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

第06节

作者:刘震云

办公室的女老乔,今年五十四岁。再有一年就该退休了。女老乔这人在子宫出毛病之前,态度比较温和,为人也不错。但她有这样一个毛病,有事没事,爱乱翻别人的抽屉。别人问她:

“为什么翻人家的抽屉?”

答:“看看有无我的东西。”

久而久之,大家知道女老乔这个毛病,都把能锁上的抽屉全锁上,剩下不能锁的抽屉扔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任她翻。

但女老乔不敢翻女小彭的抽屉。女小彭这人虽然头脑简单,但头脑也容易发热。容易发热的人不好对付。用女老乔的话讲,女小彭是个既无追求又无事业心的人,纯粹一个家庭妇女。你看,她既不要求入党,又不要求进步,是个破罐子破摔的人,无人能奈何她。而女老乔最讨厌世界上可以存在不讲秩序、可以不奈何他的人,所以见了女小彭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又害怕她的头脑发热。所以两个人像狗狼相见一样,两害怕。但一遇到事情,能扑到对方脚下咬一口,就咬一口。“五一”节前办公室分梨,两人就产生一些小疙瘩。不过产生疙瘩后女小彭不在乎,女老乔在乎,常常独自生气,见了女小彭就更加别扭。

老张老孙小林出差回来,照常上班。小林随老张老孙出差时,女小彭曾让他从包头捎回来一双狗皮袜子。到包头以后,小林倒是在商店里见到一些狗皮袜子。但来时女小彭没有给小林钱,小林就在袜子跟前犯了犹豫。自己给老婆都舍不得买这袜子,何必给别人买?女小彭连个党员都不是,自己也从她那里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就没有给女小彭买。可等出差结束,一登上返回的列车,小林又有些后悔。一个办公室坐着,人家让捎双狗皮袜子,自己都_没有捎,让人家看着自己多么小气!越想越后悔,后悔不该在包头不给女小彭买袜子。后来车停在下花园,有农民在火车站卖蝈蝈,五毛钱一个,还带一个高粱蔑子编织的蝈蝈笼子,不贵。小林给女儿买了一个。后来灵机一动,为了补偿小彭,也给小彭买了一个。但他担心女小彭不喜欢蝈蝈,会为不给她捎袜子生气。谁知小彭见了蝈蝈比见狗皮袜子还高兴,兴奋地跳跃,扔下化妆盒来抢蝈蝈,然后转着圈子在屋里逗蝈蝈,用手指头触它的须,还掐老张留下的花骨朵喂它。还对小林说了一句:

“小林,你真好!”

女小彭高兴,苦恼了在一旁冷坐的女老乔。正巧女小彭跳跃时碰倒了女老乔的废纸篓,废纸撒了一地,而小彭又没有帮女老乔去收拾,女老乔更气,一边自己收拾废纸,一边把篓子摔摔打打的。但她又不好因为这事对女小彭发作,女小彭也不把女老乔的摔打当回事,女老乔只好对着女小彭的背狠狠瞪了几眼。因为女小彭的蝈蝈及欢乐是小林带来的,所以女老乔对小林也产生了不满。后来女小彭上厕所,蝈蝈仍在办公室唱歌,女老乔气鼓鼓走到老孙面前:

“老孙,你管不管吧,办公室都快成动物园了!”

老孙正兀自坐在那里抽烟,在想自己的心思,见女老乔来打岔,就有些不满,何况他平时也对女老乔看不起,就摆摆手说:

“算了算了,不必夸大事实,一只小昆虫,何必动物园。”

女老乔碰了壁,心中更气,回来就对小林发作:

“小林,以后上班就上班,别吊儿郎当的,往办公室带动物!”

小林对女老乔不敢得罪,她是党小组长。只好脸一红,喃喃地说:

“下次不这样,下次。”

女老乔心中的怒气稍稍消了一些。

如果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似乎也就算完了,过几天大家就把这事给忘了。偏偏中午又出了岔子。中午吃饭时,屋里就剩下女老乔、女小彭和小林。女小彭也是一片好意,也是为了报答蝈蝈的情谊,边用小勺往嘴里送饭,边对小林说:

“小林,恭喜你啊!”

小林愣住:“我有什么喜?”

女小彭往前伸了一个头,低声说:“你们出差期间,老何跟我‘通气’,他说,他跟老孙商量了,准备让你入党……”

这消息对于小林已不算消息,他早从女老乔那里听说了,出差期间老孙也给他“通”了气,现在女小彭又说,更加证实是真实的。小林心里当然高兴。但办公室还坐着一个女老乔,女小彭来“通”这气,考虑到各种复杂微妙的关系,小林就怪女小彭不犯考虑,忙给女小彭使眼色,用嘴角向女老乔方向努了努。但女小彭并不理解小林的意思,倒理解成让自己注意女老乔———于是,女小彭作出一点不在乎女老乔的神情,更加大声地说:

“老何说,还让我向你学习呢!”接着又“哈哈”大笑,“可我入不了党,看谁把持着党的大门呢!”

