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23章

作者:brendajoyce

数个小时后,莎菲由艾德搀扶着走过塞佛里大厅时仍然迷惑不已。她太累得无法不倚靠着他的力量。他扶着她进入电梯时,她也没有反对。

但她并没有因为这忙乱的一天迷乱了心智。她清楚地察觉到他看着她的目光是氤氲温暖的——整个下午,他一直这样看她。事实上,他表现得似乎他真的深爱他的未婚妻。他的怒气、他的愤怒到哪里去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更糟的是,她要怎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抗他?她的骨头早在许久前就好像化成了一滩烂泥,她的心狂跳。她可以肯定他是有所图谋,但诱惑是他首要——或是最后的意图?

他带着她走过走廊;放开她打开套房锁。莎菲迅速地走了进去,想要挡住路不让他进来。她的心跳得更急了,嘴chún象棉花般干涩。但他轻易地绕过她身边,对坐在地毯上陪艾洁玩耍的瑞雪道:“你何不带艾洁出去散步个一、两个小时?”

莎菲发出声软弱无力的抗议,因为她狂跳的脉搏,以及过度敏感的身躯正在传递相反的讯息。

瑞雪站起来看着他们,露出个笑容,弯腰抱起艾洁。莎菲已经全身乏力,并必须扶着张桌子来支撑自己。他不能这么做,她告诉自己。他不能就这样闯进她的套房,带她上床,只因为他高兴。

但在这么灿烂的一天后,能够和他做爱是多么美妙呀!

莎菲抬起头看他。她的面颊绯红,无力抗拒。因为他的目光正承诺着她每个最狂野的梦想——还有月亮与星星。她将桌子抓得更紧。她的血液似乎在沸腾,狂野的慾望攫住了她的下体。她被即将发生的事催眠了。

“我们会离开一阵子,亲爱的。”瑞雪道,抱着艾洁。她的表情平板,但眼里却闪着狡侩的光亮。一会儿后,她越过艾德离开了。

莎菲无法移动。她害怕看着艾德。但她必须。

“过来这里,爱。”他道。

她睁大了眼睛。

他的笑容温柔。“你再也无法自我身边逃走了,莎菲。”

莎菲感觉近乎崩溃。

他再次笑了。“此外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记得吗?”他走向她。

她终于找到了声音。“明——天。我——我们还——还没有谈论过我们的婚姻的——性质。”

他轻声笑了,眼里跳跃着光亮,手覆上她的手臂。他将她拉抵向他完全唤起的身躯时,莎菲没有僵住。事实上,她变得驯服、柔若无骨地偎向他。“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他低语,视线搜索着她的。他再次笑了,在她鼻端拂过一个吻。莎菲的身躯颤抖。“你会成为我的妻子,”他喃喃地道,他的chún拂过她的眉眼。莎菲抑回声嘤咛。“被深啊着的妻子。”他沙嘎地附加道,往下亲吻她的chún。

莎菲的身躯剧震。“什——什么?”她的手贴着他的胸膛。他在她的面颊、下颚及chún印下蝴蝶般的细吻。

“你听见了,”艾德道,语气几近咆哮。“我爱你,迷人的小妖精。而且我会表现给你看——此刻。”

莎菲惊喘出声,抓着他的外套衣领,无法置信。“我——我不了解。”

“不?”他咧开了邪恶的笑容,托起她的臀部,他的下体抵向她。“那么让我解释。”

他将她抱在怀中时,莎菲惊喘出声。“艾德——你在做什么?”

他笑了,抱着她走向主卧室。“你还需要问吗?”

莎菲抬头望着他英俊的面容,看着他那生动的蓝眸及古典的鼻梁。那张她曾梦想无数次的脸庞。“请不要对我撒谎。”她喊道。

他将她丢在床上。“在这件事上,我——”他道,解开领带,丢在地板上。“没有撒谎,亲爱的。”他微笑道,外套跟着落到了地上。

莎菲试着坐起来,看着他缓缓地解开衬衫钮扣,露出伟岸的胸膛。他继续看着她,对她微笑。她夹紧大腿,试着不要屈服于过度旺盛的慾望——成为爱的囚犯。“你在说什么?”她哽咽道,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我爱你,该死!”他拉掉衬衫,脱下毛料长裤,目光始终不离开她。他穿着件淡蓝色的丝科内裤,包裹着他巨大的坚挺。“我在看到你的第一天就爱上你了——而且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死亡来临;该死!即使死后亦然,”他的目光犀利。“如果真有鬼魂存在。”

莎菲看着他,无法动弹,她的心跳有若雷鸣。

他留下内裤,高大英挺的赤躶呈现在她面前。“而且你爱着我,不是吗?”

