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默夫妇之争》

第15章

作者:averycorman

特德和一位主顾洽谈后回到办公室,别人给他看电话纪录。乔安娜克莱默来过电话,绘他留下了一个本地的电话号码,要他回电。至此他一天的工作实际上已经结束了。

“我是特德。”

“噢,喂,特德,你好吗?”她热情地说道。“换了个新工作,是吗?”

“是的,换了个新工作。你怎么知道号码的?”

“从你管家那儿知道的。”

“你打电话到家里去了?”

“别看急,我没有惊动比里。我趁他在学校的时候打的。”

“是的,他上学了。”“嗯,我知道。”

“乔安娜,有话直说吧!我很忙。”

“好的,我到纽约来了,有些事想跟你谈谈。电话里讲不方便。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

“谈什么事?

“我什么时候能跟你见面?”

他可以和她在电话里吵架,或是推托,乃至挂上电话。但是正象他一听说她来过电话就没法继续工作一样,他现在也忍不住想马上知道绝究竟有些什么事。

“我今天最方便。”

“行,44号街上新开了一家斯莱特里酒吧……”

“对。”

“六点钟在那儿碰头,好吗?”

“可以。”

“能再跟你谈话,我很高兴,特德”

“是吗?为什么?”

他把桌上的文件整理了一下,打电话给埃塔,请她待在家里,接着又看了一些业务文件,然后在五点钟离开了办公室。他在路上一家酒馆里停下来喝了一杯,为待会儿和乔安娜的对钦预作准备。

斯莱特里是家小酒吧,店堂后部有几张桌子。他绕过酒吧走到后面,乔安娜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等他。她的肤色不象上次那样地晒黑了。她穿着毛线衫和裙子,跟房间里其他的职业妇女十分相似,当然,不同的是她是房间里最漂亮的女人。

“哈罗,特德,你气色很好嘛。”

“你也一样。”

他们向侍者要了伏特加马丁尼酒,特德靠在椅背上,让她开头。她似乎有点儿心神不定。

“新工作怎么样,特德?”

“很不错。”

“那就好。”

特德拿得准她此行是有所求的。

一对男女在旁边一张桌旁坐下。

“你瞧,乔安娜,我们俩也象一对出来小酌的夫妻一样。谁也看不出不是那么回事。”

“嗯,我想你是要知道我干吗叫你上这儿来。”她笑了,可是特德没笑,他喉头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她说,“特德,我已经在纽约住了两个月啦。”

“是吗?”

“我在东三十三号街租了一套公寓。”

“真希罕,你一直住在这儿?”

她有点尴尬,不自然地转动着酒杯。这算是开场白吗?她是不是来讲和的?上次她肯定没有这种意图,不过这回差不多是一年以后啦。

“事情总在变化。我现在在大中央网球俱乐部工作。干打杂的话儿,能免费打点网球。”

“我看你为了免费打点网球可给不少人添了不少麻烦啦。”

“我知道你会那么想的。比里怎么样?”

“他长大了……只不过……摔了一交……”他得告诉她,几乎象忏悔一样。“把脸摔破了。留下个疤,乔安娜,打这儿到这儿。”

“噢。”

“还算运气,没有更糟。”

他俩都不作声了。自从决裂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有共同的心情。

“远看看不出来,特德。”

“怎么?”

“我看见过他。”

“是吗?”

“有几次我把汽车停在学校对面,坐在汽车里看你送他上学。”

“真的吗?”

“看上去是个大孩子啦。”

“你坐在汽车里?”

“看我的儿子……”

她的声音低下去了。乔安娜孤零零坐在街对面汽车里的景象感动了特德,他摇摇头。

“我忍不住了。我仔细考虑,想下决心……”

她确实想讲和!所以才这么和气。

“特德……我要把比里领回去。我们可以协商,让你每逢周末来看他,但是我要监护权。”

“你要把他领回去?”

