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生存》

第31节

作者:艾克·约翰

斯特凡诺太太又能睡个安稳觉了。那些讨厌的黑衣小伙子已经撤离这条街道。邻人不再打电话抱怨吵得心烦了。桥牌桌上恢复了正常的闲聊。她的丈夫也宽了心。

清晨5点30分,她睡得很香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她从床头柜抓起电话听筒,“喂。”

听筒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请杰克·斯特凡诺接电话。”

“你是谁?”她问。斯特凡诺开始起床了。

“我是联邦调查局汉密尔顿·杰恩斯。”对方回答。

“天哪!”她叫了起来。接着她用手捂住听筒。“杰克,联邦调查局又来电话了。”

斯特凡诺扭开电灯,瞥了一眼时钟,接过了听筒。“谁呀?”

“你好,杰克。我是汉密尔顿·杰恩斯。真不愿这么早打电话。”

“那就别打。”

“我只是告诉你,那个名叫伊娃·米兰达的姑娘已经被我们拘留了,千真万确。所以你可以吩咐手下的人撤兵了。”

斯特凡诺赶紧从床上下地,站在床头柜旁。他们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整个搜寻行动真正结束了。“她在什么地方?”他试探性地问,不指望对方作出明确的回答。

“我们逮住了她,杰克,她在我们手里。”

“祝贺你们。”

“喂,杰克,我已经派了一些人去里约热内卢密切注视她父亲的情况。你有24小时的期限,杰克。如果明天早上5点半他没有获释,我就下令逮捕你,逮捕阿历西亚。嘿,说不定我还要逮捕莫纳克—西厄拉保险公司的阿特森先生和北方人寿互保的吉尔先生。不为别的,就为这件事。我还真想和那几个家伙,还有阿历西亚,一道聊聊天呢。”

“你有騒扰的嗜好,对不对?”

“不错。我们还要将你们这帮人引渡到巴西受审。要知道,这一去就是几个月。引渡期是不许保释的,所以你和你的客户就得做好在狱中过圣诞节的准备了。兴许你们可以趁机换换环境。你们将被押往里约热内卢。那里的海滩可是出了名的啊。你听见我说话吗,杰克?”

“听见了。”

“24小时的期限。”对方啪的一声放下了听筒。斯特凡诺太太在锁上了门的卫生间里自顾不暇。

斯特凡诺下楼沏咖啡。在厨房的餐桌旁边,他坐了下来,一面注视着熹微的晨光,一面沉思。对于本尼·阿历西亚,他已经感到厌烦。

他只知道为阿历西亚追寻帕特里克和那笔巨款,从来不管那笔巨款是不是来得正当。关于本尼·阿历西亚和普拉特—罗克兰德公司的那场官司,他已了解了基本情况,而且他一直怀疑其中另有文章。他曾经试探性地问过一两次,但阿历西亚根本没有兴趣回答。这是帕特里克失踪前的事。

一开始,斯特凡诺就怀疑,帕特里克之所以在该法律事务所安装窃听器,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收集那几个合伙人及其委托人的丑闻,尤其是阿历西亚的丑闻。另一个目的是掌握信息,攫取那笔巨款。大概除了阿历西亚和那几个合伙人,谁也不知道帕特里克收集和保存了多少有杀伤力的证据。斯特凡诺预感到,这样的证据一定很多。

当巨款失踪、斯特凡诺开始搜寻时,该法律事务所采取了不入盟的做法。尽管它被窃的金额有3000万美元之多,但依然无动于衷。它做如此选择的原因是没有钱。几个合伙人已经基本上破产了,而且每况愈下,确实拿不出钱来入盟。在当时,这样的解释有一定的道理。但同时斯特凡诺也感到,该法律事务所有不愿寻找帕特里克之意。

磁带上肯定录下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帕特里克已经当场截获了他们的罪证。尽管他们生活得如此凄惨,但帕特里克的被俘之日即是他们更可怕的梦魇的来临之时。

对于阿历西亚,命运也是这样。斯特凡诺等了一小时,给他去了电话。

6点半钟,汉密尔顿·杰恩斯的办公室里挤满了人。两位特工坐在沙发上,研究他们的同事从里约热内卢发来的最新报告。另一位特工站在杰恩斯的办公桌旁,准备汇报阿历西亚最近的动向。目前他仍然呆在比洛克西那套租下来的公寓内。

还有一位特工站在附近,即将报告伊娃·米兰达的最新情况。一位秘书把一箱卷宗搬了进来。杰恩斯手执电话听筒坐在椅子上。他形容憔悴,没有穿外衣,顾不上和任何人搭话。

乔舒亚·卡特进来了。他也显得十分憔悴。在亚特兰大机场,他睡了两个小时,然后登上了去华盛顿的飞机。一位特工在机场迎接他,并驱车送他到胡佛大厦。杰恩斯立即挂上电话,吩咐所有的人离开办公室。

“给我们沏两杯咖啡,味道要浓。”他对秘书说。房间一下子空了,卡特不自然地坐在那张豪华办公桌的前面。尽管旅途疲劳,他还是竭力打起精神。以前他从没到过副局长的办公室。

“你说呀。”杰恩斯怒声说。

“拉尼根想做交易。他声称自己掌握了阿历西亚、那几个律师以及一位不知姓名的参议员先生的罪证。”

“什么样的罪证?”

“满满一箱录音磁带和书面材料,这些都是拉尼根逃跑前搜集的。”

“你见到了那个箱子?”

“没有。麦克德莫特说它存放在汽车后部的行李箱里。”

“那笔巨款呢?”

