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生存》

第10节

作者:艾克·约翰

桑迪·麦克德莫特饶有兴趣地读完了报纸上关于他昔日同窗好友已经神奇般被捕的报道。在图莱恩法学院,他和帕特里克共同度过了三个春秋。他俩一起钻研课题,一起参加社交活动,并在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后,给同一个法官当职员。记不清有多少次,他俩去圣查尔斯街一家颇受他们青睐的酒吧,商讨未来法律生涯的蓝图。他们要携手创办一个法律事务所——规模不大但很有战斗力,敢于在法庭上为捍卫神圣的法律尊严作不懈的斗争。他们要挣很多很多的钱,同时也要每月拿出十小时的工作时间,为那些无钱打官司者免费服务。总之,一切都设想得那么美好。

生活的道路是不平坦的。不久,桑迪当了联邦检察官助理。这主要因为他那时刚结婚,需要一份丰厚的报酬。而帕特里克也在新奥尔良商业区一家很大的法律事务所找到了工作。由于他每周要工作80个小时,尚无暇顾及婚姻。

他们创办一流的小型法律事务所的梦想一直维持到30岁左右。两人尽可能地安排时间在一起吃顿午饭,或者喝点酒。不过随着时光的流逝,这种相聚越来越少,电话来往也不那么频繁了。到了帕特里克到比洛克西去寻求稳定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已经一年难得通一次电话了。

桑迪的律师生涯中的重大转折是随着他一个亲戚的朋友在海湾钻井采油中致残而到来的。他借了1万美元,着手进行诉讼,结果获得了300万美元的赔偿金,而桑迪也获得近100万美元的诉讼费。他开始自己营业了。在没有帕特里克参与的情况下,他办起了一个挺不错的小型律师事务所,所内有三个律师,专门从事近海作业中伤残和死亡方面的诉讼工作。

帕特里克的死讯传来时,他情不自禁地翻看了日历,算来他有九个月没有和这位老朋友联系了。当然,他心里感到很内疚。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很讲实际的人。大学里的同窗好友总是要各奔东西的嘛。

他陪同特鲁迪办理丧事,帮助把帕特里克的骨灰盒放入坟墓。

六周后,那笔巨款不翼而飞。接着,谣言开始流传。对此桑迪以一笑置之。他希望自己的老同学走运。过去的四年里,他一次又一次地默念,希望帕特里克别被逮住,而且他每次想到这时总是面带微笑。

桑迪的律师事务所在波伊德拉斯街的一幢19世纪的漂亮楼房内。那地方离苏必多姆不算远,靠近马格津路口。当年桑迪获得那笔巨额诉讼费后,买下了这幢楼房。他将二楼和三楼出租,底楼留作法律事务所。目前该所有三个合伙人、三个律师助理和六个秘书。

桑迪正在办公室紧张地工作,秘书进来了。她满脸愠色说:“有位女士吵着要见你。”

“她有没有预约?”桑迪说着,瞥了一眼工作台历。办公桌边缘摆着三个这样的台历。

“没有。她说事情紧急,非当面陈述不可。这事是关于帕特里克·拉尼根的。”

桑迪惊讶地抬起头。“她说自己是个律师。”该秘书继续说。

“她从哪里来?”

“巴西。”

“巴西?”

“是的。”

“你看她像不像巴西人,嗯?”

“有点像。”

“让她进来。”

桑迪亲自到门口迎接她,热情地向她打招呼。伊娃作了自我介绍。她只说自己叫利厄,没有提及姓氏。

“我没听清你的姓。”桑迪满脸笑容地说。

“我只用名,”她回答说,“没用过姓。”

这大概是巴西人的习惯,桑迪想,如同足球明星贝利一样,只有名,没有姓。

他请她在墙角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又叫人去倒咖啡。她谢绝了咖啡,慢慢坐了下来。桑迪朝她的大腿瞥了一眼。她衣着很随便,一点也不讲究式样。当桑迪在咖啡桌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时,他注意到了她的眼睛——淡褐色,美丽而略显疲惫。她的头发又长又黑,披在双肩上。

帕特里克的眼力总是不错的。虽说特鲁迪和他并不般配,但眼前的这个女人无疑秀外慧中,很有魅力。

“我是为了帕特里克上这儿来的。”她迟疑地说。

“他叫你来这儿的?”桑迪问。

“是的。”

她说话速度不快,音色柔和,几乎听不到什么特别的口音。

“你曾在美国上学?”

