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6章

作者:brendajoyce

杰明反手关上房门。尽管珊娜在门外,莎菲面对她继父时仍很紧张。他坐在书桌后面。珊娜坐在他对面的皮椅,手抓紧椅子的扶手。稍早珊娜抛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莎菲了解她母亲眼里的涵义:她最好赶快清醒过来,向她母亲投降。

昨天的震惊及悲伤逝去了一些,取代的是愤怒。

“珊娜告诉我昨天的事了。我觉得你那样离开太过匆忙了。”

莎菲僵硬地点点头。

“珊娜想要在场,但她的心情太过紊乱,我想我们最好私下进行,而且是立刻。”

莎菲再次点头。

“我想我了解这对你有多么困难。以你的年龄,当个未婚妈妈非常地不容易,”他的棕眸坦率,并没有责难的意味。“我以为去年你离开纽约时,你和你母亲已经同意收养是最好的方法。”

莎菲深吸了口气。“我们从不曾同意过这样的事!我那时候就拒绝了——一如现在!”莎菲站了起来,睁大眼睛,身躯颤抖。她感觉头晕目眩。昨晚及今早她都喂了艾洁,但自己始终没吃过东西。

他挑了挑眉。“我不明白,亲爱的莎菲。你不可能以未婚妈妈的身分在纽约生活。路上经过的人没有人会对你说半句话。你会被社交界排斥,成为社交界的弃儿。”

“我以前就是社交界的弃儿。”

杰明也站了起来。“你以前不是社交界的弃儿,亲爱的。只要你有意进入社交界,我们可以立刻为你安排。你会有的是追求者,可以找到个丈夫——你才二十一岁。我会很乐意帮忙,但如果孩子的事情传了出去,你会永远无法结婚!”

“我不想结婚!”莎菲喊道,但这是句心碎的谎言。“我打算一生奉献给孩子和我的职业。”

他看着她好一晌,仿佛从不曾见过她一般。“我考虑的不只是你好——也为了孩子。你看不出艾洁最好是当做已婚夫妇的女儿长大吗?我向你保证我们已经见过那对夫妇,而且他们非常合适,事实上,那名妻子无法生育,非常地渴望孩子。她已经爱上了你的孩子。”

莎菲象是被定在原地。她想象那名无法生育的妇人,每天以泪洗面,渴望着一个孩子,想象她那没有脸孔的丈夫,和他的妻子一起受苦。她想象一个漂亮的家,想象艾洁生活在其中,而她无法忍受。

莎菲转身就跑。

“莎菲!”杰明喊道。“拜托,等等!”

莎菲蹒跚地奔过走廊。莫太太试着和她说话,但莎菲没有答应。金森也说了什么,语气中充满了关心,但莎菲并没有真的听到,珊娜追了过来,歇斯底里地尖叫,声音中充满愤怒及惊慌。她用她的钱雇的马车等在外面。她跳上马车,关上车门,指示车夫前行,马车驶离了车道。莎菲软瘫在座位上。

还没有解决她的困境——钱——之前,莎菲还不能回旅馆去,她在法国存了两千法郎,但急着离开巴黎,她并没有等到去银行提钱,她拿走的只有放在屋子里的现金。但就算她拿到了两千法郎,也无法维持她们三个人的开销太久。通常莎菲每季从母亲那儿拿到津贴——那是由她父亲留给她的基金中提拨出来的。下一季的津贴应该在十二月一日,但莎菲害怕她母亲会扣下她的津贴来迫她就范。

她必须知道结果。那是她父亲留给她的基金,珊娜应该不可能扣了她的钱吧?莎菲决定必须找一个律师——而且这名律师愿意让她先赊律师费。

麦亨利的影像浮现她脑海。

莎菲的胸口涌起希望。亨利会帮助她。她记得他的办公室在联合广场。那天他来拜访,邀请她去中央公园骑马时,她闲闲地翻弄过他的名片。莎菲指示车夫将马车开向联合广场。

一个小时后,莎菲几乎要放弃时,终于在二十三街的一家男性成衣铺的二楼找到亨利的办公室。她下了马车,打发走车夫。她已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继续雇用他。

莎菲祈祷亨利在办公室里。她匆忙上了阶梯,停在一扇厚玻璃门外。亨利坐在办公桌后面,低头看着卷宗。莎菲的心跃到了喉间。她轻敲玻璃。

亨利抬起头要说:“进来”,但声音却没有出来。他睁大眼睛,站了起来。而后他笑了,一开始有些犹豫,随即漾开成大大的笑容。他打开门。“莎菲!我的意思是——欧小姐!这真是惊喜。请进。”

莎菲松了一口气,身躯轻颤——亨利真的很高兴见到她。“你好,麦先生。希望我不是在不便的时候打扰。”

“一点也不,”他带她进到办公室,为她拉开椅子。他打量着她的视线是温暖的。“我不知道你由法国回来了。你完成学业了?”

