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2章

作者:brendajoyce

内容

一九0一年秋 纽约市

牌桌上的钻石大如指甲,在灯光下跳跃着火焰般的光芒。牌桌边的赌友看得眼睛发直。

“老天,狄艾德,你疯了吗?”其中一人道。

艾德闲倚在椅子上,嘴里叼着根香烟。他的衬衫钮扣敞开,皱巴巴地塞到灰色长裤里。他的脸上是青渗渗的髭须,眼里的红丝可能是因为睡眠不足,或是小房间里香烟的刺激。他的左右手臂上各挂着一名衣着不整、胸前伟大的红发女郎。纽约市里有上百家的男士俱乐部,其中许多家诉求的客层是精英人士,名声卓著。但艾德所在的并不是其中一家。

鲍夫人俱乐部的声名狼籍,造访它的大多是社会边缘的人士,俱乐部的女人熟知“各种”的娱乐——包君满意。艾德数个星期前造访了这里,从此之后就是这里的常客。

瞧见桌上的钻石,挂在他身上的那两名女子惊喘出声。其他赌友发直的眼睛仍没有恢复过来。艾德似乎漫不在乎。他慢吞吞地道:“我没有现金了。”他讲起话来已有些大舌头。

“这颗钻石是桌上赌注的五倍价值!”一名留着山羊胡的赌徒道。

艾德没有回答。他漠然地看着那颗闪亮的钻石。“我们赌还是不赌?如果不赌我就走了?”

接着响起了一片同意声,赌局继续。艾德似乎毫不在乎一名赌徒亮出葫芦,打败稍早亮出来的两对。艾德面无表情地翻开牌。三条。赢的那个人兴奋地喊叫一声,将赌注全部扫到面前,那颗钻石立刻进了他的口袋。“你疯了,”他对艾德道,笑得合不拢嘴。“你刚刚输了一大笔财富。”

艾德耸耸肩。“真的吗?我该死地不在乎。”他站了起来,一臂揽着一名女子。他对桌上的其他人略微俯首致意,挽着那两名巴结的女子,醉醺醺地离开了牌间。

珊娜漫步下楼,在玄关处停下来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这件象牙色的无袖丝料礼服完美地烘托出她的身材,颈间的珍珠项链及耳上的钻石耳环更是相得益彰。她曾试着诱惑、说服杰明买下这套价值不菲的珠宝,但没有成功。最后她自己买下它……用莎菲的钱。她告诉自己就算莎菲知道,她也不会在意。

珊娜回头喊道:“丽莎?你在哪里?”

丽莎几乎是立刻出现。她穿着一身桃色丝料礼服,披着淡色的披肩,唯一的饰品是一对钻石耳环。“我已经准备好半个小时了。”

珊娜不睬她继女话里暗示她打扮得太久。“我们出发去歌剧院吧!”

但丽莎并没有移动脚步。“你不觉得我们应该邀莎菲一起去吗?”

珊娜畏缩了一下。“她在她的工作室里画画。”

“她永远都在她的工作室里画画。”

“她会拒绝的。”

“也许。但我可以劝她去,”丽莎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她受到很大的打击,珊娜。过去她有绘画就很快乐,但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了。”

“她会捱过去的,”珊娜简洁地道。“我不想讨论这件事,丽莎。我知道怎样对我的女儿最好。”

丽莎的脸庞紧绷。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珊娜,我们都了解发生了什么事。这样是不对的,他应该做补偿。”

珊娜的脉搏加促。“你也许不赞成我处理莎菲和那个男人的关系的方式,但我的做法是对的——你不要再干涉,或是在莎菲的脑子里灌输什么愚蠢的念头!”她的手紧握成拳。“你没有听说过‘传言’吗?他已经被社交界摒弃在外;他最近的行为太过放荡、引人非议了。上个星期,在一场慈善募款的场合,他居然带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参加——那个女人的身上根本没挂着几块布!”

丽莎挺起肩膀。“也许他也不快乐。”

珊娜生气了。“我建议你多管你自己的事,丽莎,”她冷冷地道。“莎菲是我的女儿。那个男人已经远离了她的人生,我不会再让他回来打扰她。”

“莎菲是我的姊姊!”

