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十年》

来到上海

作者:苏青

回到婆家,一切都交代过,心境略微带些凄凉。只有两件事情值得兴奋,第一便是辍我会学走了,扶着壁摇摇慾跌,令人心慌又觉得可笑。有时候她也会逗人,眉毛一挑,眼睛灼灼望着你,不由的作不拧她一下。第二便是贤又要回来了,虽然我想这与我又有什么大关系,终于把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略为考虑了一下。

我穿着件纯白纺绸的窄短袖高领子长衫,边沿一律镶上谈竹叶青颜色的滚条;那时太阳刚从窗格子里吐进来,我笔直站在镜前,正端详间,瞥见另一个颀长的影子突然从身后转了出来,那是贤,早来得出乎我意外!

“今天船到得特别早,”他笑嘻嘻说:‘爸妈还睡着吧?”

我说:‘吃许。”又说:“我不知道。”他笑了,伸手想换我的下巴,我不禁格眼瞧了他一下,他这次似乎只了,更高大了,胸膛挺直着很有男子气概。当他的手接近我下巴时,我嗅到一胜香烟气味,那是不好闻的,但是无疑地却带些挑拨性;我闪开了。于是他又笑了一笑,自到床沿上坐着伸个懒腰,我稍微有些舍不得他就此甘休,但也没办法,难道不成自己倒走找前去凑着他说话。因此一时间大家都静默起来。

良久,他挺着脸说道:“青妹,你看我这半年来可有什么变化没有?”我说:“你似乎身体好得多了。”他告诉我那是因为他勤练太极拳之故,‘“又不近女色,”他说着脱了我一眼,“所以便容易结实了。”我不禁股热起来,暗写一声:下流鬼!忽又想到瑞仙起来。于是我吞吞吐吐的问道:“那末…你不到卢……你的外婆家去吗?”他马上就觉得了,故意不动声色的告诉我说他是常去的,而且还听来一句笑话,千万别告诉人,便是瑞仙近来忽然同她自己的哥哥有些不清不白,常常打扮得妖精似的回娘家去,摔掇着自己娘把佣人辞歇了,好让那嫂子忙着干烧饭倒马桶等营生,她自己却跷起一只腿来搁在他哥哥身上讲风流笑话…,我虽不全相信贤所说的,但瑞仙那种人必定做得出那种事来却无疑问,难道这是为了他学打太极拳和不近女色之故,使得瑞仙灰透了心吗?我想问呢,但却又不好意思问,只得脉脉觑定了他;他也觉得,遂淡淡一笑油嘴道:“我的心里是只有你的,青妹!”

到夜里,我暗暗自己计量着,还是同他照常亲热的好呢?还是让开身子与他显着远一些儿?那知他毫不犹豫的捧住我道:“青妹,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练了半年太极拳,正是为了你——为了这么的一天呀!”

那天他就对我说,他要带我到上海去,时时,刻刻,月月,年年,永远同我在一起。

次晨我清早起来,脚步觉得轻松了许多,一面低低哼着歌,一面自己梳洗了径下楼来。楼梯脚下瞧见簇簇正在一个人爬着起不来,奶妈同老黄妈却连影子也看不见,我不觉恼了,高声喊道:“奶妈还不快来管簇簇呀,石板地上跌了一交,面上做疤可不是玩的。”奶妈似乎在厨房里应了一声,但却不见出来。我赌气自己抱起毅我,径自冲进厨房里来,原来她与杏英老黄妈三个人正在忙着捏糯米团子芝麻屑馅呢。妈妈瞥见我来了,慌忙把一双沾满芝麻屑与糯米饭的手用抹布乱擦一阵,伸手想向我怀中接过我函来,被我连声喝住道:“你瞧这是什么脏东西?还不仅去洗净了,等会儿看簇簇的衣服给你弄脏了。”奶妈没意思讪讪的自去舀水,杏英却铁青着脸冷笑道:“这脏东西原是我一片诚意想孝敬哥嫂的呢,原来嫂子你嫌脏,等会儿哥哥又不知将怎么说了?”我不该坦然说老实话道:“这种用手捏着搓着的东西,你哥哥恐怕不肯吃的,除非莫对他说。”杏英的嘴chún直撅到鼻孔上了,一歪头道:“脏手做的给我嫡亲哥哥吃,他还不会赚脏,要外头人来唁讲?”我把簇簇直拨给妈妈,径自走出厨房来一面大声回她道:“你既同嫡亲哥哥如此要好,又让他讨外头人干吗?看我今天禀过公婆,把簇簇丢给你们,就回娘家去吃回苦饭也不会饿死吧。”正嚷着,贤揉着眼睛一面打呵欠一面懒洋洋下来舀股水了,他也来不及问我一声什么事,杏英便抢步出来想扯他进厨房去看,她的手上沾满糯米团与芝麻屑,贤连忙问开了,她更加气忿忿的逼着他一同进去瞧瞧,一面说:“这些糯米团于我想做给你当早点心吃,不知你究竟会嫌脏不?”他不知就里,只睡眼惺松地连连摇头道:“糯米点心我此刻不想吃,吃不下。”杏英拍的一声把一个糯米团子直摔在他脚跟,冷笑道:“你不要吃狗也会吃的,畜生毕竟比人识得抬举。”贤睁眼看了她一下,莫名其妙的,睡魔倒给她吓退不少。但也不答话,只自在壶中倒了水,捧着脸盆径上楼去,走过我身分时低声问道:“她究竟为了什么?”我默然不语,只自在壶中倒了水,捧着脸盆径上楼去,他也懒洋洋的拖着脚步跟上来了,只见杏英仿佛在背后一连串冷笑:“我才不为什么,你却是给狐狸精迷昏了头脑哩!”

