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

第09节

作者:刘震云

老张家在局长楼已经住了一个月了。房子住着倒是满舒服的,老婆孩子都满意。但作为老张,出来进去倒是有些别扭。因同楼住的其他局长,过去都是他的上级,出来进去,上来下去老碰面,老张感到有些别扭,还不如住在原来的楼中自在。但时间一长老张就习惯了。他们是局长,自己也是局长,何必见他们不自在?于是再碰面,别的局长跟他打招呼:

“吃了老张?”

过去他总是脸上堆着笑说:

“您吃了局长?”

现在也随随便便地说:

“吃了老徐?”

上班别人拉车门上轿车走了,他也拉车门上轿车走了。车一前一后地走,他靠在后背上前后打量,也不觉得自。坐轿车多么不自在。倒是其他局长都知道老张是怎么上来的,对他运气这么好有些嫉妒。大家从心里并没有一下子就把他当作局长,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见他倒先把自己放到平起平坐的位置,心上有些不自在,私下议论,都说老张当副局长以后,有些自大不谦虚。所以有一次他到正局长老熊家串门,说了些别的,老熊又吞吞吐吐对老张说:

“老张啊,刚走上领导岗位,要注意谦虚谨慎!”

老张听了一愣,接着马上点头称是,出了一身汗。但等回到家落了汗,又愤愤地骂道:

“别他妈的跟我装孙子!我都当上副局长了,还让我像处长一样谦虚?让我谦虚,你们怎么不谦虚?”

骂了一阵,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脱脱衣服就躺在老婆身边睡了。第二天早起,见人该怎么打招呼,还怎么打招呼;该怎么碰车,还怎么碰车。时间一长,大家也不好老说他“不谦虚”,只好由他去。渐渐也就“老张”“老徐”随便了。随便了就习惯了,习惯了也就自然了,自然了也就等于承认了。倒是正局长老熊心里说:

“这他妈老张还真行,别看长了个猪脖子,还真有些特点和个性!”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老张一天一天和别人一样在单位与家之间来来往往。一切都很正常。可到了八月二号,老张出了一件事。这件事出得很偶然。不过这件事对老张影响不好。一开始是小范围知道,后来消息不知怎么传了出去,弄得全局都知道了。

这天小林和往常一样到单位上班。到了办公楼,小林就觉得气氛有些反常,大家出来进去都急匆匆的,脸上都带有一种神秘和兴奋。一开始小林没在意,以为又是单位分梨分鸡,后来扫完办公室的地,拎着暖瓶到水房打水,在水房碰到七处的小胡,小胡神秘地问他:

“知道了吗?”

小林说:“知道什么?”

小胡说:“真不知道?老张出了事!都两天了,你呀!”

小林吃了一惊:“老张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小胡更加不满意地:“你可真是,老张出了作风问题!”

“啊!”小林更加吃惊,弄得一下子手忙脚乱,瓶塞子一下盖错了位,“嘭”地一下弹到天花板上。但等小林从地上找到塞子,又重新盖好暖瓶,连连摇头说:“老张出作风问题,不可能,不可能,你别胡说!”

小胡拍着手说:“看看,看看,我就知道你不相信!”

说小林“不相信”,小林倒有些犯疑乎,问:

“和谁?”

小胡说:“你猜!”

小林将单位几个风流女人想了,说:

“张小莉?”

小胡摇头。

“王虹?”

小胡摇头。

“孙玉玲?”

小胡摇头。

小林说。“这不结了!我就知道老张不会出事。就是出事,也不会出这事。就是他想出这事,他那个样子,一副猪脖子,谁和他出呢?”

小胡笑眯眯地说:“可就出了呢!我给你缩小一下范围,女的在你们办公室!”

小林又奇怪起来:“我们办公室?和女小彭?”

小胡摇头:“不是”

小林拍巴掌:“这不结了,别的就没有了,再有就是同性ng,”

小胡“咕咕”地笑:“你忘了还有一个女的,我告诉你吧,和女老乔!”

