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生存》

第41节

作者:艾克·约翰

由于卡尔·赫斯基悄悄打了招呼,亨利·特鲁塞尔确定优先处理拉尼根的问题,以便尽快结案。有关交易的传闻已在比洛克西法律界闹得沸沸扬扬,紧接着又传出了更多的关于博根等人的流言。事实上,整个法院大楼的交谈话题已被这两件事所垄断。

特鲁塞尔一开始就召来特里·帕里什和桑迪·麦克德莫特,让他们述说最新情况。原定很短的会谈持续了几小时。在此期间,特鲁塞尔三次打电话给帕特里克商量问题。帕特里克用海亚尼大夫的移动电话作了回答。眼下,这两个人——病人和医生——正在医院的自助食堂下棋。

“我看他天生就不是坐牢的料。”在第二次打电话给帕特里克之后,特鲁塞尔咕哝了一句。显而易见,他很不情愿让帕特里克如此轻松地脱身。然而定罪遥遥无期,慾待审理的贩毒案和儿童性騒扰案又多如牛毛,他不想在一个众所注目的毁尸案上浪费时间了。所有的证据都不是主要的。考虑到最近帕特里克办事缜密的声誉,特鲁塞尔怀疑很难将他定罪。

经过争辩,申诉协议书的条款出来了。首先是双方共同请求降低对帕特里克的指控,继而是同意准备新的起诉书,最后是同意接受认罪申诉。在讨论时,特鲁塞尔用电话同治安官斯威尼、莫里斯·马斯特、乔舒亚·卡特、汉密尔顿·杰恩斯等人进行了联系。此外,他还和卡尔·赫斯基面谈了两次。为方便起见,卡尔特地呆在隔壁的办公室。

特鲁塞尔、卡尔,还有帕里什,均受到四年一次普选的约束。特鲁塞尔从无敌手,自认是政治上的中间派。卡尔打算离职。帕里什对政治很敏感。尽管他能力很强,但代表着传统的持强硬态度的一面,不顾及公众反应。三个人从政多年,都悟出一个基本教训:凡采取不受欢迎的行动,速度要快。犹豫只会制造事端。而报界获知后,就会大肆攻击,必慾置之死地而后快。

一旦帕特里克向众人作了解释,克洛维斯的问题就非常清楚了。他将告知受害者姓名,交出受害者家属同意掘坟开棺的授权书。如果棺材里没有尸骸,那么申诉协议书生效。反之,申诉协议书无效,而且帕特里克仍将受到一级谋杀罪指控。由于他在解释时显得极为肯定,每个人都相信棺材里将无尸骸。

桑迪驱车到了医院。他的委托人正躺在床上,让海亚尼大夫清洗包扎伤口,旁边围着一群护士。事情很急,桑迪说。于是帕特里克对医生、护士致歉,请他们暂时离去。随后,两人细细琢磨协议书的条款,推敲每个词。帕特里克在上面签了字。

桑迪注意到帕特里克的临时书桌旁边有只硬纸箱,里面放着帕特里克向他借的一些书。这位委托人已在收拾行装,准备走路了。

午饭时,桑迪已出现在卡米尔套房。他拿了块三明治,一边吃一边看秘书重新打印一份文件。两个律师助理和另一个秘书都已返回新奥尔良。

话铃响了,桑迪拿起了听筒,对方自称是杰克。斯特凡诺,来自首都华盛顿。桑迪觉得这名字耳熟。哦,他想起来了。眼下斯特凡诺正在楼下门厅,很想和他谈几句话。完全可以。特鲁塞尔规定他和帕里什返回的时间是两点左右。

桑迪和斯特凡诺坐在狭小的书房里,隔着一张没有收拾的咖啡桌相互对视。“我是出于好奇到这里来的。”斯特凡诺说。桑迪不相信这是他要求会面的目的。

“你应该一开始就道歉。”桑迪说。

“是的,你说得对。我的人是有点做过头了,他们不应该对你的委托人那么粗暴。”

“这就是你的道歉?”桑迪问。

“对不起,我们错了。”显然,这句话是被迫说出来的。

“我将把这话转给我的委托人,这对他肯定很重要。”

“对,呃,朝前看吧。当然,我再也不会充当打手了。我和妻子正要去佛罗里达度假,我特地绕道和你谈一会儿。”

“他们逮住了阿历西亚?”桑迪问。

“是的。几小时前,在伦敦。”

“好。”

“他不再是我的客户了。我和普拉特—罗克兰德公司的事没有一点关系。他们雇我寻找那笔巨款,我的职责是找到它。我这样做了,得到了报酬。这事已经了结了。”

“那么你为何还要来找我?”