从此我就同杏英再不说话,贤像没事似的仍旧找她玩,她起初满是怨恨冷淡的样子,后来忽然改变主意,同他分外热绪起来了,像是故意在气我似的。我瞧着很难过,怪她,也怪贤,他们毕竟是手足呀。好几次,她在同贤谈起瑞仙,贤似乎真的不大感到兴趣了;她又谈起别的她所认识的漂亮女郎,贤虽也听着,却并不起劲,这还使我稍为安心一点。

久而久之,公婆似乎也知道这些了。逼着杏英在和贤聚谈的时候,她们总是籍故叫开杏英会,恐怕离间我们夫妇。有一次,公公忽然对贤说道:“你明年也快要毕业了,只差两学期,得好好用功一番,学校里寄宿恐怕太嘈杂吧,我想假如有相当房子,还是让怀青一道跟你到上海住去,你上完课回家时,她也好静静的帮你抄写抄写。簇簇留在这里,我们会替她管的。”贤没有话说,公公便自写信去托卢家找房子了。

不到几天卢老太太便叫阿棠写回信来说,房子找到了,在北四川路底段,与贤的学校甚相近,公公听着很为欢喜。于是我们天天计划着该带些什么东西去,公公说第一不用带木器,n城人所做的床啦梳妆台啦统统太笨重庞大,上海房子间份小,只消放下两三件便要挤出人了。至于其他零星的用具呢不妨多带,自己的东西终究是自己的,用着也舒服。于是贤同我便找出张纸头来写,他说一件,我们写上去一件,偶而也有自己想着的。我对贤说:我们写时最好能够把东西分门别类,厨房用品归厨房,卧室用品归卧室,贤讲这样也好,但公公却觉得如此太麻烦,譬如说面盆吧,则卧室方面有洗脸盆,洗脚盆,而厨房方面也需要洗杯盆与洗碗盆呢,其他如扫帚抹布等等,都是分不开的,写起来反而弄不清楚,于是我们也点头同意,还是一篇糊涂帐乱糟糟的直写下去。

婆婆并不理会帐,她却是个实干的人。她把想出来要带的东西马上就放到一间空房里去,想到就做,省得过后又忘掉。公公常去视察那间屋子,见有认为不必要的,他就自己拿出去,也不对婆婆说知;隔天婆婆在外面看见那件原东西,以为是自己忘记放进去了,赶紧重又放到那儿去,因此他们两人你搬进我搬出的,不知空忙了多少手脚。

在房里,我与贤也商量着衣服皮箱该如何带法。贤说:“这个倒是容易办的,你就先带夏秋两季的单薄衣服,冬天大衣被垫等我们索性下次再来拿吧,只是你的零星东西太多,有许多不必要的,我看还是一起撂在这儿。”我说:“衣服少些我不要紧,但是玩意儿都是我逐日心爱挑买来的,不带去,你上学校听课时,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寂寞起来拿什么来消遣?”贤说:“你要带也随你,但是轮船相当技,在路上遗失弄坏了我不管。”我也生气道:“谁要你来管?我们到了上海也最好大家各省各,你读你的书,我去找事情做。”

