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桑》

第一节 情人于勒·桑多

作者:安安

●于勒·桑多被这位诺昂的女主人带有野性的美貌,大胆而又说一不二的性格,以及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和柔软的腰肢迷住了。

●他们的手第一次重叠,彼此相拥相吻,尽享爱情的甜露。

●卡西米尔自从知道妻子即将出走后,悲伤不已。

在夫妻之间的关系变成了合作者关系之后,生活变得日复一日地平庸。直到进入1830年的仲夏,奥洛尔结识了于勒·桑多,一下子堕入情网并不可自拔。

于勒·桑多是一个拉夏特尔小城税务官的儿子。他从小就显露出过人的天赋,聪明伶俐。他的父母尽管生活并不宽裕,但不惜一切让他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中学的学业结束后,他的成绩优异,接着去巴黎攻读法律专业。那时他19岁,白里透红英俊的脸庞,一头金色的鬈曲头发,漂亮而又潇洒,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青年。

因为是假期,所以他回到拉夏特尔。他的身体瘦弱,性情也较为懒散。与朋友们在一起时,他不太喜欢凑热闹,常常是平静地抱着一本书,找个地方一个人消磨时间,做为享受。

在诺昂,卡西米尔整日在田野与林间追逐猎物,晚上要么坐着打盹儿,要么与女佣逗闹偷情。奥洛尔对此视而不见。好在周围城堡有一些向她馅媚示爱的小伙子,他们乐意与她在一起高谈阔论,听从她的调遣,把她众星捧月地做为中心。这成了她唯一的乐趣,几乎每天都骑马去拉夏特尔或其它一些地方。

一日,奥洛尔又一次来到古德莱城堡她的朋友杜维纳的家。此时,在他的家中除了经常见面的几个朋友外,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小伙子。这个气质脱俗的年轻人马上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却拿着一本书离开了大家,走到草坪中的一棵苹果树下的长凳上坐下。他的这一举动令奥洛尔情绪产生了波动,其至有些不愉快。于是她把别人也带到树旁,在他的周围开始他们的交谈。

由此,开始了奥洛尔与于勒·桑多的交往。没过多久,这一对多情的男女之间便深深留下了对方的影像。于勒·桑多被这位诺昂的女主人带有野性的美貌、大胆而又说一不二的性格,以及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和柔软的腰肢迷住了。当他发觉她好像对他感兴趣时,便发狂地爱上了她。而在奥洛尔的内心深处,于勒·桑多年轻英俊,聪明灵慧,他那略显柔弱的风度和充满幻想的浪漫,这一切也无时不在诱惑着他。他们之间有许许多多共同话题,而俩人超越现实的浪漫的追求又是那么的一致。这构成了他们相互吸引、相互仰慕的另一个方面。事实上,她的谈锋胜过他一筹,因为性格上奥洛尔较为刚强,是个女中豪杰,而于勒·桑多则较为软弱,是个多少带有一些女人味儿的男儿。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道崭新的风景线,一个兼有母亲色彩的情妇与一个兼有儿子色彩的情郎。

这是俩人独特的性格决定了的,而他们彼此适应。

我是多么地爱他,这个可怜的孩子。从见面的第一天起,他那内涵丰富的目光,那有点笨拙而又直率的举止,那对我略显腼腆而又有点不知所措的神态,深深打动了我,令我不禁想再次见到她,留心他。这种只能意会而不可言谈的兴趣与日俱增,而且我从未想到要去抑制这种想法,甚至到我对他表白我爱他那会儿之前,也没有这样想过。有那么一阵儿,我独自一人坐在那儿看书,可是我什么都没看进去。我的大脑完全被对他的爱占据了,而那是多么甜蜜和今人陶醉啊,朦胧、神秘的爱情。

奥洛尔的表白透露了她内心的真实感受。

终于,两个人开始单独出去约会。很多时候是在诺昂,在奥洛尔领地花园中的一片小树林里。就是在那里的长椅上,他们头一次毫不隐讳地互表爱心,叙述思念之情。也就是在那里,他们的手第一次重叠,彼此相拥相吻,尽享爱情的甜露。有许多次,于勒·桑多或是顶着夏日的骄阳,或是冒着风雨,气喘吁吁,精疲力竭地从拉夏特尔的家中起来。

处在爱河中的人会时常搞一点小把戏,这一对偷情的人也是如此。当于勒·桑多来到他们约会的那张长椅前时,会发现奥洛尔留在那儿的书和头巾。这时,他便留下自己的帽子和手杖,然后藏到一边,看一看奥洛尔来到时的模样。而他们都觉得这样十分有趣,隐含着一种幸福。

他们的关系不断地发展,爱意渐深,对对方肉体的渴求也日渐强烈。在花园旁边一个不易有人路过的小屋里,两个人终于走过了男女间最神秘、最撩人的一步。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小屋和小树林成了他们舔情吮蜜的住所。

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奥洛尔和于勒·桑多选择的约会地点都比较偏僻,而且于勒·桑多来诺昂去相会地时尽可能躲开这里的人,但他们的关系还是被人发觉。一时,毫无善意的言语评论在拉夏特尔传开了。

相比起享受甜蜜爱情的幸福而言,拉夏特尔的那些添油加醋的流言蜚语对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把我的生活注意力集中在我所爱的人身上。我的身边聚集着我所爱的人,他们就像一支神圣的军队。这令我无所畏惧。”这就是奥洛尔的回答。

