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

第02节

作者:刘震云

局长老袁今年五十八岁。是个大个头,大胖子,长脸,不苟言笑。年轻时老袁没这么胖,五十岁以后才发胖的。由于脸长,年轻时,直到上大学,同学们还喊他“老驴”,喊得他挺恼火。后来参加工作,官越做越大,周围的人就没人喊他“老驴”了,喊他“局长”,直到现在,他还对上学时候的事耿耿于怀。同学们中间,除了一个姓范的同学,曾经混到过一个小省的副省长,后来又被当作“三种人”打下去以外,还数老袁混得最好。何况这是在北京当官。在外地可以轻而易举混到副省级,放到北京就不一定行,说不定连局长也混不上。所以老袁对自己的地位还满足,没有更大的野心。直到现在,北京还常有些同学来求他办事。看着过去的同学,现在奴颜婢膝地站在他面前,他倒是挺开心,现在你们不喊我“老驴”了?于是一边握着保温杯,一边故意与他们说些大学时候的事。为了现在的开心,他对过去的同学,一概既往不咎,不管喊没喊过“老驴”,凡是能办的事,就尽量管他们办;凡是同学聚会;他就坐着车去参加,会散了还用他的“蓝乌”车到处送人。所以在同学们中间,他有个好名声,说他不忘本,“苟富贵,勿相忘”,像个共产党的干部。老袁也是一笑了之。老袁现在住着一个国居室,带双气,两个厕所,再加一个洗澡间,澡盆子晚六点以后就供热水,一直供到十二点。老袁就一个女儿,女儿结婚单位没有房子,就带女婿孩子过来住。由于大家都沾他的光,所以大家对他都很尊重。老袁日常没什么爱好,不爱看戏看电影,不爱看小说,不爱跳舞,唯一的嗜好,就是晚饭时喝上一点白酒;但也喝不多,就是二两左右。老袁喝酒只认一个牌子:“五粮液”,认为比“茅台”还好。大概一个礼拜下去一瓶多,加上女婿有时陪他,但也超不过两瓶。有时部里开司局长会,局长们坐在一起,大家地位平等,说话比较随便,会前会后,部长不在时,大家在一起开玩笑,谈个人的爱好,有说爱打牌的,有说爱打高尔夫的,有说爱跳舞的,还有的承认想括花惹草但又怕人知道叫做有贼心没有贼胆的。到了老袁,老袁伸出六个指头。大家问六个什么,六个姑娘吗?老袁一笑:“一个月六瓶‘五粮液’!”

大家一笑。马上有人计算,说六瓶“五粮液”四百多,老袁这人不廉洁,是个贪官。但大家又是一笑。大家常在一起,谁还不知道谁?局长都当上了,喝几瓶“五粮液”算什么?总比搞六个姑娘好吧?什么叫廉洁?这就是最廉洁的了。酒喝了,工作搞了,这就是好干部。美国总统不也动不动就坐直升机到戴维营度假?坐飞机是他自己掏汽油费吗?