小林差一点自己像瓶塞一样弹到天花板上:“和女老乔?这怎么可能!那么大年纪!再说,这怎么能拉在一起,这怎么可能!”

小胡说:“这你就不懂了,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才会玩!知道他们在哪儿干的吗?就在老张的办公室!据说捉住他们的时候,一对老鸽子还在玩花样呢!人到老了才会玩!”

小林懵在那里。小胡拎着暖壶一个人走了。走到门口又伸回脑袋:

“再告诉你吧,捉住他们的,还不是别人,是老张的老婆!据说操了好几天心!”

小林继续在那里懵。娘啊。这是哪跟哪的事呀!这怎么可能!这老张、女老乔,都是一本正经的人啊!平时怎么一点看不出?但接着想了想,这两天女老乔没有来上班,也没讲明什么原因,昨天中午还见老孙老何在那里兴奋地交头接耳。看他进去,忙不说了,装着说别的事,看来有点像出了事;又想起似乎在办公楼见到老张的老婆,红着眼睛从熊局长办公室走出。当时他还心里纳闷:帮他们搬过家,怎么见面连招呼都不打,怪他们忘恩负义,现在一想,是啦,出了事!娘的,不知不觉中——出了事!

小林一边想,一边摇着头感叹,回到办公室。由于今天不像昨天,老张出了事已不算秘密,大家已没必要像昨天一样相互封锁和防范,所以大家也在办公室公开讨论了。老孙也开朗了,红光满面地,见小林提水回来了,大家也都在,于是像传达中央文件一样,敲敲杯子说:

“上班之前,我说一件事。可能大家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像当年林彪叛逃一样,大家一听传达都吃惊,说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怎么会叛逃?可他就是叛逃了!所以我说一件事,大家也会吃惊,那就吃惊吧!不过吃完惊再一分析,也许就不会吃惊了。我刚一听说也吃惊,后来就不吃惊了!什么事都不是三天两天酝酿起来的,都有一个过程,只是我们平时麻痹大意,对这个过程注意不足。这件事说起来也不大,但也不小,就是从咱们办公室出去的老张,和咱们办公室的老乔,出了作风问题,让人给捉住了!本来这事不该咱管,咱们处不管这事,也没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捉姦的是老张同志他老婆,他老婆告姦告到了局里。也许有的同志要问,这事既然与咱们没关系,上班之前传达它干什么?但我想了想,觉得也有必要,也与咱们工作上有联系,于是给大家说一说。就是老张同志出了问题,组织上已经让他停职检查,他以前不是分管咱们处和六处七处吗?现在局里通知,六处七处由徐副局长兼管,咱们处呢,就有熊局长亲自管起来……”

老孙传达完,大家又开始议论。议论起这种事就没个完。小林抽空到楼里转了转,别的处室也同样在议论,而且大家补充了许多细节,老张与女老乔是怎么挂上的,具体干了几次,干这次时在房间里的具体细节,老婆是怎么知道的,这次捉姦是怎么撞开门的,撞开门两个还是光的,老婆不让两人穿衣服,喊来了熊局长,让熊局长开了眼界等等……从上午到下午,从下午到下班,从下班坐班车,一直到班车把各人送到站,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并且每人又把这新闻带回了家,传达给了自己的丈夫或老婆。

其实,老张出事并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复杂。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中午,老张在办公室吃完饭(中午吃的三两大米,一份炒芹菜,一小碟猪肚),剔了剔牙,就要躺到长沙发上因个觉。这时女老乔推门进来,说要找老张汇报工作。老张当时还有些不满意,怪她打扰自己睡午觉。但想起自己已经是副局长了,不能跟下边同志一般见识,就拍了拍沙发,让她坐下。女老乔说是汇报工作,其实是想争取自己副处级调研员的事。说了半天,说请局领导考虑,自己反正是快退休了,找领导也就这一次。老张想快点把她支走好睡觉,就说:

“好,好,下次局里开会,我帮你提一提!”