“我在纽约定居了。我愿意跟他一起住在纽约。当然,不应该把你们俩分开。”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要我的儿子。我不能再坐在街对面的汽车里看他啦。’

“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

“不是的。”

“我为他花了多少心血!我为他忍受了多少煎熬!而你现在倒要把他领回去了?”他提高了嗓门。

“我们平心静气地谈吧。”

他们俩虽然跟房间里旁的一对对男女非常相似,可是现在他们暴露了相互之间的真正关系,周围的人就开始打量他们啦

“我总算把什么都安排妥当了,总算安排妥当了——而你现在想把他从我身边夺走?”

“我并不想把你排斥在外。你仍然可以来看他。每到周末你就见到他啦,特德。你是他的父亲……”

“你呢?”

“我是他的母亲。我如今还是他的妈妈。我从未放弃过这个身分。不可能放弃的。”

“乔安娜,见你的鬼去吧。”

“特德,我想同你开诚相见,我有旁的办法达到这个目的。”

“我就是这么个意思。尽管这不是世界上最明白的话,可我还是要说。见你的鬼去吧。”

“特德,还有法院呢。我能诉诸法律……”

“我不想再谈了。我要问的是谁付酒钱?”

“你讲些什么?”

“谁付款。我吗?又来敲我竹杠啦?是你邀我来跟你喝酒的——来听你提出要求的,难道还要我付钱吗?”

“谁付钱是无所谓的。我付就是啦。”

“好,这就对了。你付钱。侍者!”

侍者就站在旁边,他特地挪近来听三号桌上的闹剧。

“再来一杯!快!”

“好的,先生。”

“你付钱,我喝酒。”

“特德,你别生气……”

“有别的东西吃吗?我想叫柜上来一客三明治。这你付不付?还是光付酒钱?”

“随你点什么都可以。”

“你一贯出手大方。”

“特德,我已经拿定主意了。我考虑过不少时候。我有了一些变化,对自己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认识了些什么?我倒很想知道。”

“也没什么具体的东西。”

“讲一件事吧。告诉我一件由我付了代价而你现在认识到了的事情。”

“我绝不该和你结婚。”

她讲话的声音很柔和,并无特殊的狠毒意味,只是叙述一个事实,不仅是对特德说的而且也是对她自已说的。她在感情上如此决绝,使他大为震动,有一会儿,连火气都消了。待者拿来了酒,放在特德面前,特德坐在那儿只是呆看着。

“记在这位女士账上,”他说道,“由她付钱。”接着他的起身来,走出了酒吧,把她撇在那儿。

那天晚上,比里稍微有点儿小过失,特德就冲着他瞪眼睛吆喝,而且很早就打发孩子上床,因为他没有耐心念故事给他听,或是满足他为了拖延上床时间而提出的再喝些苹果汁的要求。

“你今天脾气不好。”

“今天糟透了。所以我希望这一天赶快结束。你马上上床,就算帮了我忙了。”

她要把孩子领走!他真希望酒吧间那个场面能再现一次,好让他把酒泼在她脸上。

电话铃响了,维维安要谈她买芭蕾舞票的事,一刹那间他搞不清对方是谁?在说些什么?她没买到芭蕾舞票,看电影去好吗?电影跟芭蕾舞有什么区别呢?他压根儿不在乎星期五晚上八点钟干什么去。

“行,看电影很好,好极了!”

“你好吗?”

“不太好。”

“出什么事啦?”

“没啥。过两天跟你说。”

“什么事呀,特德。”

“没什么。”

“真的……”

“我原来的妻子到纽约来了,要想取得对我儿子的监护权。”

“噢——”

要是特德说:“我伤风了,”或者甚至是“我这儿有客,”维维安大概都会满意,这个回答倒很可能出乎她的意料。

“你打算怎么办?”

“现在还说不上来。”

“我能帮什么忙吗?”