我不能忘记我们离开这家里的一天,母亲处虽然隔日去辞过行,但她那天还是赶来了相送。要带去的物件叠在起坐间,整整齐齐的一大堆,这些东西都是公公同婆婆,资同我四个人拿进又拿出,费了差不多一个月工夫给整理起来的,现在箱子里包裹里究竟有着几件物事各人自己也着实弄不清楚了。公公说这是不打紧的,只要把牢件数就得,这只轮船的茶房贵生同他最相熟不过,川良规矩,决不会有错,下午快开船时他会来这里拿去,到了上海地会给我们送上,只要多给酒资便了。

婆婆说:“别的我倒没有什么不放心,就是怀青年纪轻,初次管家不知来得否,听说上海雇用人可不比得这里,容易出乱子。”我母亲连忙接口道:“既如此就把林妈给她们带去吧?我自己另外会找,这人倒还伶俐。”于是临时决定,母亲匆匆上车去把林妈接了来,她也带了一只小网篮一只包裹由婆婆同她讲定每月工资四元,在n城是只有二元宝三元的。

那天簇簇打扮得特别漂亮,奶妈牵着在人丛中穿来穿去,我母亲看见了就拉着她的手问:‘簇簇你跟妈妈到上海去好不?”簇簇一面随嘴一面摇着头,两只小眼乌珠灼灼的直射着婆婆,婆婆搂她在怀中说:“心肝要跟奶奶哩!”一面禁不住眉开眼笑起来。

只有杏英始终僵立着,我怕见她的脸。聚首仅仅这几个钟头了,心想也该有些留恋惜别之情吧,但是我一瞧见她的脸色,便不由的只希望贵生茶房早来,自己也可以迅速离开此地了。不过话虽这样说,现放着公婆母亲在这里,总也不能够太叫他们寒心吧。动身时,我的母亲满眶是泪,簇簇呆呆望着不知所云,公婆脸上也都呈批然之色,杏英则似乎感到痛快,也似乎带些嫉妒,贤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我则有些兴奋,也有些怅惘,瞧了眼簇簇的小脸,也就随着贤下船去了。

轮船上是嘈杂的,但一离开码头,也就平静下去了。贤说:陪你到甲板上去瞧瞧吧,我快乐得直点头,于是留下休妈看守什物,我与他二个就同去观海。出了港口,海面骤然显得宽阔了,远远的岸像条青线,海水则是黄苍苍的,再驶前去,连线也不见了,一片滔滔,荡漾着无量海水,把我瞧得悚然起来。我说:“贤呀,假如此刻轮船遇了险,渐渐的沉下去了,我们将怎么办呢?”他笑笑道:“你怕吗?”我佩着头想了一想,才毅然回答道:“假如有你在一块,我是不怕死的。”他说:“但是我也不能救你呀!”我也知道他没有办法,但觉得两个人死在一块比一个人孤零零死去的好。渐渐地,天黑起来了,海上凉风吹得人畅快,贤说:“你要进去加穿件衣服吧?”我摇摇头,只默默瞧着这无量的海水渐渐黑沉沉起来,愈显得深,愈显得广,仿佛全世界都遭了洪水之灾,只有我们两个在救生船上。我说:“贤,你到了上海可不要抛弃我呀?”他凝视着我不作声,眼光似乎在禁止我别胡思乱想。

但簇簇又怎不能胡思乱想呢?抛别了亲生女儿,抛别了娘,抛别了一切心爱的物件,跟着一个生疏的丈夫到上海来,前途真是茫茫然的。海面是这样的宽,海风是这样的凉,整个世界都黑沉沉地,我觉得脚下松松的,人像浮着,又仿佛在飘,心里老害怕。

假如他不大关心我……

假如他只关心着瑞仙……

假如他有了什么意外……

这可怎么办呢? 我真急了。原来我在n城时先是有母亲照顾着,后来有公婆照顾着,她们虽然不能万事尽如我意,但是总还可以给我依赖,使我信任。现在呢?贤的性情我不知道,虽说我们结婚已两年了,而且已经养了簇簇,但是我总不能十分信任他。虽然在事实上也许不得不依赖他。那末簇簇找谁去呢,在大海茫茫之中,我只能想到此刻独守在舱中的林妈。

于是我轻轻拉住贤的阴凉的手指说:“回到舱里去瞧瞧林妈吧,我们也该早些睡,明天就要到上海了。”

“真个就要到上海了呀!”他低低说了一声,似乎别有会心似的,我不知道他究竟又在想些什么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结婚十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