老张这么痛快地应承下来,没想到女老乔激动起来,激动得像个少女,一下将手拍在老张的像蛤蟆肚一样的厚手背上,说:

“老张,你到底是咱处出来的!别人都欺负我,惟有你关心我!”

接着就抽抽嗒嗒有哭起来的意思,还用纱巾擦眼睛。老张见她将手放到自己手掌上,心中也有些激动。因为活了五十多年,长了一副猪脖子,世界上除了老婆对他有意思,别的女人没对他有过什么意思。女老乔又一哭,他心中不禁有些騒动,转脸一看,看她哭得像个少女——老张与女老乔前后脚进单位,当初女老乔年轻时,模样还是不错的,比现在的女小彭还好。于是就拍了拍女老乔的肩膀:

“不要哭小乔,不要哭小乔,有我哪!”

老张一说“小乔”,女老乔真以为自己是当年的少女——也是一时疏忽大意,就将肩膀靠到了老张的怀里。老张也是一时疏忽,忘记控制自己,就笨拙地在女老乔身上胡乱摸起来——正在这时,老张的老婆推门进来——老张老婆一般从来不到老张单位来,也是活该出事,这天身上不舒服,请假提前回家休息,到家又发现忘带了钥匙,便来找老张,谁知一推门发现老张正干这事,本来身体就不舒服,情绪不好,现在瞧见老张背着她和别的女人在办公室摸摸索索,就醋意大发,当场闹了起来,扯住女老乔扇了两个嘴巴,然后哭哭啼啼跑到隔壁老熊屋子里,让老熊去看看老张在干什么!老张当时给弄懵了——本来他们俩从来都正经,正经了几十年,没想到老了老了,出了问题,所以直到老熊进来,老张的手还没有从女老乔腿裆里抽出去(隔着裤子)。老熊当时就说:

“看看,看看,老张,你成了什么样子!”

镇定下来,女老乔、老婆、老熊都走了,老张一身瘫软,才明白自己今天干了什么。他后悔不已,娘的,狐狸没打着,惹了一身騒不是。他一下午没出办公室门,尿泡都憋疼,也没有出去。第二天就不好再来上班。局里也通知他,让他在家写检查。女老乔也自动不再来上班。老张与女老乔身处两地,冷静下来,都开始后悔,开始相互埋怨对方。女老乔埋怨:

“这个贼老张,原来不安好心,你不该乘人之危!”

老张埋怨:

“这个**老乔,果然不是东西,她一挑逗不要紧,把我给毁了!”

但老张到底是领导,比女老乔强,女老乔只埋怨老张,好像自己没有一点责任,在家委屈得哭,老张还想:

“当然,老乔不是东西,我也有责任!”

老张一不上班,老张老婆也不上班,用沙发抵住门,不让老张出去,不让他写检查,让他先给自己解释清楚,让他交待一共多少次,和女老乔之前,又有多少个,每个多少次……老张输了理,也不好发脾气,只是一遍遍地说;

“我不是说了,没有真干,要不还不插门!”

老婆哭道:

“我不管你插门不插门,如果没干,她会让你的手摸她那个地方?我还不如抓电或是喝它瓶农葯。”

所以老张还得防着,不能让老婆抓电或喝农葯。

老张一出事,单位热闹了。原来老张所以能提副局长,是部、局两派斗争的结果,提了他这么个中间派。现在中间派出了毛病,部、局两派又都开始利用此事攻击对方,说老张是对方提的,看提得多么不合适!双方一相互攻击,又都积极起来整治老张。证明老张不是自己提的。于是部里、同里作出决定,一面让老张在家写检查,一边就停了他的职,一边让组织处重新调查老张,于是组织处就下到老张过去当处长的办公室调查他。

一听说要调查老张,老孙高了兴,高兴得手舞足蹈。连明打夜整理发言,连星期日也没过。他想:

“**老张,大概没有想到今天,过去你总×我的娘,×了二十多年,现在我好好××你!”

