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

第06节

作者:刘绍棠

齐柏年送客回来,老女仆常妈已经在西厢房南间摆好饭菜;菖蒲的母亲梅姑奶奶在后院用饭。

齐柏年的老妻,也是贫寒人家出身。当年,齐柏年的老母亲为了家里多一把手,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给他娶了个大六岁的妻子。进门之后,齐夫人跟婆母种园,还要纺纱织布,供给丈夫上学,十分勤劳贤慧。齐夫人不能生育,齐柏年考取了功名,她多次劝丈夫纳妾,齐柏年金石品性,不肯依从。膝下无儿,冷清寂寞,所以菖蒲母子前来投奔,老两口就把全部慈爱,倾注在菖蒲身上。

平日,他们的生活十分俭朴,齐柏年很喜欢吃粗粮青菜。老两口对面而坐,炕桌上一荤一素。已经是风烛残年的齐老夫人,显得比齐柏年衰老得多。他们吃饭时,不用女仆服侍,齐夫人行动不便,盛汤端饭,都由齐柏年亲自服侍。

齐柏年给老妻盛了一碗绿豆稀饭,齐夫人吃了两口,便吃不下去了,手举着筷子发呆。

“你是挂念菖蒲吧?”齐柏年低声问道。

齐夫人点点头,心事重重地说:“孩子要是困在北平,打起仗来枪子儿满天飞,怎么能叫人放心?”

“你过虑了。”齐柏年安慰老妻说,“我看菖蒲在京城这几年,很长才干,我们可以放心了。”

齐夫人咬了一口小米面发糕,又说:“再过几天,就要办喜事,是大办还是小办呢?”

“且看梅姑奶奶的意思吧!”

“梅姑奶奶听儿媳的。”齐夫人发愁地说,“我看殷家的小姐,不是个过日子女孩儿,当初还不如找个寒门小户的姑娘。”

“要信得过菖蒲。”齐柏年又安慰老妻,“我想菖蒲自有主张,凤钗姑娘会听他的话。”

吃过饭,齐柏年回他的卧房午睡。但是,国事令人烦恼,家事也颇乱心,身下的凉席竟像火烤一样,难以人睡;而院外树上的鸣蝉,更吵得他不能成眠。下午,他不得不闭门谢客。

晚上,齐柏年正跟夫人坐在院中乘凉,忽听院外阵阵马嘶,跟着便响起一阵敲门声。他一边喊:“门吉,出去看看!”一边也跟在后面走出来。

街门大开,菖蒲带领一支人马鱼贯而人,叫了声:“舅舅!”跑上来行礼。

“几点的火车,怎这么晚才到家?”齐柏年问道。

菖蒲笑道:“我一路上幸会几位相识,所以回家晚了。”

熊大力、柳摇金、柳黄鹂儿、柳长春、四匹马和文武场的那几位,远远站在菜园-篱墙那里,不敢上前。齐柏年问菖蒲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大力,过来!”菖蒲喊道。“他在关外砍死日本警官,逃进关来,赶脚为生。”

熊大力跨前一步,扑身拜倒,说:“小的熊大力,给恩人老举人叩头!”

“菖蒲快把他搀起来!”齐柏年急忙说,“我不是官儿,你不要跪拜;就是见到做官儿的,也不要低三下四。”

“柳师傅!”菖薄又叫柳摇金,“他是柳家马戏班的班主。”

菖蒲刚把熊大力扯起来,柳摇金又要跪下,他忙又伸出胳臂把柳摇金拦住。怕见生人而又女孩子气的柳长春,躲藏在姐姐身后,柳黄鹂儿还没有换下男人的衣裳,也怯生生地不敢抬头。

齐柏年喜爱年轻人,他走近两步,抬起柳黄鹂儿的下巴额几,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柳……柳黄鹂儿。”

“原来你是女孩子!”齐柏年抽回了手,怔住了。

“他们爷儿仁都有一身好武艺。”菖蒲又从柳黄鹂儿身后扯出柳长春。“我带他们到县城来,想请他们在日知小学操场表演马戏,不收地皮钱。”

齐柏年答应道:“小学后天放假,就可以在操场表演他们的绝技。”

菖蒲又说:“我还想把大力留在身边,将来有所倚重。”

“很好,很好。”齐柏年吩咐老仆人们吉,“你给众位客人安排食宿,不可怠慢。”

