肯上床。一年四季,持之以恒。

他是个清瘦的大高个儿,花白光头,紫棠面色,粗手大脚,身穿半旧发黄的夏布衫子,脚穿家做布鞋,夏日炎炎,头戴一顶竹筏斗笠,神态和风度都不像誉满京东的名儒,倒像个淳朴土气的田舍翁。沿路行人相遇,都满怀崇敬地向他问好,他也和颜悦色,含笑点头致意。遇到比他年高的老人,他便垂手让路。

这天中午,他回到家,只见门外停放着一辆翠盖红富金漆彩画的高篷马车,门口站立着两名警士。他知道必是县长殷崇桂来访。

走进外院,外院只有东西各两间鹿顶,老仆人门吉正在院子里泼洒清水,一见主人回来,忙说道:“殷县长在客厅里,夫人和梅姑奶奶在陪客。”

正院是个月亮门,迎面是一座影壁,影壁后面是一座假山,假山石上爬满青藤和开满野花;正房五间,东西各三间厢房,泥土院面,有一架葡萄,一架藤萝,清静而幽雅。

齐柏年刚拐过影壁,殷崇桂就从客厅里跑出来,连说:“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殷崇桂五十一岁,身穿长袍马褂,圆口缎鞋,肥头大耳,八字黑胡,戴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面有一双闪闪烁烁的小眼睛。

齐柏年见他仓皇失色,皱着眉头问道:“殷公,何事如此惊慌?”

殷崇桂抖抖索索地从衣兜中掏出一封电报,说:“连接上峰三封急电,驻扎北平郊外的日军,昨夜十时突然占领卢沟桥,炮击宛平县。”

齐柏年一惊,啊了一声,但是马上又恢复平静,说:“倭寇亡我之心不死,此是意料中事。”

殷崇桂又摸出第二封电报,说:“日军已包围宛平,威胁南苑机场。”

“请到藤萝架下坐!”齐柏年已经满面阴云,走到藤萝架下,心情沉重地在石凳上坐下来。

殷崇桂打开第三封电报,说:“日军正从关外调兵,有进攻北平之势;望沿途各县,处变勿惊,不可轻举妄动。”

“此话怎讲?”齐柏年追问道。

“学生也不得其解。”殷崇桂愁眉苦脸地说:“驻军金雄飞营长接到的电报,内容大致相同;但第三封电报附有军令,不得拦截,伏击日军军车,对日军的挑衅行动,暂取忍让态度。”

“岂有此理卢齐柏年勃然大怒。

“上峰含糊其词,下属不知所措。一殷崇桂唉声叹气,“所以学生前来向您请教。”

这个殷崇桂,在齐柏年任京东军政府教育司长时,曾在教育司里当一名小科员;齐柏年改任通州师范学校校长,保荐他到民政司当了一名股长,才算步人官场。多年来,他跟齐柏年并无交往,直到他升任萍水县长,才又跟退隐萍水的齐柏年久别重逢。殷崇桂当官是为发财,所以十分珍贵他头上那顶七品县令的乌纱帽,唯上峰之命是听。但是他也知道,齐柏年名高势众,对于他的官运,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非但不能得罪,还必须八面玲珑,多方讨好。所以他一遇到疑难事项,都要探一探齐柏年的口气,听一听齐柏年的见解,虽然并不言听计从,却也表现出对于前辈长者的充分尊重,因而连任五年萍水县长,左右逢源,上下取巧。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守上安民,责无旁贷!”齐柏年慷慨激昂地大声说。“请段公邀集驻军金营长,警察局长和保安队长,会商御敌大计。倘倭寇犯我县境,应予迎头痛击。”

“先生所言极是,所言极是。”殷崇桂仍然愁容满面,“学生所最感不安者,是贵甥菖蒲公子,不知是否已经离平?内子和小女,更为忧心如焚。”

菖蒲的未婚妻殷凤钗,就是这位殷崇桂县长的千金小姐,而且已经择定举行结婚大礼的佳期吉日。

齐柏年沉吟着说:“前几天,这个孩子曾来一情,言定如期而归,请尊夫人和凤钗姑娘,不必过虑。”

殷崇桂苦着脸儿说:“他在给凤钗的信中也没有确定日子,不然我可以派遣保安队到廊房火车站去迎接他。”

齐柏年摇头说:“他是不会喜欢这种排场的。”

殷崇桂问道:“如果北平被围,菖蒲公子困在北平,他和小女的婚期,您看……”

齐柏年说:“这要请舍妹酌定。”

殷崇桂忙说:“方才学生已经问过亲家俞老夫人,老夫人十分开明,要我转告小女,由小女作主。”

“也好,也好。”

“那么学生告退了!”殷崇桂深施一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