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香港见》

第14节

作者:刘醒龙

进入澳门后,所有有手机的人一齐将手机拿出来。珠海的手机网络居然被他们找着了,大家一时兴奋起来,就连徐科长在同妻子通话时,也语气绵绵的。最开心的人是林处长,她显然是在同女儿说话,万分爱意似乎都倾泻在手机上。她说,妈妈在香港为你买了一件非常好的礼物,保证全武汉没有第二份。林处长小声说话时,完全没有了在去维多利亚港的路上被英伦戏弄得狼狈不堪的模样。

胡虎自己说完后,拿着手机犹豫一下,才将它递给小周。胡虎扭头时还看了我一眼。小周接过手机,同妈妈说了好一阵。她说自己一切都好,大家都很关照她。胡虎脸上的愁云一下子去了多半。小周说完后又将手机递给我。她小声说:尽管打,胡虎想收买我别将事情捅大。

我先拨了家里的电话,没人接,这是意料之中的。他们不在家反而说明一切正常。往下我call了一下沙子。一会儿手机里就响起沙子的声音。沙子听见我的声音也很高兴。我和他也真是有缘份,他刚从拘留所放出来,用来同我说话的公用电话离拘留所大门只有五十来米。说着话沙子的声音压得很低,我不得不让他重复几次,最后才弄清楚他在说,白珊这回可要倒大霉了,牛总经济上的问题露了马脚,数额比他的前任姓钟的还要多,公安局很快就要下他的手。他最后告诉我,自己已经是半个公安局的人了。

我说,你是线人?

他说,你才呆几天,怎么就一嘴的港味?不过,是那个意思。

沙子问我要不要重新将白珊搞定。我坚决地回绝了。

我将手机还给胡虎。

胡虎有点蔫,在大炮台前观光时,他几次有同我搭腔的意思。在赛马场外,他终于开口,说包括先前那些话都是他瞎编的,还要我一定原谅他,他真的不想伤害小周,只是因为感情上有些受不了,才有后来的偏激行为。我没有原谅他,我的理由是,如果原谅了他,他以后还会对别的女孩进行无端騒扰。

叶老师也找过我,让我劝小周别辞职。她在我面前越来越坦率,我与小周关系的确定最高兴的是她。这时候她当然不想让小周走,否则再来一个顶替小周的女孩,她又得担心着急愁白头发。

总的说来,除了孔雀,大家都比较轻松。孔雀总在同澳门这边的导游田小姐小声说着话。依我的判断,孔雀是想让田小姐想办法将她的泰国宝石走私入关。田小姐说过,她天天都让家里保姆到珠海那边买菜,根本就没有多少海关的概念。

孔雀同田小姐最后谈妥了。两个女人的眼光碰到一起时,一切都如白纸黑字的合同那样写得清清楚楚。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来到葡京大酒店外面。刚好天空上飘来一层乌云,使得这座著名的赌城更添了一层神秘。我们进门后,小周一刻不停地紧握着我的手。她几次问我那些香港的警匪片是不是在这儿拍摄的。问多了,我也觉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随时都会有枪手冲出来。一楼大厅里挤满了人,各种赌法的牌桌让人眼花缭乱。我们都不懂那些人是如何输如何赢的,何总显然懂,但他什么也不说。万组长不知怎么发现一楼旁边有许多老虎机,便拉我们去试试。田小姐劝了一句说,不赌即为赢。万组长不听,马上掏钱买了十个两元的港币硬币,他一口气将十个硬币全投进老虎机后,只听见一阵哗啦声,从老虎机里吐出一大堆硬币。万组长一下子赢了两百港币。他收起这些硬币,却不再玩了。小周连忙让我也去买些硬币来试。结果如同英伦所说,全部存进去了。除了林处长,别人都试了试手气,结果全都是臊的。

何总这时说,我们到四楼去看看吧!

