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1章

作者:brendajoyce

莎菲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紧攀着他,脸埋在他胸前,害怕即将发生的事。她几乎是立刻察觉到艾德的心情恶劣,一点也不像她为刚刚发生的事兴奋不已。莎菲提醒自己是她造成这种结局的——事实上,是她引诱了他。

艾德温柔地放开她,坐了起来。

莎菲不敢看他。她的心在下沉。艾德的表情是如此地严肃、阴郁。明白到自己的胸衣钮扣仍开着,她忙乱地扣上它们。“艾德?”

他的笑容明显地很勉强。“等等,莎菲。”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路上扣好长裤。

莎菲抗拒着涌上心头的惊慌与泪水。她的胸口似乎无法呼吸,她低头确定她的睡衣遮掩住了她的足踝后,双手在膝上交握,等待他回来。

她无法明白,莎菲阴郁地想。做爱的一方付出如此多的爱,另一方却不。她没想过可能会这样,而现在也已经太迟了。她很快地拭去泪水。

艾德回到门口。他已经套上衬衫,扣上了每一颗扣子,但没有塞到长裤里。这看起来有些可笑,但莎菲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任何笑意。她迎上他的目光。“艾德?有……什么不对的吗?”

这次他没有尝试挤出个笑容。他的眼里是如此地严肃,莎菲的身躯窜过一阵寒意。

“我欠你一个道歉,”他缓缓地道,似乎正斟酌着用字。“莎菲,它不应该发生的。”

莎菲一愣。他是在告诉她他后悔他们灿烂的做爱吗?但那怎么可能?他们之间的热情是如此地神奇、美妙?也或者那对他非常地平常——他已经和其他女人有过无数次的经验,而且以后也会再和很多女人有过?

他挪动了一下身子。“道歉似乎陈腔滥调,考虑到我们刚刚做的事,”他的脸胀红了。“‘我’做的事。”

莎菲摇头否认。“不,”她低语。“你不需要道歉。”

“莎菲,我很抱歉,我非常地抱歉。你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莎菲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她别开目光不让他看见。她等到自己平静后,迎上他的目光。“我想要它发生,艾德,拜托,你毋需如此自责。我已经是个成年女子了,能够自己做决定。”

“不要哭,”他严厉地道。“老天,我最不想要的便是使你哭泣。”他强挤出个笑容,很快地来到她身边,执起她的手。

莎菲想要投入他怀中,紧紧地拥住他,但她勉强克制住自己,不想要把难堪的这一刻弄得更糟。

他非常严肃地开口。“你愿意嫁给我吗,莎菲?”

她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他笑了,但笑意并没有到达眼里。“那似乎是很浪漫,不是吗?”他的语气淡淡的。他托起她的下颚,将她的chún迎向他。当她没有回应时,他开始认真地吻她,想要说服她。

他的提议令莎菲震惊不已。她的心狂跳。但随着他的吻愈来愈深,她开始像稍早一样地回应了。他刚刚要求她嫁给他,但她似乎无法思考,因为他的手正抚弄着她的背,向下挑逗她的臀部,而且他的chún正探索她的chún缘。莎菲张开了chún,同时他发出一声男性、低沉的呻吟,将她放倒在床上。白热化的慾望情焰立刻又燃了起来,莎菲的身躯兴奋地颤动。火焰舔噬着她的四肢、她的双腿间。莎菲知道他在引诱她顺从他,但一会儿后,那一点也不重要了。她惊喘出声,他肿胀的男性已经抵着她温暖润湿的女性。

“莎菲。”艾德喊道,他的手探入她的棉料睡亿领口,覆住她的双峰。

莎菲狂野地拱身向他。他的手指一再逗弄着她的*头,直到她娇喘吁吁,连呼着他的名字。艾德在她的chún边呢喃着亲昵的话语,俯身吸吮着她。莎菲的身躯狂摆,沉溺在狂喜中,她的指甲掐入了他的背,他的舌头一再地深吮她。

这一次当他进入她时,她已经准备好,并不再有疼痛。他重复地进出,莎菲紧紧地拥着他。“我要你和我一起,”艾德沙嘎地告诉她,眼神明亮而狂乱。“我要我们一起达到高峰。”

