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3章

作者:brendajoyce

一九0一年 纽约 圣诞夜

他醉了,但他并不真的在乎。街上洋溢着圣诞节的热闹气氛,但他也不在乎。

艾德坐在他新买不久的汽车里,手摸着方向盘,茫然地注视着对街的雷氏大宅。坦白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通常他能够成功地避免去想欧莎菲。自从引诱她的这四个月来,他已经成为逃避的专家。但今天是圣诞夜,突然间他再也不想在牌桌上瞎混,或是和另一个没有脸孔的浓妆艳抹的女人度过。他喝了不少酒,开着他的汽车兜风,突然就发现自己停在雷氏大宅的对面。

他纳闷她现在过得怎样了?纳闷她是否曾想过他——是否后悔发生的事?或是和他一样痛恨发生的事?

在他明白自己想做什么之前,他已经下了车,越过第五街,走向雷氏大宅的大门,一路上仍在问自己该死地在做什么。他真的想再见到莎菲,知道她有多么轻蔑他吗?老天,他仍无法相信她真的拒绝了他的求婚。坦白说,他真的不在意娶她。如果他一定要结婚,莎菲会是他的选择。但这显然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莎菲拒绝了他。她怎么说的:“我不能在没有爱的情形下结婚。”想想他居然曾自大、傲慢地认为她爱他!事实证明了他错得多么离谱呀!

应门的是管家金森。看到他,这位教养良好的管家也不由得怔了一下,才恢复平常道貌岸然的表情。

“莎菲在吗?”他问。

“小姐不在。”

“我不相信。”艾德道,抢在金森关上门之前迈进了玄关。今天是圣诞夜,莎菲应该在家的。

金森试着要拦阻,迭声道:“先生……”同时珊娜的声音响了起来。“是谁呀,金森?”人随声到,雷家的女主人也已经到了玄关。

艾德的身躯紧绷,准备应付一场不愉快的对峙。

看见他,珊娜立刻一股怒容。“你在这里做什么?”

艾德平平地道:“我来见莎菲。”

珊娜怔了怔。“她不在这里。”

“我不相信你。”

“她确实不在这里,”珊娜的语气是得意洋洋的。“她去了巴黎——攻读艺术。那一直是她的梦想。”

轮到艾德愣住了。莎菲去了巴黎?但她不是早就告诉他她的梦想是去巴黎学画?他的心恍若被利刃凌迟。在蛤蜊湾的那天早上,她不就告诉他了吗?

我并无意结婚,艾德。明年五月我就二十一岁了,我要到巴黎学画。我很抱歉……我不能在没有爱的情况下结婚。

“她在那里过得很快乐,”珊娜道,打断他的思绪。“她最近才来信给我。他的老朋友范保罗也在那里。她在当地受到巴黎艺术界的热诚欢迎。不要再去招惹她,她现在很快乐,尽管你所做的一切。”

艾德眨眨眼,面对莎菲愤怒的母亲。“我很相信她很快乐,”他道,无法掩饰语气里的苦涩。“当然她在巴黎和她的艺术朋友在一起,一定很快乐。不过如果你认为我会追她到巴黎,那你是多虑了,”艾德挺直肩膀。“我只是来和她说句圣诞快乐。”

珊娜充满戒意地看着他。

艾德鞠了个躬,大步走向门口。他匆忙下了台阶,越街到对面他的车上,仿佛被鬼追赶般。说得似乎他会追莎菲追到巴黎!他是狄艾德。他从不曾追过女人,只有女人倒追他。他更绝不会追某个骨瘦如柴、古怪透顶的女画家到巴黎去。她既然偏好她的艺术,就让她在巴黎如鱼得水吧!

艾德决定回鲍夫人俱乐部。他可以在那里找个女人,度过圣诞夜。反正莎菲有她的画可以当床伴!随她去吧!他也要过他自己的生活!

