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

第05节

作者:刘震云

节后上班,果然办公室搞民意测验,看这办公室谁当处长副处长合适。测验时,组织处来了两个人,发给每人一张纸条,让在上边写名字。并说,人选不一定局限在本办公室,别的处室也可以选。说是民意测验,其实也就几个“民”:老何、女老乔、女小彭和小林。老孙属于回避对象,不在办公室。组织处的人说:

“写吧,背靠背,不要有什么思想压力!”

老孙一个人在走廊里走,想着屋里的情景,心里像小猫乱抓,乱糟糟的。他知道单位要搞民意测验,但没想到这么快,一过“五一”就搞,让人措手不及,没个活动的余地。他以为这又是老张出的主意,心里十分窝火,骂老张真不是东西,一条活路也不给人留。原来老张在处里时,他是与老张有些矛盾,但现在你副局长都当上了,何必还念念不忘,苦害这些弟兄呢?其实这次是老孙错怪了老张。搞民意测验是老张提出来的不错,但动作这么快,却不怪老张,是组织处自己搞的。原来组织处也没想这么快,准备搁到五月底,但处长在四月三十日那天犯了痔疮,联系好医院近期要动手术,动手术要住一段院,故处长想在动手术之前,把处里的事情清理清理,民意测验就这么提前了。但老孙不知道“痔疮”情况,仍把帐记到了老张头上。岂不知这些天老张正为自己当了副局长精神愉快,根本不会管其它乱七八糟的事,去苦害别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事情给老孙弄了个措手不及。原来老孙准备和老何联合起来,“五一”后分别找几个局领导甚至部领导谈谈,让取消这次民意测验,现在看做这项工作是怎么也来不及了。老孙退而求其次,五月一日上午听到消息,下午找到牛街老何家,讲了这么一个消息,然后说既然找局领导部领导来不及,只好找被测验的人了。于是分了一下工,老孙负责找女老乔,老何负责找女小彭和小林,对他们晓以大义,关键时候要对同志负责,不能不负责任地乱填。在这件事情上,老何一开始有些犹豫,后来是准备跟着老孙干一场的。因为他回家跟老婆一说,老婆十分支持,并说老孙拉他干这事,证明老孙看得起他!不过老孙到他家一说情况发生变化又这么复杂,老何脑筋又有些发懵,后来经老孙又开导一通,老何才又重新鼓起了劲头。当天晚上,老何便去到女小彭家里找女小彭(按老孙的交待,去女小彭家还不能让老张看见,他们住一栋宿舍楼),今天一上班,老何又赶忙拉小林下去“通气”,“通”了半天,耽误了到食堂打早饭,老何仍没有将事情向小林“通”清楚。小林只是含含糊糊听出,他入党的问题已经快了(这消息昨天已从女老乔那里得知),接着又说处里谁当领导待会儿就要搞民意测验,届时要注意。注意什么,老何并没有说清楚。虽然老何没有说清楚,但等到组织处来办公室搞测验时,小林毫不犹豫地在纸条上写上了“处长老孙副处长老何”的字样。写老孙老何并不是小林弄懂了老何的意思或他对老孙老何有什么好感,而是因为他听说自己快要入党,不愿意本办公室的党组织发生变动,不愿意再从外边来一个什么人。组织结构一变动,有时会带来一个人命运的变动,这一点小林终于明白了。

等大家填完纸条,组织处的人就带了回去。女老乔又找小林下去“通气”,问:

“你填的谁?”

小林这时学聪明了,反问:“乔大姐,您填的谁?”

女老乔撇撇嘴说:“有人亲自找我,想让我填他,我偏偏不填他!我填的全是两个外边的!”

小林说:“我填的也是外边的!”

女老乔很高兴,说:“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回到办公室,女老乔又找女小彭“通气”,谁知女小彭还记着以前跟女老乔的矛盾,不吃女老乔那一套,一边对着镜子抹口红,一边大声说:

“我爱填谁填谁,组织处不是说保密吗!”