果然,女小彭的话,又刺怒了女老乔。女老乔看女小彭得意忘形的样子,心中发气:你女小彭连党员都不是,有什么资格管入党的事呢?小林入不入党,还用得着你“通气”?接着由对女小彭生气,又转移到小林头上;你小林正在积极入党,不埋头好好工作,尽干些拉帮结伙的事,和女小彭挂上了,给她带蝈蝈,跟她“通气”;还背着我跟老何挂上了让他们发展你入党。有别人管你入党,就用不着我了,就和女小彭串通起来气我。好,我看你依靠别人,能顺利入得上党!这小子表面老实,背地倒那么多花花肠子,“五一”节还巴巴结结给我送礼,现在跟领导出一趟差,攀上了高枝,就把我老乔给甩了。我是党小组长,看你能逃过这一关不成!女老乔自己在那里边想边生气。后来女小彭出去解手,女老乔无意中犯了老毛病,就报复性地去小彭座位坐下,去翻她的抽屉。正翻着,女小彭进来,原来她不是解大手,是解小手,提前回来,看到女老乔在翻自己的抽屉,大怒:

“住手,老乔!不准乱翻我的抽屉!”

其实女老乔翻女小彭的抽屉是无意的。现在经女小彭一声当头断喝,才明白自己在翻女小彭的抽屉,一时怔在那里,竞答不出话来。

女小彭站到女老乔面前,得理不让人地训斥,也是对刚才事件的报复:

“你翻什么,你翻什么,我问你翻什么!你脑子发昏了是不是?那么大年纪了,怎么不长点出息,怎么爱偷偷摸摸翻人家的东西!”

女老乔仍张口说不出话。这时老孙老何都回到办公室,和小林一起去劝解。女老乔仰脸看了一圈众人,突然也发怒了,那怒似乎是对着众人:

“你们有什么了不起!”

接着站起身,一脚踢翻自己的废纸篓,双手捂脸哭着出去了。

女老乔哭了,女小彭笑了。笑得“咯咯”地,说:

“看她以后再翻人家的抽屉!”

老孙仍在想自己的心平不知哪点又让他不顺气,皱着眉头敲了敲桌子:

“算了小彭,看办公室成了什么样子!”

老何新换了一架金属框眼镜,不时拿下来用衣襟擦。这时也擦着镜说:

“算了算子,老乔这段身体不太好,大家要体谅她!”

小林没有说话。他知道,今天女小彭跟女老乔冲突,不是好事,对女小彭没什么,但最后结果不能不落到自己头上,女老乔会对自己生气因为今天这场冲突,多多少少是因为自己引起的。下午见女老乔回到办公室,两眼红得像两棵桃,手又捂着肚子(说不定子宫毛病又犯了),心中更加不安,一边埋怨女小彭这女人太冒失,一边就想找机会安慰女老乔,以弥补今天的损失。可办公室坐满了人,女老乔又铁坐在那里,不出去解手,小林也找不到机会。后来好不容易下班了,小林便紧走几步,与女老乔一起去坐班车。着看前后无人,便紧挨着女老乔的身说:

“乔大姐,不要紧吧?”

刚说完这句话,小林又后悔这句话说得不得体,什么“不要紧”?是说身体(子宫出毛病)“不要紧”,还是说受了女小彭欺负“不要紧”?果然,女老乔没领他这个情,倒回头狠狠瞪了小林一眼:

“告诉你小林,你以后少挨我!小小年纪,怎么学得这么两面派!”

小林怔在那里,半天回不过味来。等回过味来,女老乔早不见了。小林只好叹息一声,沮丧地一个人下楼去。这时他伤感地想,他怎么和这么几个凑到一个单位!当初毕业分配,如果分到别的部局,就一辈子见不着这些鬼男女,就是分到了这个局,如分到别的办公室,也见不到这些鬼男女。可偏偏就分到这个办公室。回头又一想,如果分别的单位别的办公室,天下老鸦一般黑,又能好到哪里去?边想边叹息,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也不轻松。宿舍下水道又堵塞了,合居的那一家女的在另一间屋里发脾气,他这边屋子,女儿“哄哄”在哭,母亲患了感冒,妻子坐在床边落泪。小林想;

“娘啊,这日子啥时能熬出头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单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