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02章

作者:brendajoyce

艾德站在卧室外的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他深吸一口。坐到雕花铁栏杆上。

他看着下方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他的左边是五彩缤纷的花园,右方可以看到网球场的边缘。前方的草坪再过去是沙丘,更远处是波澜壮阔的大西洋。太阳在屋子的另一边下山,将天空染成了柔美的粉红色。

艾德悠闲地欣赏这幅平和的景象。过去数年,他一直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他甚至欣赏起他生命中最平静——也最沉闷的这数个月了。也许再过数天、数星期或数个月,他会再次感觉到无法压抑的烦躁。那似乎根植在他的过去、他的灵魂里,令他无法得到安宁。

但现在他很满足于在这个夏日的黄昏,悠闲地抽口烟。他仰起头,享受沉静的黄昏空气。它温暖潮湿,就像在南非一样。

仿佛只是昨天,他清楚地回忆起在南非的最后一晚。他蹲在离车站不远的一堆木箱后面,看看起火燃烧的车站。子弹在他周遭呼啸来去,远处的爆炸声隆隆。英国军队和非洲人对峙了一整夜,而他被困在其中。那一夜似乎永无止尽。艾德记得他有多么渴望一根香烟,但伸手到口袋里掏出来的是满满的钻石。

当时他只想丢掉那些石头,换一根烟。

由金伯利开来的火车晚了两个半小时到达。艾德爬过带刺的铁丝网,弄得全身都是小刮伤,在冲上火车时,还被英国士兵发现,射了他肩膀一枪。但他成功地跃上了这最后一班火车。他到达好望角城时,天色已微明,回纽约的商船正扬帆待发。他带着一身的伤及流血,筋疲力竭,但他赶上了那艘船,而且口袋里满满的都是钻石。

他再也不会回去那里了。

沉浸在回忆中,艾德手上的烟燃到了尽头,灼痛了手指。他强迫自己回到现实,发觉自己出了一身汗。想起那段不愉快的回忆时总是会让他这样。许多个月前,他就明白南非已经没有希望了。种族的仇恨太过深、太难化解了。他打算尽可能地卖掉那儿的产业。死人是无法享受任何财富的。

他望着眼前平和宁静的草坪。数名宾客漫步到草地上。他们穿着黑色燕尾服,或珠光宝气的晚礼服,手上端着饮料。艾德的视线再次地瞄向阳台椅子上打开的素描簿,画页被风翻动。

他敢肯定这本素描簿属于那名偷窥者。稍早他和思蕊分道回到屋子时,他在沙滩上看见它——就在那名偷窥者稍早看着他的表演的地方。他的兴趣立刻被挑起了,特别是他发现画簿里有他的素描。他感觉受宠若惊,但画册里另外还有许多幅新港海滩的画。他可以看得出那名偷窥者颇有绘画的才华。

艾德的心境不再静如止水。他点燃了另一根烟,想着她。自从海滩的事件后,他一直想起她。他仍然对自己的“行为”深感懊恼。当然,他并没有强迫她留下来看,但现在他知道她是去那边画画了。

话说回来,大部分的女士还是会立刻跑开。但不是她。她留不了,一直留到最后。单是想象已经使得他的男性该死地坚挺。艾德明白尽管他多次令人发指的轶事——以及出生入死——他还是变得太过堕落荒唐。下午的事件就是个证明。不然他要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怎么解释她的?他们甚至还谈不上见过面,但他已经着迷了。

他猜测她是雷夫人的客人;他希望如此。他发现自己期待着下一次真正的会面。那肯定会非常有趣刺激。他相信她现在就在楼下,和其他客人在一起。

艾德站了起来,察觉到胸口的忐忑,自己也觉得好笑。该死!他的心跳至少比平常快上两倍。他不记得最后一次为了女人心跳加速是什么时候了。

他走到一楼,慢下脚步,进到主沙龙。宾客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喝着仆人送来的餐前酒,聊得热络得很。在场的至少有二十几个人。明显地,邻居也被邀请来了。他的视线很快地跳过了每个人——包括何思蕊——猛地打住。那名偷窥者站在房间另一端的落地窗前——只有她一个人!

他的心跳似乎突然停住了。但他的第一个想法是:不!这是不可能的!

