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04章

作者:brendajoyce

珊娜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她昨晚一直没有睡好。当然,杰明问她哪里不对时,她不能告诉他真相。

她人在音乐厅里。珊娜停在靠墙的一张路易十四风格的大理石桌前,照着桌上的威尼斯镜子。她一头及肩的黑发松松地垂下来,更加衬托出她无暇的象牙色肌肤及古典的面容。她挑了一件桃色的家居服,深v字领的设计及合身的胸衣强调出她娇纤有致的身材。无论在什么时候,雷珊娜的穿着都是美丽出众的。镜子里的她找不出半点瑕疵——或许只除了眼睛周围淡淡的黑圈。

她为昨晚的事难过,但她警告过莎菲远离狄艾德,然而莎菲不听。她不应该发脾气的,但也许莎菲已经学到一课了。

如果狄艾德不是该死地这么令她想起杰克就好了。

珊娜无法原谅杰克。因为和他结婚,她的娘家和她断绝了关系,她失去了地位及财富。刚结婚的时候,他们只负担得起一间破旧的住宿屋子。他们请不起仆人,她必须做所有的家事。接着莎菲出生了,她要做的事更多。逐渐地,他们之间愈来愈常争吵,杰克开始在外逗留不归,带着女人的脂粉味回家。杰克开始要求离婚,但被她拒绝了。而后他被迫逃离美国,她被烙上罪犯妻子的标帜。如果不是雷杰明在杰克死后不久就娶了她,给了她在社交界的地位,她到现在仍会背负着杰克的罪名。

最重要的是,她无法原谅杰克把他全部的财产——现金及地产加起来约一百万美留给了他们的女儿。那是致命的一击。莎菲会在她结婚时拿到所有的钱——或是满二十五岁时,如果她仍然未婚。在珊娜为他吃了许多苦,在她忍受及放弃了那么多后,他却一分钱也没有留给她——一分钱都没有!

她知道这是他报复她的方法,报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她拒绝带他们的小女儿去监狱里看他。但她以为他的威胁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但他不是的。尽管他死了,他对她的报复仍未结束——他仍由坟墓和她打这场爱恨交织的战争。

只不过现在占上风的是珊娜。两年前,杰克指定的财产管理人去世了,法庭指定改由珊娜担任莎菲的信托基金的管理人。珊娜可以想像杰克在坟墓里一定睡不安稳,因为她正陆续挪用杰克当年亏欠她的钱。

那些往事……

突然间,珊娜陷入了回忆。当年的她是多么地冲动幼稚呀!被热情冲昏了头。那时她才十六岁,已经进入社交界,参加过多次舞会,和不少位男士调过情,或被淡淡地吸引过。她知道自己会在一、两年后嫁给某位门当户对的男士——可能是蓝彼得或是葛约翰。但他们都无法给她强烈的印象,或是激情的感觉。

那一年的夏天,纽约的哈德逊河边进行着许多新工程。平常珊娜和其他女士都是在中央公园骑马,但那天有人提议到新落成的河边公园骑。所有人都赞成。到西区的河边是一项大冒险。女士们穿过肮脏的街边,越过破旧的屋子,养猪只的小农场,到达了新铺好的河畔大道。

珊娜就在河边的一处工地看到了杰克。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五十名左右的工人,在太阳下汗流浃背地钉钉子、架梁柱、铺砖块,但她的眼里首先看到的只有他。他有着一头耀目的金棕色头发,赤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汗珠。她着迷地看着他负起沉重的梁柱,手臂的二头肌贲起,背部有力的肌肉波动。突然间她手心都是汗水。他的体格壮硕,每一寸都是肌肉,像极了她看过的古希腊雕像。他转过头。珊娜惊喘出声。他的脸庞就像那些古希腊的神祉一样地俊美……

突然间,他的视线持住。他停了下来,金棕色的眸子攫住了她。白热化的慾望像闪电般击在两人之间。他没有笑,但微微抿起的chún角暗示着某种邪恶的承诺。

珊娜不知道自己怎么和同伴回到家里的。当天夜里,她辗转无法成眠,她的身躯被一股莫名的燥热攫住。第二天,她没有和她的同伴去中央公园骑马。她带着一名小厮,再次骑到河边的工地。第三天,第四天……亦然。她每天都去,而他每天都看着她。