他的话令莎菲旋转着失去了控制。艾德惊喘出声,冲刺得更加用力。在狂喜的迷雾中,莎菲可以感觉到他在她体内洒下了新生命。她欢喜地哭了,她会很乐意有他的孩子。

事后,他并没有放开她。艾德将莎菲紧紧地拥在怀中,揉弄她的头发、她的背及她的臀部曲线。他并不时地亲吻她的额头或下颚。在莎菲能够回想起他惊人的提议之前,她已经在他的怀抱里睡着了。她也不记得在稍后的夜里,他们再次像热恋已久的爱人,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将近黎明时,莎菲惊醒过来。外面的风声怒吼,雨势倾盆。她听到某种东西敲击着屋侧的声音,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好一晌,她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而后一切都回来了。她在蛤蛎湾的一个小客栈。她引诱了艾德——而他和她的做爱超过两次。屋外的飓风正在肆虐。但艾德人呢?

屋子另一侧的撞击声更大了。莎菲的心怦怦地跳。她坐了起来。屋檐似乎要被风掀翻了,风声呼啸刺耳。天色微明,莎菲可以看见屋外的树被狂风吹得弯起来。莎菲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在风暴的边缘,不要害怕。

她的门被猛地撞开。莎菲害怕地尖叫,随即明白拿着蜡烛冲进来的人是艾德。

“莎菲,起来,”他命令道,拉掉她身上的被单。“门外已经有一半的屋顶被掀掉了。这里不安全,我们得下楼去。”

尽管他语气很平静,但莎菲吓坏了。突然间她听到玻璃破碎、东西摔下来的声音。艾德走到窗边,手上的烛光摇晃不定。“电力都停了,”他阴郁地道。“看不太清楚,但主街上刚刚倒了一棵大树。穿好衣服,莎菲。”

莎菲匆忙照做。她的心恐惧地狂跳。撞击声更大了,屋外的天空变成了奇异的蛋白灰色。她套上衣服,但似乎就是扣不好扣子,最后是艾德来帮忙。她正试着扎好辫子,门上已经传来了疯狂的敲门声。

“两位!”客栈老板在风雨声中大喊。“我们得到地下室去!”

“别管你的头发了。”艾德喊道,抓着莎菲跑过房间。他们打开门时,门用力地弹到墙上,撞落了门闩。

客栈老板提着个老式的灯笼,脸色苍白地缩在角落。“屋子外边的玻璃已经都被吹破了!”他喊道。

他们可以看到上方的屋顶被掀起了一大片,雨点像石头般打在他们身上。莎菲尖叫出声,一阵飓风将她刮得站立不稳,往楼梯倒去。

艾德即对接住了她。他抱起她,对客栈老板大吼。他们急奔下楼,走出到屋外。在暴雨中,莎菲看见艾德漂亮的黑色汽车被一棵连根倒下的大树砸烂了。“噢,艾德!”

“别管它!”风一直将他们往后吹,但艾德跟在客栈老板后面,是顶着风前行。他们转过转角,看见地下室的门。客栈老板首先进去。艾德推着莎菲先下去,接着下来后,用力拉上门。

客栈老板的妻子和女儿坐在地下室的一角,抱着一堆毛毯,还有一盏煤油灯。那名女孩大约是莎菲的年纪,啜泣个不停。老板走到他的妻女旁边,他的妻子大大松了口气。老板递了条毛毯给艾德及莎菲。艾德贴着她坐下来。莎菲坐在他身边,偎近他。他伸臂环住了她。

他们互望着彼此,突然间艾德笑了,莎菲也是。两人一起笑出嘎然的笑声。地下室的另一边,客栈老板首先开始轻笑,而后是他的妻子及女儿。能够活着是如此地美好!

而后莎菲想起来了。她停止了笑声,甚至无法呼吸。昨夜艾德曾求她嫁给他——为了错误的理由,为了赎罪。然而她又怎么能同意?

数小时后,他们离开了地下室。天空蔚蓝澄澈,数朵白云轻轻飘过天空。阳光暖和耀眼。昨夜的风暴仿佛不曾发生过,仿佛那场飓风只是一场噩梦。

然而站在客栈往外看,只见满目疮痍。艾德的车子被一棵倒下来的橡树砸成两段。客栈的白色篱笆被吹走了,对街的房子也遭到程度不等的损害。一家房子的屋顶被掀去了一半,另一家的二楼阳台全垮了下来。一间小木屋被倒下的榆村砸烂了,路上的电报线也全被扯了下来。

艾德握住她的手。“老天!”

