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眼影》

第07节

作者:刘醒龙

由于沙莎不肯对我说王经理的来历。我不肯接受沙莎关于家里的电话由她来接的规定。沙莎的理由很充足:这部电话是从牛会计那里接转过来的,它可能牵涉到一些不同的秘密,她比我更了解局里的情况,由她先行甄别是必要的。沙莎有她的办法,当天下午她出门打针,回来时给我买了一双花花公子皮鞋。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在哪个路边店里买的水货,打开纸盒,上面有张专卖店的发票。我逛过那专卖店,像这样的鞋最低也要六百几十元钱。虽然我心情好了些,但是心里更怀疑那只装钱的信封的来历。

天黑时,老赵给我捎来一大堆信。让我吃惊的是,“猫头鹰”的头头给我寄来一封信,祝贺我的新婚。信中说,哪天只要我肯去他们杂志社走走,他们会送给我一百美元作贺礼。沙莎立即劝我趁着婚假未满,到武昌找“猫头鹰”将那张绿钞票取回来,让她见识一下。我同老赵说了一会儿话,钱主任便拿了一碗汤过来,让老赵趁热喝下去。老赵机械地将头埋进碗里。钱主任抽空给我们讲了她的婚姻介绍所里发生的一宗趣事:一对离婚五年的夫妻,用假名联系上后,相互写了五十多封情书,彼此爱得死去活来,到见面时,才知道对方是当年闹离婚打得头破血流的冤家。她还没将结局说完整,隔壁王婶突然呐喊起来。

最先作出反应的是钱主任,她第一个跑到门口。我们赶到时,王婶屋里传出尖利的玻璃粉碎声。王婶的声音被门缝切割得又尖又细:“你这人面兽心的流氓,老娘今天非同你离婚不可!”这种尖细的声音特别能刺激别人的心灵。我们按照法律约定的配对关系,相互看了一眼。王婶又叫:“老娘辛辛苦苦弄了一套房子成个家,你竟敢将小婊子往我床上领。觉得酒店的床不过瘾,想同人家做夫妻是不是?”汪总终于吼了一句:“你不要像个泼妇,好好的讲道理不行吗?”王婶声音更大:“我就是泼妇,永远也不会像小婊子那样发嗲!”屋里什么重物被推倒了。这时楼上楼下的人都钻出来,站在楼梯上听动静。

钱主任说:“这样要出事的。”她拉上沙莎去敲王婶的门,老赵趁人不注意,将剩下的半碗汤倒进卫生间的便坑里。老赵朝我哭的样子,很像小孩偷偷干了坏事被人发现,不但没有胆怯,反而有些快活。

钱主任将王婶的门敲了足足二十分钟,其间一点停歇也没有,直到王婶终于将门打开。我们进去时,发现地上全是咖啡壶的碎片,茶几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没容我们开口,王婶便气呼呼地告诉我们,汪总今天将什么女人领进家里了,不仅用了她的床她的枕头,还用了她的chún膏她的化妆品。她说以前就觉得家里的chún膏被人用过,所以就特别留心,每次用过后,自己在chún膏上用头发勒一道小细纹。她将chún膏给我们看,指出本来细纹应在什么地方,现在只剩下底部上的一点痕迹了。

汪总在旁边说:“你今天爬起来就慌忙赶去上班,说是有要紧的会议。那样子,哪有心思去设陷阱!”王婶说:“告诉你,我宁可自己不抹口红,也不会忘记往chún膏上做记号!”钱主任示意我和老赵将汪总领到我家去避一避。汪总进了我家门后,一屁股坐下来,随手拿起我家的烟,朝我们各扔一支。我和老赵在家从不吸烟,这时情不自禁地同他对了火。

