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十年》

小家庭的咒诅

作者:苏青

次晨到了上海,卢老太太早已差阿棠上轮前来迎接,并邀我们今日同到她家去用午膳。我与贤且不答话,大家检点行李毕,叫茶房雇辆汽车,同林妈等四人径自驶向新居而去。一路上我心热得很,觉得真正的幸福要开始了,这里一切都是新的,而且自己作得来主。

汽车在德华里弄口停下来,阿棠说:这里面第二幢房子就是。我看看房子倒还清洁,我们租的是全客堂楼上,在房间三分之二处用木板隔开,分为前后两间,后间就给林妈作卧室兼堆放杂物。阿棠在事先已替我们买来床啦桌啦椅啦之类放在房里,我看看这些东西很觉有趣,因为它们都是我的,而林妈则在叽咕说上海眠床没有帐子,像什么样,虽然阿棠告诉她这里没有蚊子,她总觉得换衬裤及里脚时未免太不方便。

贤与我计议着把家具的位置移动了些方向,再把带来的东西粗粗放定,时间已经十点多钟了。阿棠说:“还是到我家先去吃过了午饭再说吧,林妈也同去。”贤瞧着我沉吟了半晌,见我不开口,只好自己说道:“这里房门没装锁,恐怕大家都出去了不便。我看还是趁我们大家都在这里时,叫林妈先出去买些点心吧,不用跟我们去了,留她在这里看家兼整理什物。”阿棠与我都没有话说,只有林妈哭丧着脸反对,说是她不认识上海路径,叫她到那里去买点呢?给汽车轧死了可不是玩的。贤也没办法,只好把我们昨天在轮船中吃剩下来的蛋糕饼干之类都给了她充饥,自己三个人径自动身往卢家去了。

卢家距这里不远,一路中我暗自思忖着,停会儿须逢着瑞仙,倒有些不大情愿。不料到了卢家却再也不见她的影儿,问起时才知道她平回住母家时多,最近且随着她的母亲哥嫂一齐上青岛去了,这才使我胸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暗暗欢喜原来贤过去对我所讲的并不是说话,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抬起头瞧他一眼,胸中对他增加了不少情思。卢老太太见着我似乎很欢喜,连声夸奖我近来出落得益发动人了,那里看得出是个已经养过娃娃的妇人呢?我说:“娃娃已经快周岁啦。’”她不禁瘪着嘴巴笑起来道:“真是的,我们这些老太婆要过时了。想起来,我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像同你一样年纪似的,白胖胖的臂儿抱着娃娃,后来一个个娃娃大了,自己的臂膀也就瘦得不成样子了,现在索性是干瘪的,连柴律地还不如。”我听着默然不语,心中巴不得不要再养孩子。

于是大家谈了许多话,到了傍晚才回家去,阿棠要相送,贤连说不必了。在归家的途中,贤对我说不知道林妈已经给我们做饭了不,我说她当然不会做,因为米啦煤啦都没有买哩,她又不熟悉上海的路径。贤说假如她是个聪明的人,不好去问声楼下的房东娘姨么?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出去时必须关门,于是就同我两个在五金店里买一把弹簧锁去。

走进房里,只见林妈在捧着脚垂泪。我说:“林妈,你有什么事呀?”她连忙拭干泪站起来答:“没什么,这里的楼梯真跑不惯,我刚才想舀些水楷试房间,自来水是在底下层,倒污水须上晒台去,有一次偶然不小心泼了些水下去了,房东奶奶就来发话了,样子很凶,说话叽哩咕喀,听又听不清楚。”我听了很生气,待下楼与房东理论时,贤摆手说她们都是广东人,讲也讲不明白,上海二房东是出名凶的,我只得暂自按住性儿。

但是最要紧的,晚饭怎么办呢?贤说还是由他带着林妈到外边去喊三碗面阳。我忽然兴奋起来,说迟早总要自己烧的,何不此刻先去买米煤呢?贤伸了个懒腰说也好,但是先得喝杯茶去。于是我带着林妈找老虎灶去泡开水,幸而不远处就是,林妈拎了水来上楼梯时只气喘,我听着很难过,自己的腿儿也似乎觉得酸溜溜起来了。到了房里找带来的茶叶又找不着,贤只好喝杯开水,喝毕催我动身,我勉强振作精神来,觉得林妈实在不能再跟着走了,于是就留她在家中。

米是一元钱一斗,煤球九角一担,留下地址叫他们送就是。于是我们又花四角钱买了只小煤球炉子, 买了两只略有大小的钢精锅子,铁锅是n城买好带来的,其他一时也想不起什么,于是贤拎了煤球炉子,我捧着钢精锅子,在归途中又买了十只熟咸蛋,贤说这也由他拿着吧,我不肯,结果便放在我的锅中。后来贤又要买酱猪肉,我说恐怕龌龊的,不合卫生,他也就罢了。