女老乔吃了一憋,脸通红,自找台阶说:

“我不就问了一句吗?”

然后,老孙找老何“通气”,老何又找小林“通气”,老孙又找女小彭“通气”,女小彭又找小林“通气”等等。

终于,在三天以后,老孙从组织处一个同乡那里,打听到了测验结果,兴奋地找老何“通气”:

“不错,不错,老何!结果不错。除了一个女老乔,其他人表现都不错!”

老何听了也很高兴,说:“不错,不错。”又说:

“小林这小伙子真不错,一点就破,不背后搞小动作。虽然刚分来浪荡一些,这一段表现不错。怎么样老孙,下次组织发展,给他解决了算了。”

老孙连连点头,说:

“可以,把他解决了。”

老孙又说:“咱们再分头到局里部里活动活动。现在看形势不错,障碍就剩一个老张了!”

老何说:“只要部里局里其他领导没意见,群众又有基础,一个老张,也不见得就能把谁置于死地!”

老孙说:“就是,他无非是蚍蜉撼树!”

说罢“蚍蜉撼树”一个星期,局办公室来人说,近日局里张副局长要出差到包头,请处里派两个随行人员。老孙接到通知心里就不自在,你升官晋级没想到处里的同志,现在出差受累找随行人员,又想到了处里。什么随行人员?还不是去提提包拉拉车门买买车票管管住宿发票一类事?但这表面上又不好违抗,便决定要女老乔与小林去。可临到出差前一天,老孙又改变了主意,撤下女老乔,换成了他自己。他思想经过激烈斗争,决定还是不能跟老张制气。制气弄僵了,虽出了气,但自己肯定还会继续受损害,不算高明。高明的办法还是如何化敌为友,将消极因素变成积极因素。所以他决定亲自跟老张出差,利用这次机会,将以前的矛盾给清除了。如能清除更好,清除不了,也不致受大的损害。

于是老张、老孙和小林,一起坐火车到包头出差去了。不过火车上三个人并没有睡在一起。老张提了副局长,就有资格在软卧车厢;老孙和小林坐硬卧,车站给了一个上铺一个下铺,小林睡上铺,中间隔一个人老孙睡下铺。

火车一开动,老孙交待小林在车内看好东西,就去软卧找老张,变消极为积极。

其实老孙和老张的矛盾也没有什么。两人一块到单位,一块睡集体宿舍,后来一直在一个处工作。那时两个人关系不错,无话不谈。当时处里有一个老处长,多病,常常不上班,老孙对老张说:

“不能上班就算了,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话不知怎么传到了老处长耳朵里,老处长从此对老孙恨得要死。老孙怀疑这话是老张告诉了老处长,两个人谈话,别人怎么会传出去?但这事又不好调查,只是从心里觉得老张这人不怎么样,出卖同志。后来老处长退位,新处长就换了老张,虽然后来老孙也当了副处长,但两人内心深处便有了隔阂。老孙觉得老张人品不好,老张觉得老孙斤斤计较。加上两人初结婚时两家在一个房子里合居过,两人的老婆因为打扫厕所吵过架,所以两人之间的疙瘩越结越深。无奈人家老张官越升越大,自己总在人家管辖之下,虽然他人品不好,还得“在人房檐下,不得不低头”,事隔这么多年,还得主动去找人家和解,去化消极为积极。老孙感慨地想:做个人真是不容易啊!

找着老张的软卧房间,老孙敲了敲门,老张拉开门见是老孙,倒笑容满面地招呼:

“快进,快进!”又拍拍床铺,“坐下。”

老孙坐下,老张便端一听饮料让他,又说:

“跟我出差,随便派个人算了,你亲自来!”

老孙说:“老领导出差,我不跟来像话!”

老张说:“老孙,你别跟我‘领导’‘领导’的,咱们可对办公桌坐过十几年!”