吸了几口烟后,汪总说:“小蓝,我带小黄来和去你都看见了,这么短时间能做什么?”我想了想说:“真想做,时间还是够的。”汪总笑了一下说:“够是够,但那是同鸡的玩法,玩情人这样可不行。”老赵说:“我相信你,至少今天什么事也没有。”汪总高兴地说:“到底只有男人才能相互理解。”此后我们不再提起这个话题,聊了一阵酒店的事后,汪总忽然告诉我,“猫头鹰”的头头今天中午在他们那儿包了五桌酒席,标准都是八千元,可出席的宾客都是副不三不四的模样。我告诉他,这些人可能都是二渠道的书商,也就是报上经常批判的非法出版商。汪总马上改口说自己小瞧了他们,这些人现在是枭雄,将来是英雄。他劝我趁早结交一些所谓黑道上的人,因为迟早有这些人的用武之地。我们谈得热火朝天,要不是老赵说句话,似乎不存在刚才汪总和王婶吵架的事。

老赵说:“她要同你离婚,你就答应下来。”汪总说:“我们的老板是日本人,他不喜欢手下人闹离婚。”老赵说:“别犹豫,不然就够你受的。”总的说来,三个男人的谈话气氛是轻松随意的。不比隔壁,王婶的哭泣不时可闻。

因为这件事,三家六口人都上老赵家去吃晚饭。老赵的女儿到深圳工作去了。老赵的屋里却还像年轻人喜好的那样,鲜花、干花和假花混杂着摆了许多。钱主任特地让我和汪总参观了她和老赵的卧室,重点是床头柜上的那支红玫瑰。她要我们向老赵学习,经常向妻子表示一下爱心。

夜里,我同沙莎睡在一起时,沙莎说她相信汪总有对王婶的不忠行为。我不能告诉她我看见汪总领着小黄进屋,这是天下男人的秉性,外面的事尽量不同妻子说。女人天性好怀疑,不定就会由他人联想到自己头上来。我只能对沙莎说,我相信是王婶多疑了。

沙莎说:“你们男人总是偏袒男人。”我说:“女人还不是这样。”沙莎又说:“你们一定觉得王婶这样做太过分了。有句话我要先告诉你,你若是像汪总这样对待我,我就杀了你!”她说话语气很平静。我摸了摸她的脉搏,速律很均匀。

半夜里,沙莎将我弄醒。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就提醒她别忘了医嘱。沙莎要我进去后别动。她心里慌,想这样。我本想就这样依她。但后来我们还是完成了整个程序。沙莎说了句很有意味的话:谁叫我们正年轻哩!事实上,沙莎的蜜月病并没有恶化。包括大夫的吩咐,世上很多前人的经验之谈,其实是危言耸听。

第二天早上,我们听见王婶说了句类似的话:“趁我们还年轻,赶紧从头再来!”王婶将门摔得山响,整栋楼都颤抖起来,她下楼的脚步声像有一次送煤气的工人,不小心将煤气罐掉在楼梯上,轰隆隆地滚落的动静。

连续吵了几天几夜后,王婶和汪总终于协议离婚了。他们办完离婚手续,我们的蜜月也度完了。

上班的第一天,师思就同我吵了一架。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校样上我将一处“唯一”圈出来,改成“惟一”。师思将它复原后,我又改过来了。旁边的女孩帮忙查字典,证明是我对。师思硬说这是约定俗成。后来我想惟一这词在特定心情下是很敏感。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师思就同我红了脸,还将几本杂志朝我摔过来。好在这时我已意味到这中间还有别的因素,我弯腰拾起掉在地上的东西时,自语了一句:谁叫我是男人哩。

我们刚吵完,沙莎突然出现在门口。她是来专门告诉我,王婶和汪总离婚了。

沙莎的神情中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烦愁。问起来,她又没有东西可说。

杂志社的男女都说我变憔悴了。他们隐去另外一句话:我纵慾过度了。对于我的记忆,新婚这一段,除了纵慾实在没有别的可说。

我抽空往“猫头鹰”那边打了个电话,感谢他们对我的祝福。然后约了去拿美元的时间。这天中午,主编在圣诞酒店宴请从北京开完文代会的几个人。主编被酒灌得红光满面后,整个下午都在师思对面架着二郎腿,吹嘘刚刚听来的北京方面的故事。他说朱基副总理在人民大会堂给文艺界的人作了个形势报告,要大家将手头的钱管紧点,包括银行在内,许多人其实是在挥霍老百姓的存款。我忍不住插嘴说,他今天中午请客也是在挥霍全杂志社人的存款。

