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的桨声》

第16节

作者:刘绍棠

清明节过后,一个春雨的夜里,春枝开完党支部委员会回来,急急忙往家跑,密密的细雨,落在枣树鲜嫩鲜嫩的叶片儿上,满村发出簌簌的响声。

猛地,她想起每到这个季节,刘景桂都要到村庄四周巡逻,现在刘景桂到县里开人民代表大会去了,看这阴黑的夜,她预感到可能出事,而她正在例假里,腰很酸疼,不能激烈地行动,她急转身去叫春宝,春宝却已经回家去了。

她在春雨中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要巡逻去,便回家拿起枪,披上油布,穿上胶鞋,到村外去了。

她在已经生出嫩叶的树丛中悄悄行走,突然,看见有人在田野上走动。她隐在树丛中看,见他们贼溜溜地奔跑,但是看不清有几个人,春枝弯着腰,尾随着他们。

这些家伙到了水坝那里,一个个跳了下去,另外的巡风,春枝知道他们要挖堤,让运河水淹没田野,于是她瞄准一个巡风的大腿,“啦!”地一枪,那家伙倒下了。

春枝匍匐追上前,迎面来了冰雹似的一阵青石子,春枝见他们跑上河堤,忙急起直追,却不防被一颗青石子打在肚子上,倒了下来,那些家伙跳下河去了。

她忍受着撕裂般的疼痛,爬到河堤那里,在那里警戒着蹲了一夜。

黎明她回来,看到村边的几个实验园子被践踏得稀巴烂了,气愤极啦,又因为跟着大家挑灯连夜抢种,受了寒,过后就下不了炕了。

这天,大夫给她扎了针,正躺着静静地休息,隐约听见外屋有人说话。

“……她刚睡着……”是她娘。

“那我就过一会儿再来吧。”

春枝恍惚觉出是俞山松的声音,于是她微弱地叫:“你进来!”

果然是俞山松进来了,春枝问道:“你刚来么?”

“嗯,刚到。”

“你坐过来!”春枝拍着炕沿。

俞山松靠近她坐下,俯下身,柔声问道:“不碍事么?”

春枝蜡黄的脸上泛起两朵红晕,低声说道:“大夫说,坐不下症候。”

“大家都太麻痹了!”俞山松沉重地说。

“要是景桂哥在,不会这样的。”春枝眼皮儿红了。

“这不能怪你,”俞山松安慰她说,“区委会议上,表扬了你,说你总还保持着警惕性呢。”

“可是这件事不简单啊!”春枝盯着俞山松的脸。

“昨天乡里开了会,决定加强民兵巡逻哨,”俞山松压低声音,机密地说,“区委决定,对地主富农分子跟被管制的反革命分子,加强活动记录调查。”

春枝怜爱地望着他,眼里燃着火,她小声问道:“你能多住两天吗?”

“住三天,”俞山松长长地亲吻了她一下,“我到四处走走去。”

俞山松走到办公室,福海正给各队分配追肥数目,一边拨着算盘子儿,俞山松在外面站住听。

“完了!”福海叮咛道,“各自拿着自己的条子,到老郑头那里去领豆饼跟酱渣子,别光哄他高抬秤,不然社里又得补买,预算上没这笔钱。”

等人走了,俞山松进了屋,笑道:“你真像个大管家,干剥响脆,有条有理。”

“啊!俞区委,”福海笑着站起来,“你说哪里话。”

俞山松坐下,问道:“出了这件事,大家的信心没动摇吗?”

“多少是有点儿丧气,”福海眉头锁个疙瘩,“现在春宝正跟大家开会呢!”

“不能泄气,咱们泄气就是敌人胜利了。”

“是啊!”福海激动地说,“想到春枝那么一心为社,感到自己差得远,我们家郑园子,咳……”

俞山松从山楂村党支部给区委的报告里知道这个故事,他锐利地看了福海一眼,他看出,福海的心里隐伏着矛盾与苦恼。

他跟福海一起出来,想到田野上走走,刚巧,一出门就碰见了富贵老头子,他穿着油巴老棉套裤,上身是露了膀子的破夹袄,拐地走来了。

“大爷,您好!”俞山松笑着招呼。

“俞区委,你来了!”富贵老头亲热地走过来,拉住俞山松的手。

福海一旁不好搭话,便说道:“俞区委,过响我再陪你。”俞山松点点头,福海走了。

俞山松跟富贵老头在一个篱笆根旁坐下,他端详着富贵老头,富贵老头腼腆地笑了。

“大爷,工作上有困难吗?”

“怎么会没有呢?”富贵老头嘿嘿地笑了,“不过痛快!”

“咱们的油脂作物区一定要丰收呢!”

“大家的心气儿就像点着火似的,没问题!”

“大家对油脂作物的初步技术,都能掌握吗?”

富贵老头答不上来了,他莫名其妙地望望俞山松,说道:“反正大家拼命干呗!”

俞山松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又问道:“丰产实验地出了这件事,争取最高产量的信心冷没冷?”

富贵老头皱了皱眉头,沉默了很多,低沉地说:“这是意想不到的事!刚才开了会,春宝给大家鼓了气,不过根旺要增加化学肥料,他不给,吵起来了。”

“我去看看,”俞山松站起身,攥住富贵老头的手,“大爷,我们一定要完成丰产,敌人想破坏我们的丰产,我们决不能让他们达到目的!”

“决不能让敌人达到目的!”富贵老头硬骨节的手发颤,低哑地说,“我们要对得住春枝。春枝是个好姑娘,她是知人心的,年纪轻轻的得了这么重的病,我不放心!”老头子干巴巴的眼角,掉下两颗泪。

俞山松离开富贵老头,他感到这个老头的身上,新的东西已经萌芽了,已经不完全是去年深秋夜里他碰见的那个孤独固执的老人了。

到技术组,他扑了个空,门上了锁,没有一个人,这里靠近村口,他想在村庄四周遛遛,然后到春枝家去吃饭。

他正要穿过一个密茂的小丛林,忽然听见里面有激烈的争吵声,他赶忙在一棵白杨下止了步,看出争吵的人是春宝和银杏。

“你为什么不答应增加化学肥料?”银杏气势汹汹地质问。

“根旺从前跟春校要求过,碰了钉子,眼下趁着春枝在病里,想讹我一下子,不行!”

显然,春宝对根旺的余怒还没消失。

“社里又不是没钱!”

“钱!一个嘣子儿也不能乱花,景桂哥跟春校都这么主张,不能在我代理这几天破坏了原则!”春宝激怒得面孔都苍白了,孩子气完全消失了,他指着银杏,“你是根旺的尾巴,你们光顾自己,不管全社,你们!”

银杏看着春宝气得疯狂了似的样子,心疼了,她的口气赶紧变了,央求着说:“你别生气了,你别生气了!”

春宝呼呼喘气,不理她。

银杏拉过他的手,放在胸前,哺哺地说:“我意你生气了是不是?我再不让你着急了,看你铁青着脸,别气出病来。”

春宝气怒地摔开她的手,银杏一阵伤心充满胸膛,她倒在春宝怀里,哀痛地哭了。

“你不能对我这样,你不能对我这样!”她的清秀的身子,可怜地抖动。

俞山松赶紧从丛林里退出来,他的心里充满一股说不出的激动。

运河平原上,一片新生的绿色的萌芽,沐浴在初春金色的阳光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运河的桨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