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

第08节

作者:刘绍棠

现在,他站在后花园门口,在阔别几月之后,又看见了凤钗那娇艳而慵懒的神情体态,便禁不住一阵强烈的冲动和心跳。

等歌唱声停住,他的心情也平静下来,叫了声:“凤钗!”含笑向她走去。

“菖蒲!”凤钗从山石上跳下来,差一点儿被一长藤萝绊倒。她挥手驱赶那六个戏班里的小女孩子,“去吧!回班上还要排练;到那一天要是走了板眼,不光没有赏钱,连包银也不给。”

六个小女孩子答应一声:“是!”一边鞠躬一边退出去。

凤钗又跑过去把园门关上。还找了根杠子,顶住了门。然后,带着一股浓郁的芳香,扑到菖蒲怀里。

“想死我了!”她像一长藤萝缠绕在菖蒲的身上,水灵灵的大眼睛泛起了柔媚的春光,桃花色的双颊更显得红晕,藕荷色的旗袍下那丰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听说北平打了仗,又不见你回来,昨天黑夜我做了一连串的恶梦,吓死人了,吓死人了。”

菖蒲一想起北平的局势,火热的感情冲动也就降了温,低沉地说:“如果在我上车之前,卢沟桥响起了炮声,我就不肯离开北乎了。”

“那得把我急死,愁死,你这个狠心的!”凤钗用她那白嫩的手指,戳了一下菖蒲的额角,“你什么时候到家的?”

“昨天傍晚。”

“为什么不赶快来看我?”

“我要跟母亲和舅舅说话。”

“说些什么呢?”

“国事,家事。”

“家事说了些什么呢?”

“咱们的婚礼,是大办还是小办。”

“终身大事,当然大办!”凤钗那樱红的小口喷着芬芳在菖蒲耳边叽叽喳喳。“你那皇娘岳母的腰包里,又有银行存款,又有金银珠宝,又有房契股票,我逼得老太婆一片一片地割肉,榨出来好大一笔陪嫁,够咱们富贵一辈子的。”

“你打算怎么大办呢?”菖蒲的眉头皱了皱。

“搭高台彩棚,演三天堂会,摆三天喜筵。”凤钗沉浸在幸福的陶醉中,“三班鼓乐,八对红罗伞,十六人抬大花轿周游全城……”

“办得太大了!”菖蒲摇着头。

“你想小办?”凤钗睁开了沉醉的眼睛。

“我想不办。”

“啊!”凤钗松开了箍在菖蒲身上的双臂,“你想推迟婚期?”

菖蒲牵着她的手,走上花亭,一只胳膊拢住凤钗的身子,低声柔气地说:“日寇已经发动了灭亡中国的侵略战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都是热血青年,怎么能忍受在国难当头时刻灯红酒绿地大办喜事呢?”

凤钗扭摆着腰肢,挣脱菖蒲的拥抱,哽咽地说了一句:“你变心了!”就双手蒙住脸,一抽一噎地啜泣起来。

菖蒲正要安慰她,花园门被拍得山响一个水鸭子叫似的女人声音:“开门,开门!菖蒲.让我看看你!”那是二皇娘。菖蒲只得丢下啼哭的凤钗,走出花亭去开门。

门一开,二皇娘花枝招展地出现了。

原来,二皇娘打了一夜麻将,天亮前才睡下。睡了一个觉,口渴醒了,喊丫头送茶水。喝了一小壶香茶,还想接着睡下去,可是一听说菖蒲来了,连忙起了床。贴身老妈子侍候着梳头洗脸,浓妆艳抹,便急急忙忙到后花园来了。

二皇娘虽已徐娘半老,却真正是风韵犹存,而且一心要跟正值妙龄的女儿争妍斗艳,所以十分讲究穿着的摩登,打扮的人时。但是,脂粉的红颜,到底比不了青春的秀色;更何况她婬荡贪婪、暴戾成性,绫罗绸缎和上等宫粉包裹不住也掩饰不了明显的色衰。然而拍马屁的人异口同声夸她跟女儿就像一对双生姊妹花,更助长她搔首弄姿作小女儿态,把肉麻当有趣儿,越发令人作呕。

对于这位面目可憎的丈母娘,菖蒲克制住心理和生理上的厌恶,努力装出恭敬的样子,强笑着问了一声:“伯母好。”

“好嘴硬!”二皇娘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到了今儿晚,还不该改一改称呼,叫我一声娘吗?”

花亭上,凤钗听母亲来了,哭声更高。

“唉哟,我的儿!”二皇娘大吃一惊,一阵风上了花亭,“大喜兴的日子,为什么哭天抹泪?”

“他……他变了心!”凤仅偎在二皇娘怀抱里,哭成泪人儿。“终身大事,他不许红红火火地办一办,叫我一辈子窝心,脸上无光抬不起头。”

“一定是老举人舍不得花钱,梅姑奶奶又做不了老举人的主。”二皇娘不成不淡地说,“菖蒲,你也不要为难,娘抽骨头拔筋,给你们办。”

“不!”菖蒲恼怒地说:“国难当头,我们不能无所顾忌,惹萍水县老百姓唾骂。”

“老百姓管得着吗?”二皇娘那被烟薰得沙哑的嗓子,又水鸭子叫一般地嚷起来。“我有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爱怎么排场就怎么排场,谁敢背后嚼舌头根子,叫警察局把他抓起来!”

“这是胡作非为!”菖蒲也火了起来,“我可不想在家乡留下骂名。”

“由不得你!”二皇娘两手叉着腰,露出了泼妇本相。“女儿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钱是我荷包里掏出来的,你管不着,拦不了。”

菖蒲冷冷一笑,说:“那就从长计议吧!”说罢,转身就走。

“狠心的,你不能撇下我!”凤钗哭喊着追上去,扯住菖蒲的胳膊不放。

花园门口,殷崇桂正面如死灰,仓仓而来,一见这个光景,又打手又跺脚,带着哭腔儿说:“吵什么,吵什么呀?日本兵就要打到萍水了。”

“啊!”二皇娘、凤钗和菖蒲都失声叫起来。

殷崇桂掏出两大把揉皱的电报,说:“北平西郊的蒋家村、青塔寺、古庙等处,正在激战;日军坦克从京东的通州开到北平朝阳门外大桥,企图冲人城内;南郊,日军向永定门外的大红门发起进攻,又从丰台经南苑的团河,进攻二十九军军部……”

“不办了,不办了!”二皇娘吓得面无人色,“你快送我跟风钗到天津租界躲一躲。”

“我身为一县之长,不能擅离职守。”殷崇桂急得团团转,“菖蒲,你陪她们娘儿俩到天津去,就在我那所小洋楼里举行婚礼。”

“我要与萍水民众共患难!”菖蒲庄严地说。“凤钗是我的妻子,我要把她接回家去,一切由我负责。”

“我的女儿,不能交给你!”二皇娘急赤白脸地说。

菖蒲不动声色,说:“凤钗有她的人身自由,由她自主。”

风钗看看她娘,看看她爹,又看看菖蒲,眼泪汪汪,左右为难。她感到一阵气虚,扑到她娘身上。

“我的儿!”二皇娘笑了。“跟娘一条心。”

凤钗打了个寒噤似地摇了摇头,说:“我先到他家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狼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