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

第12章

作者:安妮塔·蓝伯

在公共场所,喧闹视同违规   --蓝毕梧,巴斯城规

站在侧厅前的裘丽穿着白缎蓬裙,裙据绣着一朵硕大的罂粟花。她黑中透蓝的长发梳成长串螺丝卷垂在一侧,看起来倒像个十六岁少女,而不是巴斯之王的长年情妇。

她拍拍手。“毕梧告诉过我你或许会来访,我很高兴你真的来了。请进。”

茱莉觉得压力开始减退。“你确定我没打扰你?”

“打扰?毕梧不在,我正无聊得要死。来,皮袋给我。”

茱莉先将邮袋递给她。

裘丽差一点失手掉下去。“你怎么搬得动这么重的东西?”

“习惯了吧。”

“跟一块大石头一样,人们在流行寄砖块不成?”

“不,只是巴斯上流社会的通讯。”

“至少它不是余夫人的闲话,那些鬼扯谈居然还印行出版。”

裘丽将皮袋挂在大厅衣架,握着茱莉的手拉她走进客厅。“我要贝太太端些准保会破坏我们身材的可口魔鬼来,毕梧或许会把我扔下床。”

茱莉对于要不要讨论她和雷克的关系的疑虑消失。她吃着红枣糕及热可可,一面解释她的困境。

裘丽兀自挑选呈列在桌上的嗅瓶。拣了一只金瓶握在手中后,她说:“你的月事来了吗?”

“没有,但时间还不到。”

“好。但是要记住,如果他再引诱你,而你怀了他的孩子,你一点选择都没有了。”

“我有能力独自抚养孩子,昆彼五岁起就由我照顾。”

“我知道,而且赞美你的仁慈。但是国王不会同意你未婚怀孕,茱莉,尤其是齐家的孩子。雷克的家族对他太重要。”

虽然茱莉知道裘丽所言完全是出于一片真心,她还是说:“我听到姓齐的就讨厌,还有一切随着那个名字而来的状况。”

裘丽将嗅瓶当钱币般扔进空中。“我认为你一点不讨厌他,”她接住嗅瓶。“我相信你爱他,而我认为他也爱你。问题在于你们俩都不喜欢被迫听命。”

茱莉明白她的情况不可救葯。“他是油嘴滑舌的无赖。”

裘丽艳红的嘴chún翘出了然于胸的微笑。“无赖会给桑提斯五百镑并且将他介绍给波士顿的生意人?”

“我确信他自有原因,男人都这样。”

裘丽失笑。“你的口气好象你外婆。”

茱莉吓一跳。“真的?”

“真的,而且比你想得到的更像。”

茱莉不想象文娜。她想信任人并且取得人的信任,她想要丈夫及一群娇儿。她在意地说:“谢谢你告诉我。”

“我无意轻蔑。她曾经吃过苦,茱莉。但是你的婚姻不必和她的一样。”她凝视掌中的嗅瓶。“而你或许会喜欢嫁给雷克,他很刺激。”

她的信念坚定。“若是他不告诉我实情绝不可能。”

“呸,”裘丽嗤之以鼻。“他的秘密能有多可怕?他当然不会是叛国者或杀人犯。”

茱莉曾问过自己相同的问题。她的答案一直是否定的,雷克不会犯下这些罪行。“或许他让别的女人生下了他的私生子。”

裘丽将嗅瓶对着光观赏。“若真有,他一定会供养那孩子。但是他为什么不娶孩子的母亲?除非她已是有夫之妇。”

茱莉觉得心中一痛。“我不认为他会犯通姦罪,但是我确信他会引诱他想要的女人。”她笑。“还有谁比我更清楚?”

“我们只要庆幸他没有娶他私生子的母亲好了——如果这就是他的秘密。”裘丽说。

旧有的困惑席卷茱莉。“我就是不知道他在隐瞒什么。”

“听我说,”裘丽严肃起来。“男人都有秘密,事情就是这样,女人也有。”

“你是说我的原则站不住脚,抑或我是在侵犯他的隐私?”

“若是你选择要嫁的男人必须具备原则及坦诚时就不是。”

茱莉兴起了渴望。“我不要一个听令我父亲的走狗,我要一个爱我的丈夫。”

裘丽说:“你不认为他爱你。”

茱莉想要相信他在乎她,但是她无法自欺。“我不知道。”

“你可以弄清楚。”

“怎么弄清楚?”

