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5章

作者:brendajoyce

他们沉默地走回公寓,小心不触及彼此。莎菲刻意不去看艾德。他们走进她的公寓时,她以为他会搀着她的手肘上阶梯,但他没有。莎菲走在他前面,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步伐有多么笨拙。她确信他也注意到了。

他们到达门口时,她听见瑞雪在唱歌。“她们在家,”莎菲把钥匙插进锁孔,推开门。“艾洁亲亲,妈妈回来了!”莎菲喊道,冲向她的女儿。

瑞雪陪艾洁坐在地毯上。艾洁还只能躺着,无法坐起来。她对空气挥挥手,喃喃作声。听见莎菲的声音,她绽开了甜美的笑容。

瑞雪看见他们,惊讶地睁大眼睛站起来。莎菲抱起艾洁,逗得她咯咯笑。

艾德只瞄了瑞雪一眼,注意力便完全集中在婴儿上。“我的天!”他惊呼道。

泪水涌上了莎菲的眼眶。她把艾洁拥得更紧。

他的chún角往下抿。她看出他在试着了解,但没有办法。莎菲也不要点醒他。因为那正是她所害怕的,他来是因为他太在乎——在乎他们的女儿,不是她。

莎菲的眼眶充满了泪水。毫无疑问地,艾德已经深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的女儿。他的眼里闪着泪光,鼻头变红。莎菲将艾洁抱给她的父亲。

他惊讶地抬起视线。“我不知道。”

莎菲的心疼痛。但她仍将艾洁递向他,清楚地感觉到这一刻有多么特别——而且它应该是在医院里、夫妻之间。“没关系,艾洁很友善。”

“我害怕,”艾德坦白道,望着小婴儿。“她是如此地娇小——如此美丽。”

“你不会伤害她。”莎菲道,濒临崩溃的边缘。

艾德接过艾洁,小心地抱在怀里。他坐在沙发上,目光始终没离开怀中的婴儿。“老天,她有着和你一样的金发——及象我的蓝眼睛。”

莎菲用衣袖擦试眼角,但泪水似乎就是停不下来。幸运地,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儿,没有注意到她的激动。“大——大部分的——孩子是金发、蓝眸。长大后,她可能会变成——黑发、棕眸。”

艾德笑了,艾洁也笑了,挥着双手,想碰触他的脸。“她喜欢我。”艾德重浊地道。“嗨,甜心,我是你的爸爸。”

莎菲再也按捺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她奔离开房间,但艾德的心始终在艾洁上面,没有看她。

艾洁哭出声。

莎菲走到门口。艾德抱着艾洁走来走去,试着安抚她。看见她他惊慌地道:“怎么回事?我惹她哭吗?一分钟前她还好好的。”

“她只是饿了,艾德,”莎菲道。“该是喂奶的时候了。”

艾德停下来看着她,目光逗留在她的双峰。

莎菲一直在喂哺她的孩子,但此刻她脸都红了。她越过房间从艾德手中接过文洁。“我想你该走了,”她不敢迎上他的目光。“你可以明天再来看她。”

“不,我要等。”他平静但坚定地道。

莎菲猛抬起头。他的下颚抿起,眼神坚决。她无法再和他争辩,艾洁已经哭得涨红了脸。她转身背对艾德,抱着艾洁进了卧室。迅速地解开衬衫钮扣。没多久,艾洁已经贪婪地吸吮起来。莎菲开始放松。

而后她感觉到他的存在,猛抬起头。刚刚她在匆忙间忘了关门。而此刻艾德站在门口,看着她喂艾洁母奶。

莎菲的脉搏狂跳。没有料到他会跟过来,她完全地躶露出自己。她的rǔ房饱涨,而艾德正看着她,不是他的女儿。

这一点也不合适,但莎菲感觉到慾望的刺痛。而且她毋需读心术就可以知道艾德在想什么,他突兀地转过身子,反手关上房门。

莎菲开始颤抖。她将艾洁换到左边rǔ房,拉好另一边的内衣,她在流汗。但心满意足的艾洁并没有注意到。

老天,她从没有想过艾德回来时会像这样。她以为她可以和他保持距离——在情感及肉体上,并不为他所动。她是个什么样的傻瓜呀!

莎菲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只知道一件事,他曾漫不经意地闯入她的人生,并几乎毁了它。莎菲的每个直觉告诉她他会成功——如果她任由他。

莎菲小心地关上卧室的房门,留下一条缝隙。艾德排了挑眉。“她睡着了。”莎菲道。

他看着她的目光令她不自在到了极点。她想起他是怎么看着她的双峰,以及他惩罚性地吻她时,他的身躯贴着她的感党。

“你想在什么时候结婚,莎菲?”

