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

第11章

作者:安妮塔·蓝伯

为女人和尊严而起的争吵是个人的私事。

--------蓝毕梧,巴斯城规

茱莉全身冻结。巴斯之王怎么会在这里?

羞耻的感觉包围她。“老天!”她大叫。“不可以让他发现我在这里。”

“为什么?”雷克用双臂支撑身体的重量。他的额头泛着汗光,他的眼睛闪动决心。“你不需要感到羞耻,你只是把自己给予将成为你的丈夫的男人。我来应付蓝毕梧。”

她的心跳得像擂鼓,冰冷的真实逼退了温暖的陶醉感。几年来,她灵巧地避免了妥协。她知道规则,她知道所冒的险。她赌输了,而这次的赌注是她的心和她的灵魂。

“茱莉小姐!”蓝毕梧大叫。“你在里面吗?”

“走开,蓝毕梧,”雷克大叫。“她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不相信你。”

她慌乱地环顾四周,寻找逃出口。她必须离开这里。“让我起来。”

“甜心,”雷克说﹒他的脸靠近她的。“你属于这是,现在你是我的。”

“你的?我要的是会珍惜我的男人,而不是为了娶我不择手段的无赖。”她是笨蛋,愚蠢地掉入他的陷阱。

“我了解你,安茱莉,”他诱惑地说,抚摸她的头发。“要你的心听从我。”

“我倒不如听从我的父亲。”雷克损坏了她的名节,但是这并不表示她必须嫁给他——或者必须忍受羞辱。她曾经熬过灾难,一定能够通过这次考验。“我不是你的,而且我不打算听从你。让我起来。”

“理智一点,亲爱的。覆水难收。”

“理智?”她抓住他的胸毛。“我这辈子唯一信任的男人站在那扇门外,从我来到巴斯的那一天起,毕梧一直当我是他的女儿。他尊重我,虽然我不值得他尊重。我为自己感到羞愧,可是我不能加深他的失望。”她推开他。

雷克下床,愤怒地走进浴室。

“毕梧,”她大声说。“请到楼下等我。我一会儿就下去。”

“你受到伤害吗?”他问,声音带着愤怒。

伤害?她被自己的软弱毁灭了。“没有,”她说谎。“我很好,请不要担心。”

“你确定?我会撞开门……”

“不需要。”

“那么,我在客厅等你。”他的脚步声远去。

雷克穿着深绿色的睡袍,满脸怒气地站在邻室的门口。“你今晚什么地方也不去,茱莉。”

他的语气激怒她。“你并不拥有我,齐雷克。”她下床,疼痛的腿间带着血渍。她的骄傲受伤,但是她仍然拥有尊严。庄重的离去似乎是她解救自己的唯一方法。

她用颤抖的双手穿上衣服。雷克几乎扯坏了所有的钩扣,礼服背面甚至裂开,不过她的披风会遮掩衣服的窘况。

雷克走向她。“我来。”

她举起手。“不要碰我。”

他叹息,可是走近她。“现在拒绝我不嫌太迟了些吗,茱莉?”

她鼓起勇气。“和你到这里来是个错误,不过发生的事没有改变任何事。”

“错误?”他的骄傲和信心受到打击。“半个小时前,你不认为爱我是个错误。你为什么改变想法?”

“因为毕梧逮到我和你在这里。我不应该向你投降,那是错的。”

“爱我,雷克,”’他模仿她。“‘到这里来,脱掉我的长袜,雷克!’”

她发火。“去你的,齐雷克!”

“‘我要你,雷克’,他抓住她的手腕。“你已经得到你要的,局长小姐。”

她试着挣开他的手。“放开我。”

“好让你给我一巴掌?”他干笑。“不可以。”

她踢他的小腿。

他咒骂,放开她,握住受伤的腿。

茱莉满意极了。“你诱惑我,齐雷克,我也许愚蠢得掉进你的怀里——”

“我的床,”他单脚跳着。“你掉进我的床。你喜欢和我做爱。那是你的证据,”他指向床,“你的血流在我的床单上。”

她退开,被上披风。“你这可耻的恶棍。你可能对所有的女人说过这种话。”

他被行向她。“茱莉,”他哄她。“今晚是我们之间的开始。”

她疲倦的心想相信他的温柔,可是她的脑子尖叫着这只是他的另一个诡计。“不要企图用你的谎言迷惑我,齐雷克。”

“你爱我。”

“那是你的想象。”

“不是,你知道你自己的感觉。”

齐雷克显然认为所有的女人都爱他。他低估了安朱莉。“不错。我讨厌你。”

他深呼吸一口。“太不幸了,因为你将要嫁给你讨厌的情人。”

“你还不明白吗?我不需要嫁给你。”

“不?”他疑问。“万一你怀了齐家的下一个继承人呢?”

