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凤楼》

第21章

作者:刘心武

74

《城市绿林》借那个俱乐部拍影片中的部分场景。其中一场戏是潘藩所饰的当代民间好汉与一位赃官在按摩室里语带双关、互相试探的智斗,导演请“赛麻姑”跑龙套,以她本来的面目出现。没想到“赛麻姑”在镜头面前十分松弛、自然,这给潘藩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在剧组撤出俱乐部以前,潘藩便插空跟“赛麻姑”套磁,互留了呼机号码,说是以后要保持联系。

这天潘藩得闲,他便呼了“赛麻姑”,“赛麻姑”给他回了电话,他便在电话里说:“今晚上请你吃个饭,不知道肯不肯赏光?”“赛麻姑”在那边笑嘻嘻地很老练地问:“多谢您的好意……不过,您的意思是要‘单打’呢,还是也可以‘双打’?”潘藩不禁问:“什么是‘单打’?什么是‘双打’?”“赛麻姑”大有嘲笑他“大明星怎么连这话也不懂”的语气:“哎呀……‘单打’就是一对一嘛,‘双打’就是你也带上朋友,我也带上朋友,咱们一块儿乐乐!”潘藩忙说:“只要肯赏光,怎么‘打’都行啊!‘团体赛’也没关系!……”

潘藩的想法,并不是要跟“赛麻姑”“桃色”一下。他因为跟老豹失却了联系,正愁对这个大都会里的潜龙卧凤的进一步探究没了渠道,在那俱乐部拍戏时,听了俱乐部经理几句介绍,又在拍戏的实际接触中感受到“这个女人不寻常”,而他要进一步拍好《城市绿林》这部戏,把握此类民间存在的神髓,跟“赛麻姑”接触,引她讲述出她自己以及她朋友们的命运遭际,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赛麻姑”还愿带些其他人来,那更好了!

“赛麻姑”她们那个俱乐部里面,就有很高档的潮州菜和韩国烧烤餐厅,想必请她和她的朋友们到高档场所吃高档菜肴并不会产生惊喜感激的效果,所以潘藩决定请他们到崇格饭店,以别具一格的家常菜和文化氛围来促使他们敞开心扉。于是他给哈老板打电话,谁知这天总打不通,好像是那边电话出了问题。他便干脆亲往预定。谁知他一到门前,便看到一派大兴土木的扩建景象,不仅原有的门面已然拆毁,隔壁一家书店什么的也都正在合并改容,并且他注意到,在蛇皮布的围栏上挂了个施工单位的责任牌,落入眼里的第一行竞是“施工项目:天益滋补食疗火锅城”,令他吃了一惊……急忙绕到里面,迎面见到正在监工的哈老板,也不及寒暄,他直截了当地问:“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不崇格啦?”哈老板笑嘻嘻地说:“不是我不崇他了,是他不宠我了啊……”潘藩便说:“怎么不宠你了?你这崇格饭店,文化圈里小有名气了嘛!最近文化界多少的创意,产生在你这饭馆里啊!你怎么能轻易地就改了名儿呢?”哈老板坦然地说:“欢迎你们继续赏光啊!不过,咱们实话实说,凭做你们文化人的生意,我能赚几个钱?你们演艺圈的还好一点儿,像前些时候雍老师在我这儿张罗的什么‘比较文化学会’的聚餐,酒水在内我算他们四百八一桌他们还吐舌头,最后我让到三百六一桌……主菜有基围虾、石斑鱼和水鱼煲,末后还有甜食和果盘……如今进料是什么价儿!您帮我算算!说实话我赔倒没怎么赔,可一个鏰子儿的赚头也没有……老这么着经营下去,您说我图个什么?不如到文化部去办个食堂!……如今干我们这一行,说穿了你就得瞄准那公款消费……那些个公务员爷们儿嘴刁着哪,你没点新鲜花样他们还懒得进门儿,这不,琢磨了半天,决心改这么个火锅城……一般的火锅他们也不稀罕,他们不都挺惜命,讲究滋补养生什么的吗?所以我今后就搞点号称滋补食疗的火锅,让他们来这里提神养气……他们吃完说起来也无非是吃了个火锅,广州那边叫‘打边炉’,算是很平民化的,报销起来也没什么心理障碍对不?……”潘藩说:“哎呀你就是瞄准公款你也还叫崇格有什么关系嘛……”哈老板说:“那问起我来,我怎么说?照实说?多半会让他们嗓子眼儿噎着……所以莫着改了……我现在这名儿是专门请人测算过的,我属虎,是金命,‘天’是乾位,恰好含金……天让我受益,谁还能妨碍我赚钱?……”潘藩叹口气说:“林奇他要是再来,心里不知道该是个什么滋味了啊!……”对此哈老板显然已经想过,回应说:“林奇他前些天来过一趟,我这些个计划还没成形儿呢……不知怎么搞的,他没呆几分钟,我眼错不见,又忽然走了……给他做好的菜端出来早没了影儿……他是个好人、圣人,那没得说,可咱们俗人不能照他那个活法依葫芦画瓢啊!……他再来咱们一定还照菩萨那么供着,可他来了要是不满意,或是从此不来了,咱也没办法是不?……”潘藩想再说点什么,嗓子眼儿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了……

