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05章

作者:brendajoyce

早上莎菲感觉好多了,她的跛脚也比较不那么明显。尽管昨夜的一切,她睡得很熟。起床后并特别挑了一件漂亮的白色蕾丝礼服,不同于以往的衬衫长裙。阳台外的草地上传来宾客们的谈笑声。莎菲试着要在其中听出艾德醇厚的男中音。

但是没有。她自窗户望下去,艾德不在那些体面光鲜的绅土淑女当中。

随即莎菲明日到自己所做的,重重跌坐回椅子上。她在做什么?她表现得就像是个患相思病的傻瓜!

莎菲的脸红了。她太过理智、严肃得不可能会傻得患上相思病。明天她就回到纽约市,回到她孤独的艺术世界里。过了今天,她大概就不会再看到狄艾德。

然而她无法不想起昨夜,想起曾经和狄艾德有过的亲昵。老天,他不只是碰触了她的足踝,他说到它时仿佛它根本没有什么不对劲。不只这样,她还对他透露了她最私密的想法及恐惧,而他只是个彻底的陌生人。

莎菲提醒自己,对他来说,昨夜只是他无数次调情中的一次。那或许对他已是家常便饭了,但对她不。这是她第一次这类的接触。然而她无法忘记他的亲切、他的关心——及他毁灭性的魅力。而且他的关心是真诚的,毫不虚假。莎菲不敢再多想。已经快中午了,将近午餐时间。珊娜大概快招呼客人用餐了。涉菲越过房间,一如以往地避免瞥见镜子里自己的影像。突然间她停下脚步。昨夜狄艾德问她是否故意隐藏她的美丽,吓走追求者。

莎菲怀着颗恐惧的心,缓慢地转向了镜子,清楚地知道自己一点也不美丽,他说的只是调情时的恭维话。然而穿着美丽蕾丝礼服的她似乎是美丽的。莎菲望着镜中的自己。

不,她一点也不美丽。她平庸如昔,不像美丽的思蕊或丽莎,再多的调情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她匆忙下了楼梯,并差点绊倒。她在沙龙里停下脚步。宾客正陆续进入餐室。她的心狂跳,但仍然没有看到艾德。

“日安,欧小姐。”

莎菲吃了一惊。麦亨利站在她面前,微微脸红。莎菲强挤出笑容。“日安,麦先生。清晨的骑马愉快吗?”

“很愉快。谢谢你,欧小姐。我可以护送你进餐室吗?”

莎菲惊讶地挑挑眉。昨晚亨利并没有和她说话。她纳闷他今天态度的改变,但还是笑着回答:“当地。”

餐室里几乎已经坐满了宾客,但莎菲仍然没有看到狄艾德。“你知道——”她柔声问,脸微微红了。“狄先生去了哪里?”

麦亨利惊讶地看着她。“你不知道他已经走了?他没有告诉你吗?”莎菲以为自己听错了。“抱歉?”

“他今早离开了,欧小姐。你还好吧?”

她无法回答。她愣住了。

莎菲深吸了口气,沮丧失望至极。不管她怎么欺骗自己,内心里,她是期望着和狄艾德的另一次调情。事实上,这次她希望自己能够表现得端装点,像名真正的淑女,而不是一名直言无忌的怪人。

而且她一直希望艾德会觉得她迷人,希望他将她看成和其他人一样,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而不是怜悯的对象。

“欧小姐?”亨利抓着她的手臂关心地问。

莎菲刚刚明白了自己有多傻。她不是早知道这对他只一次微不足道的调情吗?只是上千次,他不曾真心投入的调情之一。她费力的振作起自己,明白到泪水已涌上了眼眶。这太可笑了。相反地,她对亨利挤出笑容,希望自己的沮丧没有太过明显。她伸出手臂。“谢谢你的邀请,麦先生。”她喃喃地道。

莎菲坐在床上,双手交握,对自己激动的情绪深深不解。

她很早就学会了压抑自己的感情——至少不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来。父亲离开后不久,莎菲全神投入了绘画,她的用色大胆,线条锐利。当时她是那么地想念她的父亲,而且不能明白他为什么离开。后来她就知道她的绘画是愤怒下的作品。

莎菲微微一笑。十三岁那年,她开始拜师学画,并被迫亦步亦趋地遵守古典画的传统,讲究真实精确的画风,不敢稍有逾越。她也注意到最近她的画风似乎也回到童年时的风格,她的线条及色彩变得富爆炸性。

她拿起昨夜画了一整夜的素描簿,翻开,望着狄艾德的肖像。她的线条大胆,显得他的颊骨及下颚有若刀削,然而整幅画又是如此地栩栩如生。她凝视着他的眼睛,那对蓝色的眸子满盛着她不敢去想的承诺。

她的心好痛。莎菲必须承认。他就这么走了,他们的调情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不像对她。

丽莎冲进了她的房间。

“哪里不对了?午餐时你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丽莎奔向她,坐在莎菲身边伸手环住她。

“我很好。”

“午餐时你根本没有吃什么。你病了吗?”

