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香港见》

第10节

作者:刘醒龙

我和钟老正在百无聊赖地看着cnn关于科索沃战局的报导,我们都不懂英语,只能凭画面来判断。正看着,钟老轻轻笑起来。我也听见隔壁房间王海王凤他俩混合着发出的喘息呻吟声,接下来又听见了卧榻的声音。是从叶老师和小周的房间里传过来的。钟老叹息说,今晚男男女女都疯了。稍晚一点,小周在大堂里打来电话,说胡虎约她到海边散步,她要我跟在后面,以防万一。

我也给孔雀打电话,约她到外面走走。

我同胡虎在电梯里碰上了。他毫不客气地警告我,别坏了道上的规矩。我问他认不认识一个叫沙子的男人。胡虎想必听说过沙子,他冲着我愣了好久。电梯一停,进来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美国大兵,在他怀里,一个妖娆的泰国女人正吃吃地笑个不停。

美国大兵和泰国女人后面是胡虎和小周,再往后是我和孔雀,我们都去了海滩。然而,我们只走了约十分钟就逃离此地。美国大兵和那泰国女人竟然要在海滩上苟合。回到马路边,孔雀依然不反对我们跟在胡虎和小周后面行走。

孔雀说,欠你的那次夜游湄南河这下我可抵消了。

我告诉孔雀,我已经知道她到清迈去是在走私宝石。孔雀没有否认,她说她从一见到我就觉得我是一个可以充分信赖的人。她也明白我对她有好感,可这是不实际的,因为我是不可能完全容忍像她这样的女人。我问她哪来的资金做这种生意。孔雀要我别问,她不会说的。她拿我作譬喻,说我同样不会对她说出是谁出钱让我来旅游的。

孔雀说,看见小周对你那么好,我心里也很难过,但是除此以外,我什么都不会做。干我这一行的,见得太多了。在二十五岁以前,我得挣回一百万,否则,幸福就只能是一只花瓶一样的摆设。

“一百万”让我吓了一跳。

胡虎突然转身向我走来。你为什么老跟着我们?他说。

我说,我正要问你为什么老挡我的路哩!

那边,小周小跑着进了酒店门前的那条小街。胡虎拦住我,让孔雀跟上去。胡虎毫不含糊地向我坦言,他同小周除了没领结婚证以外,什么都干过,如果想生孩子的话,现在儿子已经会笑了。他还说,小周的肚脐眼下面有两颗黑痣。我没有揪住胡虎的领口,只是轻蔑地说了两个字:恶心。

就在这时,一辆敞篷吉普车从身边疾驶而过。徐科长和屁屁蔡坐在车上,转眼就消失在夜色中。

我对胡虎说,你们这种人,只配洗帝王浴,看成人秀!我扬长而去,没走多远,就听见有女人用不太纯正的中国话说,先生别这么寂寞清高好不好。我扭头往回看,只见胡虎被一个女人缠住。

胡虎后来的情形如何,我并不知道。

我在房间门口碰见钟老。钟老朝我笑而不语。我进门后才发现小周坐在我的床上。我将钟老唤进来,又到万组长他们那里借来扑克牌,三个人也玩起了“斗地主”。

隔壁仍有那种让人耳热心跳的声音传来。钟老在出错一张牌后,忍不住说,叶老师像头母牛,可王凤病成这样,怎么吃得消。

小周问王凤的情况,钟老脱口告诉她王凤患了肾癌。

小周扔下手中的扑克牌一个人怔了一阵,又将扑克牌捡起来。

凌晨两点,楼下传来一阵凄厉的狗叫。我们扔下扑克牌到阳台上观望,看见穿着制服的酒店侍应生怎么也撵不开那只黑狗。黑狗退后几步,又冲上来,冲着王海王凤的窗口吠叫。好不容易狗叫声没有了,又传来王凤梦中惊恐的尖叫。小周毫不犹豫地偎到我的怀里。我没有抱紧她,相反,还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身子。

回到屋里,小周将扑克牌一拂,不玩了,没意思,她说。我以为她会谈起王凤,女人一向无法不理睬红颜薄命的话题,哪怕像叶老师这样貌似巾帼英雄的人,也经受不了命运的错位。小周却说,刚才胡虎对你说什么了?

我说,虎嘛,肯定比人凶。

你怎么不将虎当成畜牲?他不会说我好话的!小周说。他生气了,向我下最后通牒,要我在回香港时答应他。小周补充一句后,紧紧盯住我。

这人是不是变态?我说。

别以为就你自己正经!小周朝我发泄了一句。她这样说只是对我的回应没有达到她预想与希望的那样而生气,并不是替胡虎辩解。

钟老在一旁说,小周的手指这么好看,是该戴上订婚戒指了。再好的女人也不完美,杨仁你要记住我的话。小周你也别怕,那个胡虎最多只是纸老虎。

小周说,不,他可以一口吃掉我们酒店。

我说,酒店是何总的,你怕什么?