然而,这种浪漫、舒心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于勒·桑多是回拉夏特尔放假休息的。

随着新学期的开始,他必须回到巴黎。这对奥洛尔不啻一个冷水击身的打击。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离别多。这是一对情人发自内心的苦叹。

在于勒·桑多离去后,奥洛尔的日子过得相当糟糕。她唯一的伴侣就是嫂嫂艾米莉。

这是个温婉、善良的女人,可是在九点钟就要告退。此时奥洛尔便去小客厅里写信或者画画。

两个孩子睡在隔壁的房子里。索朗芝长胖了,面色鲜嫩;莫里斯学习很不错,母亲教他拼写。

伊包利特和卡西米尔几乎总是去参加风雅的聚会。这种死气沉沉的景象不可能持续多久。杜德望夫人已打算去巴黎与小于勒相会。她的夫妻生活越来越叫她觉得不可靠。

只有逃跑,她才可能恢复那本来的样子。

至于她丈夫,他有一些情妇,但她不容许这种放荡是单方面的。

一天,在丈夫的书桌里寻找东西时,奥洛尔发现了他标明给她的一个包裹。那上面写着:我死后再打开。

奥洛尔可没有耐心等到自己成了寡妇后再打开它。她想,既然它是给我的,我就有权打开它。这不是什么不得体的行为。而且,既然丈夫身强力壮,她也就可冷静地读他的遗嘱。

打开一看,她才发现他在那里面集中了对她的所有怒气和愤恨,对“她的堕落”的所有感想,对她性格的所有鄙视之情。而且他是把它当作爱情的证明留给她的!

奥洛尔以为是在做梦。读了这份遗嘱,她终于清醒过来了。她想,和一个对妻子不尊重、不信任的男人过日子,这无异于希望让一个死人复生。她的主意已定,并且坚信永不改变。

她一天也不能等,马上向丈夫宣布她的不可动摇的决定;“我希望得到一笔生活费;我将去巴黎,孩子留在诺昂。”

卡西米尔对妻子的神态大吃一惊。

她要求的东西比所希望得到的更多。她根本不想抛弃孩子和诺昂,甚至也不愿抛弃丈夫。半年住巴黎,半年住诺昂;三千法郎的生活费。如果这些条件卡西米尔接受了,她就会同意维持名存实亡的家庭。

卡西米尔接受了这些条件。

剩下的就是解决孩子们的命运问题了。奥洛尔打算一有把握提供衣食住宿,便把“胖姑娘”索朗芝带在身边。三千法郎,对她这个乐善好施而不喜欢计算的人来说,简直太少了。她得挣些钱。她毫不怀疑写书、画画、或者画烟盒一定能达到目的。至于莫里斯,他父亲打算让他进巴黎的寄宿学校。可是他年龄大小,身体太弱。他得有一个家庭教师。而且奥洛尔希望有古瓦朗当他的家庭教师。

“如果您在诺昂,”她给他写信道,“那我就可以轻松呼吸,安心睡觉了。我的孩子将由能干的人教育。他的功课将会有进展,他的身体将有人照料,他的个性既不会因放任自流而惯坏,也不会因过严管教而伤害……”

无疑,卡西米尔·杜德望不讨人喜欢。然而一个妻子的感激,一位母亲的温情难道是无足轻重的东西?

“您知道,我的心并不冷漠。我感觉到,他除了尽义务,没有留下什么……”于勒·布古瓦朗一如所有年轻男子,被杜德望夫人迷惑,最后这一句话展示了美妙的前景。

他接受了。

可是,当他建议她可以与他一同去尼姆旅行和探亲时,她回避了。她说,她得照顾丈夫,并且不能使孩子未来的家庭教师受人怀疑。“我至死都将感激您,然而我却不能报答您。”

家庭教师上任了,再没什么可拖住她的了。唯有伊包利特企图阻止奥洛尔出发。风趣的醉鬼喝酒后生出了同情心,晚间,来到妹妹的房子里,哭着说道:“你想象一下,带着一个孩子在巴黎,每月二百五十法郎,怎么过日子?这太可笑了,你连一只小鸡值多少钱都不知道!你住不了十五天,就会两手空空地回来。”

“那好吧,”她回答说,“我试一试吧。”

确实,这个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的人,由于被婚姻合法地剥夺一空,手上连一个子儿也没掌有。但她希望有朝一日重获孩子、财产和家园。

卡西米尔自从知道妻子即将出走后,悲伤不已。她说:“他向我哭了。我向他表示,我不希望像一个被人家背着的包袱,而愿意像被人家寻求、召唤的伴侣……”

她梦想到巴黎与优雅而轻浮的桑多会聚以后,既当他的情妇,又做他的家庭主妇与母亲。她结婚以来,一直在麻木之中;而今,她终于活了。

“生活!多么美好,多么甜蜜,尽管有忧愁,有丈夫,有烦恼,有债款,有父母,有流言蜚语,尽管有令人伤心的痛苦和令人厌倦的烦人事!生活是令人陶醉的!生活就是幸福!生活就是天国!”

1831年1月,奥洛尔·杜德望离开诺昂。她兴高采烈,因为获得自由;她又黯然神伤,因为她抛下了孩子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乔治·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