裘丽放下金瓶,换上一只象牙做的。“他的一个同辈昨天到了。一个名叫麦杰明的苏格兰公爵。”

“你见过他?”

“昨晚在辛普生俱乐部,今晚他会去魏家俱乐部。和他跳舞——尤其是利加冬双人舞。”她翻翻眼珠。“海福公爵最喜欢那种舞了。”

“我不会跳利加冬双人舞。”

“学啊,这是一石两鸟之计。如果安杰明知道雷克的秘密,或许你可以让他吐实。同时你可以使雷克嫉妒。”

“雷克嫉妒?”茱莉笑岔了气。“我和其它男人跳过舞,雷克从不在乎。”

“啊哈!”裘丽竖起一根手指。“但是你没和一位急着找新娘的海福公爵跳过舞。”

茱莉困惑地说:“这一招不管用的。男人从不说别的男人的秘密,而雷克不喜欢我和公爵跳舞,或许是因为他的占有慾,而不是因为他爱我。其中一定有差别。”

“差别大了。占有慾使男人生气,嫉妒却会令他心碎。”她倾向前说:“吓他一下,茱莉。”

茱莉躲开男人这么多年,不知道她是否耍得出这种花招。“你是说和这位苏格兰人调情?”

“以你的长相,”裘丽同情地说。“你根本不必和那位高地浪子调清。只要和他认识,聊些雷克的事。或许麦杰明知道一些什么。”

“你不认为雷克会生气?”

“我不认为。我想他会心痛……而且他爱你。”

矛盾的状况令茱莉进退失据。“但是我就是要避开他的‘爱’”。

裘丽叹口气。“一旦他发动齐氏的魁力——我几乎能向你保证他会——而你觉得自己无法抗拒他时,你要注意不要怀孕。”

茱莉的呼吸梗塞。“有方法预防……”她尴尬地说不下去。

“当然有。”

她忽然想到,裘丽没有怀毕梧的孩子。很多情妇都没有她们保护者的孩子。她松口气地说:“我会很感激你告诉我。”

“好,但你得保证绝不可告诉任何人我告诉过你,甚至毕梧也不能。”

茱莉觉得进退两难。她的工作、婚姻的威胁、外婆的反对、父亲的漠然,全在消耗她的体力。确定不会怀孕能给她多一点时间解决其它问题。她的脑中兴起罪恶感:她能享受雷克的欢爱而不冒险。“我保证。”

“好。现在我来教你利加冬双人舞,很好玩的。”

那是一场灾难。

那晚稍后茱莉泡进十字温泉,但是再多的热水也洗不掉她的自责。毕梧回来得知这场闹剧,他会气得跳起来。

那晚她犯下的第一个错误是和杰明爵爷跳得太多,答应他护送她进晚餐则是第二个错误。甚至最后几小时中有趣的场合都无法使她开心。

裘丽对男人的评估正确。她没考虑到的是第三种因素:漠然。他甚至不在乎她整晚都和那位高地人在一起。她希望自己也不在乎他整晚和其它女人调情。

脚步声在石墙中回荡。有人走进温泉室,而袅袅的烟雾使茱莉看不清门槛。或许是佩姬进来说她该清洗浴室准备迎接明天的客人了。

茱莉沮丧地离开墙壁朝台阶走去。

“仍在生我的气?”

雷克的声音爆掉她的低沉情绪。她急急停步,几乎失去平衡。让他看到她现在的模样,她仅剩的一点自傲都会荡然无存。

她沉进水里,躲进水气中。身后的墙上,一支火把照出淡淡的光。她看不到他,只看到一个高大的阴影。“你错了,我一点不生气。”

开心的笑声在室内回荡。“你气得像没有陪嫁而被送回娘家的新娘。”

粗鲁的比喻拨动她的怒火。“你傲慢得一如自以为能看清女人心的无知贵族。”

她错愕地听到他脱掉衣服。他不可能想要她吧。“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错误地暗示你太直率,”他说,仿佛他在讨论该去拜访哪座产业。“无知的贵族,不是吗?某些事我学得很快。”他静静地补充:“你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

她领悟地双膝发软。她不能屈服——不能在这里,不能在她的灵魂一无遮盖时。“有人会看到你。”

“不可能。”

“佩姬在。”

“不,她不在。我付了她一个金币,要她早点回家了。”

他的自信激怒了她。“我想一个人清静。”

“得了,局长小姐。承认你在吃醋,而我会原谅你整晚忽略我。”