“有件事令我感到特别惊奇。我们能在巴西找到拉尼根,仅仅是因为有人告密。这个人对他的情况很熟。两年前我们同亚特兰大一家名叫冥王集团的保安公司进行了接触。该公司有一位欧洲来的客户,了解拉尼根的情况,而且需要钱。当时我们正好有些钱,所以和他们建立了联系。这位客户愿意提供线索,我们愿意给钱,通过第三者交易。每次该客户提供的信息都很准确。似乎这人对拉尼根的情况无所不知——搬迁,习惯,化名,等等。这一切全是吊我们的胃口——策划者很有心计。我们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情况。而且,说实话,我们也很着急。终于,对方提出了一笔大交易。我们给100万美元,该客户提供拉尼根的住址。对方出示了几张拉尼根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他擦洗那辆大众汽车公司制造的甲壳虫牌汽车。于是我们付了钱,抓住了拉尼根。”

“该客户是谁?”桑迪问。

“这正是我想了解的。我看,只能是那个姑娘。”

桑迪愣了一下,他似乎想笑,但霍地止住了。因为他猛然想起她曾经说过利用冥王集团来监视斯特凡诺。

“眼下她在哪里?”斯特凡诺问。

“不知道。”桑迪回答。眼下她在伦敦,但这完全不关他的事。

“我们总共付115万美元给这个神秘的客户。为了这些钱,她或他做了犹大。”

“事情过去了,你需要我干什么?”

“刚才我说过,我只是感到惊奇。假如哪天你获知了真实情况,请给我来电话。我无所谓输赢。不过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心里始终不安宁。”

桑迪含糊地允诺日后获知真实情况会给他去电话。斯特凡诺离开了。

午饭时,治安官斯威尼听到双方正在做交易,不由得火冒三丈。他打电话给帕里什和特鲁塞尔,但两人忙得没时间和他说话。卡特也不在办公室。

斯威尼去法院露了面。他在法官办公室之间的过道里坐下来,心想万一交易定妥,他要设法进行阻挠。他悄悄同法警和司法助理打了招呼,情况有点不妙。

两点左右,桑迪和帕里什神色严肃地来了。两人进了特鲁塞尔的办公室,关上了门。10分钟之后,斯威尼敲门。他闯进去,要求告知他的囚犯的现况。特鲁塞尔镇静地解释,不久将有认罪申诉,其结果有助于司法公正。这不仅是他个人的看法,也是在场的所有人的共识。

斯威尼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乐于与人共享。“看来我们都成傻瓜了。外面的人意见很大,你们逮住了一个大贼,却让他花钱买自由。我们是什么人?一群白痴?”

“你说该怎么办,治安官?”帕里什问。

“问得好。首先,我要把他关进县监狱,让他和所有的囚犯一样,坐一段时间的牢。其次我要尽可能严厉地控告他。”

“什么罪?”

“他偷了那笔巨款,是不是?他烧毁了那具尸体,是不是?让他在帕奇曼坐10年牢,这才公正。”

“盗窃巨款事不是发生在国内。”特鲁塞尔解释说,“超出了我们的管辖范围。该案由联邦政府负责,他们已经撤销了起诉。”桑迪呆在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份文件。

“有人胡来,是不是?”

“我们没有胡来。”帕里什迫不及待地说。

“真不错。出卖选民的利益,归罪于联邦政府人员,因为他们不必竞选职位。烧毁尸体的问题怎么处理?他是不是承认之后就走路?”

“你说他该不该被控告犯有毁尸罪?”特鲁塞尔问。

“当然应该了。”

“好。接下来我们怎样证明他犯有这种罪?”帕里什问。

“你是检察官,这是你的事。”

“是的,可你好像什么都懂。说呀,你怎样证明他犯有这种罪?”

“他不是承认干了这事吗?”

“是的,但你以为帕特里克·拉尼根会在审判自己的法庭上,向陪审团作证说,他烧毁了一具尸体?这就是你对审判情况的估计?”