“是的,我在乔治敦大学拿了一个法律学位。”

怪不得她能说一口近乎纯正的美国英语。

“你在哪里工作?”

“里约热内卢的一家法律事务所,我的专长是国际贸易。”

她未露出微笑,这使桑迪感到不解。一个远道来的客人,不但外表漂亮,而且聪明,他希望她在这间温暖的办公室里能放松些,毕竟,这是在新奥尔良。

“你是在里约热内卢和帕特里克相识的吗?”

“是的。”

“那么后来,你见过他吗,在他被——”

“没有。他被捕后,我没和他见过面。”她差点补充说她目前对他的情况非常忧虑,但这会使她看上去不够职业化。她在这里不应该泄露过多的情况,也不应该泄露她和帕特里克的关系。固然桑迪·麦克德莫特值得信赖,但还是把情况一点一点透露给他为好。

两个人都把头扭开了,室内一阵沉寂。桑迪本能地意识到,这个故事还有许多未知的篇章。不过,唉,他该从何问起!他怎样窃取那笔巨款?怎样到了巴西?怎样和她结识?

而最重要的是:那笔巨款现在在哪里?

“你要我干些什么?”桑迪问。

“我想聘你做帕特里克的律师。”

“这没问题。”

“保守秘密至关重要。”

“作为一个律师,本应如此。”

“但这次非同一般。”

这话说对了。9000万美元是一笔巨款。

“你放心。你和帕特里克说的话,我决不会吐露半个字。”桑迪笑了笑。作为回报,她勉强露出一丝微笑。

“说不定有人强迫你泄露委托人的秘密。”她说。

“这不用担心,我并非屈服于压力之人。”

“他们也许会威胁你。”

“以前我也受过威胁。”

“你也许会被盯梢。”

“被谁盯梢?”

“一些相当可恶的人。”

“他们是谁?”

“搜捕帕特里克的人。”

“他们已经逮住了他。”

“这不错,但他们没拿到钱。”

“我明白了。”如此看来那些钱确实还存在。这并不奇怪。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帕特里克不可能在四年内把这么一大笔钱都花光。不过,究竟还剩多少?

“那些钱在哪里?”他试探性地问,他根本不指望会得到回答。

“你还是别提这样的问题。”

“可是我已经提了。”

利厄笑了笑,迅速转移了话题。“我们来谈谈具体问题吧。你的律师费定金是多少?”

“这要看聘我干什么事。”

“代表帕特里克。”

“代表他作哪些辩护?据报纸上的介绍,帕特里克需要一大群律师才能对付所有对他的指控。”

“10万美元怎么样?”

“我想可以,我是不是既要管民事又要管刑事?”

“什么都管。”

“就我一个人?”

“是的,他不想要别的律师。”

“我很感动。”桑迪说。他这样说是发自内心的。此时帕特里克有许多律师可选择。有的是一些名气较大的律师,对处理死刑案件有经验;有的家在沿海地区,与地方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在一些较大的法律事务所任职,办法多,神通广;当然,还有的是帕特里克八年来交结的律师界密友,关系胜过桑迪。

“那么我答应他的要求。”他说,“要知道,帕特里克是我的老朋友。”

“这我知道。”

她究竟知道多少?桑迪想。难道她仅仅是帕特里克的律师?

“我准备今天就把定金汇过来。”她说,“你得告诉我该如何汇款。”

“那当然,我还要准备一份法律服务合同。”

“还有一些事,帕特里克也很看重。一是舆论。他要你不要向报界发表任何意见。一个字也不要说。未经他同意不能召开记者招待会。甚至连‘无可奉告’之类的话都不说。”

“没问题。”

“官司打完后,你不能写关于这件事的书。”

桑迪不禁笑出声来,但她没有理会这种幽默。“我不可能产生写书的念头。”桑迪说。

“他要你把这件事写进合同里。”

他收敛笑容,在拍纸簿上记下了几个字。“还有吗?”

