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佳人》

第05节

作者:苏青

十三、窦公馆

现在我要来谈谈窦公馆的状况了。偌大的一座窦公馆,真正的主子其实只有四个:窦先生,窦太太,窦少爷,窦小姐。窦先生是一个很有势力的人,每天下午四五点钟起,直到翌日早晨为止,宾客不绝,牌声不停,而烟炕上面也是迷迷雾雾的吞吐不绝。窦太太生得白白胖胖,脾气顶大的,连窦先生都惧怕她三分,因此窦先生虽也一般的在外面偷鸡摸狗,却不敢十分明目张胆,要是一不小心给太太知道了,小公馆怕不给打个落花流水?窦先生为人顶漂亮,在玩女人上面也是如此,假使他看中一个女人,就给钱,多给些也不在乎,只是你不能缠扰他,春风一度,萧郎陌路,否则他赫然震怒起来,对于这女人是很不利的。至于窦少爷呢?在好色方面也一如其父,只是手段便不及他老子辣了,他很容易入迷,大捧钞票会塞给女人用,但当他发现这个女人其实是当他温生看待时,他便气得暴跳如雷,恨不得一刀把那个女人杀了,因此他的争风吃醋闹武剧的事常有发生,他老子娘得知了不但不怒,反而觉得自古英雄未有不好色的,一个男人爱玩女人,便是表明他的内分泌强,也就是精神旺盛,这种男人还有不大发达的吗?据命书上讲,桃花运就是鸿运,人到得意的时候,大爷有钱那个不想玩玩的?不过窦先生的意思以为玩女人只是逢场作戏之一种,千万不必太认真,更不能妨害自己的事业及名誉;窦太太则以为这个女人若不知道喜欢她的儿子,就简直是瞎掉眼睛的贱货,应该结结实实给她一顿生活,让她知道窦家的厉害。少爷摸着路道,所以每逢碰到钉子的时候,总要哭诉老娘亲的,窦太太也曾替儿子出过几次头,但是窦先生得知了总劝阻,他说话说得很幽默,大家也就转怒为笑,不再动气了。假使那个女人吃了亏,窦先生也肯拿出些钱来叫人用好言安慰她,女人畏威怀德,也就化为无事了。这是窦先生常对人乐道,认为是自己的多情及厚道处。

窦小姐就是我的学生,她今年还只有十一岁,生得面黄肌瘦,不知道打过多少补针也没有用。她的父母对于子女希望太大,他们一心要培植她成个名媛,故除了在某教会小学念书外,课余还要叫我替她补习,还要请个外国女人来教她弹琴,还要请琴师来替她吊嗓子,还要带她参加各种应酬场面,我觉得她整天到晚忙着学习,忙着换衣服,忙着招呼行礼与吃东西,她这个小小的身躯实在支持不住,我很担心她总有一天会忽然病到的了。

窦公馆里还有一个半主半仆的女人,大家都喊她为汪小姐。说起这位汪小姐来,年纪也有了三十开外了,姿色平庸,人家说她是窦先生的小老婆,看样子他们也是很随便的,也许是个不得宠而又无名义的妾吧,窦太太对于她倒是毫不妒忌。她帮着窦太太管家,似乎很忠心,但却不见得能干,因此窦太太自己仍领良辛苦的。她像影随形似的伴着窦太太,一天到晚编结绒线衣服,这些衣服也有窦太太的,也有窦小姐的,也有窦太太叫她一件一件编结好了送给别人的,那年窦太太也叫她管我结了一件紧身马甲:很贴身如意的。但是她实在不喜欢我。不知怎的,她对我有护忌。她不是妒忌窦先生待我好,而是在她瞧来,窦太太似乎对我比对她看得起些,所以她恨。我别的没有什么,就是始终沉默着不肯多讲话,所以自取其辱的机会较少,窦太太虽然心中并不见得顶喜欢我,却也不得不对我保持相当的礼貌,我知道她们的脾气,所以每逢有同汪小姐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时,我总是托故避开,免得听她说出不合宜的话来。见了窦先生我也是避开的,尤其是别无他人在跟前的时候,窦先生有时候高兴想同我谈谈,我总是一本正经的回答两句,便走开了。因此窦太太对于这点似乎还满意,汪小姐就想媒孽我也无从入手。而窦先生则是所到之处无不受女人笑靥相迎的,现在居然也有像我这样并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在他心里反而觉得新奇。

