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香港见》

第07节

作者:刘醒龙

孔雀突然出现在曼谷机场。

从台北到曼谷,飞机飞了三个多小时,加上一个小时时差,实际上是四个多小时。空姐给我们的《联合报》和《中国时报》上几乎都是些无聊的政治文章,远没有前排的王海、王凤夫妻耳鬓厮磨的动作让我注意。他们喝饮料时,还恩爱地做了个喝交杯酒的姿态。一旁正在给别人添咖啡的空姐瞄见后,眼圈当即红了。随后她拿来一小瓶黑水晶一样的葡萄酒,塞到王海手里,说好好待你太太。王海推辞了几下,见空姐要伤心了,只好收下。插在飞机座椅后面口袋里的《华夏精品》杂志第二十页上有这种酒的介绍。它的英文名称为colio lcewine,中文叫可丽儿冰酒,是让葡萄在零下二十至三十度冻成浆果了,再行酿造。完整的包装是四瓶一盒,卖价为六千七百四十新台币,分开了每瓶值一千六百八十五新台币。王海在这样贵重的礼物面前表现得很镇静,他问了另二位空姐后,决定收下它。那位空姐的丈夫是台北有名的棒球投手,每次妻子飞行归来,必定要在家中点上红蜡烛,开一瓶冰酒喝交杯,但是一个月前,这位棒球投手在一起车祸中死在台北街头。

在这样的背景下,小周、胡虎和我心情都很激动。胡虎写了张纸条托叶老师和何总传给小周,听叶老师的口气,还是一首诗。小周看了一眼后,将它放在小桌板上,等着让它自动滑落下去。我想起白珊,当然更想孔雀。

钟老端起饮料杯同我碰了一下,他长长地叹口气。

在曼谷机场下飞机时,那个空姐专门对王凤说了句“你真幸福”。王凤将儿子的照片给了她作纪念。

这一次,我和钟老同时叹了一声。

王凤对这位不幸的女孩说,若有机会到武汉,欢迎你来家里做客。王海则说,我太太能做一手地道的湖北菜。

经历计划之外的告别后,我们随即在机场出口见到孔雀。

孔雀一副泰国女孩打扮,远远地冲着我们用泰国话说,龙龙水晶晶!屁屁老妈妈!

小周对我说,我也会说这两句,意思是小姐真漂亮,小伙子真帅!

我仍要单独问孔雀,她的翻译结果同小周一个样。

小周对我的不高兴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我又问,不是说好香港见吗?

你怎么成了我的老板?孔雀反问。

孔雀冷了一会,又热情起来。她站在一辆大巴门前,给我们每个人献上一串佛珠一样的花朵,并说这是泰国旅游的第一个项目,美女献花。孔雀还会双手胸前合十。

大巴开往太阳酒店的路上,孔雀介绍说刚才那串花是泰国人的一种祝福,她请我们为这种祝福每人付上十元人民币的小费。孔雀还让我给收一下。我正在迟疑,何总就让小周付了他们六个人的,万组长接着将他们六个人的六十元一齐付了。我只好向钟老和王海伸手,最后又添上自己的十元。坐在最前排的那个皮肤黝黑的男人笑眯眯地从我手里接过一百六十元人民币。

这个男人姓蔡,他自己让我们叫他屁屁蔡。屁屁蔡的中文是父亲教的。他父亲在国民党军队当兵,四九年被解放军撵到泰国。他不无自豪地说,父亲娶过三个泰国女人做老婆。钟老不失时机地说,少不了也种鸦片。屁屁蔡大方地回答,我们这儿有两大传统是丢不掉的,一是毒品,二是精神污染。精神污染这个词的应用显然让屁屁蔡兴奋起来,他声明这是去年北京一个旅游团的人教给他的,来泰国的人都是想让精神污染一下。车上的人都懂他的意思大家一齐笑。屁屁蔡说,来我们这儿就是要让身心都得到放松,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污染,染得再黄也不会有人管。只要你们将随身带着的人民币、港币和美元都留在这儿就行,泰国经济现在糟得像一滩粪。

屁屁蔡一路只说了这么一句不带挑逗的话,另外一句正经话是在房间分好后,告诉我们,上午八点钟morning-call。

还没有morning-call我就醒来,钟老的鼾声让我勉强睡了两个小时。我撩开窗帘,一点也不相信自己正身处异乡。曼谷的朝阳也是千篇一律。钟老鼾声的间隙里,还夹杂着王凤在隔壁房间里惊恐的梦呓声。我穿好衣服,一个人下楼走到酒店外面,胡乱转了一通,除了汽车,到处都是身着袈裟的僧人。这让我怀疑在佛教如此盛行的地方,毒品与色情真的那么多吗。后来,我碰见两只黑狗,它们狠狠地盯着我,我假装不慌不忙地转身往回走,那两只黑狗竟然一直跟到酒店门外。

我在大堂里与孔雀碰了面,孔雀刚交完电话费,见到我时嫣然一笑。她问我怎么不睡觉。我问她这家酒店是不是真有三星级以上标准,怎么就像武昌火车站附近的私人旅社,里里外外的动静全能听见。孔雀要我理解,人家夫妻见到异国情调,自然会亢奋。我将同钟老一道听来的话告诉她。

