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21章

作者:brendajoyce

莎菲先确定艾洁睡得很熟,而后她走到主卧室的窗边,眺望窗外白雪皑皑的中央公园。

她的眼睛已经哭得红肿。她怎么能再继续这样住在艾德的套房里?虽然他们并不同住一室,然而他可以轻易地入侵她的生命——甚至她的床。而且他的怒气是这么地怕人。她不能怪他气愤她带着艾洁离开,她也了解他对亨利的嫉妒。他害怕会失去艾洁。莎菲知道她应该让他安心,让他知道她不会再带走艾洁。

但是怎么做?

听见敲门声,莎菲转过头。瑞雪出现在门口,一脸忧虑。“莎菲,你母亲来了。”

莎菲僵住。她冷淡地看向艾洁。“叫她走。”

“她说她必须和你谈,她一直在哭。也许——”

莎菲很坚定。“我不在乎。”

但珊娜已经出现在瑞雪后面。母女两人对看了一晌。莎菲满怀愤怒,珊娜则苍白慌乱。“拜托,莎菲——”珊娜恳求道。

“出去!”

“莎菲,你是我的孩子——”

“母亲,如果你不离开,我会叫旅馆的人送你出去。”

珊娜的脸苍白如纸,但莎菲拒绝退让,一会儿后珊娜转身跑了出去,一路掩面啜泣。

莎菲坐倒在沙发上,瑞雪立刻来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莎菲摇摇头。“你没有办法,没有人有办法。”

不到一个小时后,莎菲又有了访客:雷杰明及康诺伯爵。

莎菲猜测是珊娜告诉他们她在塞佛里。昨夜她和艾德离开时,不少人都看到了。人们也知道艾德在塞佛里有套房。莎菲知道他们为什么来。和艾德离开舞会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她几乎忘了丽莎逃离她未婚夫的事了!

她的继父及她妹妹的未婚夫在沙龙等着她。杰明的脸庞苍白阴郁,康诺伯爵英俊的面容上写满怒意——还有决心,显然伯爵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丽莎走了。”杰明开门见山地道。

莎菲装出惊讶的表情,“丽莎走了?去哪里?”

“她昨晚不见了,”杰明道。“我们都以为她是提早就寝了。但今天早上丽莎并没有下楼。中午时我开始担心起来,要珊娜去叫她起床。但她的门锁住,而且房内没有回答。最后是莫太太找到钥匙打开门——老天,房间里一团糟!衣服散了一地,柜子及抽屉都打开来!窗子也开着,一开始我们以为她被盗贼绑架了!”

莎菲睁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杰明及珊娜会想到这方面去。她应该告诉他们丽莎事实上是逃走了吗?而后她感觉到伯爵的目光注视着她,并不由自主地脸色绯红。显然伯爵很清楚丽莎是逃离开他。“她应该不是被绑架。”莎菲道,语气有些不稳。伯爵怀疑她帮助丽莎逃走?

杰明挥挥手上的纸条。“不——她不是被绑架,”他阴郁地道。“我在她的床边几上发现这个。”

莎菲的心一跳。丽莎一定是在收拾行李前就留好字条了。

伯爵开口了。他的语气平静,目光注视着莎菲。“她在字条上说她不会嫁给我,她不会回家,直到婚姻解除,或者更好的是——我回英国了。”

莎菲感觉血液自脸上褪尽。杰明为什么让伯爵看这种字条。

“我坚持杰明让我看的,”他冷冷地道,似乎看穿了莎菲的心思。他讥诮地道:“明显地我的新娘得了婚前紧张症。”

莎菲看着他。他的语气冰冷,但他眼里的光彩并不。“我相信这只是个小小的误解。”她软弱无力地道。

他的嘴角抿了起来。“你真的那么相信,欧小姐?”

莎菲的身躯轻颤。

“这一点也不像丽莎,”杰明严厉地道。“我很抱歉——非常地抱歉,我不怪你想立刻解除婚约,但我向你保证,利安,我会严厉惩罚丽莎这次的行为。”

伯爵的笑容冰冷。“放心,杰明,我无意解除婚约。我确定一旦我找到她了,我可以说服她这椿婚姻对我们两个人的好处。”

莎菲惊讶地看着伯爵,真正地为她妹妹害怕起来了。丽莎犯了个错。康诺伯爵会找到她,强迫她进教堂,并要她为这次的逃走付出代价。那对风暴般的灰色眸子迎上了她。“也许欧小姐会知道我们该由哪里找起。”他道。

莎菲的身躯一僵。“我——我?”

