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的桨声》

第07节

作者:刘绍棠

王六老板躺在地窖里,像落进陷井的狼,手里老是攥着他那把雪亮的刀子,上面,有老鼠跑跳,沙沙作响,一个小蝎虎子从上面落下来,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惊吓得一抖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透过通风的气眼,望见外面是白花花的,枣树上的麻雀在吱吱喳喳地叫,夜还没有降临。

渐渐的,太阳落山了,暮色苍茫,夜像薄薄的轻纱,蒙盖了村庄,月亮从东山升起来了。

牲口棚的骡子让麻宝山拉走了,王六老板嗖地跳出了地窖,一阵凉风吹进牲口棚里,他猛吸了两口,打了个冷战。

北屋里,田贵老婆正收拾饭篮子,田贵抢过来,说道:“我去!”

田贵老婆恼怒地一甩手,骂道:“你要是不放心,就跟在我屁股后头盯着!”她抢过饭篮子,到牲口棚去了。

王六老板一见田贵老婆,问道:“什么饭,炒没炒鸡蛋?”

“你怎么自个就随便出来!”田贵老婆着急地低声叫,“昨晚夜你一定是露了头,叫那姓俞的瞄上了,不是我从屋里麻溜儿出来,你就给这走了。”

“妈的!”王六老板嘴里溅着唾沫星子,“我想那小于一定睡着了,露出头透透风,抽口烟,他妈的没想到那小子突然走过来了。”

“你要加小心!”田贵老婆焦虑地嘱咐,“山楂村处处是眼睛,处处有耳朵。”

“我想让田贵去打听打听,这个姓俞的小子到底为什么来户王六老板用手遮住烟头的火光,皱着眉头深深吸了一口。

“他到哪儿去打听?”田贵老婆沿海敝敝嘴,“在村里奥得让人捂鼻子。”

“不!你去叫他来。”

田贵老婆把饭篮子放下,王六老板一步抢上来,说道:“他出去你就来!”田贵老婆望了他一眼,脸烧到耳根子去了。

田贵等他老婆前脚进牲口棚去,他后脚就蹑手蹑脚地跟来了,紧靠在外面偷听。听到王六老板让他老婆去叫他,赶忙三步两步假装没事地奔上房去了。

“你贼溜溜的干什么呢?”田贵老婆像受污辱似的问道。

“我问你,”田贵心头一股酸溜溜的,“他跟你说了什么私情话?”

“他让我叫你去。你把我锁起来吧!不然你跑不了当王八。”田贵老婆咬着牙噬噬地骂,气哼哼地进上房去了。

田贵走进牲口棚,王六老板正吧嗒吧嗒地吃着饭,他命令道:“你去找赵明福,打听打听姓俞的那小子为什么到你家来?”

“我怎么跟他打听?”田贵发愁望着王六老板。

“他的锁子骨让我们掐着呢!”王六老板脸上闪过一阵得意的笑影,“共产党是不许他们的党员贪污、做买卖的,赵明福有一笔资金还押在我手里,只要给他泄露了,他就得从党里滚出去。怕他不说,哼哼!”

“我怎么跟他说?”田贵也觉着腰板儿硬了。

王六老板附在他的耳朵边,眉飞色舞地说着,田贵不住地点头。

田贵从牲口棚里出来,紧紧裤腰带,兴冲冲地就朝外走,刚出门槛,陡地又拨回头,进了北屋,对他老婆说:“你先睡吧!我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他老婆在黑暗中恶狠狠地瞪着他,鼻孔里哼了呼,等他刚走出院子,这女人就爬起身,溜进牲口棚去了。

田贵急急忙忙到赵明福家去,路上,共产党员三三两两的走过去,田贵不敢光明磊落地露面,就隐在一棵槐树的暗影里,等人走完了,才迅速地间进赵明福家去了。

门没有插上,田贵一直走进院里,赵明福老婆在油灯下,哼哼着小曲儿,正在补一只粉红色的袜子,田贵在窗根下低低叫:“三妹,三妹!”

赵明福老婆是田贵的远房叔伯妹子。她一抬头,从玻璃窗看见外面那张瘦猴儿脸,说道:“二哥,你进来。”

“明福呢?”

“开他妈的党小组会去了。”赵明福老婆骂骂咧咧地说,“刘景桂跟春校带头,姓俞的那区委撑腰,正鸡蛋里挑骨头地找他的碴儿呢!”