“能,给我把她宰了吧。”

他走到酒柜跟前,拿了一瓶白兰地和一只喝白兰地用的酒坏。他把酒杯平端在径手里,接着突然用尽全力把酒杯扔在起居室的墙上,碎片在房间里撒了一地。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有一两秒钟他感到很愉快,但也不特别舒服。上床之前为了找点事干,他把碎片全扫掉了。

第二天早晨,乔安娜打电话到办公室找他,他不接。后来她又来了个电话,他还是不搭理。她叫秘书传话给他:“告诉克菜默先生,事情没有解决。”乔安娜提到过法院和诉诸法律。他觉得不理睬她的电话在法律上不见得对他非常有利。

他去拜访约翰尚赛律师。律师记下了他认为最关键的事实,并且核对了几个日期,例如她离家多久了,上次来纽约是什么时候等等。

“她干了不少侧翼迂回呀,”律师说道,他总是爱用橄榄球术语。接下来他想了解乔安娜究竟是怎么对特德说的,并且把她的话写在本子上。

“好吧特德,你有什么打算?”

“法律手续怎么样?”

“你的口气象个律师。法律不是关键。主要得看你想怎么办。你想带着孩子一如既往地过日子呢?还是想放弃孩子换个生活方式呢?”

“律师说话有点象法官了。”

“一点也不。特德,输赢得看最后结果。可是你首先得决定你是否想参加竞赛。”

“我要我的儿子。我不能让她领走。”

“这就是你对问题的答复。”

“她没资格带领他。”

“特德,这就不是对问题的答复。她说的有理,你知道吗?法院会管这码事,而且到目前为止她的行动都是非常负责的。”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战术上说是这样的——她有她的比赛计划。我估计有人给她出主意。她没有采取卤莽行动.也没避开你找孩子。她找到了工作,定居下来了,而且就在你所佐的州里。她还说她并不想割断你和孩子的关系。这些步骤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她再打电话给我怎么办?”

“对她说你得花点儿时间考虑。除非万不得已.她大概不会上法院去。”

“嗯,我是不会让步的……”

“特德,要利用这段时间。我碰到复杂同题总是做一件大有助益的事情:我把问题的正反两面的理由都开列出来,逐条写出来,然后仔细研究。你也应该这样做。”

“我对自己的要求清楚得很。”

“就算帮我个忙吧。把正反两面的因素开列个清单,然后,你如果确定无疑地知道你要保留对孩子的监护权——那么我就会深信无疑,你自己也会深信无疑,这样我们就能全力以赴投入竞赛,把他们打个一败涂地。”

特德虽然信任尚赛,却还想摸摸他的底。杰姆奥康纳曾对特德说他有个堂弟在当法官,特德就请奥康纳打听一下尚赛的声名可好。乔安娜打来的电话还没有回。他挂了个电话给她,说是需要花些时间来研究“她的要求”,他讲话时字斟句酌,拿不准她是否会把他的话全记下来,去请教她的律师。乔安娜问是否可以见见比里。

“不行.乔安娜,现在这样做会引起一连串问题。我不想让你见他。”

“真可笑。难道我想给自己儿子买个热狗.也得先去申请法院批准?”

“听着.宝贝,这个处境不是我给你造成的——是你自己造成的。顺便问一句,你怎么还用克莱默这个姓。”

“我觉得这个姓很好听,所以一直用着。”

“你倒是个无拘无束的人。”

说了这句刻薄话,他就挂断电话。他单方面幻想的和好就到此为止了。奥康纳打听到:在办理家庭诉讼的律师中,约翰尚赛名望很高。特德于是把律师的问题撇在一边,而去注意生活的其他方面,例如工作、当父亲、当情人等等,可是这些事他一件也办不好。他和维维安约会。虽然她建议他一吐为决,但是拒绝和她商量└比里的问题。“今天晚上不谈啦,”他说道,“我已经想得太多了。”他们去看了一个喜剧电影,他却心事重重,一点儿也打不起精神。后来回到她家里跟她同床,他也只是象个上了发条的玩具一样走了个过场。

第二天晚上,他在家睡到半夜,突然惊醒,出了一身冷汗。他下了床,走进比里的房间。孩子睡得很沉,特德把他从熟睡中推醒,在比里的一生中这是他第一回这样做。

“比里,比里,”他边喊边推。孩子睡眼惺松地始起头来。“我爱你,比里。”

“噢,我也爱你,爸爸。晚安。”孩子睡意很浓,翻过身去又睡着了,而且第二天早晨也不会记得这件事“

“晚安,比里。”

查理已经多次邀请特德去见见他的新“女友”。他将在星期天下午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克莱默夫妇之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