她显得如此地平庸,不惹人注目——通常他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女人。但他现在不只多看了一眼——他像是被催眠了。他无法别开目光。

她的穿着实在太可怕了。她的头发绾成个老气十足的髻。她没有佩带珠宝,甚至没有戴耳环,而且她身上穿的灰色礼服绝对是她能挑选的最糟糕的颜色了。艾德在想象中脱光了她的衣服,幻想她诱人的曲线,一头的金发放下来,全身上下只戴着他送的钻石项链,他和她做爱——一遍又一遍。

艾德的身躯紧绷。他走进沙龙,在灯光下细看她,确信刚刚是他看错了——他是看错了。的确,她的穿着没有品味可言,但她也绝对不平庸。的确,她不是他的类型——他偏好身材丰满、艳光照人的女士,而不是将自己隐藏在丑陋的礼服及发型下的女人。但他还是被迷住了。

她也在回瞪他。艾德纳闷稍早她看着他和思蕊在一起时的感觉怎样,还有她现在的感觉,她心里所想的。她的脸庞胀得通红。他的心跳变得更急,更快。他们的视线相遇。似乎过了永恒的时间,他才能够别开目光。

老天!他提醒自己她还年轻——非常年轻。对他太过年轻了。他怀疑她不超过十八岁。无疑地她才刚出社交界,而且是一位非常端庄、纯真的淑女——只除了他今天已摧毁了这份纯真。该死了!

艾德立定在门口处,突然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及心里所想的——羞愧懊恼不已。他故意在一名年轻淑女面前和他的情妇做爱,现在又疯狂地想和这位淑女做爱——想要教导她灿烂的热情,带领她进入情慾的世界,领略它的喜及痛。事实上,不只在肉体上,他全心想和她做爱。

艾德强迫自己别开目光不看她,对自己的反应震惊不已。他的心跳得如此厉害,他似乎可以在耳边听到。他究竟是怎么了?不但她不是他通常会交往的女人,他对她的兴趣也完全基于错误的理由。

他的视线像是有自由意志出飘回向她。她仍在看着他,脸一直红到了颈子。他们的视线再次地相遇,她突兀地别开了视线。艾德突然有一种可怕的预感:他正在失去控制。

但为什么?这个女人绝对不适合他。无疑四她正在寻找一位合适的丈夫,将来可以拥有自己的家及孩子。而就算艾德对她感兴趣也没有用。他不想要婚姻,他对失败的婚姻有深刻的体会。慾望无法将一对男女联系在一起。他仳离的双亲就是活生生的证据——以及数百名乐于跃上他的床的已婚女子。

思蕊带着一名女子出现在艾德身旁。“你好,狄先生。”她礼貌地道,似乎两人并不熟识。

艾德强挤出笑容,俯身执起她的手亲吻。他机械地交谈,心里充满了房间那一端的年轻女子的景象——加上一些偶尔出轨的色情幻想。“何夫人,享受今天在太阳下的散步吗?”她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非常好。你呢?”

“当然。”

“你记得梅小姐吗?”

“我怎么可能会忘掉?”艾德微笑道,同样地俯身执起对方的手,送至chún边。

梅曼玲紧张地笑了,但她并不情愿抽回手。

思蕊继续聊着,艾德机械地作答,但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那位年轻女士身上。没多久,他就感觉到不对劲。

她一直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仿佛被社交界摒弃在外。但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那位年轻女士是谁?”他突兀地问身边的两名女子。

思蕊及曼玲随着他的实现看过去,并一起惊讶地睁大眼睛。“那是欧莎菲!”思蕊道。“她是雷珊娜第一次婚姻的孩子。但你为什么问?”