菖蒲搀舅舅回院里去,齐夫人已经在正院月亮门口,拄杖等候多时了。

“舅妈,您又为我提心吊胆了吧?”菖蒲嬉笑着问道。

“儿行千里母担忧呀!”齐夫人一块石头落了地,深深叹了口气,“还不快到后院看你娘去。”

菖蒲将舅父和舅母送到乘凉的假山石下,才到母亲居住的后院去。

后院,五间大房,两间小屋,院里有一棵怪松,几株老梅,数竿翠竹,两畦杜鹃花,还有一对古色古香的彩釉鱼缸,养几尾鱼和几蓬蓬,满院流荡着一股淡淡清香。

菖蒲的母亲并不是齐柏年的胞妹。齐柏年二十二岁考中举人,随母亲到城郊去祭祖,路遇从外地逃荒的一家三口。归途,那一对走投无路的夫妻已经双双吊死在路旁的歪脖树上,五岁的小女孩跪在父母的尸身下哀戚啼哭。齐老太太心如刀割,把小女孩搂在怀里,打发齐柏年买来两口棺材,请来地保,装殓掩埋了小女孩的父母,把小女孩带回家去。

齐老太太年轻守寡,只有一个儿子,于是就把这个孤女收为女儿,十分疼爱,取名齐梅,全家上下都叫她梅姑娘。梅姑娘聪慧超人,齐老太太让齐柏年教她读书;十八岁时,不但读完四书五经,而且通晓诗词歌赋。

齐老太太去世,梅姑娘跟兄嫂一起生活。齐柏年比她年长十六岁,齐夫人更比她大二十二岁,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兄嫂更是疼爱她。后来,齐柏年为她挑选了一位品学极高的青年才子;谁想红颜薄命,嫁过去没有几年,那位才子不幸身亡,梅姑娘带着孤儿菖蒲回到了娘家。齐柏年夫妇十分悲痛,觉得一生对不起小妹,也负罪于九泉之下的老母。这时候,齐柏年已经有了一点家产,就写下文书,将全部财产归于梅姑娘所有。

二十年过去,小菖蒲已经是二十几岁的北京大学毕业生,而当年二十几岁的梅姑娘,也已经是年过半百的梅姑奶奶了。

梅姑奶奶幽居后院,每日浇浇花,看看书,写写字,画松、竹、梅、莲,很少抛头露面;她的字如其人,画如其人,风骨峻秀,品格清高。

菖蒲快步走进后院的小门,大喊着:“娘,我回来啦!”

梅姑奶奶闻声从屋里走出来,身穿飘飘然的白绸衫和黑绸裤,手拿一柄缟素团扇,神态端庄深沉,恬静优雅。

“啊,又长高了!”梅姑奶奶微笑着,“学问呢?”

“明天再请您‘殿试’!”菖蒲压低声音、神秘地说:“娘,您猜我遇见谁啦?”

“谁?”

“您最喜欢的人,常常挂念的人。”菖蒲望着母亲的眼睛。

梅姑奶奶的眸子一亮:“难道是她?”

“她又是谁?”蒲明知故问。

“是你芳倌儿姐姐?”

“娘真料事如神!”菖蒲笑了。“她跟夏竟雄先生秘密住在北平香山,约我在颐和园见了面。”

“对你必定有所教诲吧。”梅姑奶奶欣喜地问道。

“训导甚多,大受教益。”菖蒲兴奋地说,“夏先生还让我给舅舅捎来一封长信,希望将学校办成训练抗日战士的地方。”

“快给你舅舅送去!”梅姑奶奶催道。“今天下午,殷县长带来三封电报,听说倭寇兵犯北平城,战事吃紧,你舅舅十分心焦。”

“唉呀!”菖蒲全身像着了火。“昨天夜晚火车经过卢沟桥,走出二三十里,隐隐约约听见枪炮声,原来是日军发动了战事。”

“快到书房去,快到书房去。”

菖蒲扭头就走,忽然又转过身,说:“娘,我在路上结识了几个人,其中有个跑马戏的女孩子,不但有很高的技艺,而且有很好的人品,您愿见一见她吗?”

