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桑》

第三节 与卡西米尔·杜德望结婚

作者:安安

●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这样的、来自异性的关心,她被打动了。

●母亲无理取闹,横加于涉。

●一个出身低微的、有着不洁经历的女人,终于有一个贵妇人来拜访了。

爱情有时候不期而至。起码对奥洛尔来说正是如此。

从修道院出来后在诺昂生活的日子里,她是一个小主人,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姑娘,到处受到人们的尊重。跟随母亲到巴黎后,她的生活变了一副模样,随时随地受到母亲的约束和指责。两个人之间经常发生争吵和对抗。

当然,索菲也有厌倦与女儿争斗的时候,而也就是有一天她的念头一转,便奠定了女儿的婚姻生活。莫里斯·杜邦——索菲的丈夫,奥洛尔的父亲——有一位好朋友杜卜列西斯先生,索菲一直与他们一家有来往。为了缓合与女儿的关系,索菲决定带她去杜卜列西斯先生家住几天。

杜卜列西斯先生家住在布列西斯乡村。对于热爱乡村景色和生活的奥洛尔来说,那里虽不是她熟悉的诺昂,但也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她一下子喜欢上了那个地方。杜卜列西斯先生和他的夫人昂日莱都是善良、直爽之人。当索菲决定回巴黎,而他们看到闷闷不乐的奥洛尔没有此念时,昂日莱便提出奥洛尔可以在此再住几天。索菲同意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奥洛尔与杜卜列西斯先生一家成了好朋友。杜卜列西斯夫妇有五个孩子,他们把奥洛尔也当成了自己的女儿。而奥洛尔的母亲仿佛把她给忘记了,以至于她在那里呆了好几个月。

或许索菲如此作法是早有主张。杜卜列西斯先生的领地经常有年轻军官到此,她也许想让奥洛尔有个接受求婚的机会。确实,她希望女儿早点成家,甚至有一次她曾经逼迫女儿尊从她的意见,为此俩人闹得不亦乐乎,奥洛尔对母亲心生恨意。

不过,不管怎么说,与杜卜列西斯一家一起生活的几个月确实对奥洛尔产生了影响。

乡村的新鲜空气使她恢复了活泼的天性,杜卜列西斯夫妇相亲相爱、儿女相依的幸福家庭生活情景令她对婚姻产生了好感。她开始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充满憧憬,觉得需要找一个能够保护自己、爱自己的男人。

奥洛尔的念头有一天终于成为现实。她口到巴黎的家后,杜卜列西斯夫妇来巴黎看望她。他们一同出去散步、吃饭、看演出,索菲虽然也受到他们的邀请,而且本来她也喜欢这样出去玩,但她常常只让女儿一人跟他们去。“我感觉她好像要把做母亲的全部权利和义务统统交给社卜列西斯夫人,”奥洛尔说。

也就是在这段日子里,有一天晚上,他们看完戏后到一家名叫多尔多尼的咖啡馆喝冷饮。他们是坐在外面的露天座位上。突然,昂日莱对丈夫说:“瞧!卡西米尔来了。”

一个身材瘦长、风度翩翩、满面春风的小伙子,迈着像个军人的步子走了过来。他跟杜卜列西斯夫妇紧紧握手,并回答他们对他父亲的亲切问候。

随后,卡西米尔坐在昂日莱夫人身边,低声问她那个姑娘——奥洛尔——是谁。

“这就是我的女儿,”夫人大声回答。

“噢,那么说这就是我的妻子啦?”卡西米尔说,声音仍旧很轻。“您答应过我把您的大女儿嫁给我。……这位小姐看上去同我的年龄正相配,要是您肯把她许给我的话,那么我就把她接走。”

昂日莱夫人笑了起来。不过这个玩笑真的成为一个预言。

卡西米尔的父亲杜德望男爵是杜卜列西斯家备受爱戴和尊重的朋友。他是父亲与一个女仆的私生子,但父亲承认了他。

几天以后,卡西米尔·杜德望来到杜卜列西斯先生的领地布列西斯,与奥洛尔和杜卜列西斯夫妇的儿女一起游戏。他热情、快活,而且显得特别关心奥洛尔的处境,给她提出了一些有益的建议,所以给奥洛尔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觉得他非常讨人喜欢。