“我对你的原谅不感兴趣。事实上,我觉得今晚过得相当愉快。”她几乎被这句谎话呛倒。

“如果你将喧闹称为成功,我或许必须重新考虑你很直率的说法。”

“是你惹出那些麻烦的。”

她听到他跳进水中,但她拒绝撤退。

“继续说话,”他说。“我看不到你在哪里。”

她闭紧嘴。他总会找到她,但她不会轻易就范。她抽出一根发夹扔到远远的墙上。

听到他涉水走向水池另一端,她暗自偷笑。她继续引着雷克团团转,可是发夹几乎用完了。

一会儿后烟雾散开,他出现在她面前,火光在他的金项链上闪闪发亮。他的目光闪着兴趣及了解。“我才在希望你会穿这件治袍,红色最适合你。不。再想一下下——”他瞟一眼阿波罗雕像。“我宁愿你什么都不穿。”

就算给她全英格兰的快递马车,她也不会承认自己喜欢听他油腔滑调的赞美,或是根据他的喜好打扮。“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他徐徐地说。“了解为什么你会生气,今晚我不过是遵照你的意思行事罢了。”

他直接说到事情的核心正合她意。“我不生气,只是为你尴尬。”

他的表情转绿,仿佛晕船什么的。“为什么?”

“因为你今晚所出的丑。”

“哦。”他以背漂浮。“那么请你好心地告诉我。我的哪些行为使你尴尬。是你和麦杰明跳舞而我耐心地在旁边看?”

“现在是你太过直率了。”

“哦?你不是因为我和其它女人跳舞而尴尬?或是因为我和罗雷芙弹琴,或是因为我护送潘裘丽到晚餐桌旁?”

茱莉确曾为他和其它女人跳舞而心烦。他的女伴都是红发。或许他是在追悔失去他最后的一任情妇。“既然你对自己的行为如此清楚,何必问我的意见。”

“告诉我我怎么使你尴尬。”

“你不该和那红头发的酒馆女人跳那支舞曲。”

他沉入水中,继而冒出来,摇摇头。‘“吃醋了?”

“当然不会。不过,只要人们以为我们订了婚,你的行为便会影响到我。”

“正是,”他说。“如同你的行为也影响到我,你不该整晚和麦杰明公爵跳舞。”

“别把公爵扯进来,我们在谈的是那个酒馆女人。”

他两手一翻。“我怎么知道她在俱乐部招呼客人?还有,你怎么会知道?”

“她识字,有信件来往。还有你少露出一副凶相。”

他捧起水拨向茱莉,她抽口气。“住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根据毕梧的规定,贵族必须和平民交往。”

茱莉咬着牙说:“交往?你们是舞池中唯一的一对,我想你是被她迷得没注意到周围的事。那支舞曲没有别人敢跳。”

“她丝毫没有迷住我,而我不知道跳那支舞坏了毕梧的规定。他的规则多得叫人记不得。”

她气得捏起拳头。“那你就该把规则全部读一遍,而不只是那些适合你的。”

他转开,下颚绷得像花岗岩,火炬的焰苗在他眸中闪烁。“很少人能忍受他的规定,你就不会,”

“我有特权。但是我不和人跳贴面舞。没有人那么跳。”

他扬起眉梢。“海福公爵整晚对着你胸口说话时也不见你反对。”

“他比我矮不是他的错。我只是对他友善,如此而已。”

“那么我为什么觉得你故意全力讨好他?”

他可把她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将永远不会知道。“麦杰明是个非常有趣的伴,其它的均出于你的想象。”

“我没料到你会和他跳利加冬双人舞,而那种舞你一直拒绝和我跳,说你不会。”

她在哪学得双人舞不关他的事,她打量雕像。“他提议教我,我学了。又怎么样?”

“我想我该谢谢他了。”

“你真大量,但是不必劳神,我自己谢过他了。”

“感谢的方式是让他护送你进入晚餐室。”

“你被裘丽占住分不开身。”

“毕梧不在,我觉得礼貌上我得护送她,若不是你急急跑开,我会护送你们两个。”

“我没有急急跑开,而我讨厌你说我会介入一场爱情悲喜剧。”

“悲喜剧?那顿饭差点成为血流成渠的闹剧。”

“是你刺激麦杰明用飞刀扔苹果的。”

“我怎么知道他会不射真正的目标,反而瞄准余夫人假发的装饰?”

“你心里明白,”她七窍生烟。“因为他是你的风流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婚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