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20章

作者:brendajoyce

莎菲摇头否认。他们的视线相接。他的手臂缓缓环住她,将她拉向他。她听见自己嘤咛出声。她的手软弱无力地推着他的胸膛——她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想离开他温暖的怀抱。

如果她不爱这个男人就好了。她就不会这么渴望融入他怀中,不会感到这样急切、火热的渴望。

艾德的chún拂过她的,椰愉逗弄。莎菲惊喘出声。“你的感觉和我一样,”他道,语气里是赤躶躶的慾望及得意。“我可以在你的眼里看出来,由你的身躯感觉出来。”

“不!”莎菲慌乱地撒谎,知道他即将吻她,知道他有多么擅长诱惑她。

“是的,”他低语,微微一笑,坚硬的男性抵着她。他的手来到她肋间,捧起她肿胀的双峰。“是的,莎菲。”

莎菲清楚地感觉到他灼热的男性,他的指尖逗弄着她的*头,她呻吟出声,同时艾德托起她的头,他的chún覆住了她。

而后除了这个吻及他抵着她的身躯外,一切再也不重要了。莎菲投降了。她为他分开chún,紧攀着他。这个吻变得贪婪、狂暴。

她回吻他,两人的舌头热烈地交缠。她的手往下滑,托住他的臀部,他更加急切地抚弄她的双峰。莎菲呼喊出声,慾望如脱缰的野马。她托高他的臀部,让他的男性抵着她的女性。艾德撕破她的睡袍及内衣。他的chún覆住她紧绷、疼痛的*头,莎菲仰起头,喘息不已。

突然间她已无法再忍受更多,她的手开始解开他的长裤。艾德惊喘出声,他的chún离开她的双峰。下一刻,她已经到了他的怀里,他抱着她冲向主卧室。他踢上房门,带着她一起快步到了床上。

而后除了这以外,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莎菲分开双膝,足踝圈住他的臀部。艾德撕开她的底裤。在那个震惊的一刻里,他们凝视进彼此的眼睛。随即他已深深进入了她。

莎菲攀着他的肩膀,狂野地摇动臀部,喊道:“是的!艾德,是的!”她的指甲掐进他的背。有那么一刻,他僵住了,而后他开始回应她的狂野,开始重而快速的移动。莎菲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爱这个男人。一直都是。不久后,她被卷在白热的欢愉狂涛里。

她张开眼睛,喘息不已,迎上了艾德狂野的目光。他没有动,但仍然充实坚硬地在她体内。他们的目光相遇时,他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火花,接着艾德的chún重重地覆了下来,长长、亲昵地吻了她。他抬起头,锐利地直视进她的眼里。“莎菲。”

而后他开始抚弄她,愈来愈快,愈用力。尽管刚刚攀升过喜悦的高峰,莎菲的血液再次沸腾起来。艾德的手臂围着她,最后一次深深地埋入。他喊叫出声,身躯剧烈地颤抖,他的脸埋在她的肩上。

莎菲的手环住他的背,闭上眼睛,沉溺于他的感觉里。她的心仍狂跳不已,呼应着他的。莎菲的面钾贴着他的。她不愿意再去想任何事。这样贴着他的感觉是如此地好。

艾德动了一下。莎菲不敢移动,害怕即将发生的事。老天,刚刚的事不应该发生的——但它感觉又是如此地好。现在他们要对彼此说什么?

艾德翻身侧躺,强壮的手臂环着她,让她偎着他身侧。莎菲害怕去看他,但很高兴他没有推开她。他的手抚弄着她的肩膀、手臂时,她的身躯紧绷。一会儿后,她感觉他探索她的腰、她的小腹。

她再也无法避开他。她睁开眼睛,仰望着他。她不知道她预期看到什么——也许是男性的傲慢、自负,但他的表情严肃,几近阴沉。她深受打击。他后悔他们刚刚发生的事?

她可以应付得来许多事——过去两年已证明了这一点。但他后悔他们之间灿烂的热情?