“什么?”

他的下颚抽动。“你听见我说的话了。你想在什么时候结婚?现在?今晚?明天?没有必要再等下去,艾洁愈快冠上我的姓愈好。”

莎菲无法呼吸。这正是她所害怕的。他太过在乎——艾洁。她失去控制了。“你太过傲慢了,狄艾德!你认为我会因为艾洁嫁给你!”

他睁大了眼睛。“该死!你必须嫁给我,而且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因为这样才寄出那封信吗?”

“不,那不是我一直拖到最后一刻才写信给你的原因!”莎菲尖叫,完全忘了熟睡的艾洁。

艾德抓住她的手臂。“我不了解。”

“而且我不在乎!我不会和你结婚——不是因为艾洁!”

他震惊得好一晌说不出话来。他的脸庞苍白如纸,最后他放开她。“老天!我不相信你!”

莎菲往后退开。

“你宁可过这样的生话?”

她明智地不回答。

但他已经暴跳如雷了。“是他,对不对?”

莎菲迟疑了一下,最后摇摇头。“不!”

“是他!”他吼道。艾洁哭了起来。“老天,如果是这样……我也无意要它是个真正的婚姻,莎菲。老天,你可以有自己的爱人!天杀的,要十个我都不在乎!但艾洁必须冠我的姓!我不要一个私生女,该死!”

“你吵醒艾洁了!”她吼道,身躯簌簌颤抖——因为愤怒及受伤。“你该走了,艾德。现在!”

他迟疑了一下。艾洁嚎啕大哭。“好吧,我们明天再了结这件事。我们会的,莎菲。”

莎菲没有回答。她冲向她的卧室,为了安抚艾洁,也为了逃离他身边。她迅速地抱起艾洁,在泪光中强挤出了笑容。“没事了,亲爱的,没事了。嘘,妈妈不生气,妈妈不难过。妈妈爱你,你的爹地也爱你。”她将哭泣的艾洁拥在胸前。

小艾洁终于停止了哭位,莎菲放下她,为她盖上毛毯。她拭了拭眼角。她迟疑了一下,而后看见瑞雪站在小客厅里,一动也不动。艾德则不见人影。看一眼瑞雪的表情,莎菲知道她的朋友已了解一切。她走出卧室。

“你要怎么办?”瑞雪问,伸臂环住了莎菲。

莎菲一颤。“你听见了?”

“我听见了。”

“我不会嫁给他,不能是这样。”莎菲的心里浮现一个可怕的想家,她抱着艾活在一张豪华的四柱床上。夜已深沉,但艾德仍在外面流连花丛,彻夜不归。就算他最后回来了,也不是回到她身边,而是来看艾洁。

“噢,莎菲,”瑞雪道,看见她深受打击的表情,她再次拥抱她。“我了解。但你要怎么办?”

“离开,现在,今晚,”谈话间,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不得不走。莎菲阴郁地道:“该是我带艾洁回家的时候了。”

一九0二年 纽约

瞥见自由女神像及遥远的曼哈顿地平线的第一眼,莎菲的心里涌上了强烈的欢欣及释然。她抓紧船的栏杆,一时感到软弱无力。她从不曾这么需要她的家人,而且她是如此地想念他们。

她等不及让他们看到艾洁了。她相信珊娜见到外孙女的第一眼就会爱上她。每个人都爱艾洁,她是这么美丽、甜美的一位小天使。

莎菲的手握紧栏杆。无疑地,艾洁继承了她父亲的好容貌。自从带着艾洁及瑞雪在那个深夜逃离了巴黎以来,她曾多次想像艾德的愤怒,并每一次都感觉到强烈的罪恶感。她曾经对他说她不会剥夺他做父亲的权利。老天,当时她是认真的。莎菲清楚地记得没有父亲的感觉,而她不希望艾洁过那样的生活。她不想切断艾德及艾洁之间的联系,但她也不能嫁给艾德,即使是为了艾洁也不行。

她回想那个惊恐的一夜。到哈佛港的车程似乎永无止尽。莎菲预期看艾德突然自黑暗中出现,阻止她带着女儿逃走,甚至强拉着她到最近的牧师处。一直到次日清晨她登上了开往纽约的船只,而且船已经离开哈佛港,将法国的土地抛在身后,莎菲的恐惧才真的逝去。她随即软瘫在艾洁身上,失声痛泣。