他们回到客栈。屋子东南角的屋顶全被吹走了,那一边的玻璃窗也几乎全部破裂。艾德仍然握着她的手。莎菲想着他们昨晚真是千钧一发。

他们逃过了一劫,安好无恙。但他还记得向她求过婚吗?

莎菲用力吞咽,仰望着他英俊的侧面。也许他记不起来最好,这样一来她就不必拒绝。

她的心好痛。爱他已经够痛苦了,但她最害怕的是他出于责任感向她求婚,因为她势必要拒绝。

他们回到楼上。莎菲的心情低落到极点。她在暴风雨后的混乱里找到了自己的丝巾及皮包。老天,她是如此地害怕回城里去——害怕着未来。艾德在门口等着她。

“我们要怎么回纽约?”她问,希望他没有察觉她语音里的颤抖。

“我们可以租一辆马车。我问过了,火车还没有开。轨道上到处是倒下的树干及掉落物。”

莎菲点点头。

艾德直视着她,又道:“当然,我们可以在这里再持一夜。老板告诉我楼下还有一些房间完好无恙。不过你的家人现在一定已经担忧得快发疯了。”

莎菲没有开口。他们正涉及危险的话题。然而艾德并没有放过这个话题。“当然,一旦我们告诉了他们我们的计划,一切就会雨过天睛。”

莎菲在房间中央冻住,心里充满了痛苦。她从没有想过一颗破碎的心会是如此地痛苦。“什么计划,艾德?”她问,语音重浊含泪。

他吃了一惊,脸上没有笑容。“我们结婚的计划。”。

莎菲以最大的意志力找到声音。“我不接受你的求婚,艾德。”

他怔住。

她将丝巾及皮包抱在胸前。“你的求婚非常地高贵,绅士,”她道,试着表现得理智、平静。“但那是不必要的。”

他无法置信地看着她。

“我成为你的爱人并不是要强迫你娶我。”莎菲道,知道如果她现在哭了出来,他会猜出她有多么爱他及她为什么拒绝他。而那只会使她更悲惨、丢脸。现在她的生命中剩下的只有她的骄傲了——当然,还有她的回忆及绘画。

“莎菲,”艾德的脸色变白。“你是个处女。”

“我知道,但那不是结婚的好理由。”

他的蓝眸锐利。“莎菲——我和你做爱了三次。”

她脸红了,回想起他们的热情,那些无比狂野又温柔的时刻。她会永远把它们牢记在心里。“那又有什么关系了?”

他的下颚紧绷,额头的青筋跳动,他的嘴chún抿成了严厉的一线,“万一你怀孕了呢?怀着我的孩子?”

那无疑是把盐撒在她的伤口上。“这个月的这个时候不会。”她说谎道。

他的chún线似乎缓和了些。“莎菲,我们应该结婚,这样做才对。”

她几乎要哭了出来。这样做才不对——为了爱结婚才是对的。但那是永远不可能的,对她和他不可能。莎菲的语气变得平静而冷然。“我并无意结婚,艾德。你忘了吗?明年五月我就二十一岁了,我要到巴黎继续我的学业。我很抱歉,”她的声音破碎。要继续说下去是如此地困难。“我不能在没有爱的情形下结婚,艾德。”

他没有动。他看起来仿佛被人在太阳穴上重重击了一拳。他突兀地转身,大步走开。“我会在楼下等你。”

莎菲跌坐在床上,床上仍留着他们做爱的气味。她抓住被单,痛哭出声。

一切已经结束了——在开始之前就结束了。

他们回到家时,屋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但莎菲早就知道会这样。

莎菲感到一阵强烈的恐惧。他们下了马车,雷府的门打开来回。他们听见莫太太在屋内大喊。“她回来了!她回来了!莎菲小姐回来了!”

艾德没有碰她。自从她在六个小时前拒绝他的求婚,他就没有再和她说过话。他甚至不曾看她一眼。他也没有和她说话——直到数分钟前。他告诉她他们会坚持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换而言之,他们会说谎——既然她不想嫁给他。艾德似乎很生气,仿佛预期她在太迟之前改变主意。但莎菲同意依他的计划而行。

莎菲别无选择,只有由着艾德扶她下马车。他的碰触是如此地公事化,她几乎当场痛哭出声。而且她心里难过到了极点。每个人一定都往最坏的地方去想——而且他们想的对——但莎菲该死地一点也不在乎。

她和艾德走上阶梯。丽莎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