老孙笑着说:“那好,老张出差,我愿跟着,还不行吗!”

老张“哈哈”笑了。

笑完,两人便觉得很窘,没有说话。其实老张一见跟他出差的是老孙,心里很不舒服。过去一同来到单位,一起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后来虽然有了分别,但毕竟是一块来的,带个这样的随从,就无法从容的指派他干这干那,从工作考虑,这是不利于工作的。何况两人有过种种摆不上桌面的矛盾。但正因为有矛盾,老张便不好辞退他,这世界上的事情也是荒唐。老张知道,老孙念念不忘当年他到老处长那里汇报他。其实老孙不知道老张的苦处,老张并没有汇报老孙,只是在自己老婆面前,说过老孙说老处长如何如何。后来老张老婆与老孙老婆吵架,老张老婆一气之下,在一次和老张去医院看望老处长时把这话给说了。当时出医院老张还骂了老婆怪她出卖朋友。可这里边事情的旮旮旯旯,又如何向朋友解释?所以老张既无法解释,反过来就怪老孙太小心眼,记住一件事情不放,不是个男子汉做领导的材料。他倒渐渐也看不起老孙。

两人就这样对坐在软卧,车过南口,还没有话说。最后还是老孙打破僵局,问起了老胀的孩子。老张如释重担,舒了一口气,也问起老孙的孩子。谈了阵孩子,老孙突然说:

“老张我早就想给你说一句话!”

老张吃了一惊,支起耳朵严肃起来:“你说,你说。”

老孙说:“我早就想给你做检讨,当年咱俩一块到单位,你对我一直很关心,像个老大哥似的,后来只怪我不懂事,做了些不恰当的事……”

老张听了这话,忽然感动起来,说:“老孙,看你说哪儿去了,不要那样说,应该说,咱们关系还是一直不错!”

老孙说:“老张,我还得请求你原谅我!”

老张说:“老孙,可不要这样说,咱们是同志,是不错的同志。”

老孙说:“老张,不管以前我做得怎样不对,以后你说哪我做到哪,就是前边是个坑,你老领导说句话,我就先跳进去再说!”

老张说:“老孙,不要这样说,也不要‘领导’不‘领导’的,其实这个领导我来当也不合适。我内心总想,虽然党信任我让我干这个差使,但从心里,咱还得按普通一员要求自己。”

老孙说:“可不,全单位都有反映,说老张当了副局长,上班还骑自行车。”

老张说:“我那是锻炼身体,看这脖子!”

如此,两人说得很热烈,一直到服务员请到餐车吃饭。到了餐车,你要掏钱,我也要掏钱,互握住对方伸到口袋里的手,弄得两人都挺激动。这时两人倒像回到了当年一同来到单位一同睡集体宿舍的时候。

可等吃过饭,双方都回到各自的车厢里,冷静下来,双方又都觉得刚才像一场表演,内心深处的东西,一点没有交流。老孙回到硬卧车厢,渐渐觉得自己除了赔了一顿饭钱,什么都没谈;老张回到软卧车厢,躺在软铺上,渐渐觉得刚才的举动有些荒唐,有些失雅,于是便有些懊恼,竟禁不住骂了一句:

“这老孙,又他妈的想往我眼里揉沙于!”

但两人都忘了一点,他们吃饭时,把小林给拉下了。不过小林虽然别人把他忘了,他自己也没饿着,他还怕两位领导请他去餐车,他已经先在茶缸里泡了一包方便面吃了。方便面是老婆给他预备的。他想将出差的旅途补助给省下来,好下一月给孩子定牛奶。那是一个女孩,快三个月了。女儿,上个月苦了你了!他吃着方便面,在心里说。但又想到这次领导挑自己跟着出差,证明领导信任自己,证明前程有了光明,心里又有了安慰。

差出了两个礼拜,老张、老孙、小林就从包头回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单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