他微俯头,眼神锐利。

莎菲勉强摇摇头,但她的面颊绯红。

“你记得她说过些什么可以当线索的话吗?”

莎菲摇摇头,纳闷是否她的谎言写在了脸上。

杰明迟疑了一下,表情明郁。“我们得求助于警方。”

“不,”伯爵道。“尚未,我们仍然可以避免丑闻。我会雇用平克顿的人,并且亲自找她。”

“好主意,莎菲,这里有电话吗?”

她点点头。

杰明走到电话旁边,康诺伯爵则转身面对莎菲。

“算了,欧小姐,”他道,语气不甚愉快。“我们两个都知道你知道丽莎去了哪里,你何不在情况更加恶化前先告诉我?”

莎菲希望她的身躯没有颤抖得太过明显。“我——我确实不知道我妹妹去了哪里,”她咬牙撒谎道。“就——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他看着她好一晌。“我做了什么,使你这么反对我?”

“你没有对我做什么,”莎菲脱口而出。“但我向你保证,你配不上像丽莎那样的女人。”

“是吗,我古老显赫的家世,贵族的头衔,以及我的妻子将会成为侯爵夫人——这一切不让你印象深刻?”他嘲弄地道。

她坚定地道:“不,一点也不。”

“你和你的继妹毫不相同,丽莎就印象深刻。”

“你说得似乎你宁可你的新娘的态度是轻蔑的。”

“我是,”他坦白地道,令她大吃一位。他的目光定住她。“你也许比你娇弱的继妹更适合当我的新娘。”

莎菲睁大了眼睛。

他挥挥手。莎菲注意到他的手和他的脸庞一样晒成了褐色,而且长着厚厚的茧。似乎康诺伯爵经常像农夫般劳动。“不用担心,尽管我赞赏你的勇气,我急需一位女继承人,而你并不算是。”

“我真是松了口气?”莎菲没好气地道。

“她在哪里?”

莎菲毫不迟疑。“这一刻,我并不知道。”至少这不算是谎话。

他的笑容冰冷。“很好,欧小姐。你的忠诚十分可敬,但你可以确定我一定会找到我的新娘,而且我会娶她——就算我必须把她五花大绑地带进礼堂。”他转身大步走开,但莎菲已经感受到他的愤怒。

莎菲以手覆chún。伯爵终于离开,令她松了口气,可怜的丽莎!看来她的命运已经注定好了!

莎菲抱着艾洁,穿过塞佛里的大厅假装毫不在乎。艾洁醒着,并好奇地打量着周遭。莎菲停在电梯前。一对老夫妇也在等电梯,她戴着手套,隐藏她并没有戴戒指——及未婚的事实。

自从昨晚住进来后,她一直没有离开过塞佛里,直到刚才她带艾洁去中央公园散步。当时她并不知道会有这么困难。她清楚地察觉到饭店员工注视着她的目光,确信他们在私底下议论着她在艾德的套房的事,至于其他客人,她拒绝迎上他们的目光,相信他们正指指点点她*乱的生活。

电梯来了。那名绅士礼让他的妻子及莎菲先进去。电梯小弟转向她。“几楼,小姐?”

“五楼,谢谢。”莎菲的面颊灼热。他怎么知道她未婚?

电梯在沉默中上升。那名穿着体面的女士道:“多么漂亮的小婴儿。是个女孩吗?”

莎菲点点头,几乎不敢迎上对方友善的目光。

“介意我问你为谁工作吗?”那名妇人继续。“也许我会认识这位漂亮女孩的母亲。”

莎菲烦恼地明白到对方以为她是艾洁的保母了。话说回来,她也穿得像名保母,不是吗?她的衣服朴素破旧——她由巴黎逃回纽约时并没有带多少衣服。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但被误认总比被当做堕落的女人好。“我不认为。”

幸运地,电梯停了下来。那对夫妇走了出去。电梯门再次关上。莎菲拥紧了艾洁,身躯微微颤抖。

她匆忙回到五楼的套房,放下艾洁,锁上房门,瑞雪出去了,晚上才会回来。她抱起艾洁,推开玄关的门,走了进去。

她蓦地停下脚步。沙龙里亮着灯。她清楚地记得离开前熄掉了所有的灯,她猜想是瑞雪回来得早了。“瑞雪?”她走向沙龙,停在门口。

一名男子自沙发中站了起来,对她简洁地点点头。

莎菲惊喘出声。“艾德!你在这里做什么?你怎么过来的?”