她按住自己的肚子。“我当然没有。”他充满信心的眼神令她不安。“你只是想吓我。”

“怀孕令你害怕吗?我以为你想要孩子。”

“我是想要孩子,可是他们的父亲必须是个慈爱、诚实的男人。”

他盯着自己的脚。“你认为我不慈爱也不诚实?”

老天,他为什么不是她的梦中情人?“你知道答案。”

“我能够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她为永远不可能的事感到哀伤。“你不能给我个真相——我的父亲要你来此地的原因。”

他抬头。“我很抱歉,茱莉,这个我不能给你。”

她痛苦不已。“我能够帮助你,雷克。”

“就像你帮助桑提斯?”

“不。桑提斯只是赌输了,他没有秘密。”

“你唯一能够帮助我的方法是嫁给我。”

“不。我的父亲勒索杜比和另外五个追求者,后来我帮助他们设计父亲交出证物。拜托,雷克,告诉我实情。”

“我不像庞杜比或其它的人。”

“那么打开门让我走。”

“我不能让你走,你知道的。”

她搜索房间。“有别的出路吗?”

他微笑。“你可以嫁给我。”

“把你的求婚留给其它的女人。”

他扬起眉毛。“你确定你已经准备好走出那道门?”

他又要玩什么花样?“我当然已经准备好走出那道门,走出你的生活。”

“不再考虑?你没有未完成的事?”

忍耐,她告诉自己。你可能是第一个走离他身边的女人。“给我钥匙,雷克。毕梧在等我,我要他送我回家。”

“我不该这么做。”他刷刷头发,露出一副哀伤的样子。“我会后悔的。”

茱莉不会上当。“钥匙。”

他走到书桌旁拿出钥匙,然后走到门边打开门锁。“明天早上我会带派迪和马车去,吩咐道格和其它的人准备好。”

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贵族的作风一向奇特,她想道。不过到明天早上,她也会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打开房门。

“除非你想到有未完成的事……”

“明天早上十点钟,男孩们会在院子等你们。”

他让出通路让她走出去。

“茱莉……”

她转身。“什么事?”

他的眼睛闪烁。“你忘了你的鞋子。”

茱莉坐上毕梧的马车。上一次她坐在这部马车上时,齐雷克坐在她的对面,发誓要娶她为妻。在他到达巴斯的那一晚,她相信自己能够逃避他。她甚至主动提议协助他逃出她的父亲的陷阱。结果,他却陷害她。

毕梧爬上车,坐在她的对面。他诅咒一声,把帽子丢在座位上。

她的心痉缩。“毕梧,我好羞愧。”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你一定对我很失望。”

他倾身向前,握住她的手。他愉快的蓝色眼睛里充满疼爱。“够了,茱莉,亲爱的。我不要听这种话。我以你为荣。”

“哦,毕梧。”她硬咽。“我不配得到你的关心。”

“够了。”他握紧她的手。“你在十六岁那年也说过这些话,记得吗?”

年少的黑暗岁月是她永远抹不去的阴影。她沉溺在任性放纵的大海中,是毕梧救了她。但是年轻时的罪孽,比不上她和齐雷克所做的荒唐行为。

“我们早就解决这个问题了,茱莉。”

“是的,可是当我想到自己总是惹麻烦,我就生气。”

“惹麻烦的人不是你,是你的父亲。”

“你有其它的责任。”

“哦,当然,”他开玩笑地说。“譬如余夫人和她的猴子。你知道她的猴子闯进面包店的事吗?老天,那只猴子把面包店搞得一团糟——蛋糕和派饼到处飞。我不知道自己的责任还包括解决猴子惹的麻烦。”

这个故事逗得她微笑。“我相信你处理得很妥善。”

“不太妥善,不过你不必担心。我会解决你和雷克爵爷的问题。”

乐观的毕梧。“你不了解,他没有强迫我。”

“他诱惑你,”他说,脸色阴沉下来。“我知道他,茱莉。任何人都知道齐雷克喜欢美丽的女人,我应该保护你。”

“这不是你的错。”

“要是我年轻二十岁,我会向他挑战,”他发誓。“我会让他知道玩弄巴斯的小姐必须付出代价。”

她知道年轻的蓝毕梧也不会是雷克的对手。然而,这份感情安慰了她的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件事必须怪我。”

毕梧注视她。“你觉得如何?”

