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香港见》

第05节

作者:刘醒龙

孔雀的手臂没有小周的手臂美。

孔雀的腰肢没有白珊的腰肢性感。

但是,孔雀适时地钻进我的心里。

在从顺德开往香港的快艇上,何总带来的那个胡虎一往情深地看着前排小周的后脑勺说,有种女人,什么地方都长得一般,凑到一起偏偏能勾人心肝。胡虎是这样看小周的,我可以用他这话来看孔雀。

我们在广州火车站下车后,还没出站,就有两个男人同时扑上来抢小周和王凤戴的首饰。我们几个还没反应过来,叶老师就已经将那两个干瘦的男人放倒了。其中一个用了鲤鱼打挺的招跳起来,亮出了匕首。只见叶老师一闪,手一扬,那只匕首掉在地上。等我们想起来要抓人时,那两个家伙已钻到火车底下去了。

掉在地上的那把匕首是挺正宗的瑞士军刀,在武汉广场,这种样式每把要卖四百几十元。小周捡起瑞士军刀,二话没说就塞给我。我说,有了这刀,龙潭虎穴也敢闯。

小周后来对我说,她就是要我闯虎穴。

大家对叶老师的身手功夫惊叹不已。叶老师刚说自己曾是武汉市少年武术比赛的女子亚军,又马上补充说,女人学这些不好,到头来没有男人心疼。男人喜欢病怏怏的林黛玉,喜欢王凤和小周这样的女孩。

在出站口外,有人举着牌子接我们。刚站定,又过来六个人。谈起来,他们也是坐的这趟车,只不过是软卧。接站的人将我们带到车站对面的流花宾馆。按照协议,从这时起,一切开销全由旅行社方面负责。此时才早上五点二十几分,广州的街头像乡下一样寂静。大家望着接站的那人在宾馆大堂里窜来窜去,以为他要开个房间让我们休息,他回来时,却叫我们在门外散散步,松松身上的筋骨。我们在门外站了足足两个小时,王凤已经撑不住了,软软地趴在王海的肩头。钟老打了一套太极拳后,摇头说这一带有瘴气。后来的那六个人围在旅行箱旁,用扑克牌玩“斗地主”。

我无聊地拿出瑞士军刀来玩。小周不远不近地站在我身旁。我喜欢瑞士军刀,现在的女孩也喜欢用瑞士军刀作为定情礼物送给自己的男朋友,白珊总说要送把瑞士军刀给我,我拥有它的日子却是在她离去之后的今天。我正要对小周说声谢谢,忽然发现周围情形不对,四个男人在偷偷地打量着我们。小周也发现了。那四个人将接站的人招过去说了一阵,接站的回来要我将瑞士军刀还给他们。我不肯,习惯上还以为仍在永清街一带,惹出祸来有沙子出面摆平。待我意识到此时是在广州街头、南方的黑帮更厉害、可以逼得武警必须用炮轰才罢手时,已不好在小周的面前收口先前的话了。况且,小周、王凤都不让我还。我让接站的人捎话过去,就说我们是去泰国参加泰拳比赛的代表团。接站的人过去不一会,那四个人就走了。

何总他们四个是坐出租车来的。那辆车猛地停在我们面前时,还以为是黑帮的援兵来了。叶老师迎上去帮何总拿东西,小周只是同另外三个人打招呼。从她嘴里我听出这三个人是林处长、徐科长和胡虎。林处长是女的,小周上去同她碰了碰肩头。

我能断定,徐科长就是在酒吧里碰到的那一位。

胡虎瞄准小周的目光,连钟老都能判断出企图。

上了开往顺德的中巴,胡虎要小周坐在他身边。小周将钟老按下来坐好,自己跑到后排坐下。

何总大声说的头一句话是,小周,胡虎多次建议你留短发,你终于金石为开了。何总的声音很洪亮。

胡虎也大声说,刚才在飞机上看见云里有黑乎乎的东西在飞,还以为是美国佬派去轰炸南斯拉夫的b2飞机,没想到是只老鹰。他说话时有意作一副酷相。

钟老碰碰我,小公鸡开始打鸣了,他小声说。

王凤在最前排回头说,你们不知道,是因为杨仁不喜欢小周的长发,小周才去火车上的理发室改发型的。

坐软卧的那六个人笑得最响亮。

王凤还要说,王海将她拦住。何总在他们后面,小声对叶老师说了些什么。见大家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钟老开口了。小周还送了一把瑞士军刀给杨仁,我老了,跟不上形势发展。这是什么意义?钟老很诚恳地说。

开车的女司机冷不防说了句,这还不好懂,当贴身保镖,做守护神嘛!