她搭的这艘法国汽轮已经泊在东河的码头旁边。水手们大声欢呼,船板降了下来。乘客陆续下船,岸上接船的人欢声雷动。瑞雪抱着艾洁,跟着莎菲下船。瑞雪一向比她强壮,特别是现在。莎菲在旅途中一直无法睡好。她没有食慾,并且瘦了许多。她强迫自己吃东西,为了她的女儿——她害怕会没有奶可以喂她。瑞雪和她寸步不离,对她呵护得无微不至;如果当初瑞雪没有坚持和她一起离开,莎菲真不知道自己会变得怎样。

她们逃离巴黎时,只带了一袋婴儿用品及几件换洗衣服。行李小弟接过她们的箱子为她们叫了马车。莎菲无法放松。她为艾洁及瑞雪指出纽约的名胜。五个月大的艾洁兴致勃勃,充满好奇心。

马车经过了第五街上面的蒂芬妮、泰勒名店、史瓦兹。她们到了联合广场,转到麦迪逊大道上,莎菲的笑容逝去了。她们离戴尔明克不远了。

往事历历如昨。她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段灿烂没妙的时光:艾德坐在她对面,英俊潇洒,而且看起来还这么真诚。她是如此地爱他,尽管发生的一切,她仍然深爱着他。

“莎菲?你还好吧?”瑞雪问。

莎菲眨了眨眼睛,深吸了口气。“我只是……触景生情。”

瑞雪伸出手,用力握住她。

马车终于转进了鹅卵石车道,停在富丽堂皇的雷氏大宅前面,莎菲急切地望过去。金森出现在石阶上。莎菲将艾洁交给瑞雪,下了马车,金森看见她,欢呼出声。

莎菲笑了。“金森!我回来了!”

他冲向前欢迎她,脸上绽开了大大的笑容,一点也不像个门房。“莎菲小姐!你回来了!也该是时候了——如果你不介意我这么说。”

瑞雪抱着艾洁下了马车。莎菲带着她的好朋友前行,珊娜说过她的话突然浮现心头:你不能带小孩回家。

莎菲握紧瑞雪的手,突然间不安起来。“金森,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及同伴费瑞雪。这位是我的女儿,欧艾洁。”

仆人涌到玄关,欢迎莎菲。虽然莎菲的心里还有些许的不安,但仆人们热情的欢迎让莎菲感觉真的是回到了家里。她拥抱了莫太太,后者的眼里含着泪光。“这位是我的好友及同伴费瑞雪,”她道,等瑞雪上前。“这是我的女儿,艾洁。”

莫太太睁大眼睛,脸色发白。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她真美丽,莎菲,”莫太太抓着莎菲的手。“噢,老天,我不知道!”

莎菲挤出了笑容。

莫太太回复成能干有效率的管家。“莎菲小姐,你自然是住进你的旧房间,瑞雪小姐及婴儿在隔壁。我会吩咐仆人今天就整理好你的工作室,你明天一早就可以开始画画。”

莎菲深受感动。“谢谢你,”她清了清喉咙。“艾洁和我睡同一个房间,瑞雪则睡我们隔壁房间。”

莫太太点点头,吩咐女仆离开做事。

“没有人在家吗?”莎菲问。

“雷先生在城里处理生意,你母亲和几名女士出外共进午餐。丽莎小姐在花园。”

莎菲转向瑞雪。“走吧!丽莎知情,而且急于见到她的外甥女呢!”

她们穿过屋子,莎菲在阳台停下脚步,看向花园。她原以为丽莎独自一个人在花园里,但她不是。

她在一名绅士的怀抱里,而他正在亲吻她。

莎菲睁大眼睛,这绝对不是个纯洁的吻。那名高大金发的男子拥着丽莎,深深地亲吻她,莎菲轻咳一声。两人立刻分开来,丽莎的脸庞胀得通红,而且不只是因为罪恶感。而后她看见了莎菲,她低喊一声,撩起裙子跑向她。

莎菲也低呼一声,张开双臂,丽莎变得更加美丽、明艳动人。穿着绿色条纹礼服、深绿色的帽子及手套的她是如此地娇美。丽莎奔入了她怀中。

两妹妹分开后,莎菲转向了那名绅士。他已经走到了两姊妹旁边,丽莎骄傲地站在他身侧,挽着他的手臂。莎菲吃了一惊,不只是因为丽莎这么亲昵的表现。眼前的男子不只高大健壮,而且俊美得有若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不像是凡人。他有着深金色的头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