她吸了口气。再也没有比此刻赤躶的艾德更美,或是比他的话更感动人了。莎菲发觉自己哭了起来。

艾德到了床上,温柔地将她揽向怀中。“你为什么哭?老天,你又为什么抗拒我如此地久,亲爱的?”

她摇摇头,无法开口,只是紧攀着他的身躯,啜泣不已。最后她低语:“我害怕。因为我爱你如此地深,而且如此地久。”

他的脸上没有笑容。两人的视线锁住。

莎菲开口要告诉他她爱他,一直、而且永远。但她的话被他深而急切的吻打断了。他的舌头进入她,似乎他正努力探索到她灵魂的最深处。

艾德将她推倒在床上,覆住了她,紧拥着她,吞噬她的chún。一会儿后,他抬起头微微一笑,眼神氤氲灼热。“稍后,”他严厉地道,手缠入她的秀发,取下发夹。“稍后我们再谈。”

莎菲没有动,任他放开她的长发。艾德的嘴角浮现个邪恶的笑纹。他明亮的眼神充满了承诺;他的手滑到她的裙子下,往上到她的小腿。“脱了这些该死的衣服,莎菲。”他命令道。

莎菲照做了。

莎菲赤躶地躺着,没有移动,也尚未餍足。她怀疑她有餍足的一日。

艾德对她微笑,坐在她旁边。他自天鹅绒珠宝盒里取出那组钻石项链。莎菲并没有脸红。她迎上艾德赞赏的目光。艾德在她雪白的喉咙上扣上钻石项链,蓝眸因慾望而变黑。

他伸手揉弄一颗挺立的玫瑰色*头,在她的耳垂夹上钻石耳环。“天呀,你是如此地美丽!”

莎菲斜瞄了他一眼,烦躁地在枕上移动,在他询问的目光下挺起身子,感觉是十足的诱惑者。艾德的眼神氤氲。他的手来到她的喉咙,覆住其上的钻石项链,再往下到她饱满。疼痛的双峰。

“这每一颗钻石,”他低语。“都是我用双手挖出来的。”

莎菲看着他,挪动了一下臀部,分开双腿。“你——你不是钻石走私者?”她屏息地低语。

他笑了。“不!该死地不!那是神话!”

“我很高兴。”莎菲道,执起地的手,滑下她的双峰、小腹。她毫不在乎自己的放浪。“即便是胆敢走私钻石的人有其无法置信的吸引力。”他们的视线锁住。

他的手更低,来到她渴望的地方。莎菲深吸了口气。“如果你想要,我可以走私钻石,莎菲,”他的眼神闪着光彩。“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她在他身下烦躁地扭动,双腿分得更开。“是的。”她低语。“是的。”

他的拇指揉弄着她的女性核心。“这里?”

她点点头,再次拱向他,她的rǔ房挺立,闪着汗泽。她颈间及耳际的钻石像火焰般闪动。艾德的拇指往内探索那敏感的肌肤。莎菲猛拱起身。

他笑了,笑声低沉醇厚。“你是我认识过最美丽的女人。”他道。

莎菲迎上他的目光,一波波几近痛苦的欢愉涌了上来,威胁要达到高峰。“艾德,拜托!”

他的手定住了,眼神恍若晨星。“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想这么做。我要用钻石装饰你——我的钻石。”

她迎上他灼热的目光。“是的。”

他伸出握拳的另一手。刚开始莎菲不明白。

而后她嘤咛一声,小小的钻石雨开始了。他微摊开拳头,让钻石雨落在她的双峰上。莎菲惊喘出声,拱起身子——*头紧绷。一些钻石落在她的胴体上,一些落在床上。莎菲看着钻石的光芒落在她全身,她的*头、肚脐,往下到她双腿间的毛发处。

“我甚至想像过这么做。”艾德低语,他的视线追随着那钻石雨。他的手也是。另一次的钻石雨落了下来,最后几圈小钻石落在她肿胀、悸动的女性核心。

他们的视线相遇。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艾德道。

莎菲坐了起来,阵阵的慾望撼动着她的身躯。她伸出手。艾德到了她怀中,他的chún覆住她的,将她推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他来到她身上,深深地冲刺。莎菲喊叫出声。一波波难以置信、几近疼痛的狂暴喜悦席卷了她。艾德灼热、巨大地侵入,更深、更深。迎合、*挛。“一切。”他喊道。

