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化》

第六部分

作者:本特利·利特

第25章 不再强姦

我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是一个与常人拥有同一个空间但却在时间上稍滞后一两个节拍的下层社会。这使我想起我曾经看过的一个古老的、关于异度空间的故事,它说的是时间中止以后,所有的人都被冻结了,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没有受到时空的影响,继续生活在时空之间。

只有我们才能够看到那些没有被冻结在时空之间的人。

他们只是没有注意我们罢了。

当我希望与之联系的人看不到我的时候,那种感觉极不舒服。长期以来我一直都意识到自己遭受了冷落,但这次却有不同的感觉,好像我已经变成了没有形体的人,或者说像个鬼魂。

以前我还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尽管我不为人所注意,但我毕竟还存在着。可是现在……我好像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没有跟常人共同拥有一个空间。常人的生活就像电影,而我却像是观众,我只能观看,无法加入其中。

只有跟其他恐怖分子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我们就像在互相印证着对方的存在。我们是生活在虚拟世界中的现实的人,随着这种远离社会的感觉一天天加深,我已经很少一个人独处了,并开始越来越多地和其他恐怖分子在一起了。只要有人在我身边,只要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我会感到好受得多。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我们开始经常一起过夜,白天黑夜都不再分开了。

我们11个人不仅相依为命地共同面对这个冷酷的世界,我们也有自己的欢乐。受冷落其实也有一些好处,例如,我们可以去餐馆随意点自己喜欢的菜,一直呆到不想呆的时候,而且从来不需要付账,因为没有人注意我们;可以去商店免费挑选自己需要的商品;甚至还可以免费看电影和听音乐会。

但我们仍然欠缺一些东西,至少在我的生活中是这样,尽管我们尽量不这样想,尽管我们努力想证实自己是快乐的,是比别人更幸运的,但我觉得这并不是真的。

我们从来都不会感到疲倦,永远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都是这个民族中最典型的一群,美国是一个最适合于我们生活的社会。我们喜欢上街购物,去餐馆吃饭,去逛游乐场,更喜欢那些旅游胜地,流行音乐最合我们的口味,我们对动作片也有浓厚的兴趣,这个社会中的一切都是按我们的标准而设计的。

当我们厌倦了以合乎社会规范的方式消磨时光时,我们就去抢劫、偷窃、破坏。

也许我始终就是恐怖主义者。

那次强好事件发生之后,我们躲避了好几个星期。报纸和电视上都没有提及强姦之事,我甚至怀疑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被抓的可能,所以菲利普只好让我们放假休息。

这是因为他想让我赢回信心。

我的意见对他来说非常重要,这似乎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其他人都对所发生的事兴奋不已,他们正忙于挑选自己喜欢的那类女人作为下一次的强姦对象,但菲利普明确声明不许再搞性騒扰,至少在近期内不行。另一方面,他又力图说服我,强好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合法的武器。他似乎已经意识到我对他的看法有所变化,也不像以前那么尊重他。他好像迫不及待地要恢复他在我眼中的形象。

那当然是自我鼓吹。这样的个人关心使我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话很有说服力。我理解他的意思,甚至在纯理论的层次上我同意他的看法。但我始终认为因为群体长期以来的错误而去惩罚无辜的个体是不对的。他也承认强姦那个亚洲妇女与政治实在没多大关系,他答应从此以后,除非是为了合理地实现某个目的,再不强姦女人。

如果我们只是为了满足性慾地话,那就去找妓女什么的。

我们都认为这比较合理。

6月的时候,我们终于进行了第一次恐怖大行动,并且上了电视。

那天我们呆在比尔位于温泉谷的三居室的家,我们都被一阵链锯的声音惊醒了。那声音异常地响,又近得可怕,本能的恐惧感使我的心砰砰直跳,我翻身跳出睡袋打开卧室的门。

只见菲利普站在过道里,举着一个满是汽油味的气动链锯在头顶上挥来挥去。他看到我咧嘴笑了笑。

詹姆斯紧跟着也出来了,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其他人也都陆续从起居室和卧室来到过道里。

菲利普将链锯放下来,关了开关,笑着说:“起来了,伙计们!