“我不是为了这个来这里。”艾德道。

莎菲说不出话来。望着他的眼睛,她相信他。

“它只是发生了,”艾德道,他的手静静地搁在她的小腹。“我不会道歉。”

莎菲看着他古铜色的大手覆着她白晳的下腹,距离她的女性已不远。她拉开他的手,用他的睡袍裹住自己。“我——我并不要求道歉。”

艾德面颊的肌肉抽动。他坐了起来,拉好衬衫,穿回长裤。“我们之间是如此地美好,莎菲。”

她避开他的目光,受到了伤害。她不会用“好”来形容他们的做爱。它是璀璨美妙、无与伦比的。但她回答:“是的。”

“你为什么这么瘦?”

她眨了眨眼。“什么?”

“你生过孩子。但你比我们最初认识时还瘦;你吃得很少,是不是?”

她小心地措辞。“带孩子并不容易,即使有瑞雪的帮助。我晚上睡不好。而且……我一直在担心,我没有食慾。”他的眼神一暗。“但你在喂艾洁母奶。”

她的脸庞胀红,想的不是艾洁,而是艾德刚刚舔吮她的双峰。“当然。”

艾德离开床,背对着她。他走到窗边,眺望着窗外。外面已经下雪了。“你知道的,你已经没有必要再担心了。”

莎菲真希望她可以看到他的脸庞。“你想说些什么,艾德?”

他猛地转过身。“艾洁是我的女儿。你是她的母亲,那给了我某些权利。抚养她——及你是我的权利。”

她用力吞咽。“而使用我的身体也是其中之一?”

他的身躯一震。“甜心,你使用我的更多。”

莎菲双臂抱胸,无法回答。

但艾德已经愤怒得无法停下来。“我不认为我曾经和这么热情的女人在一起过。”

莎菲抿起chún。她能说什么?说她对他的强烈慾望是因为爱?说她也许到头发花白都会爱着他?艾德视线停在她起伏的双峰。“不——我确定我从不曾和这么热情的女人在一起过。”

“住口。”

“你有过好老师,莎菲。”

“你是我的老师。”他笑了。“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时候你是个处女,不是诱惑者。”

“拜托不要再说了。”

“不!”艾德吼道,突然猛挥出手,将柜子上的东西扫了一地,杯盘破裂。

莎菲的手抓着床头板,身躯恐惧颤抖。

艾德大步走向她,每个步伐都充满了愤怒。“你今晚要去见他吗?”

她只是瞪着他,太过害怕得无法回答。

“你是吗?”他喊道,脸胀红了。

“不,”莎菲低语。“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转过身,一拳捶中了一盏美丽的蓝色东方式抬灯。它摔成碎片。

莎菲的背一直挨向墙。

“你要和他结婚吗?”他吼道。

莎菲不敢回答。她满脸都是泪水。

艾德咒骂一声。他猛地拉出柜子的一个抽屉,用力得使它掉在地上。他拿起一个蓝色天鹅绒盒子,踢开抽屉。他将盒子丢向莎菲,撞到了她的膝盖,“打开!”

她看着脚下的盒子,不敢伸手去拿。

“打开呀,该死的你!”他怒吼。

莎菲嘤咛一声,伸手去拿盒子。她的心狂跳。盒子里是三式一组的钻石项链、戒指及耳环。每件珠宝都是一大笔财富。戒指上的那颗钻石至少有八克拉重。它是枚订婚戒指。

“那是我能够给你的。”艾德严苛地道。

莎菲眨了眨眼,无助地捧着手上的盒子,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对你不够吗?”他的声音提高。“那不是你想要的?所有的女人想要的?或者你仍想和麦亨利结婚?”