几个星期后,她用几个钱币打发走她的小厮。她告诉他她不舒服,吩咐他去几个街外的一个摊子为她买杯冰柠檬水。他离开后,她转过身,迎上那对金棕色的眸子,并且不由自主地舔舔chún。

欧杰克放下锤子,像头优雅的金色豹子走向她,最后停在他的猎物面前。他的脸上挂着个邪气的笑容,沙哑低沉的声音道:“我正在纳闷你什么时候会打发他走开。”氤氲的眸子打量了她全身。

“我——我不舒服。”珊娜像蚊虫般的声音道。

“我可以帮忙吗?”他问。

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他带她到他的小屋喝水——但最后他们做的绝对不只是喝水。珊娜在那个下午学到了激情……以及其他许多。

“你想和我说话吗?”

珊娜自回忆中惊醒过来。她抬起头,看见狄艾德立在门口。好一晌,她仍然沉浸在回忆里。虽然狄艾德一点也不像杰克,但她仿佛又看见高大、金发、性感、傲慢的他立在她面前。她凝视着他好一晌,等待回忆逐渐地逝去,回到了现实。

珊娜缓缓地站起来。不,还发、蓝眸的狄艾德不是杰克,但和杰克一样,他全身散发着性感及磁性的男性气概。然而珊娜并没有像她认识的人一样被他英俊的容貌及男性气概迷惑。“请进,狄先生。”她挤出个虚假的笑容。

他回应的笑容和她的一样虚假。狄艾德漫步走进了音乐室。珊娜关上房门,转身警戒地看着他,纳闷为什么英俊的他会对她平庸古怪的女儿感兴趣。不管是什么,她决心要分开他们俩。她不要莎菲尝到和她一样的心碎——而像他们这样的男人只会带来心碎。

“早安,”她礼貌地开口。“昨晚在这里睡得还好吧?”

艾德打量着她,但同样礼貌地回答:“很好。你的女儿呢?她今天好多了吗?”

珊娜的心一沉,但她还是笑着回答:“莎菲很好。你不必担心我的女儿,狄先生。我可以向你保证。莎菲只是昨天过度劳累,我相信她今天已经好了。”

他的笑容仍挂在脸上。“那么你今天还没有看过她了?”

她摇摇头。“她还没有下来。”

他的笑容逝去了。“也许她今天早上并没有感觉好多了。也许你应该去看看你的女儿,雷夫人。”

她微微一笑,但心里更加沉重。狄艾德似乎真的对她女儿很感兴趣。“我了解我的女儿,先生。莎菲没有事,但如果这可以让你放心,我过一会儿就去看她。”

“那会使我大大放心。”他道,面颊的一根肌肉抽动。

“狄先生对我的女儿太过关心了!”珊娜喊道。

“需要我提醒你你的女儿昨晚身体不适?”

珊娜强挤出另一个笑容。“狄先生,我们要把话讲明白吗?”

“务必要。”

“你对莎菲的关心……你不是真的对我女儿有兴趣吧?”

他望着她,蓝眸变得冷冽无比。珊娜突然感到一丝的恐惧。这个男人和杰克一样危险。“我对你的女儿非常有兴趣,雷夫人,不过不是以你所暗示的方式。”

她并没有松了口气。“那么是以什么方式?”

“以绅士对待淑女的方式,”艾德顿了一下道。“和谣言相反,我不追求初入社交界的十八岁少女,”他微微一笑。“这让你放心了吗?”

珊娜并没有,但她决定不更正艾德对莎菲年龄的错误判断。那也许可以保护莎菲。“我并没有说不放心。”

艾德挑了挑眉。沉默一晌后,他道:“坦白说,我有个疑问,雷太太。”

珊娜的身躯紧绷。

“我不明白为什么昨晚你的女儿由椅子站起来痛呼出声时,没有人试着要帮忙她。”珊娜挺直了肩膀。“你也许是看错我们及整个情况了,狄先生。我们社交圈里的每个人都知道莎菲是个跛子,因此没有人会为了她的行动不便感到惊讶——不像你。明显地你是凭直觉反应,未经思考,但其他人则选择了‘不’去羞辱莎菲,忽略她是个跛子的事实。”

“那是个丑陋的字——跛子。你不能找到较好的字眼吗?”

