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0章

作者:brendajoyce

艾德和衣躺在床上,手枕在脑后,看着饭店天花板的电风扇缓缓转动。他的表情扭曲。

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停止想莎菲。他回想乔尔告诉她要买新堡海滩的画时,她的狂喜;以及珊娜残忍地说她痛恨那件作品时,她的震惊伤害。他回想昨天他试图安排她和亨利约会时,她的愤怒。他做的是他认为对莎菲最好的事,尽管他打心里痛恨莎菲和其他男人出游的景象。他也记得她在工作室吻他,而他全然失去了绅士的自制。

而每次想起杜乔尔离开后,她碰触他脸庞的方式,他的心便一阵剧跳。他的下颚抿得紧紧的。他的经验丰富,知道女人是不是爱上了他。而今天莎菲碰触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爱上他了。也许他应该更早看出来。那天在工作室,他看见了她对他的渴望,并知道她的驯服是彻底的,但因为不愿意离开她,他没有多想她会爱上他的可能性。回想起来,那些征兆一直存在。

当然,那是一份建筑在感激及慾望的爱。但无论如何,伤害已经造成了。他必须立刻停手。

艾德痛恨自己。他闯进她的生命是为了教她真实的生活;他从来无意让她爱上他。他对她完全不适合。不仅他无意婚姻,就其他想和莎菲结婚,他们的婚姻也只会是一团糟。

艾德紧紧闭上眼睛,似乎要抵抗痛苦的回忆。但没有用。他父母亲的婚姻是一椿闹剧。他的母亲肆无忌惮地背叛他的父亲,并试图用谎言及欺骗来掩饰。他们的婚姻虽然结束了,但对艾德的伤害已形成。他永远无法原谅他母亲自私的行为。

他将脚旋过床,突兀地坐起来。他告诉莎菲他的价值观是老式时是认真的。也因为如此,他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婚姻是永远的、一辈子的承诺,但艾德有经验,知道大多数人并无法实现承诺。

莎菲似乎将他视为某种天杀的英雄,但她很快就会察觉真相。他是个差劲透顶的护花使者。他不是白马王子,也永远不会是。

老天,但他是如此他希望在莎菲的眼里是那样的。他明白到他“需要”她把他想成英雄,因为从没有其他大这样想他。他把拯救莎菲当成他的目标——而他甚至搞砸了他唯一有过的高尚行为,因为莎菲爱上了他。

艾德痛恨在现在离开她。他们之间才刚开始。他想要看到她实现她的梦想;他想要和她一起分享胜利的果实。但那是不可能的。他别无选择。他必须现在离开——在他对她的伤害更深、在他摧毁了她残存的纯真及未来的希望之前。

莎菲拒绝多想。她慌乱地奔离开家,不睬珊娜的警告及她妹妹友善的劝告。但当她越过塞佛里的豪华大厅,她感觉仿佛每个人都在看她,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来这里找的对象及她的意图。

但是她不会停止,现在不,即使她够理智得知道丽莎说的时。艾德不是她的朋友,因为他的意图并不荣誉。然而她打心里知道他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她真正的朋友,她可以用生命来信任他。她不也是因为这样才答应让杜乔尔看她的画?

然而有理智的人绝对不会把丽莎及珊娜的话当做耳边风。但她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她的命运,奔向狄艾德,即使是成为他的爱人,而不是妻子。

她红着一张脸,在柜台处问出了艾德的房间号码。她走进黄铜门电梯时,感觉柜台的职员一直看着她。电梯似乎过了永恒的时间才到达五楼。而和她共乘电梯的那对夫妇似乎也一直瞪着她。

到了艾德的套房门口,她不允许自己多做考虑。她紧抓着在他的臂弯里、他的床上的幻想。她想象在他怀中的神奇,遗像他的碰触、他的吻、他的爱。莎菲一辈子从没有这么急切过。她敲了房门。

他过了一会儿后才应门。看见她,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莎菲?”

莎菲看着他,想不出话可说。

“出了什么事?”他突兀地道,抓着她的手臂。

“噢,艾德,”她喊道,强抑回一声哽咽。“我可以进来吗?”