“他不可能自行作证。”桑迪充满希望地插话。

斯威尼气得乱挥手臂,面颊和脖颈变红了。他怒视帕里什,又怒视桑迪。

当他意识到在场的三个人都有着一致的看法时,控制了自己的感情,“什么时候生效?”他问。

“下午晚些时问。”特鲁塞尔回答。

斯威尼没料到有这样快。他把双手插进口袋,向门外走去。“你们当律师的,没有一个不自私。”他故意抬高嗓音,让房内的人都听见。

“一个幸福的大家庭嘛。”帕里什讥讽地说。

斯威尼砰地关上门,气呼呼地沿着过道走去。他驱动那辆没有标志的警车离开了法院。在车内,他拿起车载电话的听筒,给自己在《沿海日报》的一个熟人打了电话。

既然受害者家属将诸如此类的权利一古脑儿给了遗嘱的执行者帕特里克,挖坟开棺就很容易了。当克洛维斯的唯一朋友帕特里克签字同意开棺以便为自己洗脱罪名时,法官特鲁塞尔、帕里什和桑迪都注意到这是一种讽刺。似乎每项决定都隐含着讽刺。

这完全不同于从坟墓掘出尸体。那种程序需要法院下达指令,之前还要适当地申请,有时甚至还要听审。而现在仅仅是查看一下,其程序未被《密西西比州法典》确立。因此法官特鲁塞尔处理时采取了很大的灵活性。谁会受到伤害?受害者家属肯定不会。棺材本身也不会。显然,这根本是无所谓的事。

罗兰依旧是威金斯殡仪馆的老板。他是否还记得克洛维斯·古德曼先生和他的律师,记得古德曼先生家中的奇怪而短暂的守灵。守灵者没有别人,仅有他的律师?是的,他记得很清楚,他在电话中告诉法官。是的,他从报上看到过关于拉尼根先生的报道。不,他和拉尼根先生没有联系。

法官特鲁塞尔简单说明了原因,并随即问起了克洛维斯的尸体被盗的情况。不,在守灵之后,他没有打开棺材。因为没有这种必要,他从不这样做。法官询问期间,帕特里克用传真机给罗兰发了几份同意挖坟开棺的文件。这些文件分别由迪纳·波斯特尔和遗嘱执行人帕特里克·拉尼根签署。

罗兰顿时积极给予帮助。以前他的殡仪熔从未发生过尸体被盗的事。加之,哦,对了,他能迅速地挖开坟墓。他还是这一公墓的老板。

法官特鲁塞尔派了几个文书和两名司法助理到公墓。漂亮的墓碑石上刻着如下几行字:

克洛维斯·古德曼

(1907年1月23日——1992年2月6日)

永垂千古

在罗兰的指导下,挖坟小心翼翼地开始。不到15分钟,棺材露了出来。罗兰和一位帮手跳进坑里,铲去了表面的泥土。棺材的边缘已开始腐烂。罗兰跨坐棺材下半部,用肮脏的双手将扳手塞进缝隙,使劲一橇,棺材盖发出爆裂声。其后,他慢慢掀开棺材盖。

果然不出所料,棺材里没有尸骸。

但是,有四大块煤渣块。

他们商定按照法律需要把听审地点设在公开法庭,但开庭拖到临近5点钟的时候。到那时,法院即将下班,多数雇员已离去。这对每个人都有利,尤其是对法官和检察官。尽管他们相信自己做得对,但仍担心舆论。自从挖坟开棺、认罪申诉协议生效后,桑迪无时无刻不在催促。此事宜速战速决,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他的委托人仍在监禁之中。当然,他们认为这不是理由。眼下法庭审判的安排正处在空档。时机极为有利。等待能得到什么?

什么也得不到。法官终于作出决定,帕里什表示没有异议。在接下去的三个多星期里,他有八个案子要审理。解决了拉尼根问题,减去了他一个大负担。

被告一方对5点钟开庭表示非常满意。倘若顺利,不到10分钟他们就能离开法庭。要是机会好,说不定碰不到任何人。对于帕特里克,这当然求之不得。他还能有何异议?

他换了一件大尺寸的白棉衬衫和一条卡其布宽松裤,脚上穿着新买的巴斯牌皮鞋。他没有穿袜,踝部仍裹着纱布。他和海亚尼拥抱,感谢这位大夫的真诚帮助。他又和护士拥抱,向护理员表示感谢。他允诺不久回来看他们。他不会回来,每个人都清楚。

在度过两个多星期的病人加囚犯的生活之后,帕特里克离开了医院。在他身边,走着他的律师。身后是忠于职守的武装押送人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另类生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