“我从不曾说过我要和麦亨利结婚。”她的声音几不可闻。

但艾德太过愤怒无法听见。他走向墙上挂的一幅大卫像,拿下画,露出其后的保险箱。他转开号码锁。“还在想着和麦亨利结婚?”他问,将保险箱里的东西扔向她。

莎菲害怕地喊叫。无数小而尖锐的东西打中了她。而后她明白了他朝她丢过来的是钻石——各种形状、大小的钻石,在透窗而过的阳光下漾着冷艳的光亮。它们散落在床上及她的睡袍皱褶处,对她直眨眼睛。

“哪里不对了,莎菲?”他喊道。“该死的你!我不够好,是不是?但这些应该使我够好了!”他指着那些闪亮的钻石。他抓住她的睡袍下摆,兜着钻石朝她脸上推过去,躶露出她的大腿。

莎菲双手覆脸,啜泣出声。

艾德咒骂一声。他放开她的睡袍,改而抓住她的肩膀,拉着她坐在床上。他们眼对眼、鼻对鼻。莎菲从不曾看过这样的愤怒。

“你决不会和麦亨利结婚!”他嘶声道,突兀地放开她,她柔若无骨地跌回枕头及被单里。

“你该死!”他喊道,离开了房间。

套房的门被用力地甩上。

莎菲的身躯缩成一团,痛哭出声。艾德的钻石刺痛了她的臀部及大腿。她想喊出声,挥臂将那些璀璨的小石头扫到了地上。“你该死!”她沙嘎地低语。“该死!”

艾德站着等电梯,手插在裤袋里,下颚抿得紧紧的。他那狂暴的愤怒已平息了一些,但并未完全消逝,仍然激荡在他的血管里。

虽然他很怕自己的暴怒,他并不后悔他们的做爱。他了解他们的结合有多么神奇。他投入了全部的热情,因为他是和心爱的女人做爱——和一个他已经想念了两年的女人。

痛苦、伤害取代了愤怒。她怎么可能考虑和麦亨利结婚,却一直坚定地拒绝他的求婚。他无法理解。他很想转身撞开套房的门,拖着她到最近的法官面前,但他不能那么做。

艾德闭上眼睛,抗拒席卷过身躯的白热化怒气。他从不曾这么愤怒过。他知道自己稍早的表现不只是孩子气——而且无法原谅。但他从不曾爱过人。事实上,如果他不是这么愤怒;他或许还会觉得有趣、讽刺。

他所爱的女人拒绝了他三次的求婚——包括今天早上在内。不只是这样,她怀了他的孩子,但一直到数个月后才告诉他。现在她又在考虑和另一个男人结婚。

这实在一点也不好笑——它太过叫人心碎了。她怎么能够对他隐瞒艾洁的事?带着孩子逃离他,毫不考虑地拒绝他的求婚?老天,这些年来有多少女人渴望成为他的妻子,但他却始终不屑一顾。

他觉得一点也不了解莎菲了。他从不曾想过她会这样,但他也没有想到她能够生活得像个波西米亚人。艾德的心里燃烧着嫉妒的烈焰,想起了那名法国人乔治,他明显地迷恋莎菲。是他教会莎菲今早的热情吗?

电梯终于来了。他进了电梯,告诉自己他不在乎。莎菲的过去不重要。莎菲是他孩子的母亲,他爱她——而且他可以使得她爱他。不论是用什么方法,他都会带她进教堂。事实上,只要她在他的套房多待几天,外界的传言就足以逼她就范了,他阴郁地想。

艾德出了电梯,走到自己的房门口,拿出钥匙。突然间他僵住,清楚地知道他的房门已被打开过。他插在门缝里的火柴棒掉到地上。有人在他的房间里!

在非洲,艾德总是带着把隐藏的刀子及手枪,但在纽约没有。他慢慢地推开门,但没有走过去。不,他没有看到入侵者。入侵者也许就躲在门后面,他突然猛地踢开门,预期听到入侵者的惨叫声。

出乎他意料外的,某人自门的另一边从后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转过他的身子。他虽有防范,但已来不及,一记重拳击在他的下颚,一记击在小腹。艾德闷哼了一声,往后撞上了柜子。

下一拳打得艾德眼冒金星。

“还击吧,畜生。我会享受这个的!”