“你的办公室和住宅免不了有人要窃听,你应该请监视专家保护自己,帕特里克愿意承担这笔费用。”

“行。”

“今后我们最好不要在这里会面,有些人正千方百计找我,以为我能使他们找到那笔巨款,所以我们会面得放在别的地方。”

桑迪觉得无言以对。他本想帮助她,保护她,问她去哪里及怎样躲藏,但似乎她对一切已有安排。

她看了看手表。“三个小时后有一航班到迈阿密。我这里有两张头等舱机票,上飞机后我们再谈吧。”

“呃,你打算让我干什么?”

“到迈阿密后,你继续乘飞机到圣胡安与帕特里克会面。我已经做了这方面的安排。”

“你呢?”

“我换乘另一条航线。”

桑迪要了咖啡和松糕,两人一边喝咖啡吃松糕,一边等待汇款最后被确认。他的秘书取消了未来三天里他的会面和出庭。他的妻子也把一个旅行包拿到了办公室。

一位律师助理驱车送他俩去机场。途中桑迪注意到,她没有任何行李,身边只有一个褐色的小提包。该提包式样美观,但已用得很旧。

“你住在哪里?”他俩在机场快餐店喝可乐时,桑迪问。

“很多地方。”她边说边看窗外。

“我怎样和你联系?”

“以后再商量。”

他俩的座位在头等舱第三排,相互挨着。起飞后的20分钟里,她一声不吭,翻阅着一本时装杂志,而他也试图看一沓厚厚的证词。桑迪并不想看这些证词,他想说话,提出一连串的问题。无论是谁,都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然而两人之间有一堵墙。这堵墙很厚,而且延伸到性别和熟悉程度的范围之外。虽说她心里装着答案,却一点也不想说出来。他只能竭力配合她的冷淡。

空中小姐分发了咸花生和椒盐卷饼。两人均谢绝香槟,要了矿泉水。“你认识帕特里克多久了?”桑迪小心翼翼地问。

“你为什么想知道?”

“很抱歉。瞧,这四年来帕特里克的情况我一无所知。毕竟,我是他的老朋友。现在我又做了他的律师。我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这不能说是过分吧?”

“你得问他。”她说着,脸上掠过一丝甜蜜的微笑。然后她重新看时装杂志,他也吃着花生。

直到飞机开始在迈阿密降落,她才发话,而且语速很快,显然这番话是事先准备好了的。“我有几天不能见你。为了逃避追踪,我得不停地换地方。帕特里克会告诉你该怎么做。暂时我和他通过你联络。注意异常情况。当心电话里的陌生口音、后面跟踪的汽车和办公室周围徘徊的人。一旦你作为帕特里克的律师的身份被公开,就会引起那些追寻我的人的注意。”

“他们是谁?”

“帕特里克会告诉你。”

“那笔巨款在你手里,对吗?”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桑迪注视着机翼下越来越近的的云层。无疑,那笔巨款会有所增值。帕特里克不是傻瓜,他会将它存入外国银行,也许每年至少有12%的利息。

这种沉默的局面一直维持到着陆以后。他们急急地穿过机场大楼,以便桑迪转机去圣胡安。她用力地握着他的手,说:“告诉帕特里克,就说我很好。”

“他会问起你的去向。”

“欧洲。”

桑迪注视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旅客当中。他不禁对自己的老朋友产生了羡慕。那么多钱。那么富有异国情调和气派的女人。

大厅里响起请旅客登机的通知,桑迪猛然一惊。他摇摇头,心想自己居然会羡慕一个逃犯。此时这个逃犯正面临着打入死牢、等候处决的命运。而且为了夺回那笔巨款,多少律师正在虎视眈眈,准备将他剥皮抽筋。

羡慕!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又是头等舱,开始体会到作为帕特里克全权律师代表责任重大。

伊娃乘出租汽车回到了南海滩的豪华饭店。昨天她就是在这个饭店过夜的。接下来她还想在这里呆上几天,然后根据比洛克西的事态发展再作打算。帕特里克曾经嘱咐她不停地改变居住地,在一个地方停留不要超过四天。她是以利厄·皮雷斯的名字登记的,同时还以这个名字办了一张信用卡。在家庭住址这一栏,她填上了“圣保罗”这几个字。

她迅速换了衣服,去了海滩。时值正午,海滩上拥挤不堪。这正合她意。在里约热内卢的一些海滩,尽管人很多,但会碰见熟人。而在这里,她是个陌生人,是又一位身穿比基尼泳装躺在阳光下的漂亮姑娘,不过她还是非常想家。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另类生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