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的桨声》

第08节

作者:刘绍棠

古老运河的涛声,惊动了平原寂静的在,浮云掩盖了弯弯的明月,运河上是无边的银白。从下游返回的船只,逆着运河的急流向前进,河西出蜒的公路上,早行的汽车已经从城市开来了。擦着运河的河面,像是秋夜流星的尾巴,从上游曳下一道淡淡的白光,那是新建不久的发电厂的灯火的光辉。

公路,新建的发电厂,日夜不停的桨声,通向明天。站在运河平原的泥土上,会听见土地在震动,土地在行进!

战斗在最前列的,行进在最前列的,是共产党员。

在运河岸上的树林里,山楂村党支部大会已经开了多半夜,已经接近尾声了。

“同志们!”

三盏汽灯挂在低矮的杜梨树枝上,刘景桂站在白亮的灯光下,他的脸非常严甫峻,像一面浮雕。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开会呢?这是为了让同志们回想一下过去,你们看!就是在那棵大白杨树下,1947年8月15深夜,我们有五个同志,被国民党还乡团用铁丝捆绑了,扔到运河的漩涡里,今天.我们开会的同志里,有他们的妻子,也有他们的儿女!过去我们流血牺牲,是阶级斗争,今天农业社会主义改造,限制。消灭富农,也是阶级斗争啊!为什么我们麻木了呢?为什么我们没有战斗力了呢?”

这高吭的声音,在树林里回响。耸立在运河高岸上的大白杨,在夜风里像急雨似的哗啦啦响,大白杨树下的漩涡,呼啸着,拍打着河岸。

“刚才俞山松同志作的报告说得对,我们的小农自私思想使我们麻木了,使我们没有了战斗力。我们不用社会主义思想把它消灭掉,我们就简直不配称为共产党员了!赵明福同志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几天来,同志们批评得他掩盖不住了,作了个躲躲闪闪的检查,那是不深刻的,不真心的!刚才俞山松同志把他的思想挖了根儿,刨了底儿,赵明福同志要细细想想,你已经走到瞎道上去了!”

刘景桂的声音激动得发颤了,同志们的眼睛,都集中在这个意志坚强的人的身上,只有赵明福低垂着头。

“同志们给我提了不少意见,我谢谢同志们!但是还不够多,也不够严厉。过去党支委会里,对同志们的批评没有支持,对赵明福同志的错误容忍了,这责任得由我担当!对山楂村里的阶级斗争,我没有分析过,俞山松同志只住了七天,却发现了这么多问题,我这个党支部书记,却什么也没看出来,我是对不起党的!”

刘景桂哽咽了,流下了泪,他迅速地把脸问到暗影里,抹掉了。

“同志们!从今天起,我们要提高政治警觉性,时刻清醒着,不打吨儿,那么敌人不但破坏不了我们,反倒会一个不剩地被我们消灭掉!”

刘景桂讲完了。运河高岸上的大白杨,急雨似的山响,高岸下的漩涡,呼啸着,拍打着河岸。

散会了,每个共产党员的心里,都充满沉重的战斗感,他们默默无言地离开树林,从染过同志们鲜血的大白杨树下慢慢走过,回村去了。

“老赵同志,你在前边等等我!”俞山松热烈地、友情地喊。

“我想再到赵明福家住一夜,推心置腹地跟他再谈谈。”俞山松望着刘景桂,征求他的意见。

“不!”春枝噘起嘴,瞪他一眼,意思是让俞山松住在她家里。

刘景桂沉吟了一下,说:“你让他多想想吧!你说破嘴皮子,他的思想不作斗争,只不过是空话。”

俞山松想了想,点了点头,“明天清早临走时再嘱咐他几句吧!”

赵明福拖着沉重的腿,走进村口,在一棵酸枣树下,站着他的老婆。那妖冶的女人,梳着个香蕉头,一身淡色的裤褂儿紧贴着身,在朦胧的月光下像一条蛇6

“你们的会要开一辈子呀!”那女人抱怨着,“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多害怕。”

“你小点声!”赵明福软软地说。

“我不是党员,他们可给我戴不了紧箍圈!走!”她动手拉赵明福的胳臂。

赵明福不动,说:“区委书记还要跟我谈话呢!”

“就是那个姓俞的吧?我可不让他到咱家住去了,让他到春枝家去睡,那个假道姑,跟他眉来眼去的,我比谁都看得透!”那女人喷着唾沫星子咒骂。

赵明福又急又怕,央求道:一低点声儿,别说了!”

那女人还要骂,猛地看见俞山松他们走近了,她赶忙缩了舌头。俞山松喊道:“老赵!你回去睡吧,我明天清早临走时去找你!”

“走!”那女人架着赵明福,嘴里低声骂着肮脏话,回家去了。

俞山松跟春枝回到家,门楼下的鸡叫了第二遍了。

春技问道:“你还睡吗?”

俞山松笑道:“天快亮了,不睡了。”

靠着窗台,春枝坐在俞山松身边,望着外面,星星一个个消失了,月亮也西斜了,但是天色突然浓暗起来,这正是黎明前。

春枝沉醉在幸福里,这些日子,她没有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坐一会儿,现在,一切都是静静的,她轻轻地呼吸着,说不出话。

突然,她感到肩头沉重了,俞山松的头垂在她的肩上,呼呼地睡着了。

望着爱人清瘦的面孔,她的心疼痛起来了,她轻轻地吻着他,一动不动地支持着爱人的身子,直到东山的树林被太阳染红,俞山松才醒来,她已经浑身酸痛酸痛地直不起腰了。

吃过春枝做的丰美的早饭,俞山松到赵明福家去了,赵明福胆怯地望着他,赵明福老婆的眼睛里,充满敌意,但又不敢明显地流露出来。

俞山松让赵明福送他,他们走出山楂村。运河里,一只只运货船从上游下来,船夫们唱着高亢粗扩的歌。

猛地,俞山松激动地抓住赵明福的手,低沉地说:“老赵同志,要仔细考虑党支委会跟同志们对你的批评,从错误的道上转回身来,跟同志们迈一个脚步。”

赵明福低头不语,他们陷人闷人的沉默中去了。

一群大雁,哇哇地叫,从运河高高的天空,像大进军似的飞过去了。

俞山松抬头望望远去的雁群,他的心,也像跟着这群季候鸟在蓝天下飞翔。

失了魂似的赵明福,脚步重重地踏着地面,俞山松把心收回来,望望这个僵硬的人,一股难过和急躁冲上心头。

“老赵,你是老党员,不要辜负了党的长期培养啊!”

这样深沉诚挚的声音,仍然没有打动赵明福的心,他还是麻木不仁地不说话,脸是死灰灰的。

俞山松感到无可奈何了,到渡口,他站下来,说道:“赵明福同志,我们是共产党员,我的话,句句都是真诚坦白的,都是为了党的,希望你多想想!”说完,他一转身,大踏步走了。

赵明福望着那远去的年青区委书记的背影,像是从枷锁中解脱出来,他想长长出一口气,但是却吐不出来,心里像放上了一块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运河的桨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