叶老师问四楼有什么好看的,何总笑而不答。

何总轻车熟路在前面走,我们只管跟着他。我问孔雀四楼是怎么回事,孔雀说她也不知道,以前虽然也带队来过这里,但从未上过四楼。往楼上爬时,四周很寂静,只有筹码在牌桌上来来去去的声音在响,听起来阴森森的。空调器吹出的风刮得人身上一层接一层地起鸡皮疙瘩。

小周小声说,你看过《赌王》的电影吗?

哪一部?《赌王》多得很。我还没说完,小周在台阶上一脚踏空了。

小周摔倒时,大叫了一声,哎呀!我还没反应过来,不知从哪儿闪出两个彪形大汉。他们对着我和小周看了几眼,低头对着自己的领口小声说了句什么。小周坐在台阶上,脱下鞋让我替她扭扭脚。跟在后面的胡虎对我说,小心将脚气传染到手上。小周马上说,你才有脚气,你的舌头长了脚气。孔雀替胡虎解嘲,她说,只要钱包不长脚气就行。他们跟着田小姐继续走,孔雀留下来陪着我和小周。

十分钟后小周能走了。

刚到四楼楼梯口,就碰上叶老师拉着何总慌慌张张走过来。我们以为出了意外,问过后才知道,叶老师看见几个豪赌的人,她光看看就吓坏了。我们连忙赶到那边。万组长用嘴努努背对我们的那个男人,轻轻地说,两盘就输了两百万。说话时那人又将面前的一百万筹码推出去。我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第三个一百万又输了。当他将剩下的两百万推出去时,我和小周都紧张得有些发抖。可一点用没有,那堆筹码在牌桌上噹噹响过一阵后,便到了对手那边。输光了的那人一回头,我和孔雀大吃一惊。

牛总!孔雀情不自禁地说。

牛总像是没看见我,他对着孔雀灿烂地笑起来,然后将她拉到一旁。两人说了一阵后,孔雀走过来低声对我说,你去同牛总讲一下,这些宝石有你的一半。我愣了愣。帮我一把,求你了。孔雀又说。

孔雀转身向牛总走去。

小周拉了我一把,但我还是跟上去。

牛总主动迎上来,没想到你有这么多投资,也能做宝石生意,对不起,我急着要花的。他说。

我说,没问题,但我的一半得留下。

牛总非常高兴,连忙答应。他从孔雀那儿拿走一半宝石,匆匆写了收条给孔雀后,又连忙回到赌桌旁。他捧出那些宝石时,屋子里顿时绚丽起来。

这一盘牛总赢了。下一盘他又赢了。

两个穿黑西装的大汉马上从远处走近我们。田小姐连忙催我们离开。

出了葡京大酒店后,孔雀主动告诉我,她从牛总那里借了五十万元人民币,然后全部在清迈买了宝石,没想到在这儿碰上输急了眼的牛总。她说,没想到牛总也有糊涂的时候,不过,这二十五万我不拿来,他也会输掉的。孔雀让我挑两颗宝石,作为她的回报。我说,我可不会装什么清高。我毫不客气地从她的珍珠鱼皮包里挑了两颗最大的红宝石。

我对孔雀说,我也是输急了眼才决定同你一起出游的。

孔雀说,南方看来是你的福地,你赢得了最宝贵的东西。她还坦白,的确是牛总让她来找我亲近的,好使我忘掉白珊。这是牛总借钱给她的条件。

夜里,我同小周坐在海边,她对我说,女人不管曾经怎么做过,心里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从男人那里获得爱情。

剩下的时间我们只知道亲吻。小周的嘴chún不仅烫,而且清甜。这一点沙子反复同我说过,女人对男人怎么样,只要吻一下就清楚。事实上也是这样,白珊在最后那一阵,嘴chún又干又涩,像是八十岁老太婆。