他没有动,看着她及艾洁。“我自己进来的。”

她的身躯紧绷。“你有钥匙?”

“这是我的套房,记得吗?”

她愤怒——而且害怕。“你不能这样随心所慾地走进我的房间!”

“不能?艾洁是我的女儿。我想在晚上出去玩乐前看看她。”

莎菲畏缩了一下,想像他的玩乐。无疑地今晚他打算投入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你不能随你高兴地闯进来。”

“你惊吓到了婴儿。她快哭了。”

莎菲抱了抱艾洁。“她饿了。你晚一点再来吧。”她粗鲁地进了主卧室,锁上了门。她的身躯颤抖不已。她开始喂艾洁,一面蜻蜓艾德离去的声音,她什么都没有听到。她肯定艾德等在沙龙里。

但是等什么?。

她忍不住想到今天早上他们共享的狂野激情。老天,那一点也不像是八个小时前的事,她躺在他有力的怀中像是数天、数个月前的事了。

她要怎么办?毫无疑问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样下去只是心碎。

艾洁已经睡着了。莎菲将她抱到了摇篮里。她考虑过待在卧室里,直到瑞雪回来。转念一想,她又走向了门。他们的事必须做个了结!

她走进沙龙。艾德转身面对她,指了指沙发。“请坐,莎菲。”他的语气阴郁。

她站在蓝色地毯的另一端。“你穷竟想要什么?”她双臂抱胸,声音高而尖。

艾德平静地道:“我不是来这里诱惑你的——如果你是为此困扰。”

“所有一切的事都困扰我。”

“我不会为今早道歉。”他望着她。

“我不认为你会。”

“我们必须谈谈。”

“是的,”莎菲阴郁地道。“我们需要谈谈。”

“请坐。”

莎菲屈服了。她僵硬地在沙发上坐下,双膝并拢,背挺得直直的,双手握在膝上。幸运地,艾德不可能知道她的心跳有多快。艾德拉了一张小凳子过来,面对着她坐下。事实上,如果他再靠近一寸,他们的膝盖就会撞上了,莎菲望着他,一动也不敢动,害怕他们的膝盖会就这么碰上。

“你为什么这么怕我?”

“经过了今天早上,你还要问?”

“你知道这并不公平。今天早上你和我一样地热切。但我很抱歉事后对你说那样粗鲁的话。”

她凝望进那对诚挚的蓝眸:“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艾德?”

他持住她的目光。“我为我那些恶劣的话道歉,但我说不让你嫁给麦亨利是认真的。”

她润了润突然变得干涩无比的chún。“我知道。”

“你爱他吗?莎菲?”

她摇摇头,垂下视线。“不。”她悲惨地道,想要告诉艾德她爱的是他,想要恳求他的爱——想要对着他尖叫、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回报她的爱?

“莎菲,你住在我的套房,生下我的孩子。我无意隐藏这个事实。”

她猛抬起头。“你会宣扬出去。”

“尚未。”

“但你以后会?”

“是的。”

她很生气——但也松了一口气。“你要强迫我和你结婚,是吗?”

“是的。”

她抬起手。“你不必诉诸这样不光明的手段。我发现我也不想这样下去。我会嫁给你,艾德。”

他愣了一下,睁大了眼睛。

“你真的很惊讶?”她问,用轻快的语气掩饰心里的悲伤。

“是的。你是个令人惊讶的女人,莎菲,我们认识后一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惊讶。”