我们进城去!“

在他脚下,放着锤子,螺丝刀,汽熨斗,斧子和棒球棒。耳朵里仍然在嗡嗡作响,我不解地问:“干什么?”

“穿好衣服准备走,”他说,“我有个计划。”

我们三辆车组成的车队向洛杉矶驶去,菲利普的道奇在前面开路。今天是星期日,路上车辆也不多。前夜的风使我们第一次能清楚地看到远处的圣加波里山和好莱坞山。在淡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洛杉矶的空中轮廓线正如电视和电影里一般美,只是一层淡淡的烟雾使建筑物稍显模糊。

我们跟着菲利普下了高速路,沿着福蒙特大街,穿过密集的街区质败的百货店和妓女居住的旅店。在圣斯特左拐径直朝着好莱坞向比弗利山庄驶去。那些工具包括链锯都在我的车上,它们随着路上的颠簸发出格格的碰撞声,巴斯特靠着我坐着,手里拿着尼康相机。

“你说他到底要干什么?”巴斯特问。

我耸耸肩说:“我怎么知道?”

“这真有意思。你不喜欢吗?”老人笑着说,“如果有人告诉我说像我这个年纪,他还和一帮匪徒四处游荡,胡作非为,我一定会觉得……嗨!真是好笑。”

我忍不住笑了。

“我感觉自己非常……非常年轻。你明白吗?”

说老实话,我也有同感。我确实很年轻——至少和朱尼亚比起来是这样——但做恐怖分子使我感到激动、兴奋、信心实足。今早,我感觉特别好,轻飘飘的,简直有点儿晕了。我知道其他人一定也这样。

“是的。”我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们过了“比弗利山庄欢迎您!”的招牌,过了好几个进口汽车交易所。菲利普右边的转向灯开始闪烁,他从车里伸出一只手指着街上拐角处的标志:罗德奥德莱福。

他拐到那条街上,停了下来。

我跟在他后面停了车,走了出来。我早听说过罗德奥德莱福,但是没有来过,它完全不像我想象中的样子。那些商店看起来很普通,和我们在任何别的城市见到的一样,一点不像世界上最专业的商业区那么富丽堂皇。整个地区比我听说的要显得破旧一些,虽然街面上打着那些个名称像顾兹、卡梯尔、阿玛尼等,我还是感觉有点儿失望。

菲利普走到我的车边,身后跟着唐、比尔和史蒂夫,“打开行李箱。”他说,“把东西拿出来!”

“我们去干什么?”我边开箱子边问。

“我们去抢劫好莱坞的弗雷德里克商店。”

我皱了皱眉问:“好莱坞的弗雷德里克商店?为什么?有什么意义?我们偷内衣干什么?”

“为什么?有趣呀!拿它干什么?把它们拿走,有用则留,没用则扔掉,捐给穷人,或抛在街上,随便!”

“就像罗宾汉一样!”史蒂夫高兴地说。

“对!像罗宾汉一样,劫富济贫。”菲利普从车箱拿出他的链锯说,“‘好莱坞的弗雷德里克内衣专卖店闻名全国,因为它是经营性感内衣的,肯定会引起媒体极大的兴趣。我们这次一定会引起注意。”

其他人从我们身后追来,“什么?”约翰说,“抢劫弗雷德里克?”

“对。”我一边拿起球棒一边说。

“让我们洗劫了这条街道。”朱尼亚的眼里闪过一丝我从未见过而且也不太喜欢的亮光。

菲利普摇摇头,“警察会来的,我们只能选一家,干完就撤。”

我抬头看了看罗德奥德利福。已经10点多了,可是商店还没有营业。我怀疑他们是否下午营业,或者周末休息。我看见人行道上走过了一个男人和两对夫妇,几辆汽车从身边穿过。

“快点儿!”菲利普说,“晚了就来不及了,我们开始行动。”他站在一边,其他人开始从车箱里取出工具。

我们都不知道弗雷德里克在什么地方,使沿着大街寻找起来。我忍不住想道,我们真可笑,11个人手拿棒子、斧子和链锯在星期天一大早走在罗德奥。德利福街上。即使这样,也根本没有人注意我们。

一辆警车驶过,闪着左转灯拐到另一条街上去了。

在楼区的中间,一个大玻璃窗里陈列着穿着红色c带、文胸和短裙的女模特,我们就停了下来,看着菲利普。他点点头,向拿着斧子的唐使了个眼色说:“你先来!”

