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17章

作者:brendajoyce

莎菲一整天都很紧张,等待和享利的会面。亨利看见她站在玻璃门外,在她敲门前迎了出来。他露出笑容。“时间算得刚刚好。我们去联合广场走走怎样?这是个美丽的下午。”

莎菲点点头,试着由他和蔼的表情看出是好消息或坏消息,但是看不出来。他扶着她的手肘下了楼梯。屋外的阳光灿烂,但驱不走空气中的冷意,树本几乎都光秃秃的,只剩几片红金色的叶子在空中飞舞。

亨利仍然搀扶着她的手肘往前走。“我和珊娜谈过了。我同意你的话。除非你让步,妥协是不可能的。”

莎菲忧虑地看了亨利一眼。“她怎么说?”

他迟疑了一下。“她说她会扣着你的钱,直到你回家……一个人。”

莎菲畏缩了一下。亨利的脸庞胀红。她心里沮丧不已。她知道亨利并不知情,但他又由珊娜的话里了解多少?她应该告诉他她为什么缺钱吗?能够有人分享她的困难及忧虑是如此地好。但他的反应也可能是惊愕不信,而莎菲不能冒险失去他的友谊。“她可以那样做——扣着我的钱?”

亨利叹了口气。“我由她的律师那儿拿到了信托基金的契约副本。回答是她可以。那样做并不恰当,也不合理,但技术上她是可以那么做。我们可以上诉,但时间要很久。我们可以对她个人提出告诉,或是请求法庭指派一名新的基金管理人取代她。”

莎菲转身惊骇地面对亨利。“我无法相信!我必须控告自己的母亲?或是上法院提请不让她当基金管理人?这太可怕了!”

“它是不愉快。”亨利道,细细地审视着她。

莎菲感觉到愤怒升起。过去数天对她母亲背叛的伤害已逐渐过去,取代的是愤怒——气愤她的残忍无情。“我在法国有储蓄。不过离开的太匆忙,无法拿到银行的文件,我正努力把钱转过来,但没有银行的文件,我至少要耗上四到六个星期。”她的声音颤抖,她每天担忧得睡不着觉。她从没有这么地疲累过。她好想要有一个置身事外的人倚靠。

特别是随着每一天的过去,艾德到达纽约的可能性激增。

莎菲竭力控制自己,察觉到亨利探索的目光。“再过几天,杜氏画廊会有一场我的个展。如果幸运,它会成功。大部分他展览的是他已经拥有的,但有几张新作是采取佣金制,我想乔尔会肯接受我用日后的画作担保,借我一笔钱。”画廊离这里只有几个街区,她打算等一下走路过去。

亨利拉住她的袖子。“莎菲,等等。我看得出你很困扰。你真的不能回家吗?也许如果我介入——”

“不!”莎菲激烈地喊道,两人都吓了一跳。

亨利的手离开她的袖子,她挺了挺肩膀,但克制不住身躯的颤抖。“亨利,你不明白我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回家。”

“不,我不明白。”

莎菲用力吞咽,感觉眩晕。“我不能回家是因为珊娜要我放弃我的女儿给别人收养。”

亨利惊喘出声。

莎菲勇敢地迎上他的目光,“是的,我有一个孩子,一名私生子——叫欧艾洁。我全心全意地爱她。”

“老天!”亨利道,随即她的脸庞愤怒地胀红。他恍然大悟。“是狄艾德,对不对,他是父亲?那个畜生!”

莎菲低喊一声,抓住他的手腕。“拜托,我无法告诉你艾洁的父亲是谁!我不能!”但她知道亨利已肯定没有其他人,也了解亨利的反应正是社交界的人知道艾洁的事后会有的典型反应。

亨利点点头,他的肩膀绷得紧紧的,双chún紧抿。“我了解。”

“你怎么有办法?在我自己甚至也不了解的时候?”莎菲问,声音几近低语。她还没有想出来要怎么做。某方面,她知道她应该和艾德达成协议,不能一直这样躲不去,但她还没有办法。她茫然失措地看向享利。“亨利,我爱她。我不会放弃她,在我这方面,妥协是不可能的。我很生我母亲的气——而且我不会回去。”

“现在我终于了解了。”亨利缓缓地道。

她看向他,寻找着谴责及反感的迹象,但她看见的只有哀伤。“你当然……深感震惊。你还会代表我吗?”