她别开目光。他说的似乎那是句恭维,似乎他很欣赏她的怪癖。

“莎菲?”他大而温暖的手掩住她的下颚。

莎菲停止了呼吸,强迫自己望进他的眼里。

“我发誓我会是个好丈夫。”他道,蓝眸真诚。

莎菲深吸了口气。她想问他是不是会忠于这椿婚姻——但她不敢。两年前他在戴尔胡克告诉她他不可能忠于一个女人太久。她无法开口,只能点点头。

艾德终于垂下了手,但他的视线像温暖的蜂蜜般爱抚着她。

莎菲的心狂跳。一旦她成为他的妻子,他预期随时带她上床吗?或者这会是一桩权宜的婚姻?他看着她的目光已经表明得很清楚了。然而她无法忍受和他同床,知道他在外面风流。莎菲别过头。他们必须要谈论这个问题,但现在谈论它太过痛苦了。也许等到以后——等到他们结婚以后。

“你想在什么时候结婚?”他问。

莎菲眨了几次眼,而后她耸耸肩。

艾德执起她的手。莎菲的身躯一震。艾德正将那枚巨大的钻石戒指套到她的手指上。“你在做什么?”她喊道。

“我们已经订婚了,不是吗?”他的眼神冷硬明亮如他刚刚套在她指上的钻石。

莎菲由他锐利的目光望向那颗冰冷的宝石。“你不必这么做的,艾德。”她勉强道。

他站了起来,手插在口袋里。“明天怎样?”

她一下子全慌了。她也站了起来。“不!”

他的笑容扭曲。“那么什么时候?后天?下个星期?再拖下去并没有意义。”他的视线定住了她,挑衅她是否敢在此刻退缩。

她大力吸了口气。“等——等到我的画展之后怎样?”

“那该死地是什么时候?”

“两个星期后。”她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

他突兀地点点头。

莎菲再也克制不住,她哭了出来。

艾德惊讶地看着她。

“我——我很抱歉,”她抽噎道,以手覆脸。不管是什么样的婚姻,不都比他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好吗?“我不知道我们婚后要怎么相处。”

突然间艾德站到她面前,拉开她覆着脸的双手。“我们会相处得来的。”他咬着牙道,眼里燃着火焰。

莎菲退缩了。

艾德转身大步离开房间。一会儿后,前门重重甩上的声音传来。

莎菲将手藏在裙下,不让亨利看见她八克拉的钻石戒指。那对亨利太不公平了。可怜的亨利,她几乎忘了他曾向她求婚,她也允诺会给他回音。然而自从在舞会上被艾德带走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谁料到在再见到艾德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已经决定嫁给他,并完全把亨利抛到脑后,老天,她甚至在舞会上放了他鸽子!

亨利激动地望着她的脸庞。这是她答应艾德求婚后的次日,他们站在亨利的办公室门口。莎菲还没有机会告诉他她和艾德的婚事,亨利关心地搂着她的双臂。

“老天,莎菲,你还好吧?昨天——他没有伤害你吧?”

莎菲用力吞咽。“没有。”

“我听说你和他一起离开舞会,我告诉自己你别无选择,你没有选择,不是吗?”

“没有,艾德坚持立刻看到艾洁。”

亨利的下颚紧绷。“他也坚持你住进他在塞佛里的套房?”

莎菲的脸庞略嫌苍白。“消息传得很快,不是吗?”

“是的。”

莎菲深吸了口气。“他坚持我住过他的套房是因为已经没有剩下其他套房,”她挺了挺肩膀,迎上亨利的目光。“我已经同意嫁给他,亨利。”她一再告诉自己,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她和艾德不能这样下去,而且她必须为艾洁着想。她一直自私地只考虑到自己的心境。艾洁需要个父亲,她不该被称为私生女。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和父亲有多亲近,艾洁也应该得到那样的父爱。莎菲毫不怀疑艾德会是个好父亲——尽管不见得是个好丈夫。但他对艾洁的疼爱是绝对无庸置疑的。

“老天,我就知道!”亨利愣了一晌后喊道,话里流露无比的悲痛。

莎菲心里难过。亨利为她做了这么多,自她回纽约后一直支持她。但她无法回报他的爱——她无法。“我很抱歉,亨利。”她只能说道,手轻触他的手臂,试着给他安慰。

他转身看着她,眼里隐现泪光。“你爱他,不是吗?你一直爱着他——自从在新堡的夏天他开始追你时。”

“是的。”

亨利低下头,有风度地承认自己输了。“我想他也爱你。”

莎菲吃了一惊。她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但突然间他的话令她心里涌起无限的希望。

老天——如果那是真的就好了!

------------------

晋江文学城 helen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