“请她来吧!”梅姑奶奶说,“常妈,跟菖蒲去。”

菖蒲和常妈来到外院,只见柳黄鹂儿正调拌芝麻酱,切黄瓜丝儿,给大伙儿抻游丝面吃。

“对不起各位!”菖蒲连连说,“仓促之间,只有粗茶淡饭,先吃一顿吧!明天再设宴招待。”

“公子,您太礼重了!”熊大力和柳摇金捧碗过头,感激地说。

菖蒲向柳黄鹂儿走过去,笑着说:“姑娘,我母亲想见见你,你跟常妈走一趟。”

“姑奶奶赏脸,黄鹤儿快去!”柳摇金高兴地说。

“我……我……”柳黄鹂儿背转身,“我不敢,我见不起。”

“去吧,黄鹤儿!我母亲会喜欢你的。”

柳黄鹂儿瞟了他一眼,脸上飞红,低着头跟常妈走了。

菖蒲又一再请大伙儿吃饱,才到舅舅的书房去。

正院五间正房,三间藏书,一间客厅,一间书房。书房里,燃着一支蚊香,灯光下齐柏年正审阅小学一年级和六年级毕业班的期末考卷;他一生主张贯彻始终,所以亲自掌管这两个班。

门声一响,菖蒲还没有来得及问好,齐柏年便心急地问道:“你可知道,北平城下已经燃起战火?一

菖蒲在舅舅面前坐下来,说:“夏竟雄先生跟我谈话之后,我也就不感到意外了。”

“你见到了夏竟雄!”齐柏年喜出望外。

“也见到了芳倌儿姐姐。”说着,菖蒲把芳棺儿给他的纸卷递过去,“这是夏竞雄先生给您的长信和共产党的几份文件。”

齐柏年急不可待地打开长信,捧读起来。但是,看完之后,却把长信拍在案上,气恼地说:“流了那么多血,死了那么多人,怎么还想跟蒋介石合作?”

“您不同意国共合作,共同抗日?”

“这只不过是共产党一厢情愿。”齐柏年低沉地说,“蒋介石如果有丝毫抗日之心,也就不会将东北四省拱手让给倭寇,继而又接连签订丧权辱国的《淞沪协定》、《塘沽协定》和《何梅协定》。”

“那么,您也就不接受他在信中的主张?”菖蒲失望地问道。

“把日知中学办成抗日学校,我愿意的。”齐柏年又拿起夏竞雄的信来看,“而且欢迎他来担任校长。”

“他一时还不能到萍水来,还得我们先自己动手。”菖蒲又兴奋起来。“我想,抗日学校录取新生,主要招收有胆量、有强力的热血青年,不必计较文字上的学识。”

“教育科未必准许。”齐柏年一挥手,“不过,我们不管它!”

“我还打算建立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

“应该有所作为。”

“还应该成立各界救国会。”

“我来出面。”

“办小报,进行街头讲演,开展抗日宣传活动。”

“都很好!”齐柏年笑着,“等你办完喜事,立即着手筹备。”

“当此民族危急存亡之秋,我不想结婚了!”菖蒲突然说。

“那怎么行?’济柏年脸一沉,“兵慌马乱,凤钗是咱家的人,岂能置之干娘家而不顾?”

“国难当头,不宜铺张。”

“这要尊重女方的意见。”齐柏年戴起老花镜,在桌案上摊开另外那几份文件。“你明天早起,就去拜望你的岳父岳母,言语不可失礼。”

菖蒲从舅舅的书房出来,又到后院去请示母亲。

后院,梅枝上挂起两盏灯笼,柳黄鹂儿陪着梅姑奶奶在荷花鱼缸旁闲话。她换上了梅姑奶奶山图之前的一身衣裳,灯影中显得十分娇艳。她一见菖蒲,慌乱地站起身,说:“公子,请坐。”

“娘,您很喜欢黄国儿姑娘吗?”甚蒲笑问道。

“她比你可人疼。”梅姑奶奶忍不住牵起柳黄鹂儿的一只手,心爱地摩娑着。“跟你舅舅谈过了吗?”

“舅舅接受了夏竟雄先生的主张。”菖蒲沉吟了一下,问道:“娘,舅舅要我到殷公馆去,您对我有什么吩咐吗?”

梅姑奶奶摇摇头,说:“你已经大学毕业,难道不比娘更明理吗户

菖蒲告退,常妈已经睡去,柳黄鹂儿跟在他身后去插门。到门口,柳黄鹂儿忽然柔声问道:“公子,您这几天就要成亲了吧?”

“是的。”菖蒲苦笑了一下:“真不是时候。

“梅姑奶奶有常妈妈侍候,您收下我服侍少奶奶吧!”柳黄鹂儿仰起脸,目光里充满依恋。

菖蒲的心一阵发沉,回答不出,急忙离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