小周说,何总对我有救命之恩。她脸上掠过一丝忧郁。

小周又一次睡在我们房间里。

钟老睡不着,天亮后,两边隔壁又先后传出一些动静。

钟老说,若在二十年前,这样的声音叫做婬荡。钟老终于响起了鼾声。我从地铺上坐起来,用几个指头撑开盖在小周身上的被子。我没找准位置,刚看见小周几近透明的内裤,还没见到肚脐下的那两颗黑痣,小周的腿轻轻动了一下,我连忙一松手,顺势躺倒在地铺上。在我闭上眼睛回想刚刚见到的情形时,那淡红色内裤底部一块潮湿的水印强烈地占据着我的大脑。我忍不住睁开眼睛朝小周看去,正好碰见小周柔情的目光。我虽然能够及时闭上眼睛,但小周给我的东西一下子闯入我的心里。这些东西的劲头,远比胡虎那番话的力量要大。

七点半,一开始moring—call,小周在被子里捣弄一阵,她撩开被子后,身上的衣裙已基本上整齐了。

钟老说,你真有本事,我还以为可以饱饱眼福。

小周说,我可不是人妖。

小周心情之好让人有些吃惊。她似乎完全洞察到我心底的感觉了。

早晨的那一套都忙完后,我们开始上车。我刚坐下,小周就挨上了我。一向坐在最前面的胡虎一个人走到最后排,他刚坐下,徐科长就叫让给他。徐科长脸上有种说不出的舒坦。往下是那两对夫妻钻进车里。叶老师大声说,这地方真有意思。王凤只是笑,暗地里却在捏王海的手。王海的腿有些软,林处长的脚只是稍稍绊了他一下,他便扑到旁边的椅背上。何总最后一个上车,他嘴里含着几片西洋参,坐下时,叶老师扶了一把他的腰。

今天要过海。孔雀说她晕船不去了,钟老因年龄大也不去。我们刚上珊瑚岛,海上就刮起大风,计划中的海底观光也看不成了。我们在沙滩上一直呆到天快黑时,还没有快艇敢返航。从上岛开始,那两对夫妻和徐科长就倒在沙滩上呼呼大睡。万组长他们想打牌,又奈何不了风像扫枯叶一样,将他们的牌吹上半空。胡虎和我先后邀小周下海游泳,小周都没应允。后来林处长想玩水了,小周才去租了两件泳衣。胡虎不怀好意地说,小周是不会穿那种露出肚皮的泳衣。结果小周真的是穿着上下联在一起的泳衣,出现在更衣室门口。

天黑前,终于来了一艘大船,将我们接回芭堤雅。

回到酒店后,我觉得正在呼呼大睡的钟老有点不对劲。

晚上大家都去看人妖歌舞表演,这是日程里安排好的,不另收费。这一次林处长没有提前退场,她事后感叹说,能将这些人概括为人妖的人,一定有过大彻大悟,这些人确实不能称为人而是妖精。连万组长他们都有些心动,反复缠着屁屁蔡问人妖结不结婚,是上男厕所还是上女厕所等问题。

夜里睡觉不如先前。

芭堤雅的景色同我去过的几处海滨相比较,只能算是较差的。我在芭堤雅住了三个夜晚后,弄明白一个道理,所谓旅游,实际上是猎奇加猎艳。第三天上午,我们去东芭乐园,见到泰国人居然能将那些敦厚的大象训练得像色鬼一样,去寻男人女人的私处下鼻子下腿。我不能不佩服泰国人在这方面的盖世功夫。还有屁屁蔡,他说如果有上一个星期的时间,什么样的中国男人他都有办法让其在芭堤雅播下情种,可惜只有三天时间。

徐科长也跟着惋惜。据说,第三天晚上,屁屁蔡给他找了个人妖。这一点也从小周那里得到证实。因为何总开始担心徐科长一人在芭堤雅花钱太多,恐怕到香港后会有麻烦。我们离开芭堤雅时,徐科长嘴chún都白了,他无力地感慨说,从此天下女人在他眼里如同草芥。他说这话时,林处长正闭目养神。徐科长还笑胡虎对女人的感觉仍处在初级阶段。

