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09章

作者:brendajoyce

艾德遵照莎菲的指示,坐在小桌子旁边。他觉得坐得很不自然,身躯紧绷。莎菲忙碌地准备好画具。看见他的样子,她皱起眉头。

“艾德,你必须放轻松。”

“说起来倒容易。”

“为什么?”

他无法回答。他在座位里挪动一下身子,察觉到莎菲正审视着他,并似乎正用眼神脱光他的衣服。那令他感到不安。天知道,他曾经用目光脱光数千名女人的衣服,但成为被看的对象又不同。他的脉搏不由得加速,鼠蹊部紧绷。他开始想入非非,幻想着和莎菲可以在这里做的事。

他强抑了这些心猿意马。他承诺当她的模特儿。尽管他非常想亲吻她、拥抱她,但那天的吻已经证明了其危险性。他们再次的吻必然是纯洁的——老天,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艾德深吸了口气。他不能再多想这些事。他是她的模特儿。她认真地想画他,他却只会胡思乱想。

艾德在座位中挪了个较舒服的坐姿,抬起头等待她的认可。

“艾德,”她道。“你能躺下去吗?”

他的笑容逝去。“躺下去?”心里想的是床上翻云覆雨的景象。

“是的。我们那一天用餐时,你悠闲地躺在椅子上,全然地放松自信,从容优雅,而且如此地……男性。我决心要捕捉那样子的你。”

“老天!”艾德喃喃地道,他的男性立刻坚挺。他颤巍巍地吐出一口气,纳闷着他要怎么度过未来数个小时。她的赞美比其他女人的手、chún或躶体更加唤起他。而如果她的手或chún、身躯碰触他……他想像他的反应也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时大不相同。

他低咒出声,拉扯着衬衫的领子,尽管他真正想扯的是他的长裤。

“艾德,哪里不对了?”她显得困惑,而且恼怒。

他强挤出个虚假的笑容。“我猜你不久就会发现了。”他喃喃地道,拉开衣领,松掉领带。

但莎菲一点也不明白。她微笑。“是的,这样好多了。你确实有模特儿的天分!”

艾德笑了,笑声粗嘎尖锐。

莎菲开始画了起来。“当然,我不是画我们两个人——只有你。你会很靠近画面。有你当我的模特儿,我可以将你画得较大,”她的语音急切。这会是幅不寻常的画。看画的人会觉得他从很近的地方面对你——仿佛他就在画里,和你一起,”她咧开笑容。“事实上,我希望看画的人会觉得他就站在戴尔明克餐厅里,甚至在和你谈话。”

艾德感觉到她的兴奋。“那是一项大挑战,不是吗?”

“那是我愿意接受的一大挑战,”她不停地自画架后探头看他,画笔来回地移动。“你的画像……”她垂下头。“我希望它就像你本人……风度翩翩……仪表出众……”

他深吸了口气。她的头又藏到了画架后面。艾德利用这个机会,调整一下长裤。老天,她只是在画他,但他被唤起得仿佛他们就在床上,躶体交缠。

但不管理智怎样地告诉自己,她画在画布上的每一笔都像是在爱抚他的肌肤。

她自画架上探出头来,脸庞胀得通红。“艾德——你能够敞开外套吗?请你。”

艾德大吃一惊,而且沮丧不已。

她迎上他的目光,眼神明亮。“那天你的外套并没有扣上,那些绉褶的样子也不对。”

艾德深吸了口气。这段插曲很快会结束。他根本不适合当模特儿。莎菲很快会明白这一点——及她对他的身体的影响。他敞开外套。他的性慾过去从不曾困扰他,但此刻他却感觉到脸庞灼热。

但莎菲全心投入在她的艺术里。在他明白之前,她已经来到了他身边,拉扯他的外套,弄成她心目中的样子。她的手不经意地拂过了他的大腿。他屏住气息,看着她的脸庞。终于她发现到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当模特儿上。她的面颊绯红,停下了手。她抬起视线,棕色的眸子睁得大大的。

艾德持住了她的目光。“莎菲。”

“我……我希望你不介意,”她不自然地道。“我……我……”她的话声远去。

艾德抓住了她的手,阻止她逃走。“你知道我不介意你做任何事。”他道语音低沉粗哽。

她惊讶的视线迎上他的。她的胸膛急遽起伏。“艾德,我们在创作。”

“我似乎不是很行,”他喃喃道,差点就把她拉到他的膝盖上。“你还看不出来吗?”