艾德被拉站了起来。他仍然晕眩不已,但他抓住了攻击者的手腕,想要把他丢出去。不幸地,他的攻击者至少和他一样高大——也许甚至更高。而且一身结实的肌肉。但艾德也非常地强壮。几下挣扎后,他终于将攻击他的人丢了出去。

艾德立刻伏低身子,准备反击。现在他可以看清楚了。他的攻击者是许久前他在饭店大厅看到的人,之后又在莎菲她父亲的肖像画里看到过。他的攻击者站了起来,艾德没有时间多想。他一拳击中男子的腹部,但触手处硬得像洗衣板。对方甚至没有畏缩一下。

“我会很享受把你大卸八块!”男子咆哮道。

艾德格开男子的拳头。他冲向前,将对方压在墙上。两人开始了一番角力,互为上下。艾德望进那名男子的金眸。“你该死地是谁?”虽然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那名男子微微放开他,喘息不已。“我是莎菲的父亲,”他的语音轻柔、危险,那对金眸里闪着野蛮的亮光。“我终于有机会补偿她了,”他道。“我会先把你大卸八块,而后你会娶她。”

艾德望进那对愤怒的眸子。“老天!”正如他所猜测的,欧杰克并没有死。

但放松防卫是个错误。

“还手呀!”欧杰克喊道,挣脱了艾德,随即一拳挥出。艾德的头往后仰,身子往后飞出。

杰克咆哮一声,追了上去。

艾德重重地撞在地板上,并终于明白杰克误会他了。杰克压在他身上,他翻身滚开,敏捷撕豹地跃了起来,摆好备战姿势——面对莎菲的父亲。

“我不会和你打。”他喘气道。

杰克缓缓地站了起来。“我并不给你选择。”

艾德决定切入重点。“我爱你的女儿——一直。”

杰克仰头大笑。“我向她求过三次婚——包括今天早上。”

“我不相信你。”杰克冷冷地道。

“明显地你知道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是的。”

“你知道她直到一个月前才告诉我孩子的事吗?你知道两年前我夺走她的童贞时,就向她求过婚了?你知道上个月我追到巴黎后,再次地向她求婚?你知道她不只是拒绝,而且逃走了——带走我的女儿?”艾德再也无法控制他的愤怒及苦涩。“她才是那个应该被你按在膝盖上痛打一顿的人,欧杰克。是她拒绝了我做父亲的权利——带走我的孩子。是她在考虑和另一个男人结婚。”

杰克放下了拳头。“你真的爱她。”他的语气惊讶。

“我会娶她,”艾德道,眼里燃着火焰。“即使是违反她的意志。”

杰克观察着他好一晌。“她为什么拒绝你?你做了什么,使得她想逃走?”

“什么都没有做!”艾德吼道,试图保持平静。“你的女儿说她不愿意嫁给我,因为她不爱我。她宁可像个波西米亚人住在蒙马特——搞她的艺术,玩她的情人!”

杰克吃了一惊。“我不相信你。”

“那么你也许该亲自去问她,”艾德紧绷地道。他的笑容危险。似乎攻击者及被攻击者的角色互换了。“但你不能那么做,不是吗?因为你已经死了?”

杰克挺起肩膀。“对。”

艾德走向前。“有多对,欧先生?你的女儿需要你——一直。但你从不曾出现在她身边,你这个混帐!”

杰克的眼里掠过阴影,但他并未开口为自己辩护。

“你没有藉口和她避不见面。”艾德严厉地道。

杰克的下颚抽动。“谁给你这个权利来审判我?”

“我爱莎菲给我这个权利。”

杰克突然伸出手,抓住艾德的手臂。“也许你是对的,”他的眼里隐含泪光。“我们去喝一杯吧!而后我们再谈!”

艾德望进那对他受折磨的金色眸子。“好吧,”他的语气缓和多了。随即他桀然一笑。“不过要由我请客。”

------------------

晋江文学城 helen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