芭堤雅的最后一个晚上,与头两个夜晚没有太多的区别。稍稍不同的是,在十一点到零点之间,钟老给了我和小周一个小时。但我们什么也没做。有几次,我想将胡虎说过的话问一下小周。为此我设计了一个文雅的开头,首先从人身上的痣说开,然后我会说假若女人小腹上有两颗痣,一定会生双胞胎。不管怎样,最终我没说出这些。相反,我却无聊地问别人知不知道她这些夜里睡在505房间。小周说过没人知道不久,胡虎就知道了。胡虎敲门时,我们还以为是钟老。胡虎进屋时装出很平静的样子,只说是借那瑞士军刀用一下。小周使眼色让我别给。我没有理睬她。胡虎接过瑞士军刀后,冷不防冒出一句:听说香港没有死刑,杀人不用偿命。我马上说,想杀人又怕死算什么男人。胡虎不同我说了,他转问小周,你这样做,可别成了家常便饭。胡虎对小周说的话,是在暗示我。小周扮了一下酷,她说,你别这么在意,不然就进不了二十一世纪。胡虎说,那你是不是认为我可以现在去找个人妖。小周还没回答,胡虎就转了身。他一挥手,瑞士军刀咚地一声扎在门上。胡虎开门走后,我取下瑞士军刀,并告诉小周,胡虎是练过飞镖之类武功的。小周不以为然地说,你的功夫是在心里。我不由自主地深情望过去。

这样,小周才告诉我,叶老师以为腾出房间后,给了她和胡虎方便。叶老师一心为着丈夫的酒店,巴不得小周和胡虎早点做成那些事。

突然间,我的嘴巴失去了管制。你们在事实上已经成了吧?此话一出口,我自己先吓了一跳。

小周冷笑一声,她不慌不忙地说,我要洗澡了。

我转身走到阳台上,小周随即将阳台门插上。四月的风在武汉是相当宜人的,在芭堤雅却是蒸笼般的水汽。我想起白珊,她曾多次发誓,无论做人还是做鬼,我是她惟一的男人。沙子一直劝我别将这话当真,现在的女孩一个比一个胆大、一个比一个爱寻刺激,她们也知道女人一辈子如果只有一个男人,是无法体会性爱的奇妙。一阵热风刮过后,我听见王凤的声音。王凤说,大夫说我肾功能不大好,要少做爱,我们老这样行吗?王海说,大夫的话也别全当真,顺其自然嘛!让你来这儿,就是想你开开眼界。王凤说,结婚这么久,这两天才体会到你的滋味有多舒服,我现在只想死在你怀里。王海说,好吧,我再让你死一回。接下来王凤那些惊心动魄的呻吟极像白珊。这一过程同小周洗澡的时间大致相当。当王海和王凤陷入一派死寂后,小周将阳台上的门打开了。

隔了这么久小周才回答说,我早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所以,前天晚上你才偷偷看我。

我臊住了。

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穿内裤样子的男人。小周说。

我感到一种伤害。是不是还有男人根本就不屑看你的内裤?我恶毒地说。

小周马上说,这样的男人有一个就会死一个。

有人在外面敲门。我上去拧了一下门锁,钟老笑眯眯地走进来。他望了一眼一点皱褶也没有的床铺,莫名其妙地说,人到六十,才知道时光的可贵。说完他就去洗澡。

小周用鼻子在钟老走过的地方使劲嗅了一阵,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笑起来。笑过之后,她主动说,钟老刚才一定是同孔雀在一起,他将孔雀身上的香水味带回来了。

房间里似乎真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你知道叶老师跟着来的原因吗?小周又说,别人可能以为她来是为了防着我——本来嘛,这类故事都让人耳朵听出茧子来了——但实际上她是冲着孔雀来的。叶老师对我说过,有一次她碰巧接到孔雀打给何总的电话,一听那声音她心里就特别反感,所以才请假跟了来。

刚才还挺紧张的气氛很快就化解了。

我轻松地说,说不定叶老师也是这么对孔雀说。

小周说,叶老师长得像大姐大,她不会搞阴谋诡计。

小周要上床,她让我看了自己脱下上衣的样子。小周很坦然,我心里只能产生喜欢她的肌肤的感觉。

钟老从卫生间出来后,便轮到我。

关上卫生间的门,在一片哗哗水声中,我听到外面有动静。等我洗完澡后才发现,小周已不在房间了。

钟老说,叶老师和何总将她叫走了。

小周走时,还带走了那把瑞士军刀。

小周怕你同胡虎决斗,钟老说。

我说,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开始就粘着我。论条件她并不比白珊和孔雀差,而我则是个无业游民。

钟老长叹一声,我这辈子已看透了官场和商场,就剩下这情场,怎么用力也看不明白。他说着又叹了一声。

这时,电话铃响了。

小周在她的房间里大声对我说,杨仁,你想要我吗,我愿意给你。

我说,小周你怎么啦!

我还没说完,那边的电话就被谁挂断了。我刚打开阳台上的门,叶老师与何总的声音便传过来。叶老师在说胡虎的好处,好像胡虎有个更厉害的亲戚。叶老师还说毕竟他一家对小周有救命之恩。钟老让我别偷听。我关上阳台门,上了床,随即闻到那种年轻女人的气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们香港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