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

第三节

作者:刘震云

金全礼到专里上任已经一个月了。刚来时,金全礼还是很兴头的。由县委书记升为副专员,毕竟是好事。老婆孩子都高兴。老婆那天正在牙疼,一听到这消息,牙立即就不疼了。春宫县干部群众对他也有感情的。虽然小毛是否在搞阴谋还断不定,但大多数人是好的。在他上任那天,许多人都到县委大院送行,围着他的小车不让开,有的女同志还落了泪。所以金全礼离开春宫县时,是决心不辜负大家的期望,干好这个副专员的。可他到任一个月后,又渐渐感到干好这个副专员决非易事。

首先,他不习惯这里的工作方法。过去他当县委书记时,爱开着车在县里到处乱转,现在当了副专员,就不能整天乱转了,每天得到行署大楼去上班,坐在那里批改文件。一次地委书记陆洪武转到他这个办公室,问:

“怎么样老金,到这里习惯吗?”

金全礼诚实地说:“陆书记,不习惯,憋屈死我了!”

陆洪武“哈哈”笑了:“憋憋就习惯了!”

再有,金全礼过去在县里是第一把手,大家都看他说话,现在来到专里不行了,你是副专员,上边有专员,有地委书记,你办什么事,就得先请示别人。这个请示别人,他好多年不会了,现在要重新学习。好在地委书记陆洪武他熟悉,专员吴老是个和善的老头,还好相处。但遇事总要请示别人,自己做不了半点主,心里总有点窝囊,于是心里感叹这个副专员升得没多大意思,简直是“明升暗降”。

生活上也有诸多不方便。金全礼有这样一个习惯,有事没事爱洗个澡,让身子在热水里泡一泡。过去在县里时,他想洗澡,就到县宾馆去让服务员放水。现在到专里,想泡就没那么容易。地区当然也有宾馆,比县里的还高级,但现在的中国,什么都他妈的认正的,像金全礼这样的副地级干部,退下的没退下的,有几十个,几十个轮流去泡澡,宾馆就受不了。一次,金全礼还像在县里一样去宾馆泡澡,让服务员放水,服务员竟说:

“没水了!”

金全礼吃了一惊:“怎么会没水?”

服务员说:“锅炉房不烧,怎么会有水?”

金全礼看服务员这么跟他说话,气得两腿发抖,禁不住问:

“你知道我是谁?”

服务员斜了他一眼:“不就是金副专员吗?就是吴专员来,没水也是没水!”

如果是在县里,金全礼马上会说:“把经理给我叫来!让这个服务员滚蛋,让锅炉房烧水!”现在在专里,金全礼就不好这么说,说了也不定顶用,还显得有失自己的身份。于是就忍了忍,叹了口气,到街上大澡堂去泡澡。

还有吃饭。过去在县里,他三天两头陪人,桌上桌下的,什么吃不到?现在到了专里,家属还没搬来,每天就得到食堂去排队买饭,有点像到省城开会一样。省里倒是常常来人,但那有地委书记或专员陪同,他很少能到桌子前。一个月下来,嘴里又淡出鸟来。一次实在憋不住,只好到街上饭馆里去喝了一场。还有一次是到筑县去,由老丛招待一顿。老丛这个人不错,他一到筑县,老丛就到了,向他汇报工作。工作汇报完,老丛问:

“金专员,中午吃什么?”

金全礼说:“啥好吃啥,专里呆了一个月,嘴里淡出鸟来!”

还有坐车,也没有在县里方便。在县里他有一部专车,想到哪到哪,想啥时走啥时走,来到地区后,地区除了地委书记、专员有专车,其它副职都是由机关统一派车,啥时用啥时要。虽然啥时要啥时有车,但总要向人家张口,车坐得也不固定,一会“蓝鸟”,一会伏尔加,一会上海,一会小拉达,没个稳固的感觉。坐在那车上,总有些不安稳。过去在县里坐车,想停哪停哪儿,现在对司机说话,就有些不大气足。

但这些还不是令金全礼最不舒心的。令金全礼最不舒心的,是来到专里以后,专里对他的工作安排。本来他来专里时,陆洪武和专员吴老对他谈是分管乡镇企业和市政建设,这一套工作金全礼比较熟悉,当时还比较满意。但来到专里以后,他碰到另外一个副专员陈二代,开始与他为难。这个陈二代是个个子低矮、鼻孔冲天的家伙,仗着以前在省委组织部干过,目中无人,很是霸道。比如,地区副职没有专车,他却能霸着一辆“皇冠”自己用。由于他车牌号码尾数是“250”,于是大家背后便叫他“二百五”。这“二百五”见金全礼刚从县里提上来,就没把金全礼放到眼里。本来“二百五”分管纪检和计划生育,他“二百五”管这些工作也很合适,但他在金全礼到的第二天,突然提出自己不管纪检和计划生育了,他要管乡镇企业和市政建设。他霸道惯了,陆洪武与吴老也让他三分,于是就又让金全礼和“二百五”调换工作。这一调换,令金全礼心里很不是滋味。乡镇企业、市政建设多好,明面上的工作,容易抓出成绩;而纪检和计划生育,尽是得罪人的事。这不是明欺负人吗?于是金全礼对陆洪武说:

“陆书记,我不管纪检和计划生育,我还要管乡镇企业和市政建设!”

陆洪武说:“算了老金,抓什么工作不一样,他老陈就那个样子,别跟他计较!”

金全礼委屈地说:“抓什么我倒不在乎,他老陈不该这么欺负人!要这样,我不如还回到县上去!”

陆洪武说:“算了算了,看在我的面上,干吧!”

于是金全礼就抓纪检和计划生育。

疙疙瘩瘩过了一个月,金全礼渐渐习惯了。纪检和计划生育工作渐渐熟悉,工作上了路。坐办公室也开始习惯了,反倒觉得以前整天往下跑累得慌。现在晚上下班没事,还可以到电影院看电影。坐车也习惯了,管它什么车,反正四个轱辘会转就行了。吃饭熬寡得慌,可以到饭馆或下到附近县。泡澡问题也有了出路,政府贷有一个旅游局办的宾馆,那里的经理老家是春宫县的,对他这个副专员还毕恭毕敬,想泡澡可以到那里去。“二百五”呢,见金全礼接替了他的工作,见面又与他正常说话,也从心里佩服他有肚量,有一次又听说他与省委第一书记许年华是老朋友,也从心里开始让他三分。有次省计委主任来,“二百五”陪客,还主动将金全礼拉了去。

环境、人渐渐熟悉,各方面就有了回旋余地。金全礼心情开始舒畅起来。心情一舒畅,便又觉得当副专员还是比当县委书记好。过去人家喊“书记”,现在人家喊“专员”;过去到其它县上去,与人家平起平坐,现在去,就成了他们的上级,还是有优越感的。一次春宫县小毛到地区来开会,还专门来看他,从车上卸下一筐大苹果,让他没事时吃。金全礼一个人吃着苹果,心里也挺怡然自得,甚至从心里还原谅了小毛。所以在开地委书记专员会,确定春宫县新的县委书记时,陆洪武提议小毛接班,大家举手时,他金全礼也没有表示不同意见,就让小毛当上了县委书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官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