莎菲坐了下来,双手紧握在膝上,不想让亨利看见它们在颤抖。“我希望我的学业永远不会结束。”

他显得有些惆怅。“要不要来杯咖啡?我可以煮一壶。”

莎菲摇头拒绝。

亨利看着她一晌后,走回到他的桌子后面。“你是来谈正事的,欧小姐?”

莎菲润了润chún。“恐怕是如此,麦先生。”她喊道,再也无法保持镇静。

“有什么不对吗,莎菲?我可以叫你莎菲吗?”

她点点头,自小皮包里抽出手帕,擦了擦眼角。亨利是如此地亲切。她试着回想那一天她为什么没有陪他去中央公园骑马?对了,艾德。艾德来当她的模特儿。如果……“亨利,我陷入了困境。”

他等待着,以律师的态度。

“我和我母亲、继父绝裂了,我被困在纽约,又没有钱,”莎菲对上了他的目光。“我每一季由珊娜那儿领到我的津贴——那是由我父亲留给我的基金里提拔出来的。我害怕珊娜会扣下我的津贴。

“下一次的津贴是在什么时候?”

“十二月一日。”

“有多少钱?”

“五百元。”

“你的母亲是基金的管理人吗?”

“是的。”

“基金的控制权什么时候会转到你手上,莎菲?”他开始记下资料。

“等我二十五岁,或是我结婚时。”

“你几岁了?”他没有脸红。“这是专业的问题。”

“我知道。我二十一岁了。明年五月我就满二十二岁。”

“我明白了。你和你家人可能和解吗?”

“我不认为。”

“也许如果有第三者的介入?”

“不可能。”莎菲道。

亨利点点头。“好吧!我相信我可以在一、两天之内回答你的问题。”莎菲的身子向前倚。“那太好了,”她迟疑了一下。“亨利,你能等到我领到属于自己的钱后,再给你律师费吗?”她的语音一窒。“我现在正缺钱。”

“莎菲,我不会为了这样的事向你收费,”他道,这次脸红了。“你是我的朋友。”

莎菲想哭。她的鼻头抽噎。“谢谢你。”她柔声道。

亨利迟疑了一下。“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莎菲?”

莎菲犹豫了,想起了艾洁。她现在一定已经饿坏了。瑞雪大概正在用牛奶喂她。莎菲知道她必须赶回去喂艾洁。突然她感觉自己的肚子也饿了。但她只剩下几块钱,只够让她们三个人再用个几餐。而十二月还有三个星期,她要怎么生活下去呢?

“莎菲,”亨利太过认真地看着她。“我可以借你一笔钱吗?直到你能够自给自足。”

莎菲迟疑了一下。“也许再一、两天,我得想想还要借些什么。”她的呼吸有些不稳。亨利不知道她还要照顾两个人。如果他知道这些钱是要用来抚养她的私生女,他还会对她这么好吗?

亨利站了起来,伸手到口袋里。“哪,”他绕过桌子,将钱塞到她手中。“拜托收下。你看起来非常的累。如果你继续这样担心下去,我害怕你会无法支撑。”

莎菲强挤出笑容。“你对我太好了。”

他的身躯僵住,而后道:“我怎么能不对你好呢,莎菲?”

“夫人,有你的访客。”

珊娜并没有接见访客的心情。她昨晚一整晚都没睡,眼睛哭得红肿。她感觉好累,而且她这个样子也不好见客人。“不管来的是谁,请他走吧,金森。”

金森离开了,留下珊娜独自对着她的黑咖啡及没有动过的早餐。门房几乎立刻又回来。

“那名绅士宣称是急事。”金森道。

珊娜气恼地拿起名片,看了一下。“麦享利。律师。他想要什么?”

