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

第09章

作者:安妮塔·蓝伯

诱惑女人者在巴斯城的公共场所应该节制他们的甜言蜜语。   ---蓝毕梧,巴斯城规

今天早上她会和他去温泉池,但是晚上后她将要求他离开。

这是正确的选择。这是她唯一的选择。那么,她为什么心痛?

茱莉穿上衣服,肩膀怎么也撑不起来。鸽子从屋檐下的鸟巢飞出,咕咕地叫着。甚至天气也决心嘲弄她的心情,因为黎明的光线渗入澄清如镜的天空。

她一边扣扣子一边为啃啮决心的疑虑找借口。她试着告诉自己她仍然同情齐雷克,但是她知道令她痛苦的其实是自己对他产生的真感情。

她没有指望他对她的工作产生兴趣,更别提他会不顾危险逮住强盗、取回失窃的邮件。他对道格和昆彼是真的关心。齐雷克的内心并不是个恶棍,感情的真假她还看得出来。她的父亲使她成为识别感情真伪的专家。

雷克似乎是真正关心也在意她的,否则他何必花时间陪伴她?他一定是想要她,否则他为什么会如此放纵地吻她、爱抚她?到底是为什么?因为他必须娶她。

她可以永远欺骗自己,永远相信他是真心地爱她。

但是当面对“生活在谎言之中”或是“独自生活”的抉择时,她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提起袋子拿起手套,她下楼去和外婆一起等他。

文娜站在壁炉前,注视着架上的画像。黎丝为外婆涂了淡淡的脂粉,梳了一个流行的发式。红宝石在她的耳朵上闪耀。

“我仍然认为你应该让我把它带到办公室去,”茱莉说,走到外婆身后。“既然它使你如此心烦。”

文娜生气地看着画像。“他是个下流的漫画家。他应该把你画成端庄聪慧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大眼睛的无知女孩——虽然当时的你相当纯真。”

茱莉的内心畏缩。“哦,外婆。”

她仍然没有看着茱莉。“这个城市的人仍然无法忘记你的愚蠢行为,虽然那是好多年前的事。如果我不为你辩护,孩子,谁会呢?”

茱莉注视文娜僵直的背。“我会为自己辩护,外婆。我是成人了,我不怕闲话。”

文娜低头,暴露出精色头发里的灰斑。“可是你必须承认,这种事太难堪了。所有的这些婚约。我在想如果我……如果你再签一次婚约,我们会变成什么?”

每一次的婚约都使外婆难堪。“我会是巴斯城的邮政局长小姐,而你会是我最喜欢的外婆。记住,我已经不是画像上那个无知的女孩。”

“我应该烧了这个可笑的东西。当我想到我竟卖了翡翠项链来订制它……”她叹息,摇摇头。“真令人憎恶。”

茱莉感觉仿佛被掴了一巴掌。她一向很欣赏这个画家的嘲讽风格。“你不是认真的。”

“不,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文娜转身,不高兴地歪歪嘴。

“你打算以这种发型出门?”

“我的头发怎么了?”

“它看起来像编起来的马尾巴。你会把头发弄湿,然后黎丝得花几个小时把它弄干。”

茱莉摸摸自己的辫子。“我觉得这个样式很合适。我不打算在温泉池里游泳,而且黎丝从未为我弄干头发。”

文娜耸耸肩。“随便你。不过如果你那短期的仰慕者再不赶紧出现,我们索性留在家里。到七点钟,浴池就会挤得不象话了。”

茱莉瞥向时钟。“现在才六点半,我们有充足的时间。他只是一个朋友。”

“呸!女人和男人永远不可能是朋友,你应该了解这一点,他是你的父亲的可怜玩偶。你不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吧?”

茱莉咬住嘴chún。“不,”她低语。“当然不。你教会我许多。”

外婆拍拍她的手。“因为那个家伙为了娶你会说和做任何事。如果你愚蠢得相信他的赞美和承诺,亲爱的,你会发现自己被困在他的城堡里,肚子里怀着孩子,没有人关心你。”她摇摇手杖。“我告诉过你那个小气鬼说要送给我一幢在北方的农舍吧?想象我住在一个佃农的茅舍里。不到一年我就会死于肺病。到那个时候,你就无依无靠了。”

茱莉的心似乎枯萎了。为了鼓舞自己,她注视房间里她最喜欢的东西:画像。可是预期的喜悦没有出现。“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外婆。”