这时,王海说了实话,别让小周不好意思,这小刀是叶老师的战利品。

在我的眼角上,胡虎绷紧的脸松弛了一些,但在另一只眼角里,小周的脸又绷起来。

谁说我不好意思,到了香港,我非要买一把瑞士军刀送给杨仁。小周像是一下子放开了胆量。

还是那六个人带头大笑。

我忙说,有这把刀就行了。

这六个人全是一家电力公司的,单位太富了,钱不知道往哪儿花,便安排人一拨拨地出来公费旅游,所以,他们的笑声最多。六个人中,领头的姓万,另外五个人都叫他万组长。万组长心里还有一丝不满,公司里稍有点权力的人现在都去欧洲逍遥,他们是最底层的,只能到东南亚旅游。在旅游和逍遥的词义把握上,这些人比语文老师的体会还深。

车上的人都知道这点,大家并没有对他们的快乐进行抗议。他们好像知道自己单位的暴富是沾了几百万我们这样人的便宜,所以上车往后面坐,上船往前面坐,转运行李时,他们总是抢着组成一条人链。

在顺德港等着过海关时,大家纷纷往武汉打电话。好几个人对着手机说着同样的话:到了香港以后,电话费要翻几倍,没有要紧的事就不打电话了。小周拿过手机,默默地递给我。我接过来,愣了一会,才拨通家里的电话。铃声一响竟有人接听。我问妈妈怎么没去卖米酒。妈妈说这一盆糯米没发酵好,有些酸,她不能这么蒙人,所以就在家歇一天。她还告诉我,白珊昨晚到家里来坐了一个多小时,很伤心地哭了一场。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包钱。但爸爸不让动。爸爸要等我回去后再作处理。白珊对妈妈说自己要出趟远门。这话让我费了些猜疑。我想到她会不会到美国去生孩子,因为牛总从前总这么开玩笑,说自己若再娶老婆,一定要生个美国公民,这样才有当美国总统的可能。牛总的金钱是可以买通这条路的。

我将手机还给小周时,小周说,昨夜我怎么也睡不着。

大概是挑床吧?我刚开口就意识到她是在提醒昨夜的事。我尴尬地笑了笑。

小周说,帮帮我,你不会吃亏,我知道自己有多好。

小周走开了。何总和胡虎他们在叫唤。我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的背影。

顺德港的海关大楼建得很美,王海搂着王凤的腰,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又去楼上,然后到了大门外。正好钟老也转到门外,他们让钟老帮忙照一张合影。王凤推了几下王海,不让他太亲密,太亲密的照片不好意思拿出来给别人看。钟老手中的照相机刚好在他们亲密时闪亮一下。

王凤像是很容易疲劳,回到休息厅坐下不一会,就倚在王海的肩头睡着了。王海怕惊醒王凤,小声请我帮忙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件衣服技在王凤身上。我看见行李箱的小口袋里放着几瓶速效救心丸。王海知道我的目光所至,他分明轻叹了一声,眉宇间顿时挂上许多沉重的忧郁。