“干什么?”

“把玻璃砸了!”

唐站到大门前面,将斧头举过肩膀,瞄准位置使劲向前砸去。玻璃顿时碎了,无数小碎片落在地上。商店里的灯和报警器响了起来,一排监视器同时向这边转过来。菲利普从门里伸进去,拧开门锁,打开门框走了进去。几片残留的玻璃落了下来。

菲利普一声不响地打开他的链锯。

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想到要弄掉监视器,所以就径直走到它们停放的架子前,抡起棒子使劲砸去。我是不在意会不会被忽视,只要有5分钟的录像,我们就会被认出来。干完之后,我四处望了望,看见报警器——一个白色的小电匣——放在试衣间上面,就走了过去,跳起来一棒子砸碎了它。

当我转过身来时,菲利普正在锯收银台,并已经推翻了收款机。比尔和康在砸柜台,而詹姆斯、约翰和史蒂夫则在推那些货架,其他人在袋子里装内衣裤。我走到一个模特前,剥下了它的胸罩和短裤。

菲利普突然关了他的链锯,那种沉静让人很不舒服。我们都朝他看去,他正支着耳朵,聆听着。

我们听到外面隔着好几条街传来了警笛声。

“他们反应挺快的嘛!”巴斯特说。

“撤!”菲利普命令道,“大家都撤!”

我们迅速朝商店前面走去,将我们的名片丢在地上和残留的柜台上。

“丢掉武器!”菲利普说,“丢掉它们,我们不能在街上引起人家的注意,警察会在几分钟内包围过来。”

“我们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汤姆举着一袋内衣裤问道。

“扔了它。”菲利普说,“把能扔的都扔到街上,这会成为新闻里的一景。”

我们每人抓了一把内衣裤和衬衫,出去时把它们丢到空中,落在人行道和街上。

两辆警车从远处的拐角驶过来。

“保持镇定广菲利普说,”自然一些,他们过来了。“

在罗德奥。德利福街上只有我们几个人,可警察就是不看我们。他们飞速而过,在弗雷得里克前面街上的斜角处嘎然停止,随即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里钻了出来。还有两辆巡逻车从相反的方向飞速而来。

我们一声不吭,慢慢朝我们的车走去。我掏出钥匙,打开车门进去,又越过座位给巴斯特打开后边的门。从档风玻璃里面,我看到三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进了商店,而另外5个则散成半圆形站在门外。

我们跟着菲利普开着车拐过弯,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回到奥兰治县,我们照例去丹尼斯去庆祝。菲利普还是叫了同一个服务员来给我们服务。那个服务员依旧不认识我们,她照例过来拿了我们的菜单,转身就走,把我们忘在脑后。

我们占据了整个陌间,大声地说笑。大家都很兴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骄傲无比。我们给自己原来工作过的地方所造成的损失也许更加全面而彻底,但哪次都没有像这次有这么大的效应,我们不停地猜测当我们在这里悠闲地用午餐时,贝福利。希尔斯正在发生什么事,那些警察在干什么,他们会向媒体讲些什么。

朱尼亚正兴高采烈地描述他见到的一件很特别的外国式内衣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们写一张条子吧!”我说,“一封信。”

“我们已经留下名片了。”唐说。

“名片不管用,我们应该试试别的。”

大家都看菲利普,他慢慢点点头说:“主意不坏。我们需要试一下。即使他们捡到了名片,这也会增加一点保险系数。”

“你来写吧!”菲利普对我说,“写给贝福利。希尔斯警察总部。告诉他们我们是谁,都干些什么。让他们知道我们还会再去的。我要让那帮家伙好好考虑一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部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