老袁今年五十八岁,这是个叫人害怕的年龄。由于是局级干部,再过两年就该退了。不过退了也就退了,老袁想得开,到了六十岁,他就马上办离休手续,一天也不多呆。他手下有几个副局长,本来已经到了年龄,却赖着不下去,有的还偷偷跑到派出所去改年龄,让老袁看不起。赖还能再赖几天?赖些日子不还得退?何况中国的官是好做的?表面看是个局长,有车子坐,有“五粮液”喝,同学面前很有面子,但每天一上班的具体工作,也够叫人难心的。难心倒不是工作能力达不到,工作干不了,而是身边几个人乱捣蛋,相互看不起,相互不服气,有尿故意不往一个壶里撒,撒得遍地都是,等着让老袁去收拾。有劲不往工作上使,相互拆台,相互想看笑话,明里一盆火,暗里一把刀,上面握手,下面使绊子,不知哪来的那么多“阶级仇恨”!这还像党的机关吗?但老袁说服不了他们,拢不住他们,何况有几个对老袁也有意见,时常背后撒些胡椒面,似乎是老袁不如他们,最好现在老袁突然有一天死了,把位置让给他们才好。下边有七个副局长,张、王、李、赵、刘、丰、方,其中方、刘、丰与老袁关系还好,张、王与他是死对头;张是常务副局长,自然心里盼着老袁早退,他好接班,有时意思露得很明显。七个副局长中,张、王是同党,方、刘、丰是同党,赵、李各是独立一派(李热衷气功),加上老袁,一共五派,在窝里翻腾;何况方、刘、丰三人同党之间又有内部矛盾,也时常小打小闹;简直成了一锅粥。这样的局面,老袁头疼还头疼不过来,哪里还恋栈?所以有时倒早点盼望六十岁到来,早点退下来,离开这是非之地。但等到听说新部长到任,真要让大家离开,连老袁也不例外,老袁心里又像刀割一样疼,感到万分委屈。这几年单位没搞好是事实,但这纯粹是下边几个副手闹的,他并没有加入宗派斗争,还在苦苦维持大局,等待有一天重整局面;现在新部长一到任,就不分青红皂白连窝端,这就有点是非不分了。连窝端倒没什么,就是五十八不让干也没什么,只是这样处理人,干了一辈子革命,最后落得这样下场,让人心里窝火。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就再没心思到办公楼去。他“文化大革命”住牛棚时,在河北牛棚结识一个好朋友,这位好朋友现在在一个核心部门的核心局当局长,老袁就马上坐车去找他商量对策。到底人家在核心部门呆的时间长,看到老袁惊慌失措的样子,感到有些好笑,倒拿他开心,说:“你还是贼心不死,老说不在乎,还是在乎。不让当就算了呗!你要是想不开,我这个局长当够了,让给你算了。巴掌大一个局长,你看得比磨盘还大!”

老袁瞪了他一眼:“人家有事找你,你倒拿人家开心,真是阎王爷不知小鬼受气!”

老朋友便不再笑,说:“你也太惊慌失措了,你年龄还不到,怕什么!我就不信×××一到任会那么莽撞,把下边一个局全窝端。一到任就得罪人,他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你得沉住气!”

老袁说:“谁沉不住气了?你还不要低估形势,据部里的人说,名单都拟好了,如果一大意,说不定真让给下锅收拾了,你不能见死不救!”

老朋友倒有些不耐烦:“好啦,让你回去呆着,你就回去老实呆着!我手头还有事,正在给×××准备材料,你不要搅我!”

老袁就坐车回来老实呆着。果然,话让老朋友说中了,新到任部长并不像人们传的那么幼稚,很快就找老袁谈话,明确表示态度,说这次变动中不涉及老袁,让他继续干下去,而且要干好;班子是要调整,但班子如何调整,新班子如何组建,也是要由老袁拿出初步意见。谈话时候,部长还两次从他办公桌后走出来,来到老袁面前,一次还拍了他一下肩膀。有这一下拍肩膀,老袁彻底放心了。看来部长还是有水平的,没水平怎么会当部长?部长是连中央领导都能见到的,没有水平怎么到得人跟前?既然这次变动不涉及老袁,而且让老袁考虑新班子,老袁马上就转变了立场,即不再反对变动,倒欢迎部长这次变动,希望变动真像传言那样大,把手下七个副局长全变动了,该退的退,该调的调,另外由老袁重组班子,重打鼓重打锣,重搞工作。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绘最新最美的图画。一切从头开始,说不定真能把这个局搞成个样子。想到这里,老袁突然感到自已年轻了,有了年轻时的壮志。看部长对自己的态度,十分信任,待变动重组班子以后,自己也不能辜负部长的期望,真干个样子给部长看看。当然,这里并没有别的什么企图和野心,想借干工作再升的意思。当然,部里还缺职一个副部长,如果自己工作干好了,部长真要提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自己也可干到六十五岁。当然,这是下一步的事,当前的事是只要变动不涉及自己,他就心胸开阔,心情开朗了。这才按时到单位上班,这才发现一地蛆虫,把总务处长叫来,狠狠地训了他一顿,指着处长鼻子骂道:“以为我真要走了,在我会议室门前爬蛆?我老实告诉你,这次我还是真不走哩,还得领导你哩!回去马上让人收拾!把整个大楼的卫生都给我扫一遍,你亲自给我擦玻璃!”

把处长吓得满身流汗,忙站起来做检讨,说自己这几天重感冒,躺在医院打点滴,没想到大楼成了这个样子,回去马上收拾,马上打扫,亲自擦玻璃。

果然,到中午吃饭时,蛆虫已经不见了。大楼卫生上上下下都正在搞,总务处长爬到大楼门前的遮阳上,正弯着肥胖的身子擦窗户。

老袁这才吐了一口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官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