等我们走到家中时,米先已送到了,林妈付不出钱,叫伙计在房门口等。于是贤给了钱,拿出一只布袋来盛了米,叫林妈先去洗锅淘米,我们自己则找出碗筷来放好,准备煤球一到就烧,烧好就吃,贤笑着还加一句:“吃完了就睡觉。”

但是煤球久久不送来,我说:叫林妈去催一声吧。贤说她又认不得路。我说:那末你自己去一趟吧。他说这是主妇份内事,我不好代疮的。我很生气,偏不肯动脚步,但挨到天黑时他们也就自己送来了。

贤忽然说:“哎呀,糟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拿什么来生火呢,纸头,竹片,木柴,炭块,什么都没有。我说纸头现有的,于是把包着东西的纸头都抽出来,又给了林妈一盒火柴叫她且去试试看, 林妈说z炉子放到哪里去呢?我说当然在厨房罗,贤沉吟了半晌,说道:‘哈夫还是在自己后房烧一欢吧,省得去麻烦人家让地位,生火可上晒台去。”林妈答应一声走了。

片刻,她忽然慌张地下来说道:“小姐,大芭蕉扇没带来吧,快些弄样东西来给我扇炉子去,纸头已经烧着了。”贤慌忙把自己用的有字画的把扇给了她,半晌,她没精打采的又下来道:“小姐,这种小炉子我生不来,纸头烧了煤球还是一个个滚圆乌黑的,连火星都没有。”我勃然大怒道:‘林生不来难道还叫我去吗?我告诉你,我的肚子快要被死了。”贤想了一想说道:‘称俄先吃两只成蛋吧,我去帮着林妈生炉子去,煤球应该破碎,最好还找些厚纸。”于是也等不到我的同意,便把我的盛皮鞋盒子撕掉—口,匆匆偕林妈上晒台去了。我赌气向床上一歪,躺了片刻,自己也觉过意不去,只得也上晒台去了。

晒台上一片烟雾腾腾的,贤流着汗在扇,林妈额上也有汗。她一面用手指着一而抱歉地对贤说:‘龙爷让我来扇着吧!姑爷让我来试试!我说你们都不用忙,我来扇,一定成功。但是贤不许,看着煤球渐渐的烧红了。

我们都精疲力尽地用过饭,我只吃一碗,贤吃一碗半。于是把碗碟交给林妈自去洗,贤说我们还是先题吧,明天再整理,我也不反对,只胡乱洗过脸.大家上床睡了。

半夜里,我忽地醒来,觉得腰围上很痒,胡乱抓了一阵,也使模糊起来了。但过了一刻,更觉痒不可忍,简直是浑身难过,也管不得吵醒贤了,径自捻开电灯来看个明白,原来皮肤上一块块都起了疙瘩。贤也揉着眼睛问我做什么,我告诉了他,他睁开眼睛寻找了一会,忽然捏住一只小的东西说道:“那不是臭虫吗?”闹得林妈都醒来了,她也捻开电灯在自己床上捉,这一米大家都捉了几十只,提得食指上满是血,越提越有兴趣,直至天将明时始模糊睡去。

第二天,我们起来时,城两声林妈不应,心想莫不是她还未醒,到后房去看时,哪里还有她的影子。于是我又站在楼梯头喊,房东家的广东娘姨出来答应道,她是出去买东西了。我心中纳闷,不知她究竟到那里去买些什么,假如真的给汽车辗死了,如何是好。贤叫我过去不用管她,这样大的人儿,难道自己没有一些头脑。但是我仍有些放心不下,他再三相劝,果然不一会,林妈可不是好好儿的回来了。

我一跳,跳到她面前,说道:“林妈你出去干什么呀?”她嘻嘻笑道:‘法买柴炭,停会儿他们就会送来了。”于是我很佩服她的大胆与服务精神。

生煤球炉子是第一个困难,第二个困难使是指地板了。不知怎的,上海的地板较n城容易龌龊; 隔天揩一次,水须从楼下拎上来,这可要林妈的命了。贤与我计议着觉得非帮她不可,于是决定由贤从楼下拎水上来,让林妈担任擦地板工作,水龌龊了,则是我拎到晒台上去倒掉,再把空铅桶交给贤,再由贤到楼下去拎干净的水上来。大家分工合作,总算又把这桩大事解决了。不过其间也稍微有些麻烦,即是三人往往你有空我偏不得空,她有力时你偏没气力了,所以结果便变成三日擦一次,五日擦一次,甚而至于一星期擦一次了,当然这也无关大局。