她垂下视线,双颊绯红。“我相信只要你想要,你可以当个出色模特儿。”她沙哑地道。

艾德感到一阵强烈的男性骄傲。“过来,莎菲。”他命令道。但她仍然站在原地,犹豫不决,他对她露出个笑容,手一带——她整个人坐到了他的膝盖上。

“艾德。”那并不是句强烈的抗议。

“我无法这样当你的模特儿,”他喃喃地道,抵受不了她的臀部顶着他男性的刺激。她没有动,甚至没有呼吸。他想起了上次那个放肆的吻,但看见她的红chún,所有的小心都被抛到脑后。他的手捧起她的脸庞。“把你的chún给我。”

她嘤咛一声,仰头向他。

艾德的舌头梭巡着她的chún缘。“张开,”他沙嘎地低语。“我想进去,莎菲。”他道,心里却想起了另一种进入。他想像他和莎菲在床上,他的男性深深进入她。

“张开。”他再次低下头,感觉像要爆炸。他的手由她的腰际滑到臀部,往下到了她的大腿。

她嘤咛一声,张开双chún。艾德的舌头立刻深深侵入。她立刻有了回应,石头和他相缠,挑逗、拨弄。莎菲的手围住了他的颈项,回应他激情的吻。他的男性变得更加坚挺,而她显然也感觉到了。她呻吟出声。

艾德忘了一切,只记得鼠蹊部的急切,以及在他怀中轻颤的女人。他移动她,让她跨坐在他的膝盖上。但那样还不够。他撩起了她的裙摇,让她润湿的女性抵着他悸动的男性。虽然两人之间仍有布料阻隔,但对艾德来说,她底裤的薄丝料及他长裤的亚麻料又更增加了那份性感刺激。

他再也忍受不了那份需要。她在他身上扭动。艾德了解这份邀请,尽管她本人或许仍无所觉。他的chún来到了她的颈侧,一手拂过她的*峰,逗弄她的*头。他的手摸到了她的裙子上,他的拇指抵着她的女性核心。

莎菲的身躯紧绷。“艾德?”她惊喘着,脸埋在他的肩膀。

那是句询问,充分流露出她的信任、惊讶及——恐惧。

艾德僵住,他的手亲昵地偎在她双腿间,他巨大的男性抵着她。他似乎无法控制自己,无法思考。

“艾德,”莎菲再次嘤咛道。“艾德。”

艾德不希望自己回复神智。他已经呼之慾出,但他的心智开始运作。尽管他已深深被唤起,艾德硬是悬崖勒马。这一切已经发展得太过、太危险了。

似乎莎菲也回过了神来。她的脸埋在他的颈项,气息粗重,身躯颤抖。他可以感觉她的心思急遽运转——她在想些什么?

但他可以猜。莎菲一定是被他的行为吓坏了。她突兀地拉下她的裙子,不再像爱人般跨坐在他膝上。艾德仍无法相信自己所做的,并沮丧不已。

莎菲是一位淑女,而且是他的朋友。她是如此地纯真信任,但再慢个一刻,他已经深深进入她体内。而且她会欢迎他。他几乎引诱了她。

他的原意只是带给她一个吻,唤起她的女性直觉。他打破了每一条自己订的规则。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轻视这个游戏,及自己订下的这些“规则”了,因为他是如此地渴望她——而且他无法忍受有一天麦亨利可能会取他而代之。

老天,他真的让自己陷入死胡同了!

突然间莎菲由他的膝盖上下来,转身越过房间。“我……这里相当温暖……你不认为吗?我来打开窗。”

艾德望着她的背影。如果不能按照他的规则来玩,那么这个游戏必须停止——在莎菲受到伤害之前,在他证实了自己真的像传言般不可救葯之前。

莎菲打开了风扇,扇叶缓缓转动。她转身面对他,和他隔着整个房间,脸红得像火烧。

“我很抱歉,莎菲。”艾德严肃地道。他也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她。

“你不需要道歉,”莎菲道,她的表情不自然;但接下来出口的话却令自己惊讶。“因为我并不觉得需要道歉,艾德,一点也不。”