第二天一早,田小姐来送我们过海关时,说了一条新闻:昨夜有个从大陆来的老板,在葡京大酒店里输得太多,便跑到澳门跨海大桥跳海自杀了。我马上联想这人是不是牛总。孔雀将珍珠鱼皮包交给了田小姐。我们全都顺利地过关到了珠海地界,惟独田小姐被海关人员卡住,非要她将那只只有巴掌大的珍珠鱼皮包打开,接受检查。

孔雀远远地看着那些宝石被没收,眼泪差一点出来了。田小姐懊恼地走过来说,我不能再干导游了,老板回头就会炒我的鱿鱼。她环顾我们说,你们当中一定有人向警察投诉了。林处长马上正色说,检举走私犯罪,这是正义的。徐科长和胡虎跟着附和。田小姐不卑不亢地说,行,就当是为你们的社会主义建设捐献了吧。不送了,我得回澳门去吃治反胃的葯。

出了海关,我和小周还有万组长他们依然上了那辆澳门至广州的直通大巴。孔雀留在珠海,她还想找路子将珠宝弄出来。何总和叶老师还要领着林处长等人到深圳去玩几天。何总只对小周说了一句挽留的话,其余的话都是叶老师说的。叶老师所说中心内容是,酒店大门始终为小周敞开着。胡虎没说什么,只是递给小周一本书。我们分手后,再看那书时才发现,是本中英文对照的《新约全书》。它是香港联合圣经公会放置在我们所下榻的酒店房间里的。我正要说胡虎他们真是什么都敢要敢拿,忽然发现封底上有一行字:please carry me alongwith you!(请把我带走!)小周说,老虎居然也念佛了。

车开后,万组长他们又开始“斗地主”。小周告诉我,检举孔雀走私宝石的人是叶老师,夜里她听见叶老师拿着手机在卫生间里悄悄地给110打电话。我只是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担心白珊。若是牛总完了,她怎么办。

从广州到武汉的机票是小周买的。我口袋里的钱只能像万组长他们那样买两张火车硬座。我们到家时,正碰上爸妈推着卖米酒的小车回来。妈妈第一眼认错了,以为小周是白珊,等到弄清楚后,她才高兴起来,小周只是象征地帮她拿了一只装剩米酒的盆子。小周走后,妈妈迫不及待地称赞起来,还向我重申她的观点,好女人多得很。坐定后,我先往白珊家打电话。白珊的妈妈在电话那边比从前还紧张,说她实在不知道白珊去了哪儿,连警察都找不着白珊。接着我又往公司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声音很粗鲁,只顾追问我找白珊干什么。我感到发生了什么,就说找她到公安局去拜访一个朋友。挂上电话我又call沙子,等了好久,一个女孩复机说,沙子正忙,他要到明后天才能有空过来看我。我一生气,立即有了损招。我要女孩告诉沙子,别一天到晚穿着我的茄克衫在外面摆阔。女孩吃吃地笑了几声。

叶老师给的榴莲糖,妈妈果然十分爱吃。爸爸却不喜欢那股臭不臭、酸不酸的气味,他要妈妈别多吃,不然米酒里惹上这怪味,就卖不出去了。

爸爸将白珊送来的一包钱交给我。

我大睡一觉,第二天早起,先去银行将这钱用白珊的名字存了,然后冒着雨去南京路。从公共汽车上下来,我向一个踩麻木的女人问道,然后顺着她指的方向走过去后,我吃惊不小。

钟老所说的店面,竟是一家颇具规模的公司,每月租金不会少于六万元。我在门口稍稍犹豫一下时,发现公司的人正用警惕的目光打量我。按照钟老的吩咐,进门后我便问哪位是苏小姐。结果迎上来的是位半老徐娘。我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改口叫她苏大姐。苏大姐笑容可掬地将我领到一张大班台旁边,出乎意料地对我说,杨总,你以后就在这儿办公,假如这大班台你不中意,我马上安排人去花桥那边的富豪家具城重新挑一张。我转不过弯来,谁让我当老总的?我问。苏大姐将钟老从香港发回的传真给我看,还附有一封给我的信。钟老还让小周做我的副手。他说自己现在只想过过天伦之乐的日子,公司就拜托给我和小周了。