不过有一次,贤却对我说:“今天我们再来擦一次地板吧,明天我有四五个同学来吃饭,他们都想见见你。”我心中一则以喜,二则以忧,于是竭力把欢喜颜色掩住,一味忧心悄悄的同他计议着究竟该买些什么小菜。他说:“四个冷盆,一是花生米,一是叉烧,一是皮蛋,一是葱烤鲫鱼。以上三盆都是现成买来,可以下酒,鲫鱼预先烧好,下饭最直。另外做四碗热菜,荷包蛋,炸排骨,拖黄鱼,炒杂件。吃饭时再来一只领,也就完了。”我问过林妈,她说都容易,于是很快的就决定下来了,决定明天请他们吃晚餐。

次晨一早,我收拾房间,催着林妈快去买小莱料理,贤说家里带来的碗碟不够好看,最好去买套新式的。我就叫他速去,他回来时还带了一束鲜花,插在瓶里。林妈说:脑肝没有了,还是炒牛肉丝吧,我说也好,只要烧得嫩些。于是我们帮着她料理半日,到了下午四时光景,贤就去邀客了,我赶紧梳头发,换衣服,觉得鞋子最难,穿高跟鞋似乎太装做,着拖鞋又似乎欠郑重,若说普通鞋子,又嫌乡下气了,独自考虑长久。林妈又要不时来询问,什么鲫鱼要不要多放醋哩,排骨要不要拌菱粉哩,我说一切都由你,只要吃起来可口便是了,不要丢尽我的脸,她听着更加一脸正经起来,我也更加替她担忧。

到了六点多钟,客人还不见到;贤也不回来了,我的心里直着急,等会儿只听得一阵楼梯声,贤领着三个朋友来了,于是我便慌了手脚,搬凳捧茶,不知如何是好。林妈一面帮着我,一面偷偷地说这许多人恐怕菜不够吧,我叫她禁声,临时可以想法子。

同男人们聚谈真是顶可恼的事。起初他们都寒喧着,寒暄完了便默然无话;后来不知那个脸皮一厚,戏游开头,谈锋便渐渐位起来了。这个我倒是有经验的,过去不论同那类男人交往,在与他独对的时候,他总是讲得很诚恳,很有礼的,但是人一多便不同了,大家集中目标向你取笑,谁不参加几句,谁便像有什么嫌疑似的。这次他们说笑的目的似乎集中在床上面,什么枕头两只啦,被只一条啦,都由他们说的,说得多热闹,我只觉得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虽不见得愉快,却也并未想到是无聊。

好容易冷盘放停当了,大家让上坐,贤叫我斟酒。四只冷盘一扫而光。我心里可着急,不知林妈在怎么烧法。于是我离了席,悄悄地跑到厨房里去,看见林妈已放好油,在准备煮荷包蛋了。我说林妈,你快去再买些叉烧之类吧,蛋由我来烧。她拿着钱去了,我把蛋放在锅中再也里不好,一些不像荷包蛋,看着皮上却又有些焦了,连忙乱搅一阵,就算是只炒蛋吧。贤见我久不上来,便亲自到厨房观察,我正告诉他如何烧不来荷包蛋只得改为炒蛋时,朋友们都纷纷下来了,说是主人不必客气,多烧菜吃不完,还是随便吧。我们真觉是惭愧,委实没有菜,而人家还道是客气话呢。好容易林妈来了,她今天的菜偏做得不好,碗碗太咸而没有鲜味,幸而这些同学都是外乡人,以为我们的菜总是如此的,倒也不觉得奇怪。我很担心他们没吃饱饭,于是向贤使一个眼色、叫他到后房来计议道:我想再弄些点心好不好?牛奶煮麦片,再放些可可。贤点头说随我主张,我便吩咐林妈快洗净锅子,但这时煤球炉子已经火不旺了,我等得心急,在水没全开时便倒下麦片去,等麦片将熟时又觉得放的不够多,于是再加,生与熟的搅在一起,成厚糊状,只得又加水,倒牛奶,可可放得太多,糖不知够不够,这样乱了一阵,总算盛满六碗叫林妈送上去时,众人又客气称赞一阵,直等到他们散去后贤这才告诉我说:这碗麦片真难吃,好像没熟透,客人吃时都皱眉头,却又不得不勉强吞下,怎么一些也没有牛奶气味呢?我听了羞恼交进,索性掉下泪来同他吵:没有牛奶难道是我偷吃了?好意奉承你的客人,还要来鸡蛋里挑骨头同人瞎讲。我是不会治家的,招待不来客人,明天你打发我同林妈一齐回n城去吧, 什么小家庭生活简直是磨折死人,天天做了这件又那件,买了这样少那样的,我可受不了!

林妈也在厨房里骨嘟着嘴,我知道就里,对他怪不好意思,因此也就把这口冤气呵在贤身上;那是他朋友的错处,吃尽了酒饭和小菜,临走时却一味学生派头,不给佣人赏。

我开始咒诅小家庭生活,一切多麻烦,万事都须待自己决定而没人可商量的呀。贤说那是没经验之故,再过几时便会惯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结婚十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