于是潘藩只得另选了孔乙己酒家,请“赛麻姑”他们来聚聚。

既是打破“单打”格局,潘藩也准备另邀自己方面的熟朋友来作陪,首选是吉虹。他先把电话打到王府饭店,这才知道吉虹早已退了房。他打到吉虹自己的那个单元,没人接听。本想打到闪毅那儿,那是一定能打听出吉虹踪迹的;可一想到闪毅很可能出现的心理反应,也就作罢。于是又想到了电视台前些时采访过自己的小妞春冰。春冰一定会欣然赴宴。可随即就想到春冰说不定把纪保安勾来;他对那个动辄对人说教的小官僚实在是不“感冒”!……又想到了几位漂亮女性,却都要么联系未果,要么他最后又觉得容易横生枝节,妨碍他套出“赛麻姑”等的身世秘辛……到头来决定还是“单刀赴会”。

……孔乙己酒家的店堂设计得蛮有特点,是仿绍兴的旧式木结构建筑,一派灰瓦、白墙、赭柱、纸窗的素雅情调……他提前先到,不一会儿“赛麻姑”和一位走路不大灵便的男子来了,“赛麻姑”跟他介绍说:“这位……您叫他旺哥就行啦!”他听了吃了一惊;可看“赛麻姑”那表情,又不像是开玩笑;于是落座后,他爽性问“赛麻姑”:“旺哥……是您的……?”“赛麻姑”格格格笑,望着旺哥,说:“你是我什么?兄弟?丈夫?情人?……你自己交待!”旺哥憨憨地笑着说:“那都不是……是朋友!……”潘藩从旺哥一出现,就觉得他那相貌神态都很像一个人,这时忍不住说:“你真像魏鹤龄!”旺哥和“赛麻姑”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他便解释说:“我说的是电影界的一位老前辈,如今已然作古了,可他演的片子还经常在电视上放……像三十年代他跟赵丹、周璇演的《马路天使》,他在那里头演个卖报的小贩;还有解放以后跟白杨演的《祝福》,他演贺老六……”“赛麻姑”和旺哥却对他提到的老演员印象模模糊糊的,旺哥说:“我哪儿比得了人家!我是个拾破烂的!”潘藩没把这话当真,以为“拾破烂的”不过是谦极之词罢了。他又问“赛麻姑”:“你干吗非让我叫他旺哥?你知道我刚拍完的《栖凤楼》那故事?你这不是又糟改了我也糟改了他吗?”“赛麻姑”听不懂他的话,几句问答过去,他相信来的二位确实从来不知道也不关心什么《栖凤楼》的拍摄,这才释然。确实,旺哥算不得什么冷僻的称呼,这巧合并不怎么离奇。

他们正喝着茶,忽然“赛麻姑”站起来,招呼起两位走过来的男女;潘藩才知道真是要打场“团体赛”,只是他这边未免太势单力孤一点了……“赛麻姑”跟他介绍来人,指着一个年纪怕已花甲但看上去还挺健壮,穿身未免显得太老派的对襟褂子的男子说:“您就叫他王师傅吧!”又指着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说:“您就管她叫……欧姐也行,欧嫂也行!”这可把他弄胡涂了,“姐”和“嫂”分明意味着两种概念,怎么会“都行”呢!他衡量新到的二位,觉得这回该是两口子无疑了吧,谁知都落座以后,听“赛麻姑”问他们的那些个话和他们各自的回答,又分明不像……“赛麻姑”跟他说:“我们的人,都到齐啦!”他这才忙说:“我没约别的人……就咱们五位聚聚……真是幸会!”……点菜的时候,他跟他们介绍说:“这儿的荷叶排骨很有特色!”“赛麻姑”便跟着嘱咐服务员:“这回可别弄得太咸了!”他这才恍然,“赛麻姑”本是此处常客……只是这样的四个人,并非两对夫妻,老少差不多是三辈了,他们是怎么凑在一处的?“赛麻姑”怎么不找别人,偏约这三位来跟他见面?……他觉得这民间社会里,真是隐伏着无尽的奥妙!……