“什么时候回来?”

“得小半夜,”赵明福老婆看田贵一眼,“你找他什么事儿?”

。“一件重要事。”田贵隐秘地回答。

“你就等等吧!”赵明福老婆继续哼着小曲儿,补那只粉红色的袜子。

田边地头贵烦躁地等着,月亮往西一步步挪动,家家都睡了,田贵想他老婆不知是在北屋里,还是在牲口棚里,很不放心。

正在这时,外面门楼下的鸡笼翻了,鸡笼里的鸡吱呀吱呀叫起来,一个人瓮着声骂道:“妈的!你当门口摆个埋伏,安的什么心?”

“我偷汉子哪!”赵明福老婆扔下粉红色的袜子,迎出来,“你眼睛长在胯骨上了,看不见那么大的一个鸡笼。”

赵明福嘟嘟嚷嚷跟他老婆进屋来了,猛地,看见坐在椅子上的田贵,吃了一惊,拧着眉头子,丧门神似的问道:“深更半夜你跑到我这里干什么?”

田贵笑嘻嘻地站起来,说道:“王六老板让我问你好。”

“什么?他妈的王六老板,不认得!”赵明福仰面朝天往炕上一躺,不理田贵。

“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田贵走过来,坐在炕沿上,“你在他手里还存着十五石粮食呢!”

“胡说!”赵明福从炕上鲤鱼打挺坐起来。

田贵诡秘地笑了,“你为什么白白扔了这笔财呢?就是扔掉不要了,还不是也有这么回事儿。”

赵明福又颓然地躺下了,他眼前浮起那个有一双黑丛丛浓眉毛跟一对发绿光的恶眼的矮胖子。

那是他偷挪了社里的公款,到镇上倒买粮食,因为田贵报告了他的底细,王六老板不断给赵明福甜头吃,请他到饭棚吃饭,酒馆喝酒,逛破墙头的暗门子,赵明福害怕出头露面有危险,就暗中加人了王六老板粮行的股。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时,因为王六老板投机倒把,扰乱市场,破坏政府法令,被没收了一百多石,赵明福的十五石粮食也连同被没收了,他怕党支部知道,不敢声张,也就放下了。

“前几天我在河西遇见了王六老板,”田贵扯着瞎话,“他说一定要还你的粮食,现在他破落了,没脸见你,让我给你捎个口信。”

赵明福闭着眼,心猛烈地跳着,同志们尖锐批评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脑海里乱哄哄静不下来,现在,田贵又刺破了他最害怕暴露的隐秘,他更喘不过气来了。

“我问你,”田贵小声问道,“昨天那个姓俞的区委书记,为什么到我家去,你知道不知道?”

赵明福眼也不睁,说道:“我又没钻进他的肚子里,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到你家去?”

“你是党支部委员,怎么会不知道?”田贵不相信。

“他是区委书记,也用不着跟一个小支部委员汇报工作!”

“这就奇怪了,”田贵自言自语地说,“他为什么到我家去呢?还一夜没睡。”

“嘿嘿!这有什么奇怪的,”赵明福像哭似的笑了两声,“过渡时期阶级斗争,要限制、消灭富农,要彻底清除党内资产阶级思想影响,一句话,要消灭你,要清除我!”

田贵浑身激起了鸡皮疙瘩,吓得忙问道:“是不是要拿我第一个开刀?”

赵明福用白眼翻了他一下,鼻孔里轻蔑地笑了笑,说道:“你他妈的别往脸上贴金了,你脸子长得白,俞山松看上你了?”

田贵一块石头落了地,他站起身,说了声“明天见!”就匆匆忙忙回家去了。

王六老板在院里轻轻地踱着,外面一敲门,他赶紧躲进牲口棚里,田贵老婆打着哈欠,从北屋出来,开了门,田贵搜寻地上上下下看了看他老婆,问道:“你刚睡?”

“是你把我敲醒了!”他老婆遮盖地说。

王六老板从牲口棚里走出来,斜了田贵老婆一眼,问田贵道:“怎么样?”

“他说了,没什么,就是要普遍注意注意富农!”田贵轻松地说。

“赵明福混得怎么样?”

“很不得意,党支部正整他。”

“好,那我们就要抓住他!”

王六老板兴奋地握紧拳头,呲着牙,压抑着,像夜猫子似的咯咯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运河的桨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