“莎菲,我是你的朋友。我当然会继续代表你争取你应有的权利——而且我会尽可能地帮你。”

莎菲感激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亨利递给她一条手帕。

莎菲擦了擦眼睛。“谢谢你。非常地感激。”

他握住她的手臂,两人继续前行。过了一条街后,他们到了联合广场。亨利带着她在公园无人处的长椅坐下,惊起了一地的鸽子。他转身看着她;两人的膝盖碰触,他咳嗽一声。

莎菲抓紧手帕。“我相信乔尔会先借我一些钱。”她道,语气中有着希望,也有害怕。

“我不会让你挨饿,莎菲。你不知道吗?”

“你是如此地亲切。”她低语。

“那不只是亲切,”他显得很不自在。“你现在还不知道吗?”

她沉默不语。

他的脸胀红了。“我非常地喜欢你,莎菲。”

莎菲看着他,吓了一大跳。

他似乎觉得欠她一个解释。“你知道的,两年前的夏天,我去新堡海滩见你——为了错误的理由。但现在我的动机是正当的。那时我想要和你结婚;我婶婶鼓励我,因为你继承的那笔钱。但当我遇见你后,我发觉你非常迷人——即使你母亲一开始成功地阻拦我。”

莎菲瞪大了眼睛。“她那么做?”

“是的,她一直泼我冷水。但你仍然是我所见过最真诚、善良的女人——也是最勇敢的。我想要和你结婚。这次是为了正确的理由,”他的脸庞更红了。“我已经喜欢你很长一段时间了。你不应该这么惊讶。”

“享利……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的眼里只有他。”

莎菲没有开口。他说得对。她想到艾德,心中痛苦。她纳闷是否她一生只能爱着他一个人。

亨利放低了声音。“我从不曾对任何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我无法忍受看见你受苦。你不应该独自一个人。你需要个丈夫,你的女儿需要父亲。”

莎菲努力抛去艾德的影象。她握住他的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说好。说你会成为我的妻子,莎菲?我知道我还没有和艾洁见过面,但我会是个好父亲。我永远不会因为过去的事对她不好——还有你。”

莎菲直觉地知道亨利会是个好父亲——及好丈夫。他会爱他的妻子,忠于她。她闭上眼睛,抵挡那份强烈袭上的哀伤与渴望。在她心里还爱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她怎么能和另一个人结婚?但是她渴望一个家,一个她可以爱及爱她的男人。“你的提议令我受宠若惊,亨利,但拜托,我需要一些时间。”

他严肃地点头。

莎菲绝对不能错过她妹妹的订婚舞会。自从和杰明的那次会面,知道他附和珊娜的计划后,她就不曾回过家里。过去一个星期来,她一直专注在自己的问题及照顾艾洁之上,没有时间多想她的继妹。她猜测丽莎现在一定埋首针线中,忙着量制新娘礼服。

莎菲在舞会的前一天下午溜回家,艾洁留在旅馆由瑞雪照顾。她仔细地挑选过时间。珊娜每天下午出去和其他女士用餐。莎菲不想再见到她的母亲,再吵一架。

她发现丽莎浸在浴缸里,全身涂着萨拉塔嘉泥巴。“嗨,丽莎,我来借一件礼服在明天的舞会上穿。”

“莎菲!”

莎菲忍不住对她妹妹的样子笑了。除了眼睛及嘴外,她整个脸都是泥巴。她坐下在一旁的脚凳上。“那真的能够改善人的肌肤?”

丽莎坐了起来。“你这阵子在哪里?老天,我是这么担心你及你的婴儿!”她开始哭了起来。

莎菲蹲在丽莎身边,拍了拍她满是泥巴的背。“我很好,真的。”

丽莎强抑下一声呜咽。“你的母亲是个女巫——我的父亲也是!他们怎么能这么残忍地对你!”

“他们相信他们做的是对每个人最好的事。”莎菲道。

“你在为他们辩护!”

“不!”莎菲叹了口气。

“你还好吧?”丽莎道,抓住浴缸边缘。

“是的,我们还过得去。珊娜切断了我的津贴,但麦亨利借我钱——还有杜乔尔。”莎菲在享利惊人的求婚后立刻去见他。乔尔很同情她的困境,并乐意帮忙。

“我知道,”丽莎道。“他们谈的都是你。”

莎菲听起来并不乐观。

“等我拿到了我的律贴,就把它给你,”丽莎坚定地道。“误会你会来吧?”