我说,肾癌晚期的人,连慾念都没有了。

孔雀不以为然,男人就是好哄,王海骗别人将你们也捎带上了。她说。

你是不是在哄我?我马上说。

到了芭堤雅,你会快乐的。孔雀说。

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孔雀要了一杯咖啡,也替我要了一杯。她笑眯眯地要我买单。

还在失恋吗?孔雀呷了口咖啡,曼谷的咖啡可以品出女人的体香来。她说。

我说,从认识你以后,就过去了。

孔雀一撩头发。我当然明白,真的,我还没有碰见过不喜欢我的男人。说出这句话后,孔雀早起的倦容全在脸上消失了。

这是不是你提前来曼谷的原因?我盯着她的眼睛问。

别吃我的醋好不好,孔雀眼睛一眯,笑成一道缝,我在清迈联系了一个业务。老实说,我得赚点钱。不是为了让你听着舒服,白珊跟上牛总不会有好结果。孔雀说。

我问她怎么知道,她闪过去不回答,反而说,我已经看出来,小周对你有意思了。

那又怎么样,我现在只喜欢你。我一咬牙说。

请别这么想,否则到了芭堤雅你也会感到痛苦。孔雀说。

我说,无非再像白珊那样来一次。

我不会让你走到那一步。算上这一次,我已经带了十一个团来泰国了。孔雀一转话题,每次都一样,自费的少,公费和老板请客的多,一路上尽闹矛盾。不知这一次怎么样。她忧虑了一下。

我愿意她继续说下去。

孔雀说,公费和自费的都好说话,不好说的是老板请客的那帮人。到了芭堤雅你就知道,那里很多自费项目,公费的人基本都去看,自费的人基本都不去看,然后大家就一齐看老板请客的那些人怎么虚伪。

离约好morning-call还差半个小时,孔雀突然说,你能陪我去一趟清迈吗?现在就走。

不是贩毒吧?我说,行,别人敢贩毒我为什么不敢。我站起来。

神经病才贩毒,孔雀压低嗓门说,充其量不过是走私。

孔雀答应晚上回来陪我夜游湄南河。这个项目是日程上没有的。至于白天参观鳄鱼养殖场、郑王庙、大皇宫和玉佛寺等,我本来就兴趣不大。

男人如果不能自己去创造,最少也要自己去发掘,唾手可得的东西,男人往往不屑一顾。

孔雀给屁屁蔡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带我上路了。她租了一辆的士。一出曼谷我就睡了。醒来时已经在清迈。我按孔雀的吩咐戴上墨镜,腰里别着那把瑞士军刀,像保镖一样跟着她走进马路边的一户人家。两个讲中文的泰国男女冲着孔雀熟识地打过招呼后,那男人就领着孔雀往楼上走。孔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沉稳地走上楼梯。留下来陪我的女人第一句话就问我泰国小姐怎么样。我装模作样地说,个个都像受过专门训练。那女人知道中国男人中流传“会玩的玩嫂子,不会玩的玩婊子”的说法,她说泰国小姐十五岁的功夫就能比得上中国的嫂子。我接下去说她讲的话有道理,没有吹牛。她马上问我现在要不要小姐,她认识一个小姐特别棒,可以随叫随到。我一本正经地说,做生意时不能干这个。她惋惜地告诉我泰国小姐同泰国宝石一样多。

我在楼下同泰国女人泡了半个小时,孔雀才下楼。

先前背在孔雀身上的红皮包不见了,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珍珠鱼皮包歪歪斜斜地挂在她的身前。她一脸笑意地告诉我回曼谷去。我将她全身上下看了个遍,惟一能装东西的,只有那只珍珠鱼皮小包。我只能想到,孔雀红皮包里假如装的是钱,作为等值,这小包里必然是毒品。

那个泰国男人开上自己的车,陪着我们走出二十多公里,才调头回去。

孔雀看出我的情绪。你为什么生气?她说。

我指了指珍珠鱼皮包说,这里面装的什么?

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她说,让你猜一猜,什么东西可以象征爱情。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是什么,别的问题反而被想出来。孔雀这样做是不是在利用自己的感情,我在心里问。

回到曼谷已经是晚九点五十。孔雀执意到一家麦当劳店里买了些吃的拎回酒店。她问我还游不游湄南河,我望着她疲惫的样子,残酷地说,游!

孔雀只好说,这么晚了,不怕上贼船。

虽然孔雀说待会儿见,我还是感到她会变卦的。

经过小周和叶老师的房间时,敞开的屋子里忽然传出王海的声音,说曹操,曹操到。

我探进头去问,你们说我什么了?

王凤牵着王海的手说,不是我们,是小周在说你。

见钟老、何总,还有胡虎、徐科长、林处长都在,我便进去。小周捂着肚子躺在床上。钟老告诉我,刚才小周正说回去后要投诉孔雀,身为领队,竟然私自带着个别团员偏离旅游路线,不知干什么勾当。钟老说,小周今天比害相思病还痛苦,三餐饭都替屁屁蔡省了。我问她想不想吃方便面。小周反问,有吗,我喜欢吃统一100。我包里正好有这个。我说。

我回房间拿方便面时,叶老师打电话让服务员送来一瓶开水。胡虎赶忙掏出两元人民币给那服务员作小费。

看到小周开始吃东西,叶老师便往外撵我们。

钟老告诉我,他醒来不见我,就知道是被孔雀引诱出去了。别人倒没什么,可怜小周就像死了爹娘一样。钟老坚定地认为小周是个好姑娘,同别的公关小姐不一样。他要我别花心。

电话铃响起来。真如钟老预料,是小周打来的,她让我过去一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们香港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