有一次窦太太笑对众人说:“蒋小姐品等倒是很好的,女人应该像她这般庄重才好,只是太忠厚了,未免吃亏。”她说话的意思大概是指我不能控制丈夫而言,而且我又不大会陪太太们上公司买东西,所以她就认为我是不中用了。窦先生听着笑道:“你们以为她是只忠厚而不聪明能干吗?假使她一旦得志,也许就是一个西太后呢?”我听了心中一惊,恐怕窦太太从此会疑忌我;同时心里却也有些高兴,因为一个人总是宁可人家说他坏而聪明,决不愿意人家想他笨的,从此我对窦先生不免有些知己之感。但是窦太太决不肯相信这句话,她只是一笑置之,毫不介意。

窦太太的确是一个比较聪明而能干的女人,可惜学问与见识差些,所以谈吐举止总不免带些庸俗。假使她能在外国教会学校念几年书,也许就可以成为名夫人了,虽然外国教会学校出身的女人也还是另有一种庸俗的样子。

我常瞧她站在楼梯头大骂裁缝没良心,衣服做得不称心,逢时逢节还要讨酒钱。据她说,老主顾是应该连工资都要打折扣的,后来她把制成而未穿过的所谓不称心的例仅送给我了, 因为我的腰肢比较细, 当时她还恋恋不舍地拎着新农对我说:“这种料子,现在连买都买不到。蒋小姐,你穿着这件虽然嫌宽大些,但还是不要去改小吧,也许你明年就要胖了。我像你这样年纪的时候,腰身比你还要小得多呢,真可惜的,这料子。”但事实上我穿着这件衣服也是觉得很不称心,因为颜色太娇艳了,花样又大又呆板,我不喜欢这种她们所认为漂亮的衣服。窦先生有一次看见我,笑着对我说:“这件就是我太太送给你的衣服吗?真漂亮。”我觉得他的话决不是出于真心的,不知怎样,我总相信他一定是有审美眼光,他也一定同我一样不喜欢花花绿绿的料子的。同时我又恨窦太太不该把这种琐事也告诉丈夫,把自己不要穿的衣服给我,这可损伤了我的自尊心,于是我的脸红了起来,半晌才低声说:“这件衣服是很好的,但是窦太太穿着就配,我觉得我自己……”窦先生马上就知道我的意见了,他微笑点头道:“将来我要送你几件颜色淡雅的衣料,你的身材很不错。”我看了他一眼,便走开了。

后来不知道是窦先生授意的呢?还是窦太太自己想到的,她居然拣了一匹浅灰呢出来,说要送给我一件旗袍料。她问我尺寸多少,我说大概是长度三尺半吧,她不相信,拿尺在我背后横量竖量的,结果送了我六尺半单幅料了,对折做成短袖旗袍,身长不过三尺二寸光景,连裁缝也说我这件衣料买得太苛刻了,我的心里觉得不好过。

而且她还自夸对于裁衣的内行。“裁缝知道些什么,”她说:“他们只知道揩油衣料,最好你把整匹的绸缎给他,他们才开心哩。”所以她连根姨及当差的制服寸尺都一律要由自己动手量过才放心。

她常常说要送这样送那样给我,但结果总是口惠而实不至的次数居多。譬如说白皮包吧,她说:“蒋小姐,夏天到了,我想买一只白皮包来送你,你自己千万不要去买呀!”其实她家里现有的白皮包很多,而且又不见得都是名贵非凡之物,就挑一只出来送给我也不妨,但她却说一定要去买来送我,自然我也不好催索,结果秋风起了,她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又说:“啊,蒋小姐,我上次说要送你的白皮包,偏生今年没有好货色,现在只好送灰色的了。”我心里很不高兴,心想你若早不说送我,我自己也就去买来了,这次我可再不能相信你,所以我就径自去挑了一只灰色皮包来了,她看见了又抱歉地说:“真是的,我这几天恰巧忙,所以就忘记了,持小姐,现在我还是送你一只黑皮包吧。”结果是连黑皮包也不曾送我。

听见什么公司有廉价品出售时,她总要急急要赶去买,惟恐错过机会。有时候每人眼买一样,她就硬要我们同去,连我们应得的一样也由她出价买下了,阔人们还要占穷人的便宜,真是的。

她家里也常常更换佣人,虽说佣人在她家里做事,吃着都好,外快又多,但还是待不长久,因为她们根本不把人家当做人,开口就是“笨蛋”,闭口就是“混帐”,又骂人家没良心,不肯拿出忠心来报答她们,须知人总是感情动物,你待他们如此凶,又叫他们那里能够忠心于你呢?