卡西米尔没有特意对奥洛尔献媚讨好。如果他那样做的话,或许他们在一起相处就不会那么随随便便了。他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这样做。因此,他们之间建立起了一种平稳自然的伙伴关系。昂日莱夫人一直习惯把他称为自己的女婿,而卡西米尔则把奥洛尔当成自己的妻子。

奥洛尔呢,在她的心目中,卡西米尔是一个善良、诚实、无私的保护者。他们在一起玩耍、笑闹时,她乐意“假装”成他的妻子。一股爱情萌芽在她的心中拱动着,如此的不经意而又如此的脆弱,那是一个埋藏得很深的秘密。她是真诚的,秘密的谜底是她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无可言表的快乐。她终于有了一个可靠的、她以前憧憬中的朋友,而当梦想与现实相吻合时,是多么美妙的事呀!

玩笑开得久了,尤其是他们经常在一起游戏,这招来旁人的俏皮话。奥洛尔的自尊心容忍不了这些。虽然心中她已倾情于卡西米尔,但她口头上还要拼命地抵赖。

事情没过多久便有了结局,卡西米尔正式向奥洛尔求婚。他在她面前一本正经,态度诚恳,言辞明确。他说:“也许我这样做不合乎常规,但我想从您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而且这个答复是完全自由、不受任何压力做出的。如果我还不至于惹您讨厌,而您又不能马上表态的话,那就请您多注意一下我。如果您同意,让我叫我的父亲到您母亲那里去提亲的话,那么就请您过几天告诉我,过一些日子也可以,只要您同意就行。”

卡西米尔的言语和举动令奥洛尔心里非常得意。杜卜列西斯夫妇也对奥洛尔讲了卡西米尔和他家的许多好的方面,奥洛尔觉得她真的该从婚姻的角度审视一下他了。

杜德望男爵家产很多,收入也很可观,其中有一半来自男爵夫人。卡西米尔虽然是独子,但他只能得到父亲家产的一半,因为他是私生子,并不是男爵夫人所生,无权继承父亲的家产。其余的所有财产,男爵一概留给了妻子,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她得把家庭财产再传给卡西米尔。可是,这也意味着婚后他得过比较简朴的生活。所有这些证明了他要娶奥洛尔不是为了钱财。

通过奥洛尔的观察,她发现,正如卡西米尔自己说的,他不是那种感情冲动、只凭一时热情办事的人,而且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不善于用令人激动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以前虽然没有对奥洛尔说过表示爱慕的话,但他这时对她说:“我愿意坦率地告诉您,从看到您的第一眼,我就被您那善良而又懂事的神态深深打动了。当我笑着告诉昂日莱夫人您将成为我的妻子时,我的心里不由自主地马上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如果您真的来到我面前,我该多么幸福啊!这种想法每天都出现在我的脑子里,而且一天比一天清晰。同您一起说笑、游玩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与您相识很久了,我们已经是老朋友。”另外,卡西米尔还向奥洛尔谈及那种经得起考验的真正的友谊,谈到杜卜列西斯夫妇家那种安宁、和谐的幸福家庭生活,并说他自信有能力让奥洛尔也得到那种幸福,并描绘出了那种生活的具体画面。

奥洛尔觉得卡西米尔的话十分中听。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这样特殊的、来自异性的关心,也从来没有谁如此心甘情愿、快快乐乐地一味顺从她,这一切把她那颗感情丰富同时又需要呵护的心完全打动了。

她去征求了杜卜列西斯夫妇的意见,在得到他们的首肯之后,便同卡西米尔保持恋爱关系。很快地,她就把他当成最知心、最信得过的朋友了。

奥洛尔的母亲索菲来到布列西斯,与杜德望男爵会面。这是由两位年轻人与昂日莱夫人一道安排的。索菲掌握着这桩婚姻能否成功的钥匙,一切都取决于她一时的兴致,她只要说个“不”字,那么所有的都可以推翻,统统不算数。也就是说,如果她拒绝这们亲事,不论是奥洛尔还是卡西米尔,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别的念头,他们只能做一对好朋友了。