钟老坐到我身边。你怎么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我问。

我总在打电话,钟老说,并且免费。

对面有些不乐的小周眼睛忽然一亮。不知从哪儿跑出一只京叭,小狗长得只有猫大。京叭朝我们跑过来,冷不防冲着正在打瞌睡的王凤狂吠起来。朦胧中的王凤尖叫着直往王海怀里钻。王海吆喝了几声,京叭依然不肯退去。王海撩起一脚将京叭踢出老远。京叭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爬起来时腿都瘸了。一个穿制服的女人闻声出现了。她抱起京叭就要王海、王凤陪她去医院。我忍不住上去替王海他们分辨。见那女人不听,王海一个人跟着她走了。隔着大厅的玻璃门,王海在刚才照相的地方站着同那女人说了些什么。那女人一挥手,竟让王海回来了。包括何总和万组长他们十几个人都围上来问怎么了。王海说无非多说几句软话,出门在外,低低头没什么。王凤也说,我这老公,外面什么事他都能摆平。胡虎在人群里不轻不重地说,真不错,有老婆的这等信任。

有人在背后拉了我一把,回头一看是钟老。

跟着钟老走到大门外后,一眼看见那个穿制服的女人正在草地上遛狗。京叭的后腿还有点瘸,不过看样子肯定没事了。钟老走过去同那女人聊了几句,女人就将什么都说了。王海告诉那女人,王凤患了肾癌,而且还是晚期,她自己不知道,总想着要出国看看,他这才带她出来看看。那女人说她的哈哈一向很乖,从不惹人,她也奇怪哈哈怎么反常了。她从小就知道,狗通人性,谁开始走魂了,狗都知道,如果狗专门盯着某个人咬,这个人就快没命了。不然,她是不会原谅王海的,她买这条京叭,花了二十万港币。我一惊,再看钟老,钟老的剑眉上挂着一丝嘲讽。

我们回去时,缓过劲来的王凤正在同王海玩着拍巴掌的游戏。她还开心地对大家说,这是在家同儿子学的。我和钟老无语地拿起行李。接站的那人在远处招呼我们进关。

上船后,钟老买了一份《星岛日报》,我以为他会在娱乐版上寻找林青霞,哪知他一下子就翻到财经版上。整个航程,钟老都在报纸上度过。坐在他旁边的胡虎很烦报纸挡住了前排小周的背影。他几次要钟老将报纸叠起来看,钟老总说,看报就是看报,一叠起来不就成了看书看杂志。林处长见胡虎语气越来越不对,就开口要胡虎谦让点。胡虎不能再说什么,他起身往外挤,然后坐到最后面的空位上。何总上厕所时发现胡虎垮着脸独坐着凝望外面的水天,就叫小周去问问他哪里不爽。小周过去挨着胡虎坐了十几分钟。钟老小声对我说,他弄巧成拙了。

小周回来后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没事。接着又轻声专门告诉我:他在发心烧。

船在香港维多利亚港停靠后,岸上有个女孩在向我们招手。

孔雀!我欣喜地叫道。

万组长他们马上追问,又不是动物园怎么会有孔雀。除了他们还有别的人,大家都想知道孔雀在哪儿。小周告诉他们,孔雀是个女孩,是我们的领队。接着她告诉我,孔雀不可能出现在码头上,她无法进关来接我们。我再看时,那个女孩果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香港的海关如同虚设,我们大包小包地走过去时,那些穿制服的男女,就像内地政府机关的人一样,在岗位上聊天聊得眉飞色舞。我们正在议论哪儿的中国人都一样,那个穿制眼的男人猛地停止嘻笑,冲着好好走路的林处长突然说,你,带了违禁品吗?林处长一惊,下意识地用手捂了一下皮包。她说,没有。另外几个穿制服的马上板起脸,要她将皮包打开看看。何总正要过去,有人吆喝起来,不让停留。我们只好远远地看着。林处长包里没有多少东西,除了大约两千人民币,其余的都是些化妆品。那些人仿佛就是看林处长不顺眼,检查完了以后,还要审视一番。

林处长总算过来了,她说,真是莫名其妙。

小周赶紧上去帮她拖旅行箱。

来到外面的大厅,我又开始寻找孔雀。

一个瘦瘦的年轻男人毫不犹豫地上来问,哪位是何总?何总应了一声。年轻男人又问,十六位都到齐了吗?这次是叶老师回应说到齐了。

我们就这样毫无道理地跟上人家上了外面的一辆中巴,根本没见着孔雀。那位年轻男人也不怕我们没跟上,只顾自己在头里走,钟老和王凤有些跟不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们香港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