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

第08节

作者:刘震云

老方、老赵、老刘、老丰都显得很消停。他们无事可做。老赵、老刘、老丰感到无事可做没有什么,也许正对心思,过去搞来搞去,揽到是非堆里,调查组一来单位,几个人就感到害怕,害怕调查组找他们谈话,那样就在是非中陷得更深;后来听说调查组不找领导层谈话,要绕过去直接找群众,几个人都念阿弥陀佛。这下能从是非中解脱出来了。老刘、老丰每天不到班上去,老赵接受教训,有时连班上也不去了,省得见到不同的人招惹是非。不管得罪谁,将来对自己、对女儿都不利。老赵、老刘、老丰是这么想的,倒也悠问自得,但副局长老方却不这么想,他感到自己有些寂寞。自己还没有退体,单位有事就不找自己了,这还了得?他感到调查组的工作也不得法,没有照顾到方方面面。调查组为什么会进驻单位?是因为有两份揭发材料;两份揭发材料是准写的,是几个副局长写的。如果不是几个副局长都来揭发局长,而只是单位的几个基本群众,材料也到不了部长那里,部里也不会引起重视。两份揭发材料中,有一份就是老方写的;现在调查组来了,不找我老方谈谈话,却去找些无关痛痒的人。这调查能调查出什么结果?于是对调查组也有了意见。看那组长老曲梳个分头、白白净净、不长胡子的模样,就是一介书生,他在上头伺候领导可以,一到外边接触实际,就工作不到点子上。于是便想借个时机,开导这位老曲一顿。正好这天在办公楼上厕所,在厕所碰到老曲,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撤小便。老曲刚到单位几天,这几天尽找群众谈话,对领导层的几个人还认不全,于是便不知道并排撒尿的就是副局长老方,撒完尿,也没打招呼,自己扣上裤扣就走了。这更惹恼了老方,他想老曲肯定知道自己,是故意不打招呼,看不起人,便骂道:“妈拉个×,你年纪轻轻的,倒看不起人!你既然看不起人,可别怪我老方不客气!”

正好第二天是政治学习,学习报上一篇关于安定团结的社论。政治学习比调查一个人重要,于是这天调查组也停止调查,去参加单位的政治学习。因是政治学习,调查组也不好自己关起门来学,于是就与领导班子合在了一起。这是调查组自进驻单位以后,第一次与全体领导班子成员见面。学习之前,老袁便将调查组与七个副局长相互介绍。老曲便代表调查组的同志,与七个副局长一一握手,其他几个副局长,见了老曲,都有些诚惶诚恐,堆着笑,抓住老曲的手使劲握;老曲也笑着说些客气的话。唯独到老方这里,老方本来就对老曲有意见,现在见几个副局长那诚惶诚恐的样子,也有些生气,你们自己这个萎缩的样子,自然被人家看不起;于是他要拿出个架势让人家看看,于是等到老曲与他握手,他只是伸出手,只让老曲握了握,他的手伸着并没有动。这让老曲吃了一惊,也让其他几位局长吃了一惊。等到发言,讨论安定团结的重要性,老方又说:“安定团结固然重要,但安定团结不是不要斗争。安定团结这个提法好,但次序我觉得可以商榷,应该叫团结安定,团结在先,安定在后,不团结就不能安定。不团结怎么办呢?不团结就不要一团和气,就要斗争,通过斗争达到新的团结。这不是我的发明,这是毛主席的话。比如讲,咱们单位,现在就不能叫安定,单位驻着调查组,怎么能叫安定呢?不安定并不是大家不想安定,而是客观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首先是不团结。不团结怪谁呢?要怪大家思想不统一,个人意气。于是之间有了矛盾,引来了调查组。调查组是来干什么的,是来调查问题的。调查问题干什么?是为了解决问题,解决矛盾。但我觉得调查组自进驻单位以来,工作方法是有问题哩!矛盾在哪里?在领导班子内部,并不在群众那里。群众都是好群众。而调查组调查矛盾,却不找矛盾的主体,而是绕过矛盾,去干些隔靴搔痒的事情,这不行,这对调查不好,对领导班子今后的建设也不利!”