“我知道你不会遗弃我,亲爱的。你是我的一切,我是真的想帮助你。”外婆跛行向前,轻轻地拥抱她。“我可不打算和金夫人那种母鸡站在一起,任由你的‘朋友’诱惑你。”她眨眨眼睛。“她可能会啄出我的眼睛。”

茱莉强迫自己轻声地笑。“你这么高,她碰不到你的眼睛。不要担心齐雷克,我不想嫁他。”说出这句话应该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是茱莉却怅然若失,仿佛看到彩虹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

文娜两眼发亮。“你是聪明的女孩。那个恶棍毫无羞耻心。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看见他抚摸一个下贱的女人?你才上路不久,他就到魏家俱乐部去赌博玩女人。嘿,他的手埋在那个女人的胸部里呢。好了,微笑,亲爱的,告诉我你去布里斯托的情况。”

茱莉很高兴有机会让自己混乱的情绪喘口气。“布里斯托的分类帐做得非常精细。”

“我们有没有赚钱?”

“有——尤其是包里运送这部份,我甚至可以订制一部马车。邮务车已经破旧了。”

文娜双手握住手杖,倾身向前。“贺亚伯相当年轻,他还不能驾驭马队。”

茱莉不想提会教亚伯驾车的人,因为提起车夫,话题又会回到齐雷克身上。“马车要到夏天才会完工,”她避重就轻地说。“到那个时候,亚伯就有足够的经验了。”

“我们有没有钱付伦敦快递马车的制造费?”

“有,马车这个月底就会完成。”

文娜扬眉。“这么快?”

“现在是马车制造的淡季。”

“但愿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歪头向窗户。“那是什么声音?”她走到窗帘旁,用手杖分开帘幕。“啊,他来了。他的马车真不赖。”她惊呼。“你看看那个车夫!有谁听说过未来的公爵的车夫会穿得像个小丑?”

她听见前门开启。雷克低声和墨林交谈,靴子发出的嘈杂声从大厅传来。茱莉想起他第一次出现的情景。她记得他映照在镜子上的愤怒表情,然而甚至愤怒都损伤不了他的英俊。

他到达巴斯城那晚,她同情他。今天,她同情自己。

“微笑,亲爱的,”文娜说。“齐家的男人习惯女人献媚奉承。”

当他踏入汉柏室,茱莉不需要强迫自己微笑。

他穿着传统的洗温泉的服装:一件短外套和长及脚踝的白色帆布裤。唯一不同的是雷克的服装是量身订做的,因为出租的对他来说一定都不够长。白色的服装使他显得黝黑而充满逼人的男性魅力。他的肩膀似乎比平常还宽,他的手臂下挟着一个褐色的包里。

他微笑地走近,送出包里。“嗨,茱莉。我带了一份礼物给你。”他的绿色眼眸搜索她的脸,目光落在她的头发上。“美极了,你的头发梳成这种样式,使你看起来像女神。”

她的情绪飞扬起来。

文娜用力地敲敲手杖。“冒失!”

茱莉接下包里。“这是什么?”

他露出顽皮的笑容。“打开来看看。”

文娜清清喉咙。雷克脚跟靠拢,鞠躬。“早安,夫人。你真好,愿意加入我们。”

“早安,雷克爵爷,是的,我是太好了。”她的愉快语气带着点任性。“你是想用礼物收买我的外孙女的感情吗?”

“外婆!”

“这得由你的外孙女决定。茱莉,打开来看看吧。”

他似乎没有察觉文娜的轻蔑;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茱莉身上。无法承担他期待的眼神,她看着包里。好奇使她的脸颊泛起红晕。她拉开蝴蝶花结,褐色包装纸敞开露出一件帆布浴衣。这件浴衣不是传统的白色,而是鲜红色。

“你喜欢吗?”他热切地问,如此近的距离,她能够闻到他刮过胡子的香气。

他曾经赞美她穿红色的衣服。茱莉回想那天的情景,轻轻地触摸手工精巧的领子。鲜红色浴衣上的金色纽扣对她眨眨眼睛。

她抬起头,他们的目光相遇。“谢谢你。这颜色非常漂亮。”

“我也这么认为。”他微笑,触摸她的脸颊。“不客气。”

文娜把手杖插进他们两人之间。“是什么东西?”

茱莉转身向文娜。“是件浴衣。”

文娜皱皱鼻子。“可是它是红色的。”

“哎,”雷克说。“最适合茱莉的颜色,你不觉得吗?”