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一开始他没有回答,莎菲害怕他会拒绝,他望着她身边空荡荡的走廊一晌。“我去套上一件外套,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谈谈是什么困扰了你。”他没有笑容,关上房门,留下她一个人等在走廊上。

莎菲瞪着房门,感觉想哭。她想要进到他的房间、他的怀里。她站得像一尊雕像,等待艾德出现。她无法了解为什么他不让她进他的房间。

一会儿后房门打开来,艾德带着她走向电梯。“你来这里不是个好主意,更不用说进我的房间,”他有些突兀地道。“有人看到你上来吗?”

突然间她生气了。“我不知道你这么在乎你的名誉。”

他捶着电梯钮。“我不。我在乎的是你的。”

莎菲似乎要融化了。“我很抱歉,”她低语。“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了。”

“我可以看得出来,”他放柔语气道,眼里充满关心。“开车到楼下兜个风怎样?”

莎菲点了点头。

艾德开过了布鲁克林大桥,往长岛开去。莎菲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窗外的景物视若无睹。她始终没有开口说话。艾德想要知道是什么困扰着她,但他够绅士得静待她开口。一会儿后,艾德看见她已经睡着了。她显然累坏了。没多久,她的头就靠到了他肩上。

不知道他离开后,她和珊娜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了解珊娜,他能想象最糟的情景。他从来不曾恨任何人像此刻恨雷珊娜一样。那似乎是个奇迹,像她那样自私冷酷的人竟会生得出像莎菲这样充满爱心的女儿。

莎菲的身躯动了动。她已经睡了将近一个小时了。她轻喟一声,头转向他。他低头看着她,一颗心揪得紧紧的。今天并不是适合和她说再见的日子。

她长长的睫毛扇动,眼睛睁开来。她迎上他的目光,睡意惺忪地微笑。“艾德?”

“嗨,”他喃喃地道。“感觉好多了吗?”

“是的,”她道,坐直了些,但她的笑容和睡意同样迅速地逝去。她看着他,身躯变得紧绷。“我们在哪里?”

“我们离蛤蛎湾不远,”他道。“我凑巧知道这附近有一间不错的老餐厅。我不想叫醒你,但既然你醒来了,我们何不过去吃点东西?”

“是的,”莎菲道,她的态度很奇怪。“那是个好主意。”她的脸颊变得绯红。

艾德纳闷她脸红的原因。他开始感觉到不安了。她不会是想到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并且距离她的家人及朋友足足有五十哩远?艾德开始后悔开到这么远的地方了。一旦他们用过食物,他们立刻开回纽约市——他在心里对自己允诺。

感觉到她的目光,他转过头,发现她正瞪着他的chún。莎菲立刻别开目光,但想到那个目光所意味的,他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

那不重要。他不会吻她,一次也不会。他不敢。

长岛南岸的乡下一片翠绿,峡湾上的天空蓝得耀眼,但东边却乌云密市。虽然艾德不是海员,也看得出一场飓风正由大西洋刮来。“看来我们还是得停下来,”他喃喃地道,沮丧不已。“一场风暴就要来了,不过它们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他祈祷它是如此。

艾德将车子停在一幢老旧的殖民地式建筑面前。它有着白色的墙板。倾斜的屋顶,以及两根黑色的烟囱。白色篱笆内是绿油油的草地及一个小花园。艾德用油布盖好车子,带头走向这幢古色古香的小客栈。客栈内没有半个客人,但这并不足为奇。过了九月,所有的人都回到纽约市了。客栈老板很高兴见到他们。他带他们到餐厅里最好的位置,窗外可以眺望整个海湾。莎菲让艾德为她点了鲑鱼,接受了一杯酒,外面的天色更黑了,不久就变成了一片昏暗。艾德的身子往前倚。

“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事使得你跑到我的房间?”他平静地问。“你当时很难过,莎菲。”

莎菲避开了艾德的目光。“我感觉你是我的朋友,艾德。”

他变得更加不安。“我是。”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不应该在这里。我不想要伤害你,莎菲。老天,我不想!

莎菲的笑容不自然。“我很高兴。”

艾德的胃部绞扭成一团。“我离开后,你和珊娜吵架了?”

莎菲的表情紧绷。“不算是。”

“莎菲?”

“她不想要我卖的作品。”莎菲低声道。

艾德没有说话,他的胸口似乎烧了个大洞,为她疼痛不已。

莎菲强挤出个笑容。

“她说了些什么,莎菲?”

