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的桨声》

第05节

作者:刘绍棠

俞山松离开春枝家,月色很白,他踏着月色慢慢地走,留心着每个角落和树影,山楂村静静的,但是他知道,山楂村并不是真正静静的村庄。

突然,他看见前面破墙后有个黑影一闪,他悄悄跟踪追过去,那人鬼鬼祟祟地隐在暗影里,匆匆地行走。

在一家门口,那人停下来了,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嗒嗒嗒!”地敲起了门,院里没有动静,就又“嗒嗒嗒!”紧急连声地敲起来。

俞山松猛地走过去,手电筒射出白光,问道:一你是谁?”

那人吃了一惊,但跟着镇静地回答:“我姓田,就在这个院里住。”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串门子去了。”那人始终不回脸地回答。

俞山松怕赵明福等得不高兴,便记下这家院里有一棵老虎眼枣树,就走了。

这个院子的北屋里,高点着明灯,富农田贵跟麻宝山喝着浓酽浓酽的枣叶儿茶,吸着烟,两个面皮都是红红的,正在高谈阔论。

“宝山,只要多积肥,凭着咱们哥儿俩这两只手,赶不过社里的产量,砍我脑袋!”

田贵兴奋地在炕沿上敲着烟袋,然后端起茶杯,一仰脖儿“骨碌!”喝了下去,打了两个饱嗝儿。

麻宝山闷闷地吸着烟,说:“是啊!咱哥儿俩是对心思的,恨的是我们那大小子,让社里迷了心,总是横三竖四地不听话。”

田贵敞开了怀,嘿嘿一阵笑道:“宝山,你也太吝啬了,对他们小俩口儿别抠得那么紧,不然他们真要闹起分家入社,你反倒损失更大了。”

麻宝山点点头,田贵又给他斟上一杯茶。

就在这时,外面那个人敲着门,不过田贵没听见,他老婆正在炕头奶孩子,听见外面门响,她不想打断田贵那些迷惑麻宝山的甜言蜜语,就自己出去了。

“谁呀?”田贵老婆走到影壁那里,问道。

“我!”外面那人含糊地应声。

田贵老婆听不出那人的语声,想口去报告田贵,却听见北屋田贵跟麻宝山高声大笑,她怕冲谈他们那热烈的气氛,犹豫了一下,就开了门。

门外那人矫健地一跳,跳进门槛,然后敏捷地反手插上门闩,田贵老婆吓得要叫出来,那人把头上的破毡帽一揭,低声命令:“别嚷!我是河西王六。”

田贵老婆定了定神,心里还扑通扑通地跳,笑着说:“六老板,您怎么深更半夜赶到这里,吓死人了。”

“别问了!”王六说着,一直就要奔上房去。

田贵老婆一把拉住他,压低声音说:“上房有人,你在仓房等一等。”

田贵老婆一步闯进北屋里,胸脯紧张地一起一落,脸上一红一白,她平静了一下心情,做出笑脸,玩笑地说:“宝山大哥!半夜了,该回家陪大嫂去了。”

田贵正把麻宝山说得颇三倒四人了迷,不高兴地转过脸,瞪他老婆,但他一接触他老婆那报急的眼色,就连忙顺水推舟地说:“哟!都这么晚了?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不知不觉说了小半夜。”

麻宝山站起身,田贵又一把江住他的手,叮咛道:“兄弟!不要三心二意,不信社里那些花言巧语,富贵老头子有流眼泪的那一天。咱哥儿俩搭帮,你多积肥,我手里还有一点儿钱,咱们劳动力又不少,非闹个平地一声雷,吓他们一跳!”

麻宝山连声答应:“是,是。”

田贵不放心地嘱咐道:“一言为定!明天我就把我家的那堆粪拉到你家去。”

“是!是。”

田贵把麻宝山送出门口,关上门,刚一转身,从仓房跳出个人,手里拿着把字猪刀子,明闪闪的,站在当院。

田贵吓了一身白毛汗,走上前,低声下气地问道:“六老板,您刚到?”

王六老板把尖刀子收起来,也压不住心跳地问道:“刚才那家伙是个什么人?”

“一个中农,落后的脑袋!”

进了屋,王六老板抢上一步把灯吹灭了,月光斜照进来,青幽幽的。田贵小声问道:“六老板,您出事了吗?”

“是啊!我现在是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投靠你来了。”王六老板脱着衣裳,从身上取下东西。

外屋有响声,王六老板问道:“谁?”

“六老板,我在给你做饭。”田贵老婆回答道。

“不用,我就饿一顿吧!”

田贵老婆也进来了,田贵胆怯地问道:“六老板,您出了什么事?”

王六老板饮牛似的连喝了几大碗茶,抹了抹嘴chún,狠狠地说:“他们没收了我的粮食,我他妈的给他们仓库点了把火,躲进青纱帐里,又劫了几个人,眼下收了秋,没处躲了。”

田贵吓得腿都发抖了,哆嗦着说:“六老板,我这里也躲不了啊!山柯村是有名的鬼门关。”

“你不用害怕,我决不连累你,眼下我是孤单一个人,等我跟国民党地下的人接上头,我就远走高飞。”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扔在炕上,说:“这笔钱给你!我知道你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可是你不要忘思负义,想当年我在市场上拉把过你,如今我遭了难,你收留我一下,日后忘不了你的好处,你要是告发了我,我反正豁出这颗脑袋去了!”他把那刀子碰得叮当响。

田贵不言声,王六老板又逼问道:“你说吧!”

田贵舌头都麻木了,哪里说得出话?他老婆却是个胆大贪心的人,笑着说:“六老板,您放心吧!我们是君子,不是小人,一定把您藏得严严实实的,让您平平安安离开这里!”说着,她把炕上那一叠钞票收在怀里,王六老板又格外掏出几张给她。

这时,炕头那孩子醒了,哇哇哭起来,王六老板吓得忙抓起炕上的东西,田贵老婆扑哧笑了,说道:“六老板,你真是吓得魂出窍了,你也睡吧!”

“不!我不困。”王六老板收拾起炕上的东西,说道:“我白天就躲在你们藏粮食的地窖子里,黑夜给你们打更,连你们这个吃奶的孩子也别让知道。”

田贵跟随王六老板去收拾牲口棚里那地窖子,铺了厚厚的干草,扔了两条被子,拿了水壶、饭碗、便盆,王六老板又威胁了他一顿,一句话,他是个犯死罪的人,不定哪一天掉脑袋,反正是豁出命去了,要是田贵敢告密,杀了他全家,烧了他房子。

田贵像打摆子似的回到北屋,一头倒在炕上,身子像筛糠似地抖,他老婆摇着他,说:“别怕,他住不长。”田贵钻到老婆的胳肢窝下,上牙打着下牙,说:“他豁出死,我还想活呢!咱们山楂村是天罗地网,千层篱笆也得透风,早晚会被人知道,我得挨枪毙。”

田贵老婆一把推开他,说:“看你这个熊劲儿!没家贼,引不进外鬼,咱们要不露了马脚,透出口风,谁也不会知道!”

田贵身子仍然哆嗦嗦着,嘴里不住哼哼唉哟地叫,第二天,他就吓得不能起炕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运河的桨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