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的桨声》

第24节

作者:刘绍棠

运河滩的落雨季过去了,平原安然地度过与运河泛滥斗争的考验。

看!金色的运河滩,谷子在秋风里摇摆着凤尾似的穗儿,扑籁籁响着的鲜红的高粱,感到疼痛似地甩掉了爬上尖端的小螃蟹;像孪生兄弟似的大玉米棒子,长在一棵秆子上,饱满得鼓着肚的豆荚儿,躲在毛茸茸的豆叶下。

那黑绿黑绿的花生叶子,紧紧地掩藏着地底下的累累的果实;爬得满满的芝麻荚儿,裂开了嘴儿;黄金色的向日葵,发散着浓郁的香气。

谁看见谁不眼红,谁看见谁不流涎水啊!

秋风吹来,原野上的芳香飘进村庄,送进每个门户,人们呼吸着这种香气,带着微笑香甜地人睡了。

乡政府组织各村民兵,开始联合严密地护秋了。富贵老头不放心,夜晚他也拿着红缨枪,到田野上巡逻。

月亮在浮云里移动.运河滩忽明忽暗,富贵老头坐在窝棚口像是瞌睡了似的.忽然.他听见一声轻微的响动。他睁开眼,见一个人张皇地弯腰走来,他刚要喊,那个人摇摇手,走到近前,是麻宝山。

“大叔,让我进窝棚里去。”

麻宝山钻进窝棚深处,富贵老头听见他大口喘气,上下牙咯咯磕打着。

富贵老头往里爬爬,问道:“深更半夜,你到外边来干什么?”

麻宝山口舌不清地说:“我掰了你们社里几个老玉米,揪了几个谷穗儿,让民兵盯上了。”富贵老头勃然变了脸,说道:“你怎么也于这个见不起人的事!”

“大叔,不是。”麻宝山赶忙解释,“我们那孩子眼下又闹着要入社了,所以我夜晚掰几个拿回去比比。”

富贵老头骄傲地呵呵笑了,有兴致地说:“要是你的庄稼比不过社里,入社不入社?”

“不一定。

“为什么呢?”

“我不能上了圈套……”麻宝山吞吞吐吐地说。

富贵老头气忿地喊:“你这叫什么话!”

“您听着,”麻宝山紧眨巴着眼,“社里是不是要改为三七分红?”

“谁说的?”富贵老头的心“咯噔!”一跳。

“您听着,”麻宝山说,“社里是不是要提高公积金?”

“谁说的?”

麻宝山不回答,只顾说下去:“这么七折八扣,还能落下什么?羊肉是肥,只能闻味儿到不了嘴!”

“我问你,你这是听谁说的!”富贵老头用威吓的口气,但掩饰不了他的焦急。

“您真不知道么?”麻宝山干笑着:“入了社的人,对社外的人事事都保密。”

“我真不知道!”富贵老头急着表白。

麻宝山小声说:“根旺跟张顺他们商量好了,社务委员会不通过,就提到社员代表大会上去,我看这是要动手整治中农了。”

富贵老头叹口气,“我怎么一点儿不知道,你听谁说的呢?”

“田贵!”麻宝山机密地压低声音,“我跟张顺探口气,他嘴很严,可也能听出一点儿意思。”

富贵老头颓然地垂下头,说道:“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是社里的人,我就随大流了。”

“大叔,我走了!”麻宝山说着,掩紧怀,爬到窝棚口,朝四外望望,就急急地走了。

夜很凉,他打着冷颤,脚步很急很碎。

“宝山哥!你站住。”

“啊!”麻宝山后脊骨嗖地一股冷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恐怖地站住了。

从茂密的防风林里,闪出春宝。

“啊!”麻宝山嘴chún麻痹了,动了动,再也说不出。

春宝笑嘻嘻地走上前来,递过几个老玉米,说道:“给你带回去比吧。”

麻宝山害怕地望着春宝,不敢接,月光下,他的脸非常苍白。

春宝温和地笑道:“你在富贵大爷窝棚里说的话,我全听见了。”

麻宝山颤抖地伸出手,老玉米很沉,落在了地上。

“宝山哥,”春宝问道:“你在窝棚里说,好像田贵偷听了什么?”

麻宝山哺哺地说不清。

‘“宝山哥,”春宝挨近他,“在你背后跟着个人,你看见没有?”

麻宝山惊慌了,摇着头,说道:“我没看见,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发现了个鬼鬼祟祟的人,”春宝说,“你回去吧。”

麻宝山连惊带吓,跌跌撞撞地走了。

这时,树林中,田野里,走出一伙人,很快集合一起。

“他看见了没有?”银杏急着问道。

“没有。”

“他心里有鬼,说瞎话!”虎兴喊道。

“我看这家伙深更半夜出来,一定是有人指使!”张顺就要去追。

春宝一把拉住张顺,冷静地摇摇头,说道:“麻宝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不会。他正考虑入社不入社,黑夜跑到咱地里掰几个老玉米拿回家比。坏蛋是有的,咱们得多加注意!”

春宝他们,又分头隐蔽在田野里、树林里、坟圈里。

在清冷的初秋之夜,平原的村庄静静地沉睡着,但是有人终夜不眠,保卫着劳动果实,保卫着一年的心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运河的桨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