“她是你的继姊,如此而已。”

丽莎惊喘出声。”也许我最好留在家里,”她道,双chún微微颤抖。“我无法享受今晚的歌剧,知道莎菲一个人在家,而且是在这种心境下。”话毕,她撩起裙摆,转身离开。

珊娜挫折地看着她的背影。她不想待在家里。她想着杰明。他正和一名律师及两名银行家关在书房里。等到她们处理完生意后,他们会一起抽烟、喝白兰地,或是去他们的男士俱乐部泡着。也许数个小时后,他会找她上床,来一段短暂、自制的做爱,她在过程中则想像着和她死去的第一任丈夫做爱。

珊娜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影像,很满意镜中美丽的她。珊娜不想一个人无聊地待在家里,等待她第二任丈夫不被渴望的宠爱。已婚女士一个人去歌剧院或参加社交聚会并不适当,但珊娜决定就算丽莎不去,她还是要去。年轻的丽莎似乎愈来愈没有礼貌了。她不跟去看歌剧也许反而好。珊娜在心里记下要和杰明谈谈为丽莎安排婚事。最近她不是听到一位贫穷、但条件优越的英国伯爵正在纽约寻找一位富有的新娘?

珊娜吩咐了马车。等待马车时,她一直想着丽莎的事,试着不去想莎菲及她明显的不快乐。假以时日,一切都会过去。珊娜经验丰富地知道这一点。

珊娜在歌剧院的这一晚很愉快。歌剧并没有引起她的兴趣,但她清楚地察觉到其他人的注意力,而那令她非常感兴趣。其他包厢里的绅士不时地转过头看她,有的还大胆到试图捕捉住她的目光,对她微笑。当然,她现在的名声毫无瑕疵,而且多年来一直如此。在那次可怕的丑闻后,她绝对不想再重蹈覆辙。那些男人可以由远远的地方赞美她,但只能如此而已。她和杰明结婚以来一直忠于他,不管她对婚姻床上有多么不满意,多么地渴望着其他——特别是和杰克的激情。她现在聪明多了,不会再犯下年轻时的错误。现在她知道“性”比不上门面重要。

然而她确实热切渴望得到男性赞美的目光。也许是因为杰明似乎很少注意到她是女人,反倒比较重视他的生意。珊娜假装不睬那名过度热切的仰慕者,然而当她别开目光时,她看见一个奇异、熟悉的身影正离开包厢,身边伴着个金发女人。

珊娜的心一阵抽痛。她的嘴chún似乎变得干涩无比,呼吸困难。那是个高大、宽肩的男子,一头阳光金色的头发披在外套衣领上。她象是被催眠了,无法别开目光。

不——她一定是疯了!那个人不可能是杰克!

杰克死了。他在一八九0年逃狱后,死于一场大火里。他的尸体被不名誉地埋在伦敦的墓地。她并未造访过他的墓地,但有一天她会。

珊娜平静了一些。杰克死了。尽管那是事实,但看见一个和杰克如此相像的人令她的心抽痛不已。珊娜以手覆在胸前,但仍无法安抚她狂跳的心。那份失落的痛哭、心碎永远不会平息吗?那名男子的背影和杰克是如此地扫似。

珊娜突兀地站了起来。仿佛被某种力量驱使,她追着那名男子的背影出了包厢。

杰克加快了脚步。今晚来歌剧院是个大错误。

但他已经厌倦隐姓埋名地住在他的河边大宅里。他在那里工作、在那里用三餐、睡觉,也把他的情妇养在那里。爱薇已经抗议好一阵子了。她想要出去走走、玩乐。杰克可以了解。即使是他自己也已经被关得不耐烦了。

“你在害怕什么?”稍早她问。

爱薇不够聪明得能猜出真相,但杰克也不能告诉她他害怕会有人再次巧合地认出了他。

他不能告诉她他很害怕再次被抓回监狱。他宁可死。

因此他没有回答她。他只是拖着她出了歌剧院。

在歌剧院里谁都可能遇到,他却偏偏遇上了他的妻子。感谢天她并没有看到他。

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她,还没有准备好应付在震惊过后,涌上心头的强烈感情——那自然也包括了愤怒及恨意。

珊娜匆忙穿过宽敞的大厅。许多中场休息的观众在这里用点心、聊天。她在人群中搜索着。突然间她僵住了。

那个男人背对着她,正在和那名金发女子说话。现在更加靠近了,她敢发誓他真的就像是杰克——或是他的鬼魂。

那一对男女似乎在争吵。珊娜用力吞咽,凝视着那名男子宽阔的背。他倚近那名女子,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他的姿势是如此地熟悉——她几乎可以听见他沙哑、诱惑的声音。某种强烈的感觉涌达她全身。她的神经似乎都振奋了起来。而她已经许多年没有这种感觉。