文娜抓住手杖的手用力得指关节发白、“只有妓女才穿红色浴衣,她会成为笑柄。”

“她会成为最出色的女人。”他真诚地说,握住茱莉的手臂。“大部份的女人去洗温泉都会涂抹胭脂,有些甚至戴假发。”他盯着文娜的耳镮。“你自己也戴着红宝石。”

“我戴什么不关你的事,而且茱莉不是大部份的女人。”

“是的。但是事情会变,人也会变。”

文娜自信地微笑。“茱莉的父亲永远不会改变。他找出最软弱的男人,然后送他们到这里来让我们应付。”

雷克全身殭硬,手指抓紧茱莉的手臂。“他一向都说你的好话呢,夫人。”

“呸!他是恶魔。他恨我。”

“够了,外婆。”茱莉说。

“你不需要穿这件浴衣,茱莉。我只是觉得这份礼物会让你高兴。”

“你的嘴真甜。”文娜咕哝。

他的真诚比任何礼物更能令茱莉欣喜。但愿他会说出他来巴斯城的真正原因。“谢谢你。”

文娜用法文咒骂一句,突然转身,差点失去平衡。雷克伸手向她,茱莉阻止他。

文娜恢复平稳。“如果你穿那件丑陋的东西,我就不去了。”

“哎,夫人,别人会以为你不想让茱莉拥有任何乐趣。”

“荒唐。茱莉一向有各种乐趣。她不需要红色的浴衣或是公爵的儿子。”

茱莉觉得筋疲力尽了。“这么无礼并不像你,外婆。也许你应该留在家里。”

文娜的眼眶盈满泪水。“你知道我多么努力,”她的肩膀垮下。“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定是那晚熬夜整理邮件累坏了。我真的想去洗温泉。我真的很抱歉,雷克爵爷。”

他露出胜利的微笑。“不要道歉,夫人。我习惯和坏脾气的水手为伴,谢谢你让我有回到家的感觉。”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我们走吧?”

这天晚上,雷克扶茱莉上马车,然后爬上车坐在她的对面。

车夫派迪仍然握着车门。今晚他戴着一顶三角帽,帽上插着根红色羽毛。

他脱下帽子,秃顶上散布着斑点。“那里有把手,小姐。如果马车摇晃得太厉害,就抓紧把手。”他转向雷克。“如果有麻烦,就吹熄灯,爵爷。我们不知道这些路上的强盗情况如何,不要冒险。”

雷克点点头。“我会立刻熄火,派迪。”

“没有戒心的人容易遭殃。你不会随便动来动去吧?”

“当然不会,派迪。”

“座位边有两把手枪。”

“很好,派迪。”

车夫拍拍雷克座位下的篮子。“艾森准备了一瓶酒和一些点心,水和毯子也在里面。”

“太好了,派迪。”

“今晚月光皎洁,两名武装侍卫负责带路。”

“你考虑得非常周到,派迪。”

车夫对茱莉微笑。“你在这部马车里安全无虞,”他说。“我会特别照顾船长的女伴。”

茱莉开心地笑。“听说船长对他所有的女伴都非常好。”

“哦,哎,像女王。我记得那个爱尔兰女继承人——”

雷克清清喉咙。

派迪的脸扭曲,仿佛刚吞下一根鱼刺。“今晚很适合乘马车出游,是吧,船长?”

“是的,派迪。出发吧。”

车夫低头后退,关上车门。“是的,船长。”

“他做事一向这么彻底吗?”茱莉问。

“是的。让自己坐得舒服点,因为他要检查完所有的马具才会爬上驾驶座。如果我们运气好,他会省略检查马蹄这一项。”

“如果你要赶时间怎么办?”

雷克摇摇头。“派迪从来不赶时间。”

“他一向这么唠叨吗?”茱莉问。

“是的。从我小时候开始,甚至在那之前。他的父亲为我的祖父驾车,马车翻了,派迪的父亲被马车轧死。”

“真可怕,马车很不安全。”

“不,”雷克信心十足地说。“派迪驾驭的马车绝对安全。”

“为了这么短的行程,他费了不少事。”

雷克将灯火调弱。“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到柯顿园去,那里今晚有燕会。”

“是什么场合?”她问,解开被风。

雷克看着她脱下披风,露出低胸蓝丝绒礼服。“我相信是因为郁金香开花了。”

马车摇晃。茱莉抓住把手。派迪已经爬上驾驶座。

“我很惊讶你对花草有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婚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