莎菲看着桌上。“她只是想保护我!”莎菲没有抬头。

“你不需要被保护,莎菲。”

她抬起了视线,棕色的眸子锁住了他的,眼里有着大胆及坦率。“即使是从你这里?”

他说不出话来,大吃一惊。最后回答的是他体内的圣人,而不是深深被诱惑的恶魔。“即使是从我这里。”

她别开目光,把弄着餐巾的手微微颤抖。但她接下来的话令他更加震惊。她没有看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道:“即使我需要自你这里得到保护,我也不要它。”

艾德的身躯剧震。经过了过去数天,他不可能还误解她的意思。

艾德非常感激他们的事物及时送来。外面的风吹得树枝剧烈地摇晃,雨开始倾盆而下。

他们一起看着窗外的风雨,根本无法吃下什么东西。海湾漆黑一片,海浪疯狂地翻滚,卷起无数白色的浪头。他们的视线相遇、持住。

仿佛外面的世界停止了运转。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莎菲及屋外野蛮的风暴。世界变得狂野不驯、骇人,然而他们拥有这个小天地——只有他们两人。艾德突然被一股强烈的渴望攫住。它似乎不只是出自他的心及灵魂,还有他的鼠蹊部。他用他拥有的每一分自制力抗拒这份渴望。因为那是个假象。世界不是漆黑一切的虚幻,他们不是唯一剩下的两个人——男与女,注定要在一起直到永恒。

莎菲偷瞧了他一眼。“海非常地浪漫。”她道,语音沙嘎。

艾德就着桌上微弱的烛光打量着她。他试着不睬他现在的感觉。“它很快会结束。”

她细致的鼻子微微歙动,眸里似乎隐现泪光。“我知道。”她道,转头看着窗外黑漆漆的风暴。

艾德忍不住想着这是个客栈,楼上有过夜的房间。他从不曾渴望任何女人像莎菲一样,也不会像此刻一样。他推开餐盘,也强推开自己丑陋的慾望。屋外的风似乎刮得更大了,连墙壁都在抖动。树叶被吹得满天狂舞。艾德看着窗外,想着这场风暴看起来似乎不会很快离开——而不久就入夜了。

客栈的老板似乎被他的想法唤了出来。他来到他们的桌边。“两位,我有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艾德问,但心里已经知道了。他沮丧不已——又没有应该感觉的沮丧。他的心跳声开始在耳边响若雷鸣,媲美屋外的风暴。

“我们刚刚收到电报。这里的风暴事实上是加勒比海上的台风暴风圈边缘。台风眼已经在维吉尼亚登陆,但今晚长岛都在暴风圈的范围。看来两位是不能离开了。不过这里的楼上有的是房间,”老板咧开个大大的笑容。“电报上说明天中午又会是风和日丽了。”

艾德点点头目送着老板离开。他转向莎菲,胃部扭绞。“他说的对。我们没办法在这种暴风雨中开车回去,莎菲。我很遗憾。”

莎菲直视进他眼里。“我不。”

莎菲站在客栈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望着窗外。天已经全黑了,窗外的雨势不减,在黑夜里画出了一片白瀑。她倾听着急骤的雨声落在屋檐,想着艾德。

问题是:她敢吗?

她转向连接两人房间的门及门旁边的四柱床。那似乎是不可挡的。但艾德并没有来她的房间。他始终还有尝试诱惑她。她不明白,如果诱惑不是他的目的,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是否她和其他人都看错他了?有可能他真的是她的朋友——意图光明正大的朋友?如果是——莎菲知道她应该感到高兴,但她只想哭,不是喜极而泣,而是因为绝望及未满足的渴望。。

她已经走了这么远,她不能回头。

莎菲越过小房间,停了下来。不久前艾德鼓励她让杜乔尔看她的画,曾经告诉她身为一个艺术家,她必须学会面对拒绝。当时她没有告诉他身为女人,她这一生已经面对过上百次的拒绝了。但他清楚地知道被珊娜的社交圈或杜乔尔拒绝,绝对比不上被她所爱的男人拒绝的伤害来得深。

莎菲离开门前,望着梳妆台镜子里的自己。客栈主人很亲切地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