师思出其不意地说:“不同他们联络感情,谁给我们写文章!”她的神色很冷峻。

我被师思的态度震住了。主编得以继续侃下去。我看得出师思是在装模作样地倾听。

师思不仅在编辑们的大办公室里倾听,还不时跑到主编的小办公室去倾听。据同事们反映,这种情形从我请假度蜜月时就开始了。有人听见他们似乎是在谈一家房地产公司在杂志上做广告的事。

没几天,九七年第一期杂志的样刊出来了,除了封底全部印着黄鹤山庄的房产广告以外,在八十一页和八十二页的征婚广告前面的七十九与八十页上,还登着这家房地产公司的报告文学,作者的名字是莫思。主编姓莫,这个笔名很容易让人想到这是他与师思合作写的。杂志社的人在议论,这个广告将占据杂志九七年所有的封底。大家心里像是有话,但说不出来。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从武汉关坐轮渡过江直奔“猫头鹰”而去。“猫头鹰”办公地点在胭脂路一带,我们总是讥笑他们选了个风水宝地。在这个“娼盛”的年头,杂志上任何一点有关色情的暗示,都是潜在的卖点。只有我们杂志还这么笨,连老赵那五好家庭的事迹都敢登。接待我的是他们的副总编。我一直瞧不起这人,从前他是一个县里的兽医,业余时间写了大量的新闻稿,后被人揭发其中大部分是假新闻。没想到聘到这儿后,反倒如鱼得水,并成了他们这几年大发展的头等功臣。他坦言告诉我,按照规定,这样的贺礼是给自己的员工或者是在外的秘密通讯员。他将一张百元美钞放在一份空白协议书上,希望我签约,成为他们秘密网络中的一员。他还告诉我,只要我签约,今后无论我有没有为他们做事,每月都可以领到一百美元津贴。我突然觉得这像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招募雇员。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半刻不知如何是好。最终我才说,自己得认真考虑一下。

我空手走到门口,忽然看见韩丁正往台阶上爬。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好像都在回避什么,我们点一下头,就各自走开。三天前,我还在街上碰见过韩丁,那时他的神情很正常,此刻却瘦得厉害,见人连眨眼的精气神都没有了。回到轮渡上,听到几个人在议论,今天早上股市一开盘,便狂泻不止,深圳那边已有人跳楼自杀了。由此,我判断韩丁是去找董博士作心理咨询。否则,以他对手中那笔钱的看重,很难熬过此关。

沙莎对我没有将美元拿回来大为不满,她是那么渴望能见识一下美元。她认为我的感情还有问题,不然,我就会将那张美钞像玫瑰花一样献给她。

她生气时,我只好下厨房。几样菜端上来,沙莎就开始挑剔说:“肉淡了!”一会儿又说:“鱼咸了!”我很平常地说:“这就对了,淡肉咸鱼,还合口味!”沙莎说:“你心里在厚此薄彼。”我说:“看来你只有吃热干面的命。”沙莎放下筷子,头也不回地出门去。等她再回来时,浑身上下全是热干面的味道。她进门之际,电话铃响了。我刚将话筒拿起来就被她劈手夺过去。她很派地对着话筒嗯了一阵,最后似乎是不情愿地说:“你来吧!”挂断电话,沙莎将曾经吩咐过的话又吩咐了一遍。

在她躲进卧室后,一个叫方老板的人敲门进来。我刚给他点上烟,沙莎就在卧室里呼我。随后一切如故。送走方老板后,沙莎在她特意放在茶几上的文件夹里,找到一只比王经理留下的信封更厚的一只信封。

我还是要求沙莎说明这是怎么回事。沙莎用女人特有的专横样子,要我别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城市眼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