“因为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当壁花,而且明显地感觉并不好受,”艾德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想我应该去拯救她。”他道,点了点头,径自走开,留下两位女上张大了嘴。

艾德越过房间。

他对经过的人点头打招呼,但始终没有停下来交谈。他告诉自己他是在做一件荣誉的行为,并说服自己相信。他不了解为什么没有人过去拯救欧小姐。他是在场唯一的绅士吗?他气愤其他人的冷漠,并不睬他腿间一点也不荣誉的騒动。

他逼近了他的猎物,并开始注意到许多有趣的细节。她中等身材,但纤合度。他看着她金色的头发,忆起它们在阳光下是多么地璀璨。她的肌肤是温润的杏仁色,显得她更妩媚动人。他纳闷是谁把她的头发绾成这么老气的髻,及为她挑了这件礼服。艾德很生气。如果她老是打扮成这个样子,她绝对无法为自己找到丈夫。

她已经看到了他,棕色的眼睛大睁。他笔直地朝她走去,深深后悔自己下午可怕的表演,但现在后悔也已经太迟了。她知道他是谁——下午她清楚地看见了他!她不必知道他这个人堕落得知道她在看他。她不会知道。而一旦开始时紧张的面对面过去了,他们可以像朋友般聊天,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也许终有一天,她会忘记。

她的眼里只看着他。她似乎了解他的意图。她的嘴巴圈成o型,双颊胀得通红。她慌乱地深吸了一口气,但她并没有转身逃走。

艾德停在她面前,握住她僵硬的手,对她绽开个温暖的笑容。他知道女人觉得他无法抗拒——看见她的眼睛睁得更大。“欧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刚得知你的母亲是我的女主人。狄艾德在此为你效劳。”

她无法置信地瞪着他。

艾德执起她的手,送到chún边。毫无疑问地,尽管她老处女般的穿着,她是美丽的。她的鼻梁小而挺直,颧骨高起,有着一双杏眼及长而密的睫毛。她的脸庞是完美的心形,富有异国风味。靠近后,他看出她的眼睛是深琥珀色,像最醇的法国雪莉酒。他凝视着那两泓深潭。仿佛被催眠一般,她眨也不眨地回望着他。好一晌,艾德无法别开目光。

只要她有心,她甚至可以成为美人。也许不是倾国倾城那种耀眼的美丽,但足以让众多绅士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狄——狄先生,”她沙嘎地道。

艾德回复了镇静,清了清喉咙。“你刚刚到新堡吗?”昨晚他到达时并没有看到她,不然他一定会记得的。

她点了点头,那对棕眸依旧注视着他。

“能够逃离开城市真好,不是吗?纽约市真是热得无法忍受。”

“是的。”她低语道。她的双峰剧烈地起伏,下颚微微抬高。

艾德纳闷她是害羞——或是仍然震惊于下午的事件。他在心里苦笑。大概是后者吧!他再次对她绽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你会在这里度过整个夏天了?”

“抱歉?”她紧张地润了润chún。

艾德重复问了一次,试着不要在心里胡思乱想。

她用力吞咽。“我不认为。”

他很惊讶。“为什么?”

“我有课要上,在学院,”她脸庞胀红,下颚骄傲地抬高。“我攻读艺术。”

他想起了她的素描。她确实有那个天分,然而他感觉得出她的话里还有更多。“你的语气里充满热情。”

“我的作品充满热情。”

他挑挑眉,好奇心被挑起了。“我想我可以看得出来。学院里有许多女士吗?”

“大约有四分之一,”她道,突然间绽开笑容。“我们全都献身艺术。”

好一晌他只能看着她。他必须重新评估欧莎菲。笑起来的她是如此美丽,整个人似乎由心里亮了起来。这次被扰动的不再是他的肉体。突然间他希望自己更年轻、更理想一些,并且有意娶妻。这个念头实在太可笑了。

“非常可佩,欧小姐,”他是认真的。他忍不住再次打量着她丑陋的灰色洋装。他认识的女人全都热爱漂亮的礼服、珠宝及英俊的追求者。他想象欧莎菲穿着白色的丝料礼服,佩带珍珠及钻石,被渴切的年轻人围绕。为什么只有他陪在女士身边。他微笑道:“我猜很快会有某位英俊的追求者赢得女士的芳心,分享那份热情。”

她的身躯僵住。

“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是的。”她道,别开目光。

他不了解。一定会有某位绅士看穿她那老处女的发型及丑陋的衣服,赢得她的芳心,这是不可避免的。艾德强抑下心里的懊恼。

但他忍不住要把她和他由南非带回来的钻石原石相比,虽然外表平淡无光,但那只是一种假象。经过切割琢磨后,就会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她再次面对他。“我打算成为职业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