……要了花雕,锡壶烫好,服务员给每位斟到搁了话梅的锡杯里,先就着几样小菜,边吃边聊……潘藩便先从“赛麻姑”上镜头毫不紧张赞起,把气氛先活跃起来……

席面上,活跃的只是两位女士,“赛麻姑”和欧嫂的酒量竟都了得,话也多,笑得也极烂缦;潘藩便试着插进她们的话里,问她们哪儿的人?来北京多久?看电影和电视多不多?觉得在北京生活容易不容易?……

欧嫂便大声说:“我打哪儿来?我祖奶奶许是从关外来的吧?我打一生出来就没离开过北京!……”又代王师傅说:“他也如是!我们都算老北京吧?可如今老北京差不多都蔫啦……”又指着“赛麻姑”和旺哥说:“如今是他们外地‘盲流’乱北京!您瞧,他们这些个外地来的社会闲杂人员,哪个不比俺们正经北京人混得滋润!……”潘藩便说:“其实我也是外地‘盲流’……我是南京人……”欧嫂便笑说:“您可别往我们堆裹扎!您是上等人!我们可都是‘五鸡子六兽’!……”潘藩问:“什么叫‘五鸡子六兽’?”欧嫂笑得更厉害了,她的笑声很放肆,惹得别桌的一些食客朝她侧目;她说:“可见咱们不是一个群儿里的!……‘五鸡子六兽’就是不入流的命儿!……您问我是干什么的,您猜得着吗?我是个耍大熨斗的!哈,听不懂吗?……懂啦!他,王师傅,原来是扫厕所的,现在蹬‘旅游三轮’……您没坐过?那您该坐坐!他蹬得可顺溜啦!整个儿一个骆驼祥子还阳!……旺哥嘛,他自个儿说没说?甭看他坐这儿西服领带,人模狗样的,他是个破烂王、泔水王!……也就是咱们‘赛麻姑’,那活计香一点儿!……文词儿叫什么来着?‘日式指压’?她那手指头,倒没少压迫当官儿的跟大款们,可她自个儿……怎么说呢?让不让我说?……嗬,跟我瞪眼呢!……”她就没再说下去。

潘藩真希望他们哪位能说说自己的身世。可王师傅只是低着头喝酒吃菜,旺哥虽不时朝他很随和地憨笑,也只是简单地说:“嘿嘿,我一身的臭味儿,也是这几天才消尽了吧,这西服……说实话,我也还是刚觉着穿起来不那么别扭呢……”只有欧姐说自己多点儿,但听来并不怎么曲折;“赛麻姑”竟是点水不露,就连一再地问她原籍哪里,她都总用“您猜猜看”、“您那么聪明都猜不出来吗”、“跟您猜的差不多吧”……之类的话滑脱过去;越是这样,潘藩就越想探究“赛麻姑”的底细;他忍不住又问“赛麻姑”:“他们怎么都能听你招呼?真是招之即来啊!……”“赛麻姑”只是笑说:“我有人缘呗!”潘藩还是不得要领。于是潘藩便讲起他正拍的《城市绿林》的梗概,试图让他们相信,他对民间的“绿林”好汉实在是充满了亲近的愿望……谁知旺哥听了意问:“啥叫绿林?”

……都吃完荷叶排骨了,还是一无所获。潘藩有点急躁,他想了想,便干脆问他们:“你们听说过老豹这么个人吗?”他注意到,旺哥望着“赛麻姑”,“赛麻姑”只顾吐骨头;王师傅喝了酒脸红红的,朝他望,可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欧嫂正面回应他:“你说谁?老什么?哪儿的?”看那模样似乎不是装傻……

潘藩便进一步问:“那你们认识一个……出租汽车司机,叫富汉的吗?”

还是欧姐积极地回应:“他姓什么?”

潘藩却答不出。实在也是,他从未问过富汉姓什么。

看来这些人跟老豹、富汉什么的都不沾边。

干笋酸辣汤上来了。这时“赛麻姑”方笑吟吟地跟潘藩说:“潘先生今儿个真给面子!说实话过我眼皮儿的人多了去了,能这么着跟我们这些个下九流的人一桌子平平等等说说笑笑的名人可真不多见……我也就不瞒潘先生了!今儿个我愿意跟潘先生亲近亲近,那是我有个私心……我不能总干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栖凤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