“但她是个跛子,狄先生。”

他的眼里燃着火焰。“这是你短短数秒内,第三次用这个名词攻击她了。”他的笑容冰冷。

“我没有攻击我的女儿。”珊娜自卫道。

“那就不要叫她跛子。”

珊娜深吸了口气,平静自己。“她的足踝变形扭曲,狄先生。”

艾德挑挑眉。“真的?昨晚我按摩了她的足踝,但并没有发现它变形扭曲,除非你要把骨头一处小小的肿起叫作变形扭曲?”

珊娜睁大眼睛。“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你是在取笑我的女儿——或是我?你以此为乐吗?”

艾德眯起眼睛。“不,但我可以看出我是在对牛弹琴。”

“什么?”

他突兀地道:“她大略告诉了我发生的事。为什么一名扭到足踝的小女孩会宁可自己受苦,而不找她的母亲?”

珊娜的脸庞变得苍白无比。“这不关你的事!”

他的语言低沉危险。“但昨夜我已经使得它成为我的事——因为没有其他人志愿。”

珊娜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声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要问同样的问题。”艾德阴郁地道。

“我有权利知道你的意图,先生。”

“而我也有权利同情你的女儿,雷夫人。”他针锋相对。

珊娜放弃了礼貌的伪装。“哈!”她的目光打量着他的下体。“我知道你要怎样同情我的女儿,狄先生。你的同情在昨晚已经很明显了。”

他的身躯定住,蓝眸里燃着两簇火焰,但脸上的红晕却泄漏了一切。

“别告诉我你的动机是同情。你想要引诱我的女儿,不是吗?”珊娜的声音高而尖,透着歇斯底里的意味。

他深吸了口气。“不。这种说法对我是一种侮辱。老天,我从不引诱纯真的少女。”

“不会吗?”她无法置信地笑了。

“不!”他坚定说道,遐迩的肌肉抽动。“尽管你所听到的,我不会摧毁纯真的少女,雷夫人。”

珊娜想起在阳台上他拥抱莎菲的那一幕,心里始终无法释怀。

“那么你是想追求她,最后向她求婚了?”她嘲弄道。

他睁大了眼睛。“不!”

“我想也不是。”她喊道。

“你的担心是没有理由的。”他平板地道。

“不!我不是!你好大胆!”珊娜失去控制了——就像和杰克在一起时。“我了解你,狄先生;你片刻都愚弄不了我。你就像我的第一任先生,不过是一位性慾过度、博爱主义的冒险家,以及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我警告你,把你的魅力及慾望施展在其他地方!”

“你真是充满了强烈的母爱,雷夫人,但我不得不质疑你关心的理由。”

“她太纯真了,狄先生。我不想看到她受伤。”珊娜的身躯颤抖,想起了杰克。“像你这样的人只会伤害她。”

“我不会伤害你的女儿,雷夫人。这是个承诺。”

珊娜笑了。“像你们这种人许下承诺只是为了打破它。听清楚,狄先生,莎菲不了解男人,你却想唤起她不该有的感觉,我禁止!”

“你究竟在害怕什么?”他尖锐地追问,眼神冷硬似钻石。“如果莎菲从不曾注意男人,也许她应该开始这么做了。该死!那可能会使她放弃不结婚的可笑念头。我以为你会希望她对婚姻感兴趣。不然你要怎么为她找到个丈夫,并说服她结婚?”

“那不关你的事,”珊娜愤怒也更加害怕他对莎菲的兴趣。“我可以告诉你,狄先生。我支持莎菲终身不婚的决定。”

他大吃一惊。“什么?”

“莎菲唯一的兴趣是在艺术上。她无意婚姻——感谢老天!考虑到一切,这样是最好的。”他无法相信。“你的确是充满了母爱,雷夫人!”

珊娜受够了。她走向前。“我是在保护她不受到你这种人的伤害。我在保护她免于这个残酷的事实——没有男人会娶一位跛子为妻。不要再接近她,狄先生。你只会在她的脑海里灌输不可能的梦想!”珊娜嘲弄地附加。“除非你自己想要娶她?”

艾德看着她的样子仿佛她头上长了角。

珊娜严苛地道:“我想你离开对每个人都好。我不喜欢你擅自干涉莎非的事。我很抱歉,狄先生——但我现在要求你离开。”

良久的沉默。珊娜的脸庞冷硬坚决,艾德则是面无表情。最后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