莎菲从不曾度过这么寂寞孤单的圣诞夜。保罗一家人和乐融融。他们热诚地招待她,但她只觉得像个局外人,并更加思念艾德。

数个小时后,她和保罗道了再见,准备回到自己的家。突然间,对艾德的思念高涨到无可遏抑。瑞雪早已离开去过圣诞节。不想回到空无一人的公寓,她改而向画室走去。她想画画。她想要画下艾德,把对他的思念全寄托在画中。

她进到画室,燃亮油灯,取出了锁在箱子里数月的那张素描。那是在飓风的前一夜,艾德当她的模特儿,背景设定在戴尔明克的那张画。素描里简单数笔勾勒出他的脸、他悠闲的姿态。莎菲僵住了,想起了那个下午,仿佛昨日。

莎菲不睬流下面颊的泪水。她已经知道自己必须做的。她必须立刻画完这幅画,在她忘记那个灿烂神奇的下午之前。

莎菲套上工作服,拿起画笔,心里已经有了腹案。她打算用强烈的色调,鲜艳的粉红色及亮丽的红色。她还会在画的前方加侍者上的手臂,给观画者一种身历其境的感觉。

数个月来第一次,她拿起了画笔——并且数天没有停歇。

“莎菲!莎菲!你还好吗?”

莎菲睡意惺忪地睁开眼睛,一开始不确定自己在哪里。而后她想起了。她在画室里;画完后筋疲力竭地睡着了。她迎上瑞雪忧虑的目光,勉强坐了起来。

“你好几天没有回公寓去,”瑞雪道。“今天早上我回去后才发现。我先去找保罗。他说你圣诞前夕就离开了,没有再看过你。莎菲——你在这里几近一个星期了!”

莎非完全醒了过来。“我在画画。”

瑞雪放宽了心。“我可以看得出来。”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走向那幅油画。

莎菲可以由她躺的沙发上看到那幅画,她的心跳加快。画里的艾德对她微笑,笑意一直延伸到他眼里,笑容温暖、性感和诱惑。他穿着一身白,亚麻桌巾也是白色的。但他身后的餐厅却是一片灿烂的粉红、红及紫色——其他女士身上穿的礼服的颜色。侍者的手出现在画的下方,栩栩如生。

瑞雪转向莎菲。“他是谁?”

“他叫狄艾德。”

瑞雪看着他。“他真的像画中的英俊——阳刚?”

莎菲的心跳漏了一拍,脸色毫无血色。

“亲爱的,我们不要再伪装了,”瑞雪来到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我是你的朋友,不是吗?我并没有被愚弄,从一开始就没有。保罗也许不知情。不过男人一向比较迟钝,但女人不然。”

莎菲看着瑞雪。画艾德的过程中,她已经流了太多的泪,如今已经没有泪可流了。“是的,我怀着他的孩子。”她低语道。

瑞雪抿起chún。“你知道现在太迟了。数个月前,我还可以带你去看医生,他可以替你打掉孩子。”

“不!我要这个孩子,瑞雪,非常想要!”

瑞雪温柔地笑了。“这是件好事。”

“是的,非常好的事。”她道。

好一晌,她们没有谈话,只是看着画中的男人。“他知道吗?”瑞雪最后问。

莎菲僵住了。“知道什么?”

“知道你怀着他的孩子?”

莎菲几乎无法开口。她润了润chún。“不知道。”

瑞雪看着她,双眸里充满了智慧。“你不认为他应该知道?”

莎菲用力吞咽,再次看向了那幅画。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了。“我也问自己同样的问题许久了。”

“而你找到的答案是?”

莎菲面对着她美丽世故的朋友。“他当然必须知道。但为了某些理由,我害相告诉他。我害怕他会不在乎。我害怕他会在乎得大多。”

瑞雪拍拍她颤抖的手。“我想你会做你必须做的。”

“是的,我会做我必须做的,”她抽回手,双臂抱胸。“但婴儿要到七月底才出世。我还有的是时间。”

瑞雪的眼神锐利。

“保罗,我累了。我今天真的不想去南特。”

但范保罗不睬她,递给她一条披肩。“你一直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小家伙,”他拉着她出了前门。“特别是对你这种情况的女人。”

莎菲叹了口气,认命地跟着他走向街角的酒吧。“我着手画‘戴尔明克’时,并没有料到一旦我开始画了,就无法停手。”

“我知道,小家伙,”保罗道,一手扶着她臃肿的身躯,走下狭小的楼梯。“我知道你画得多么勤奋,也知道它对你身体的负担,但你真的画出了出色的作品。”

保罗了解她有多么投入她的画作,因为他几乎天天到她的画室。他并不是她唯一的访客。现在莎菲交了许多朋友,大部分是艺术家或诗人。他们不时地造访她的画室,但其中最勤快的还是席乔治。