说完,瞪着眼睛坐在那里,不再看人。调查组与几个局长吃了一惊。老曲用迷惑的眼睛盯着老方,下边一个调查员拼命在本子上记。几个局长也感到迷惑,老王、老张感到迷惑,不知老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葯,或又吃错了什么枪葯,突然这样放炮;老赵、老丰、老刘、老李也感到迷惑,这几天没关心单位的事,不知单位内部又起了什么新的矛盾和变化;老袁也感到迷惑,盯住这个老方看,调查组是老方揭发材料引来的,现在怎么他对调查组也有了意见?自调查组进驻单位,因为是调查老袁,虽然带队的老曲表现不错,但老袁还是天天提着心吊着胆,往坏的方面想得多;但事情的发展,也并不都是朝坏的方面发展。上次女打字员的事,就让老袁很感动。人家并不是落井下石,而是坚定地站在自己一边,并反戈一击,向自己的对手老张开了一炮,弄得老张狼狈不堪,只顾拍打自己皮毛上的灰,顾不上再会咬别人。按说事情发了,都是各人顾各人,没想到小姑娘这么仗义;让老袁一下扬眉吐气,挺胸收腹,可以理直气壮站在人前,也可以理直气壮向老婆讲话:看看,身正不伯影子歪吧!于是感动几天。现在政治学习,又蹦出一个老方,直接攻击调查组,也让老袁感到意外。调查组的老曲虽然好,但调查组总是冲着自己来的,让老袁不愉快,现在有人攻击它,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攻击些什么,都让老袁感到愉快。这个老方,到底是个大炮,过去用大炮轰过别人,后来六亲不认轰了自己,现在怎么又知道掉头了?说不定这是一个新的动向。这个世界也真是复杂,复杂得让人永远琢磨不透。由于有老方的一段话,政治学习的会场马上显得比较僵。老张、老王不说话,何况老张自己心里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办;女打字员一揭发,他弄得家里老婆都跟他闹,说他狗改不了吃屎,现在他恨女打字员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恨老袁;老赵、老丰、老刘、老李都把头低到自己裤裆里,或假装在思考别的。白净的调查组组长老曲脸一赤一白,搓着手想说什么,但慾言又止,只是苦笑一下。这时老袁意识到自己的责任,马上站起来说:“好了,好了,今天是政治学习,主要还是学习社论,单位的事,就不要具体牵涉了;有什么看法和意见,底下还可以交换嘛!”

又学习了一会,也该吃饭了,政治学习就结束了。到了下午,老曲来找老袁,说:“这个老方真是厉害!看来他对调查组有些意见。”

老袁笑着说:“他历来这样,性子有些直,爱放炮。你不要受他影响,该怎么调查,还怎么调查!”

老曲这时看着老袁说:“我现在也明白了,你在这工作也不易!”

老袁听到这话,心里一下有些感动,眼里想冒泪,但他抑制住自己,半天才看着老曲说:“通过几天接触,我体会老曲你是有水平的,我才说心里话,这是党的工作,不是种自己的自留地,要是自己的事,这桩买卖我早不做了,我回家可以抱外孙嘛!”

老曲笑了:“这是玩笑话,这是玩笑话!”

于是,老曲没有受老方的影响,该怎么调查,还怎么调查。调查十天,调查结束了,老曲带着调查组回去了。老曲调查组一走;老袁心里又有些打鼓,不知老曲都调查了些什么,回去又怎样向部长汇报。这个老曲表面和善,但这和善后面,也似乎藏着很大的干练和机谋,因为他滴水不露,从不向任何人透一句调查结果的话。这工作方法,就让人感到恐惧。和善与恐惧并存,老袁在政界这么多年,深知这号人的厉害。于是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不知最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但老袁心里也不是太害怕,因问题就那么几条,一、“五粮液”事情;二、以权谋私;三、准备送女婿出国;四、生活作风问题。前三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后一个;现在后一个排除了,单靠前三个,不至于把人置于死地。于是就放下一半心去等。

果然,部里没有马上做出动作,也没宣布调查结果,而是在一天上午,又派了人事司的一个司长来,要在单位搞民意测验。司长把全体群众召集到一块,一人发一张纸条,说要测验局里谁当局长、副局长合适,让大家把名字填到表格里。填表之前,司长又作了说明,说大家可以敞开思想,不要有什么顾虑,选票上是不写填表者的名字的;以为谁合适,就可以填谁;认为现任的局长、副局长合适,可以填;认为现任的局长、副局长不合适,单位中别的同志合适,也可以填;或认为单位中没有适合当局长或副局长的,需要从外边调的,也行,填到里面“需要外调”四个字。司长讲完话,大家开始填。五分钟以后,就有人开始把票往票箱里放。十分钟之后,四百多张选票全部在票箱中到齐。票箱是密封的。人事司另外两个同志便将这票箱抱起,下楼钻到车里,将票箱运回了部里。人事司长另外坐一辆车回去。

由于民意测验是背靠背,局长老袁,其他七个副局长,都没有参加。

几个人都人心惶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官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