他不可能是杰克,然而他是如此地像杰克——而且珊娜是如此地渴望他。她必须提醒自己不论他有多么像杰克,她不能冒险牺牲她辛苦守护多年的无暇名誉。

那名女子愤怒地转身离开。她走向歌剧院的内厅。她经过珊娜身边时,珊娜看出她不只是非常漂亮,而且还很年轻——大概十八、十九岁。珊娜看向那名男子,他也正好转头看着他的女伴。两人的视线相遇。

珊娜震惊不信地喊叫出声。不一刻,那名男子转身穿过歌剧院的大门,消失在夜色中。

她回过神来。他是杰克!杰克还活着!珊娜不假思索地拔腿追了过去,完全没有留意她正在挤过群众,许多人惊讶地看着她。

珊娜冲出了门,停在人行道上,喘息不已。杰克人呢?她狂乱地四顾。而后她看见他正大步走向第六街,几乎要隐没在阴影里。“杰克!”珊娜喊道,撩起裙摆,大步追了过去。

那名男子慢下脚步,冻住在原地。他缓缓地转过身,看着她。他的chún角抿成个冷硬、阴郁的线条。她屏息地停在他前面。他没有死!真的没有死!

不睬街上的行人,珊娜飞奔向他。她的手臂环住他的肩膀,疯狂地亲吻他的下颚——她唯一能够得到的地方。杰克突然将她拉开。

珊娜往后踉踉跄跄地退出了几步。“你没有死!”最初的震惊过去,继之的是领悟。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哀悼他的死,想念他——因为他死了!

“是吗?想想,我以为这是地狱。”杰克慢吞吞地道,傲慢的语调一如往昔。

“我真想亲手杀了你!”珊娜喊道。

“如果刚刚那是谋杀的尝试,我真的是学到些新的东西了。”他视线游移过她的双峰、她的臀部,停留在她的双腿间,目光里充满着轻蔑。

愤怒蓦地升起。他没有死——整整数十年来,她一直被痛哭、罪恶感折磨着,认为他死了。“你这个畜生!”她喊道,举起手像个疯女人一样地挥过去。

杰克抓住她的手臂,扭在身后,牢牢地制住了她。珊娜停止了挣扎。有那么一刻,她的身躯紧贴着他;她的大腿贴着他的大田腿,下体相接……

杰克放松了手上的力道。珊娜抬起头看他。他的脸庞显得历尽岁月沧桑,眼角也有了鱼尾纹,但他仍是她所曾遇过最英俊的男人。珊娜深吸了口气,身躯因慾望而颤抖。“他们说你死于火中!”

“明显地我并不是。”他放开了她,木然地看着她。

“你这个自私的畜生!这么多年来……”她打断,强烈的感情——悲伤、愤怒、喜悦等等——她说不下去。

“这么多年来怎样?”杰克嘲弄道。“别告诉我你想念我?”

“我是的!”

杰克大笑出声。他突兀地托起她的手肘,缓缓地转过她的身子。他将她拥入怀里,她悸动的女性抵着他的腿间。他俯近她。“你不是想念我,你是想念这个。”他挪动臀部,巨大的坚挺抵着她。

珊娜感觉一阵战栗窜过全身。她已经多少年不曾感到这样的狂喜了——只有杰克能带给她这种感觉。杰克依旧是她所遇过最有男子气概、最叫人意乱情迷的男人。

“是的,杰克,”珊娜低语,她的手指缠入他颈后的毛发。“我想念这个。”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他冰冷地推开了她。“而且你会继续想念它,我亲爱的老婆,因为它已经死了,和欧杰克一起埋起来了。”

珊娜的身躯僵住。

“噢,抱歉,我怎么会忘了呢?你不是我的妻子了——你现在是雷夫人了!”他对她笑着。

珊娜的身躯开始颤抖。“老天!”

“哪里不对劲了——亲爱的?”

“你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老天!你并没有死——我嫁给了两个男人!”

杰克的笑声狰狞。“也许你应该在再婚前多等一等,亲爱的。那时候你有什么理由那么急吗?”

珊娜心想着自己的困境,并没有回答。

杰克怒气勃发。“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