接着又找老何,说:

“老何,组织处让调查老张,你也准备准备!”

老何还有些犹疑:“老张以前跟咱们在一块,这样做不大合适吧!”

老孙对老何又生了气:

“你也真是太没立场了!以前是在一块,可他升副局长以后,给以前在一块的同志办了多少好事?不办好事咱不怪他,还净他妈给人垫砖头!你我为什么提不起来?还不是他在那里捣蛋!现在这尊菩萨要倒,你不管,他要再站起来,又没你我的天下。活了几十年,这点道理都不懂……”

经老孙开窍指导,老何明白过来,连连说:

“对,对,老孙,我听你的,整他的材料!过去他在处里,也爱跟七处的王虹嘻嘻哈哈!”

老孙:“这就对了,你再找找小林,让他积极性也高一些!”

老何就去找小林谈。小林本来对这事已不感兴趣了。他看到单位一片混乱,连老张女老乔这样的人都乱搞男女关系,自己还帮他们搬家,找他们汇报思想,“五一”给他们送礼,整天低三下四看他们的脸色说话,现在他们出了事,让小林怎么办?真感到自己这积极是荒唐,于是决定自己今后破碗破摔、不再积极了。他要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谁也不怕他孙子。所以这几天他上班来得晚,天天迟到,也不扫地打水了,上班坐一会,又溜出去打乒乓球去了。可因为这几天单位混乱,老孙老何并没有发觉小林反常,拎起水瓶没水,以为是自己喝光了,没有想到是小林没打水。于是老何找小林,让他也揭发老张,当时小林刚打完乒乓球,要穿衣服回家看女儿,就带搭不理地对老何说:

“你们揭发吧,跟我没关系,我又不是党员!”

老何听这话吃了一惊,但并没有理解小林的意思,而是接上去说:

“小林,怎么跟你没关系?你不是党员,还不是女老乔闹的?现在女老乔倒了,你不是可以入了?这点道理,你怎么不明白呢?”

老何用老孙对自己的一套,开导小林。

小林一经开导,马上恍然大悟。可不,事情差。点让自己给耽误了。老何说得是,过去积极不见成效,就因为女老乔是障碍,现在障碍倒了,自己不是可以过去了?事到如今,自己不该失去信心。如现在失去信心,那真是太傻了,过去几年都白积极了。还是自己一时糊涂,要破碗破摔。太大意太大意,破碗不该这时候摔,还是要积极。于是朝自己脑袋上猛拍一掌,连连对老何说:

“老何,你说得对,我听你的!”

接着就又积极起来,忙扫地;扫完地,又忙去打水。老何跟在他身后说:

“不是让你扫地打水,是让你揭发女老乔和老张!”

小林累得满头大汗,说:

“揭发,揭发!”

第二天,小林准时上班,上班扫完地打完水,开始和办公室其他同志一起,整理老张女老乔的材料。

女小彭也恨女老乔,她也参加进来。但她革命只革一半,不整老张,老何擦着新眼镜启发她:

“你忘了,老张说过你‘思路混乱’!”

女小彭说:“那我也不整老张,我只整老乔。这事肯定不怪老张,只怪女老乔。我早就看她不是东西,老妖精似的!那时她一不上班,老孙还怕她,到她家里请爷爷奶奶一样请她!看看,请出事来了不是!当初要不请她来上班,还出不了这事!要揭,我还揭老孙,老孙对这事也有责任!”

老孙在一边说:“好啦好啦,你爱揭谁揭谁,光揭老乔也可以。”

于是大家分头揭起来。

这天下牛,组织处来人,听他们揭材料,组织处处长痔疮也好了,也来听会。大家发言都很踊跃,组织处很满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单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