“他说是有关重要的家事。”

珊娜心里羞恼,但还是指示金森请他进来。一会儿后享利出现了。他穿着一件略嫌过大的西装套装,珊娜注意到他较以前瘦了许多。

“很抱歉打断你的早餐。”他道。

珊娜耸耸肩。她没有站起来,也没有请他坐下。“什么事这么急,麦先生?”

“我代表你的女儿来的,雷太太。”

珊娜的身躯僵住,震惊不已。“什么?”

亨利清了清喉咙。“她有一笔钱会在下个月的一日进帐。那笔钱会到吗?”

珊娜缓缓地站起来,一脸地无法置信。“只有在莎菲回家——一个人的情况下。”

“一个人?”

“是的,”珊娜严厉地道。“你必须告诉她只有在她‘一个人’回家的时候,才能拿到她的津贴。”

“恐怕我不了解。”亨利道。

“如果莎菲继续住在外面,反抗我,她就无法自我这里拿到钱。”

“那笔钱是来自她父亲留给她的基金,由你管理的?”

她抿紧下颚。“是的。”

“恐怕我必须看看基金管理的契约副本,雷太太。”

珊娜先是无法置信,继之勃然大怒。“我的律师是韩约翰,麦先生。契约是在他那儿,不在我这里。”

亨利微微一笑。“那么我可以告诉他你认可我拿到副本?”

“我有选择吗?”

“为了拿到那些文件的副本上法庭似乎是小题大作。”亨利道。

“是的。你得到了我的认可,”珊娜悻悻地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必浪费那些时间。契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除非莎菲结婚了,她要到二十五岁才能继承她父亲留给她的钱,没有转圜的余地。”

亨利只是鞠躬行礼。“谢谢你的合作,雷太太。”

珊娜看着他离开,而后她挫折、愤怒地低喊出声。

律师!莎菲竟然去找律师!她无法相信!老天,莎菲不知道她在试着保护她吗?她只是想保护莎菲不遭到和她一样的痛苦和伤害。她不希望莎菲犯了和她同样的错。莎菲再这样下去会毁了自己的!

珊娜的身躯颤抖,跌坐在椅子上,她似乎再也认不出自己的女儿了。她曾经是那么地温驯、乖巧的小女儿,满足于她的绘画及遗世独立的生活,而后狄艾德闯进了她的生命,改变了一切。

是的,这一切都是狄艾德的错!

珊娜恨他。噢,她是多么地恨他!

两年前的那个夏天,莎菲变得大胆、挑衅。她不理睬珊娜的警告,一头栽进了和他的韵事里。珊娜的身躯颤抖。莎菲正重蹈了她母亲当年的覆辙。

当时她才十五岁,被对杰克的慾望冲昏了头,再也看不见其他人或其他事。她故意将自己的贞操献给了他。她深爱他到反抗她的家人嫁给他。他们和她断绝关系,一分钱都不给她。直至现在,珊娜仍未和她的父母亲说过话。在她和杰克结婚的那一天,他们就当做他们的女儿死去了。

有其母必有其女。一名世故阳刚的男子,一名纯洁的少女。慾望、反抗,失去了纯真。她们的相似处是如此地骇人。

但也仅止于此。珊娜在生下孩子前和杰克结婚,莎菲跑到巴黎生小孩——现在又拒绝将小孩给别人收养。珊娜双手覆脸,痛哭出声。她只是想保护莎菲不受伤害。知道莎菲掉下楼梯,跌断脚踝的那一天,珊娜自失去杰克的哀伤中挣脱出来。躺在床上的莎菲显得如此娇小无助、疼痛;珊娜心里充满了罪恶感。那份罪恶感一直存在。莎菲的足踝痊愈后,成了跛子。珊娜感觉她必须负责,做赔偿;她会保护莎菲不受到伤害——终其一生。

珊娜认真地扮演母亲的角色。既然她已经失去了杰克,她把全副的感情都投注在她女儿身上。尽管莎菲跛了脚,但她还有她的艺术及珊娜。珊娜鼓励她对艺术的喜好,保护她不遭到社交界的轻视。

然而莎菲不再想被保护。但珊娜知道她的女儿并不了解。没有人了解成为社交界弃儿的滋味,一直到真正被摒弃在外,被责难。

珊娜不能让她的女儿那样。背负未婚妈妈的重担将会毁了她。珊娜了解放弃社会地位,换取爱情的结果。只有爱情是不够的。没有任何事抵得上被社会排斥的痛苦。

但当时她还有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