我还在发愣,苏大姐就开始汇报紧急要处理的事。昨天,公司里来了一群“牛打鬼”,让向他们交每月一万元的保护费,说死今天九点钟来取钱。我一看那下的帖子上字迹很熟,就将大班椅转了一个圈,背对着门口。墙上挂钟一响,外面就騒动起来。片刻后,苏大姐领来两个人。我头也不回地说,滚回去,叫你们老大亲自来。

那两个人一溜烟走后,小周出现在门口。

我将传真与信件给她看过,小周满脸顿时涨得通红。

小周说,他这是想害我们,我们对付不了胡虎那样的家伙。

我说,就这样干吧,钟老又没有神经病,说不定我们真有自己没发现的本事,再说胡虎在我们面前不是没脾气了吗!

还有张虎、李虎、王虎在替补席上急着想出场当主力哩。小周还是胆怯怯的。

苏大姐在门口使了个眼色,我让小周将门口腾开,然后将一双满是泥水的脚跷到大班台上。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带着已经来过的那二人闯进来,他对我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我动了动双脚。愣个**,还不快给我擦皮鞋。我恶狠狠地说。那戴墨镜的男人真的走近来,撩起茄克衫衣襟便擦我脚上的皮鞋。我赶忙缩回双脚,并大叫,沙子,我操——你怎么这样对待我的衣服。

沙子将叼在嘴角的烟吐到地上,大笑起来。他们说杨总杨总,怎么一下子就成了你?沙子说。

我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打码头。

沙子说,有人愿意我来这儿。

我看了小周一眼,白珊怎么样了?我说。沙子也看了小周一眼,但他没说话。我便说,没事,小周是我的这个——我指了指心窝。

沙子又笑起来。他说,你出去这一趟,可是什么好运都来了。昨天夜里牛总在珠海被捕了,一起被抓的还有个女孩,但不是白珊。是我提供的情报。那天送你去火车站时就想对你说,有人安排我趁牛总被绑架之际救了他,然后又借故被关进拘留所,所以牛总特别信任我,要我替他在黑道上打点人情。

我说,我问的你还没说。

沙子说,她可能到了香港。是公司的前任老总偷偷安排的。

我立即想这人也许就是钟老。

沙子环顾四周后说,你出息了,这茄克衫我就不还了。他开心地领着他的人风一样走了,几页传真也被刮落地上。

我冲着沙子的后背说,晚上到家里去吃饺子。

我捡起地上的传真纸,又将钟老的信看了一遍,这才体会出他说“我会帮你除掉老也割不断尾巴的习惯”的含义。在钟老的传真中还记着我们在太平山脚下,听导游英伦讲的香港大老板李嘉诚的故事。英伦说,李嘉诚有一次从公司楼里出来,顺手掏出手帕擤鼻涕,带出一张五十元的港币。站在楼外的印度仆人连忙从地上拾起来,还给李嘉诚。李嘉诚左手接过五十港币放回口袋,右手掏出五百港币赏给那印度仆人。钟老没有复述英伦讲过的李嘉诚的故事,只是要我像这个故事一样对待爱情。

我对小周说,干吧!小周点点头。

我打开大班台的抽屉,取出一叠文件。小周上来按住我的手,她说,你得改天回去吃饺子,王海让我俩晚上去他家喝水酒,王凤想见我们。小周揉了一下红起来的眼圈接着说,王凤不行了,可能就在这两天走。我沉默一阵,然后问在台北飞曼谷的飞机上见到的广告是不是说最美丽的女人喝最香醇的可丽儿冰酒?小周一边点头一边拉开窗帘。

武汉老城在五月初的雨水洗浸之中极富质感。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日汉口花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我们香港见》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刘醒龙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刘醒龙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