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

第01节

作者:刘震云

二楼的厕所坏了。有人不自觉,坏了还继续用,弄得下水道反涌,屎尿涌了一地。天气太热,一天之后,屎尿就变成了一群蠕动的蛆虫。有人亲眼看见了一个大尾巴蛆,正在往厕所对面的会议室爬。本来二楼的厕所是不会坏的。一楼可以坏,三楼可以坏,四楼五楼、六楼七楼八楼都可以坏,但二楼不能坏。因为在二楼办公的都是领导。负责打扫楼道和环境卫生的,是单位从外边雇的几个临时工。为首的是一个说话大舌头、脸上有条刀疤的老头。大热的天,老头还戴一顶折了帽檐的蓝布帽。每天早上班车开到,老头都光着上身、挥着大扫帚在楼前扫地,一身往下掉汗;或者正站在台阶上训斥其他几个拿扫帚的。于是大家都说,这老头有实干精神。别看老头很实干,心眼也不傻,他打扫卫生有个分别,楼层不一样,卫生搞得也不一样,于是弄得上下都满意。比如,领导层都在二楼,二楼的卫生就搞得比较仔细,便池的白瓷抹擦得可以照出东西;一楼三楼、四楼五楼、七楼八楼等其它楼层是各处室办公的地方,人多便杂,搞干净也没有用,于是就相对马虎些;但六楼东头的厕所,老头又搞得比较干净,因为在六层东头办公的是总务处,临时工的雇用归总务处管。过去别的楼层厕所太脏时,大家爱往二层或六层东头的厕所跑,如果正好让打扫卫生的刀疤老头看见,他会愣着眼睛不高兴。不过这一般都是在下班时候。上班时间,二层的厕所时常有领导出出进进,一般同志也不好往那里去;就是进去了,和领导隔一个板子方便,那边不时传来领导的各种声音,心里也受压力,方便得也不痛快。

但今天大家平等了,二楼的厕所也反涌了。不过这反涌并不是打扫厕所的老头不尽心,而是单位自身出了毛病。这单位有几位部长的儿媳在这里,皆是部长的儿子搞上以后,由部办公厅安排到这单位的。于是单位的消息就比较灵通。如部里有什么新闻,谁要升迁了,谁要下来了;哪位部长不久要出国了,带谁不带谁了;包括哪位部长家里有什么传闻,单位都能及时知道。当然,大家知道并没有什么坏处,起码听的时候心里兴奋,第二天就爱来上班。包括单位的局长、副局长什么时候想知道上边动态,也往往要腆着脸走这条路子。据说副局长老方就是为了多探听消息,才把自己老婆和某位副部长的儿媳调到一起管图书的。不过,儿媳们在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上边精神知道得快,但这单位有什么事,上边部长也知道得快,这是坏处,令几个局长很头疼。这几年几个局长(一共八个)窝里翻,没搞好团结,单位搞得不是太美。今年五月,部里新换了部长。新官上任三把火,部长听了关于这单位的情况汇报以后,决心进行调整。而且据说这次不是小调整,而是准备大换血。八个局长中,有四个是早已到了退休年龄仍坚持不退的,据说这次就准备让七月份全退下来;其他几个也准备调出去,分散到别的单位,看你们再搞不团结!然后从外边再调进新的一套班子。部长下没下这个决心,大家一时还闹不准确;但儿媳妇已经开始在单位传达了。而儿媳传达的精神,一般来说不会错。与副局长老方老婆一个图书室的儿媳甚至说,名单她都看到了,其中该退的名单中就有老方。老方老婆回去向老方一传达,老方当时心脏病就犯了,急忙吃了两粒速效救心丸。还有儿媳说,这次不同往常,这次是“全窝端”,连正局长老袁也不留,弄得老袁也心神不定。领导心神不定,单位便乱了套,整个八层楼人心惶惶。二层的领导们上班时间也都不在办公室坐着,开始坐车出去活动。单位乱了套,搞厕所卫生的老头便有些浑水摸鱼,卫生搞得不如以前认真。何况过去二层是领导、领导的便池自然该抹干净;现在要换血,你们马上不是领导了,何必还抹它?于是就脏了起来。最后造成反涌,屎尿遍地,出现蛆虫。后来还是正局长老袁亲自从新部长那里听到口信,部长明确说,单位班子是要调整,但这次老袁还是不动的,对于老袁,不是考虑调不调的问题,而是考虑如何继续把单位搞好的问题,老袁这才放下心来,有了情绪。一有情绪,这天上厕所,才发现遍地蛆虫,于是大为光火,马上将总务处长叫来训了一通。总务处长回去马上将搞卫生的刀疤老头叫去,训了一通。刀疤老头这才知道自己错误估计了形势,原来不是全窝端,二楼还有领导,这才一边嘟囔,一边下二楼去收拾厕所,将厕所的下水道吸通,用簸箕将满地乱爬的组虫撮回便池里,然后一拉水闸,蠕动的蛆虫就下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官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