艾德大吃一惊。

莎菲别开目光,面颊更加红透了。

他不明白她的意思——也或者他清楚得很?莎菲抬起头。他够世故得认出她眼里的渴望,知道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她不会抗拒他。

艾德阴郁地明白到他真的是做得太过火了。莎菲仍保有她的贞操,但她已经被引诱了。

莎菲无法开口,无法微笑,甚至无法动弹。她的手握紧得疼痛不已。

杜乔尔年约三十余,身材矮小。他一直看着艾德的肖像,标题“新堡海滩的绅士”。他准时在正午出现;这也是他看的第一幅面。

艾德立在他身边,手悠闲地插在口袋里。他也在看这名年轻的画商,偶尔视线会飘向她。莎菲真希望自己能像艾德那样镇静;但话说回来,乔尔要评定的是她的画、她的人生,不是他的。

乔尔往前走。他足足看了艾德的画五分钟。他在丽莎、杰克的肖像画上各停留了一会儿,也细看了那幅花朵的静物画,但对其他的作品则是一眼瞄过。最后他转过身来时,脸上毫无笑容。

莎菲感觉想死。艾德抵住她的手肘,给予她安慰。

“欧小姐,”杜乔尔以他法国腔浓厚的英语道。“你非常地有天分。”

莎菲以为她会当场哭出来。她等着杜乔尔的下句话,但是……

而后他道:“我只能买我认为卖得出去的画,虽然以一个鉴赏家的眼光而言,你的作品都很独特。我肯定可以卖出标为《杰克像》及《丽莎》的画。”

莎菲点点头。至少他喜欢她付出无限爱心画的杰克及丽莎像。她告诉自己她不会哭,不会在他面前。她够坚强。

“是吗?”艾德无法置信地道。

“你的世态画很出色,我深深赞赏,但我的客户不会买这种画。很遗憾,我不能买它们。”

莎菲用力吞咽。

“花朵的静物画呢?”艾德追问。“它很感人。”

“我同意。但我绝对卖不掉它。”

莎菲眨了眨眼。

“但是你喜欢它?”艾德追问。

“我非常喜欢它。它很强烈、有力。它有一点令我想起塞尚。你听说过他吗?不过我们也很少买他的画。它非常难卖——虽说不是不可能。一般来说,静物画的市场比较小。”

莎非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我见过他的作品,”她低语。“只有一次。他非常、非常地好。”

“你也是,”乔尔微笑道。“你不能沮丧,也许这会有帮助。我也想要买下狄先生的画。”

莎菲定住不动,她的心狂跳。“你要买它?”

“我不知道是否能够卖掉它。我有几个客户可能会感兴趣。明显地你的所长在人像画,欧小姐。狄先生的画实在是太出色耀眼了。我几乎是第一眼就被迷住了,因此我愿意冒险买了它。”

莎菲的绝望变成了狂喜。“艾德!他想买你的画!”

“我听到了。”艾德咧开个笑容。

“你知道的,”乔尔道,对莎菲微笑。“我是个生意人。对我来说,买了这么多幅一位不知名艺术家的画是很不寻常的。”他的棕眸温暖。

“是吗?”莎菲尖叫。

“是的,”他强调道。“是的。我说你有天分,又买了三幅画。这表示我是认真的。”

莎菲感觉像要飘浮起来。她必须紧紧抓住艾德的手。“我刚刚开始了另一幅油画,先生。”

“如果我能卖掉我现在买的画,我会再买更多,”乔尔道,令莎菲绽开个大大的笑容。“不过我要劝告你,欧小姐,如果你想卖掉你的作品,远离静物及世态画。很少有人买这种画。多画人像画。”

莎菲点点头。“我的新作和《新堡海滩的绅士》很类似。”

“很好,”乔尔道。“现在谈正事吧!”

乔尔由外套口袋里掏出皮夹,拿出一叠钞票。莎菲睁大了眼睛。“我打算给你两百元。”他道。“买三幅画。”

“两百元!”她喊道。这不多,但她原本不指望她能卖出任何画作,而她是这么高兴她的画能够卖钱。

但在乔尔把钱递给莎菲之前,艾德已经走向前。”抱歉,”他道,嘲涩地笑了。“两百元是不被接受的。”

“艾德!”莎菲惊喘出声。

乔尔侧着头。“你是欧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