上了年纪的杜德望男爵一头银白色的头发,神态和善而又显得尊贵,让人感到亲切而又敬重。他给奥洛尔和她的母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加上杜卜列西斯夫妇等人一起,相互交谈。

之后,索菲对女儿说:“我同意这门亲事。可是我不是就此便答应了。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否讨我的喜欢。他长得不漂亮,而我倒是喜欢模样英俊的女婿挽着我的手臂。”

杜德望男爵特别喜欢奥洛尔,散完步分手时他对未来的儿媳说,他觉得她能够做他的儿媳是他一生中极大的幸福之事。

索菲留下来住了几天。在这几天里,她显得十分愉快,待人亲切。她捉弄了她的未来女婿一次,目的是想考验考验卡西米尔。最后,她终于觉得卡西米尔是个好孩子。离开布列西斯之前,她表示同意这一对情人留在那里。

可是,半个月后,索菲又突然来到布列西斯,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她说卡西米尔是个生活放荡的人,而且过去当过咖啡馆的侍者。没人知道她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话。虽然亲友们对她说那些内容都是无稽之话,并告诉了她卡西米尔以前的生活经历,但毫无用处。索菲仍固执地坚持己见,而且声称大家都在拿她开心取乐。她对着自己的女儿把昂日莱夫人大骂一通,说她为人不善,家风不正;并说杜卜列西斯先生专门干把有大宗财产的继承人同骗子联姻之事,以从中谋取私利。

奥洛尔不得不迁就她的母亲。为了消除她的怨气,她对母亲说可以马上收拾行李随她离开此地回巴黎,如果这还不能令她满意的话,做女儿的可以答应以后不再同卡西米尔见面。

听到女儿的这番言语,索菲怒气全消,平静下来,张落着收拾行李。可转而她又改变了主意,对奥洛尔说:“我想好了,我这就走,这地方让我讨厌。你要是乐意,那你就留在这里。我会把我了解到的情况转告给你。”当天晚上她便回了巴黎。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索菲类似这般地大吵大闹了几次。她就像一个病人,任性而且全然不顾别人的脸面。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杜德望夫人前往巴黎正式拜访索菲。此前这位老夫人回她的老家了,所以无缘与索菲和奥洛尔母女见面,商讨儿子的婚事。她的屈尊而至使索菲心里十分得意,或者说抚慰了索菲那颗长期遭受婆婆玛丽挫伤的心。一个出身低微的、有着不洁经历的女人,终于有一个贵妇人来拜访了。杜德望夫人雍容华贵,风度怡人,而又像天使一样温柔和善。儿子的婚事中发生的波折给这位贵妇人增添了诸多烦恼和痛苦,这在她的眉宇之间充分表露出来。一个美貌的夫人的这种神态,人见犹怜,加之她在索菲面前声音柔弱,态度谦恭,所以一下子打动了索菲和奥洛尔,使她们产生了好感。经过一番商谈之后,这桩婚事决定下来了。

然而,一切并没有就此了结。处于更年期的索菲客观上不停地挑起事端,忽而某天心血来潮说这桩婚事不行,于是它的进展便不得不搁下来,忽而某天又说可以了,让人摸不着头脑。可怜的奥洛尔因此凭添许多苦恼和伤心。

索菲对卡西米尔的态度再也没好起来,用她自己的话讲,这是因为他的鼻子她看着不顺眼。她一方面心安理得地接受卡西米尔的关心和照料,另一方面变着法考验他的耐心,并以此做为一种乐事。同时,她还经常在女儿面前说他的坏话,简直荒唐到了极点。

好在她的作法过了头,人们——包括她的女儿——已经认识到了她只是在从中作梗,她的所做所为没有任何根据,也就于事无损。

1822年9月,两位有情人终于举行了婚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乔治·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