少爷带着朋友整天在外面胡闹,有时候也约一批酒肉朋友到家里吃饭,炫耀自己家里的豪华气派,我看着这些浮而不实的青年子弟,简直是瞧不起。

何日才能脱离他们而独立呢?这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有一天,窦少爷又要请客了,不知怎的他忽然心血来潮,央求我替他陪陪客人,我心里虽然不愿意,但也不得不答应下来。座上多的是纨绔少爷,戏德百出,有时简直令人难堪。其中有一个叫史亚伦的,酒兴甚豪,谈吐也很得体,而且更可感的,就是他对我似乎很有同情与敬意。

十四、误入歧途

史亚论是一个欣长的青年,西装毕挺,面容却显得有些苍白。据说他的爸爸只不过是一个小商人,而且早已去世了,家里剩有一个带病的娘,别无其他兄弟姊妹。他与窦少爷乃是同学,大家都爱好声色犬马,所以常常混在一起,但是史亚伦却并不怎么占窦少爷的光,相反地,他们一同在外面玩时,是史亚伦总像识途老马般领导着他,还常替他付钱帐的。

从那天窦少爷请客,他与我认识了以后,史亚论似乎总是很注意我,而且据窦少爷说,他还常在他的面前夸奖我。

“蒋小姐,我替你们介绍做个朋友吧!”窦少爷冽着嘴巴笑向我说。

“你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 ” 我沉着脸反问他。因为我知道他这句话里所谓“朋友”两字是有特别意义的,所以心里有些不快。不料他听着呵呵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你们早已心心相印了。”我觉得听着更不入耳,就转身走开了。

但是史亚伦的确是在找机会同我谈话。起初我只觉得他似乎欠刻苦用功,青年们是不应该太爱玩的。他笑道:“刻苦用功有什么意思?我在内地读书的时候是够用功的,我念的是工程,在光线黯淡的植物油灯下,找苦读过大半年,每天吃的是拌沙粒的饭,小莱往往只有青菜或豆子一碟。但是结果怎样呢?病倒了。我患着严重的胃病,时时刻刻在咽酸作痛,试问这书又怎么读得下去?这次抗战在内地不知道摧毁了多少青年的健康,却不会让他们求到什么学问。他们白白吃苦了这几年,将来一张文凭到手又不能特别吃香些,要失业还是一样的要闹失业!亏得我想明白了,冒险跑回上海来,总算保全了一条性命。同时我的思想也大为改变,蒋小姐,你可知道赚钱是靠手腕的,靠机会的,用功读书又有什么道理呢?”

我听了很不以为然,便说:“可是求学问还是为了自己呀,不能专讲赚钱不赚钱的。”他笑道:“原来你是以为有了学问便快乐吗?但我要试问:你在这里得到什么学问呢?”

“我到这里来是为了生活。当然我也知道对于学问是没有什么进步的。”

他说道:“然则你也知道生活是重于学问的了。老实告诉你吧,我是着空一切的。读书是件苦事,当然没有吃喝玩耍的快乐。从前人肯刻苦读书,因为读书可以求功名,取富贵。假使现在我们读了书,也还可以赚钱,可以达到吃喝玩耍的目的,我们仍不妨勉强苦读几年。无奈事实告诉我们,这明明是徒劳而无功的,一不小心还要送命,那末我们又何苦来呢?”

我心里重起反感,便哼了一声说:“人生的目的是专为吃喝玩耍的吗?”

他答道:“大概作的意思是要服务社会了。须知社会就是各个人的集合体,大家谁也不分高下,应该彼此互相服务,彼此都有机会享受的。现在人家都在吃喝玩耍的享受,而我却要苦苦读书,希望读出来能替他们服务,又不能计较报酬,这样牺牲精神我是学不来的。而且,你也还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给你个无报酬服务的机会哩。”顿了一顿,他又接下去说:“至于说读书是一种快乐呢,那更是自己骗自己的话了。我们若是看不起电影,在家还要扫地洗衣服,那也许觉得还是看看书快乐。否则,哼哼,吾不见好德如好色也。一旦穷书生发了迹,怕还是要官室之美与妻妾之奉?告诉你,蒋小姐,人心都是差不多的,你千万不要自己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歧途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