“我们还没有谈到这个问题。他想和你,还有司法部的什么人见面,商讨和解的可能性。从他说的来看,他以为可以通过交易免予起诉。”

“对于一个窃取不义之财的人来说,这不失为明智之举。他想在什么地方见面?”

“在我那边,比洛克西某个地方。”

“我这就给司法部斯普罗林打电话。”杰恩斯喃喃地说着,突然伸手去抓电话听筒。这时咖啡送来了。

马克·伯克一面在联邦拘留所的探视室里等候,一面用自己的笔轻叩台面。此时尚未到9点,离律师和委托人见面的时间还很早。不过他有个朋友是这里的管理人员。事情很急,伯克解释说。于是他来到了探视室。对话桌当中隔着厚玻璃板。他将通过一个方孔和她说话。

他焦急不安地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她从一个角落露了面。她穿着连衣裤式的黄色囚服,胸前的黑字已褪色。卫兵卸下手铐,她揉了揉手腕。

当整个探视室只剩下他俩时,她坐下来,睁大了眼睛。他把一张名片从狭孔中塞了进去。她拾起名片,仔细看着上面的每个字。

“帕特里克派我来看你。”他说。她闭上了眼睛。

“你好吗?”他又说。

她用胳膊肘撑着台面,倾身向前,对着筛孔说:“我很好。谢谢你来看我,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还得过几天。你的问题有两种处理方式。一种是以持假护照旅行的罪名提出起诉,这是比较严厉的做法,但可能性不大。因为你是外国人,又无犯罪记录。另一种方式,也即可能性较大的一种方式,是将你驱逐出这个国家,并且终生不得入境。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得花费几天时问。在此期间,你只能呆在这里,因为不许保释。”

“我能理解。”

“帕特里克非常挂念你。”

“我知道,告诉他,我很好,我也非常挂念他。”

伯克移了移拍纸簿,说:“帕特里克要你详细叙述被捕的情况。”

她面露微笑,似乎完全放松了。帕特里克当然想了解这方面的详细情况。她从那个绿眼睛男人开始,慢慢叙述整个事情的经过。

阿历西亚一贯蔑视比洛克西海滩。它仅仅是一条狭长的沙带,一边毗邻无法穿越的不安全的公路,另一边连着浅棕色海面。夏季仅有一些吝啬的人来此地度假。周末这里成了学生扔飞碟、玩喷气船的场所。赌场的兴建带来了较多的游客。但他们专心赌博,很少在外面停留。

不过他还是把车停在凸式码头,点燃一支香烟,脱掉鞋,开始沿着海滩散步。现在这里干净多了,这又是赌场效应。游人稀少,几艘渔船正在漂流出海。

一小时前斯特凡诺来的电话败坏了他的游兴,而且可以说,基本上改变了他的余生。由于那个姑娘被拘留,他无缘找到那笔巨款。本来她可以充当向导,充当同拉尼根抗衡的筹码。

联邦调查局掌握着对帕特里克起诉的尚方宝剑,而帕特里克手里也有那笔巨款和罪证。双方可以进行交易。阿历西亚将在这场交易中被毁。一旦压力施向与他同谋的博根等熊包律师,他们马上就会招供。于是他束手待毙。这些阿历西亚看得非常清楚。事实上他早就预见到了危险。他打算拿到那笔巨款后,像帕特里克那样销声匿迹。

如今美梦破灭。他还剩大约100万美元。他在国外还有朋友,在世界各地还有些关系。现在到了他像帕特里克一样逃跑的时候了。

按照事先所商定的,桑迪于上午10时在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同帕里什进行了会谈。在此之前,他一直考虑要不要把会谈日期推迟,以便腾出整个上午整理文件。他8点半离开自己的办公室时,两个合伙人和所有的律师助理、秘书都在忙着复印、放大关键性的资料。

这次会谈是应帕里什的请求进行的。桑迪当然知道个中缘故。州里的案子有大漏洞。起诉的轰动效应既已过去,就该认真办案了。检察官办案往往要求天衣无缝,不能有丝毫纰漏。然而一个观点鲜明的案子有大漏洞,那就非同小可了。

帕里什想摸底。不过首先他摆出了盛气凌人的架势,大谈立场问题。任何一个陪审团都不会对一个谋财害命的律师表示同情。对此,桑迪没有答话。帕里什又谈起了据以为豪的定罪率。凡是他经手的一级谋杀案,从来没有失败的。迄今他已将八个罪犯送进死囚区。这并非他自夸。

桑迪确实不愿听他扯下去。他需要认真地和帕里什交谈,但还不到时候。于是他问,你怎样证明拉尼根在哈里森县犯有谋杀罪?接着他又提出了死因问题。如何证明?帕里什当然拿不出证据。还有一个大问题。受害者是谁?根据桑迪的调查,在该州承办的谋杀案中,没有一起是在受害者身份不明的情况下定罪的。

帕里什预料到会有这些麻烦的提问,于是按照事先想好的作了模糊性回答。“你的委托人有没有考虑认罪辩诉协议?”他终于忍痛提出了这个问题。

“没有。”

“他会不会这样做?”

“不会。”

“为什么?”

“你急急忙忙召开大陪审团会议,提出了一级谋杀罪的控告,并在新闻媒介大造舆论。现在你遇到了困难,就想找我们协商。当初你何不耐心地等一等,查查自己的证据呢?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我可以以过失杀人论罪。”帕里什恼怒地说,“那至少判20年。”

“有可能。”桑迪冷冷地说,“不过我的委托人并没有被控告犯有过失杀人罪。”

“我可以明天提出控告。”

“行,你就这样做吧。撤销一级谋杀罪的起诉,另外提出过失杀人的起诉,然后我们再谈。”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另类生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