“我怎样也不会错过你的订婚舞会;还有谢谢你,丽莎,”莎菲懊恼地笑笑。“我猜我并不像我原以为的孤单。在这次的事里,许多人站在我这边。”

“莎菲——你并不孤单!”丽莎激烈地道。“等我和利安在五月结婚了,你和艾洁可以和我们住在一起。”

丽莎慷慨的提议令她愕然。“丽莎,你的新婚生活绝对不会希望有你的姊姊及外甥女涉足其中。”

“我希望的。”她固执地道。

“那伯爵呢?”

“我相信他会和我一样地热诚。”

莎菲怀疑。她清楚男女之间的热情。她不认为伯爵会喜欢在结婚的时候有同伴。“你那位大名鼎鼎的未婚夫最近怎样?”

丽莎的笑容逝去。

“丽莎,有什么不对吗?”

“噢,莎菲,”丽莎喊道。“我深爱着他,而且我第一次看到他就爱上他了,但我终于面对了事实。我不认为他爱着我。”

莎菲只有在到家的那一天见过朱利安一次,但她记得当时他有多么僵硬有礼——及他有多么快注意到她没有戴戒指的手。她想起她甚至没有看见他笑过——一次都没有。如果她没有看见那个吻及他眼里燃烧的光亮,她会以为他和他的外表一样地冰冷。

但丽莎是如此地美丽动人,并且聪慧善良,落落大方,不爱她的男人会是个傻瓜。但话说回来……朱利安也令她联想到艾德。

的确,艾德与金发灿烂的伯爵似乎大不相同,但他们同样是俊美、雄伟的男性典范,他们同样能够随心所慾得到他们想要的女人。那会是个白痴的想法,认为朱利安一直过着圣人的生活。他深深地被丽莎吸引,但她有经验知道慾望并不是爱。“是什么使得你那么想,丽莎?”

她迟疑了一下。“他从不微笑,莎菲。他十分礼貌,但他始终没有笑容——对我不,”她迟疑了一下。“而且他的谈话也是敷衍了事。”

“我希望他没有对其他女人微笑?”

“没有。我想……也许他并不喜欢女人,”丽莎犹豫地道。“那有可能吗?他的吻是如此地热情,而且他是如此地——”丽莎顿了下,脸红了。

“任何事都有可能,”莎菲道,突然想起伯爵的第一任妻子,并且深深担忧。“你对他其他还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他是肯斯伯爵的独子,以及他的母亲在多年前死去。”

“丽莎,也许你这次是太冲动了些。”莎菲温柔地道。丽莎对伯爵知道的是如此地少。

丽莎的眼眶充满泪水。“但我真的爱他——爱得发狂!如果我能够,我愿意在今晚嫁给他。我祈祷他的冷漠保留只是英国人的矜持。一旦我们结婚了,我就会更了解他的个性——及爱。”

莎菲不喜欢这一切。“我认为你应该尽快和伯爵来个长谈,对他坦白你告诉我的这些忧虑。我认为你必须知道他的过去——及他的第一任妻子。”

丽莎睁大了眼睛。“我要到明天的舞会才会看到他。”

“那就到那时候吧!”莎菲强挤出快活的语气。

丽莎愕然。

“我得走了,”莎菲站了起来。“艾洁很快会肚子饿,而且我不想和珊娜打照面。”

“等等,”丽莎喊道,站了起来,用毛巾裹住覆满泥巴的身体。“莎菲——你住在哪里?我要怎么联络你?”

“我住在十三街的列辛斯旅馆。”莎菲道。

丽莎离开浴缸。“他来过。上个星期。”

莎菲冻住了,确定是自己听错了。“什么?”

“狄艾德来过家里找你。当时我不在家。珊娜赶走了他。莫太太告诉我珊娜对他说你去波士顿找亲戚了。”

莎菲知道她应该高兴珊娜误导了艾德,相反地,她沮丧不已。“他来做什么?”

“来见你。他知道艾洁的事吗?”丽莎问。

莎菲点点头。

丽莎惊讶地瞪着她。“你必须见他。立刻。”

“我不能。”

“为什么不?”丽莎喊道。“他是你孩子的父亲。该死,他应该娶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