空虚,卑微。“疲倦。”

“你爱他吗,茱莉?”

半个小时之前,她会大声回答是的,会签下婚约,跟随齐雷克到天涯海角。现在她知道爱与慾的分别。“我和全英国一半的女人一样,对于齐雷克的殷懃受宠若惊。可是爱他?”

她盯着自己的手。“不。”她说谎。

毕梧放松地靠向背垫。“你想去泡泡温泉吗?”

“现在?”

“是的,现在。你可以在你见到外婆之前放松情绪。”

想到要面对文娜,茱莉仅存的一点力气也消失了。“可是温泉池关闭了。”

巴斯之王说:“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地方对我关闭。”

“可是我的浴衣在家里。”

“不要担心,那里有一柜子的浴衣。”

安安静静地泡在温泉里,这个主意听起来好极了。“好,我们去温泉池。”

毕梧指示车夫,马车平稳地穿梭于巴斯城的街道。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茱莉放松地吁口气。

“谢谢你来接我,毕梧,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无法将自己的罪恶化为语言。

他注视窗外。“我的马夫喜欢葛家的女仆。你到达的时候,他刚好站在葛家的门口。”

她拥抱自己粉碎的骄傲。她在雷克的怀抱里看起来一定像个两眼朦胧的傻瓜吧?想到自己如此轻易地上了他的床,她不禁颤抖。但是她无法否认他给予她的强烈快感。

她害怕这个问题,却非问不可。“有其它的人看见我们吗?”

“没有。不过,就算消息走漏,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记得关于你和杜比在旅馆的谣言。”

“可是杜比企图强暴我。”

“不幸的事件,”他说。“不过,它对今晚的事有帮助。”

“但愿如此。”她说。

马车停下,车夫打开门,拉下踏脚板。茱莉下车走向拱门。温泉熟悉的臭味今晚似乎没有那么令人难以忍受。

“你先走,茱莉。”毕梧说,然后轻声对车夫说话。

她走过拱门走进明亮的走廊。当她走进女更衣室时,一个面带笑容的女人迎接她。

“你好,茱莉小姐。”女人向她行礼。“和蓝先生一起来泡温泉吗?”

“我认识你吗?”

女人放下清洁工具,在围裙上擦擦手。“我叫佩姬,小姐。我是施昆彼的姨妈。”

“是的,佩姬。昆彼提过你。你好吗?”

她微笑。“我有八个健壮的孩子,我们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我很高兴。”

她向前一步。“我帮你把披风挂起来。”

茱莉解开披风递给她。佩姬走到她的身后,惊呼。“瞧瞧你漂亮的衣服,小姐。”

茱莉的心蹦到喉咙。“我……我的衣服被雕像勾到了。”

“这种事经常发生。不过不要担心,我会把它缝好,等你泡够了,这衣服会和新的一样。”

茱莉放心地吁口气。“谢谢你,佩姬。”

“不要谢我。你有一副好心肠,小姐,大家都这么说。我很感激你收留昆彼。”

“他是个好男孩,佩姬。”

“他是个好孩子。佩姬说话算话,小姐。你晚上想泡温泉,任何晚上的十点到午夜之间来这里。佩姬保证不让你受到打扰。”

“谢谢你,佩姬。”

“我的荣幸。”她抱起茱莉的披风。“你在这里等,我去帮你拿浴衣。浴衣会太短,不过只有蓝先生会看到。每个人都知道他就像你的父亲。”

几分钟之后,茱莉穿着太短浴衣的踏进温泉池。她的疼痛和肌肉的殭硬开始化解,她的心痛却无法抚平。

毕梧在水池的另外一端,只露出头部。少了假发和精致的服装,巴斯之王似乎是个普通人。

她走向他。“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他的眼睛闪动笑意。“这是我们的秘密,像今晚发生的任何事。”

“克利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婚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