莎菲宁可不去想乔治频频造访的原因。她告诉自己他是迷上了瑞雪。那也是可能的。他和她调情就像他和其他女人一样。只除了莎菲。他不再像她初抵巴黎时那样地逗她——自从他知道她怀孕就不。

席乔治是名诗人,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总是笑口常开。而且他令莎菲联想起狄艾德。他有着和艾德一样的蓝眸,以及同样潇洒自若的魅力。

现在画画是她的生命,生活恢复了去年狄艾德闯入前的平静。

画“戴尔明克”本来是为了排遣对艾德的思念,但思念并没有消失。相反地,莎菲觉得比以前和他更亲近。也许是因为在她肚子里成长的孩子。自从莎菲第一次感觉到她在肚子里动起来,她就感觉她是个母亲,并热切地期盼着“她”的出生。她深信孩子是个女孩。

莎菲从不曾感觉像现在一样地和艾德亲近。她不自觉地一直等着他。她刻意不给自己空闲的时间。她不是在上课、去罗浮宫模仿绘画、在画室作画,就是和朋友泡在咖啡座或是他们的画室。莎菲总是等到筋疲力竭,才回到她的小公寓。然而临睡前浮现她脑海的仍旧是艾德英俊的面容。

在“戴尔明克”之后,她还完成了许多世态画,瑞雪及保罗的肖像画,以及描绘波西米亚人生活方式的画,然而她也一再地以艾德为作画的主题。她甚至画了他的躶画——她一直渴望那么做。莎菲发现艾德的画往往是她作品中最好、最出色的。

蓝安德看到“戴尔明克”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它。他是保罗认识的画商。保罗竭力向他推荐“戴尔明克”。安德知道她的画在纽约是经杜乔尔经手后,出价一千法郎买下“戴尔明克”。保罗向她保证她没有和乔尔签下代理她所有作品的经纪约,她可以随意卖画给其他人。

“戴尔明克”立刻在艺术界里引起了一番騒动,即使安德仍未卖出它。瑞雪骄傲得像只老母鸡。她告诉莎菲他们认识的每个画家都在称赞“戴尔明克”大胆的用色,而且它成为蒙马特的咖啡座及画郎里最热门的话题。事实上,乔尔的父亲波特不久后就出现在她门口,坚持要看她其他的作品。杜波特和蓝安德之间一直存在明争暗斗。不过杜氏画廊更加成功、有名气得多。老波特先在艺术之都巴黎发迹了,才派他的儿子到纽约发展。

莎菲已经完成了瑞雪及保罗的粉彩画,以及艾德躶体的油画,波特全部买了下来,包括所有的素描。他给了一笔可观的金额,并试着说服她由杜氏画廊代理她所有的画作。莎菲答应会考虑。波特出了一个优渥的条件,令她大为心动——杜氏画廊可以为她开画展。波特提出这个条件后,莎菲接连数夜梦见了她的画展大为成功。而在这些梦里,艾德总是站在身侧,骄傲地微笑。

“安德告诉我有许多人对‘戴尔明克’有兴趣。”他们离开屋子时保罗道。

莎菲的心一扬。“过去两个星期来,他的几名客户都表示有兴趣买下它。”

莎菲试着不要怀着大大的希望。“戴尔明克”一月起就在画廊里展售了,一开始被两家画商争相争取的兴奋已经消退了许多。“波特前天通知了我。我父亲和丽莎的那幅画终于在纽约卖出去了。一位匿名的买家买下的。”

“那是个好消息。”保罗微笑道。

屋外颇为温暖。莎菲取下了披肩。这是个明亮的春日,路旁及窗边的花朵盛开。他们来到蒙马特的中心区。数名穿着无袖衬衫、围着围裙的小贩在门边卖书、古董或画。莎菲及保罗经过时,他们微笑打招呼。“早安,保罗,莎菲,今天还好吧?”

莎菲微笑着挥挥手。

保罗严肃地看着她。“你的家人呢?”

莎菲想着她的母亲。“我想丽莎正在恋爱。她的追求者来头不小——英国的康诺伯爵朱利安。就她的信看来,这名伯爵已成功地赢得了她的芳心。”

保罗咕哝了一声。“你的母亲呢?”

莎菲的身躯紧绷。“她终于放弃命令我解雇瑞雪了。”

他们转过转角,一名男孩跑向他们,向他们乞讨一个铜钱。莎菲给了他一个。两名衣衫破旧的女人自一户人家的门口看着他们——无疑地是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