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的桨声》

第12节

作者:刘绍棠

冰排子在山楂村渡口停下来了,俞山松跟富贵老头跳上岸,刘景桂正在运河岸上的雪地里行走,一眼看见他们,连忙跑过来。

太阳高高升起了,运河滩是一片银白世界,闪射着刺眼的金光。

“唉呀!雪要化了,我们得赶快堆雪。”富贵老头喊道。

俞山松跟刘景桂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俩会意地笑了,俞山松说:“富贵大爷,咱们从不老松学来的经验,得让全社都信服了,才能动手。”

富贵老头焦躁地说:“那雪也化净了!”

刘景桂笑着说:“整个冬天又不是光下这一场雪。”

果然,到中午太阳又不见了,天空阴沉沉的,雪片像撕碎的棉花团子似的降下来。

富贵老头回到家,红英特意给买来一壶接风酒,坐在热炕上,富贵老头喝着酒,正跟大家谈着城里的见闻,突然,他一眼看见窗外又下起雪,就放下酒盅,说道:“我得去找景桂,回来再吃饭。”

他下炕就穿鞋,富贵奶奶一把拉住他的胳臂,嚷道:“‘你着魔了!大冷的天往外跑,风一呛,刚喝的几口热酒都得吐出来。”

“我有要紧事!”富贵老头摆脱开他的老伴儿,往外就走,一低头,钻进大风雪里去了。

富贵奶奶摸不着头脑,全家也都愣住了,半天,大家忘了吃饭,富贵奶奶长叹口气,“着魔了!”

外面,雪下得正紧,。富贵老头赶到景桂家里,景桂老婆告诉他,刚一飞雪花,景桂就到办公室去了。

富贵老头折口头再到办公室,远远地,就听见办公室里人声嘈杂,他推开门,撩起棉门帘子,屋里的热气迷了他的眼,他站了站,仔细一看,角角落落坐满各生产队的队长跟小组长。富贵老头明白了,当他想到堆雪的时候,景桂已经想到过了。

“这是哪儿来的洋办法呀!”在浓重的烟雾里,张顺挥动着胳臂喊叫,“地皮本来就冻得硬棒棒的,再加上堆雪,我看到过年开春绝对化不了,要是耽误了春种,赚的反倒够不上赔的了!”

“大冷的天气……”赵明福低低地应声。

他没说完,突然接触到景桂那严厉的眼色,赶忙垂下眼皮去了。

“张顺、你说的不对!”富贵老头大叫道:“这不是洋办法,这是人家不老松的先进经验,我跟俞区委从那里学来的。瑞雪兆丰年,多堆雪,明年就不怕春旱,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咱运河滩年年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开化,要是误了春种,你砍我的脑袋!”

刘景桂站起来了,说道:“富贵大叔的话满正确,现在我们就动手”

“不过那颗脑袋我可赌不起!”张顺俏皮地冒出这一句,大家哗地笑了。

虎兴跳起来,怒冲冲地嚷道:“愿去的马上就动手,不愿去的回家躺在热炕头上,搂着老婆,盖三床大被子睡觉去!”

张顺火了,指着虎兴:“你别指桑骂愧的,我说不去了吗?”

虎兴怕张顺,嘟嚷着说:“我没说你,我说那些怕冷的原蛋包呢!”

“别打架啦!赶快去喊人。”景桂大喊道。他听了虎兴最后的话,望了赵明福一眼。

大家蜂拥着出了办公室,分头喊人去了,赵明福却溜回家,插上门,没去堆雪。

富贵老头匆匆忙忙回到家,一进屋,就命令道:“走!堆雪去。”大家都惊住了,富贵老头抓起桌上的酒壶,一仰脖儿,咕咚咕咚连喝了几口,扭回头又跑出门去了。

第一个跟出去的是银杏,第二个是红英……

一会儿,山楂村堆雪大队组织成了,风停了,雪却没住,大家踏着大雪,到原野上去了。

正在这时,从渡口那里,长寿老头气急败坏地跑来了。前天因为大雪封路,昨天又因为农学院那个教授跟他们举行了一次小型座谈会,所以没能回来,今天一清早,雪虽然停了,但汽车要等雪化了才开车,他们等不得,就步行回来了。

远远地,长寿老头就看见他们秋麦似的黑压压一片人,走近了,看清是富贵老头指手划脚地,指挥大家在倒雪,一股怒气轰地冲上头,也不理身后的春枝跟春宝,就大着步赶来了。

长寿老头一步抢上前,抓住富贵老头老羊皮袄的前胸,声嘶力竭地喊:“你要破坏我的秋麦地,你要把它冻死!”他用力摇晃着富贵老头的身子。

富贵老头挣扎着,喊道:“放手!你管不着,这是社里的命令!”

“胡说!”长寿老头跳着脚,向大家高声叫,“都给我住手!你们是在破坏丰收,这是犯法!”

正在紧张堆雪的人们都吓住了,看着这两个怒吼的老人。刘景桂扔下自己的挑子,跑过来,喊道:“怎么啦?怎么啦?住手!”

长寿老头并没松手,他的手抓得过紧,死死地,还在哆嚷着,他红着眼睛叫道:“这是谁下的命令?这是破坏!”

景桂平静地说:“长寿大爷,您定定神,消消气。这是从不老松学习到的经验,堆雪为了防备春旱。”

长寿老头回不出话,大口地喘气。

春枝跟春宝也急忙赶来,到了跟前,问了原因,景桂简单地告诉了他们,春枝笑道:“长寿爷爷,您的忘性可真大,那个老教授不是告诉咱们,堆雪还能消灭病虫害吗?”

长寿老头脸陡地红了,手松软地放下来。富贵老头蔑视地挤着眼,报复地说:“别假冒行家啦!这先进经验是我跟俞区委从不老松学习来的。”

长寿老头又羞又恼,大喊道:“别不嫌害臊吹牛皮啦!你埋界碑是不是从不老松学习来的先进经验?”

“你埋过!我跟你学的!”富贵老头被揭了疮疤,气恼了。

大家看着这个笑话,哗哗笑了。

看他们又旧事重提,景桂跟春枝连忙劝住这两个老人,把长寿老头安慰着送回家去了。

富贵老头心里一阵子懊恼,问了一会儿,这股懊恼消失了,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向旷野上高声喊叫:“快堆啊!又防备春旱,又能消灭病虫害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运河的桨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