莎菲对艾德微笑,艾德也是。他们已经衣着整齐,倚偎在沙龙的沙发上,艾洁坐在艾德的膝盖上。莎菲看着艾德陪艾洁玩耍,对她说话,扮她爱看的鬼脸。她的心里充满了爱。

艾德并不想穿上衣服。他吩咐了一顿盛大的晚餐,并打算在床上吃完。但莎菲拒绝了。她提醒他他们这一家共有四个人,不是两个。她无法想像赤躶地在床上用餐,瑞雪及艾洁另外在别处。艾德同意她说的有道理,但他看着她的眼神承诺了有一天他会依照他的方式。莎菲也无法假装她不被这个念头打动。

门上响起了敲门声。莎菲示意艾德不必起来应门。看着他和他们的女儿如此地亲近,她的心暖暖的。“无疑地是我们的晚餐。”她道。

但不是。莎菲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满面笑容的杜乔尔。“乔尔!”她惊讶地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他笑了。“你卖了四幅油画、两幅素描。一幅水彩。贺家夫妇买了一幅油画。”

莎菲低呼出声。艾德也抱着艾洁来到她身边,他挪出一手拥住莎菲。

“贺家夫妇买的不是‘纯真之后’,不过像那样的作品一向不是说卖就卖。他们买了‘悠闲的绅士’。”

“噢,艾德,你能相信吗?”莎菲喊道,兴奋不已。

艾德拥近了她。“我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作品时就知道你会有很大的成就。”

莎菲在他怀中转身。看见艾洁也咧开了笑容,她在她女儿的面颊上印下一个吻,而后是艾德。“才刚起步而已,”她道,试着抑下欢喜雀跃的冲动。“他们只买了一幅作品。只有一幅。”

“他们会买更多的,”乔尔自信地道。“我知道你会等不及听到这个用息。”

艾德对他微笑。“谢谢,乔尔。我们的晚餐随时会送上来。一起吃吧!”

莎菲瞄了艾德一眼,心里涌上强烈的情感。她知道艾德宁可今晚和她及艾洁独处,但他真的太为她的成功高兴了,并诚挚地邀请乔尔。

然而法国人的乔尔是非常识时务的。“不了!我想今晚这是你们一家人一起庆祝!我订了瓶香槟给你们,祝福你们事事如意,永浴爱河!”

莎菲亲吻他的面颊。“谢谢你今晚过来。”

“那算不了什么。不过我们明天真的必须好好讨论你的未来。”

莎菲笑着对他承诺明早画廊一开门就到,但艾德在一旁咳嗽了一声。她看向他,改口道:“也许明天中午吧!”

乔尔笑着离开了。

艾德将艾洁放在沙龙的地毯上;她可以在地毯上玩,并不会伤到自己。而后他抱起莎菲带着她转着个又一个的圈子。莎菲开怀畅笑。当他停止对,她已晕眩不已。无疑地艾德也是,但他的亲吻仍然热情无比。

“艾德,”莎菲道。“我想要一个真正的婚礼。”

他看着她,突然变得和她一样地严肃。“不是在法定面前的那种简单仪式?”

莎菲咬着chún,想像自己穿着美丽的白纱礼服,走过教堂的走道……“噢,艾德。”

他捧住她的脸庞。“我们已经分隔了一年半。现在我找到了你,而我几乎害怕让你离开我的视线。我想要——非常想要成为你的丈夫,莎菲,但我可以了解。”

“你了解?”

“是的,”他迟疑了一下,视线飘向远处。“我在加州有家人。我的父亲迈克、哥哥艾文及嫂子琴娜。如果我们把婚礼延一个月,他们就能来参加。我还有另一个哥哥杰仕,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艾德,我不知道你有家人,你从不曾谈起他们。”莎菲非常地惊讶。艾德给人的感觉是没有家、没有根、没有过去的男人。但每个人都有家的。

“我曾经和他们非常亲近。”

“发生了什么事吗?”

“说来话长,”他的表情困扰,嘴角紧绷。“我也会邀请我的母亲。”

莎菲征了一下。

艾德微微一笑,亲吻她的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