莎菲叹了口气。“当然没有。”她无法对她无忧无虑的继妹坦承自己的心事。

“你确定?”

她对丽莎微笑。“我确定。”她必须承认狄艾德离开了反而是好事。她已经快相信她的白日梦,将她的心献给他,也许甚至会在其他人面前出丑。他的离开只证明了他的魅力及殷勤都不是真实的。

“下楼和我散散步,”丽莎怂恿道。“你知道的,那名律师对你很有兴趣。”莎菲挥挥手。“麦先生只是礼貌。”

“莎菲,你一定得当个隐士吗?”

莎菲眨了眨眼。她想起昨夜珊娜的训话。“我真的那么格格不入?”

“不是格格不入,只是隐士作风!莎菲,我希望你能更常出来走动。派对是很好玩的。我进入社交界的舞会你一定要参加。”

“我当然会参加。”莎菲坚定地道。也许她该多参加社交活动。只是她要怎么兼顾社交活动及绘画呢?再说,她从来不喜欢派对——也许只除了昨夜。

丽莎叹了口气,站起来。“你在画画?”她打量着莎菲手中的画。

“今天,不。”莎菲道,丢开画纸,做出了决定。

“噢,莎菲!你会毁了你的画!”丽莎知道她的作品对她有多么地重要,迅速地捡了起来摊开。她的手定住了。丽莎盯着手上的华。“莎菲,你在画他!”

莎菲没有回答。

但丽莎仍冻在原地。“你爱上了他!”她最后喊道。

“不!”莎菲喊了回去。

丽莎屏息地望着那幅画。“我可以看得出来,莎菲——它就在画上面。”

莎菲的身躯僵硬不动。“我甚至谈不上认识狄先生,丽莎。宣称我爱上他实在太可笑了!”

“可笑?才不!镇上已经有一半的女人爱上了狄艾德!”丽莎拥抱了她。“可怜的姐姐!当我说你迷上他时,我绝对没有想到你会爱上他!我只是指你会和我们一样觉得他危险刺激!”

“我没有爱上他,”莎菲简洁地道,但她的心狂跳。“他……只是很吸引人。”她想像他和思蕊在一起,回想他雄健的男性气概。

“亲爱的莎菲,他当然是很有吸引力,但他太危险了——不适合你!”丽莎俯身再次拥抱了她。“你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绝不安全。他可能会引诱你失足,莎菲。”丽莎警自道。

莎菲惊喘出声,脸庞胀得通红。“你在胡言乱语,”莎菲喊道。“他不可能想引诱我的!”

丽莎看着她一晌。“有时候你真的是太纯真了,”她道。“明显地你没有注意到他昨夜看你的眼神——但我注意到了。我认为他今天离开这里最好,莎菲。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莎菲只能惊讶看着她的继妹,心里浮现了艾德拥抱她的景象。

“母亲,你要和我说话?”

珊娜自正在草拟的访客名单中抬起头,看向她的女儿。和丽莎一样,她注意到莎菲在午餐期间异常苍白的脸色。“我认为你应该在新堡待过整个夏天,莎菲。”她道。

莎菲的身躯一僵。“我必须回去!”

珊娜放下了笔。“你昨天到这里后,我就在想这件事。说真的,你已经快要变成隐士了。我很担心你,莎菲。”

“我以为我只是来度个周末!”莎菲喊道。“我的艺术课程怎么办?”

珊娜叹了口气。“你回纽约时学院还会在那里。少上几堂课又不算什么。”

“妈,我必须回去。我不能错过课。”

珊娜站了起来。她想到狄艾德。她知道他和何思蕊是爱人,但昨夜他对莎菲的兴趣令她措手不及。还有那名年轻律师似乎也在垂涎莎菲。不,她必须把莎菲留在新堡她的视线内,以防她受到伤害。“亲爱的莎菲,我喜欢有你在身边。我希望你留在这里,陪我度过夏天。这也是为了你好。你不会不听我的话吧?”

莎菲过了一晌后才回答:“我不是不听你的话,母亲,但我已经不再是个孩子;是个成年女子了。去年五月,我才过了我的二十岁生日。我不能缺一整个月的课。”

珊娜的脸上没有笑容。“我知道你什么时候出生的,莎菲。你还太纯真——也或许狄艾德的吻使你变了?”

莎菲的脸庞绯红。“他从不曾吻我。”

“那真叫人松了口气!”珊娜心意已决。“我认为你最好在这里留几个星期,学习参与社交界。我会派人送你的画具过来,再将一个客房改成你的临时工作室。瞧,我并无意要你放弃绘画。”

“母亲,你不了解我的课对我有多重要。”莎菲道。

“我了解。从小你就是个内向退缩的孩子,拒绝参加生日舞会及其他的玩乐。你可以对着一幅画工作数个小时。我了解,莎菲。”

“如果你真的了解,”莎菲紧绷地道,“我们就不会有这番谈话。”

珊娜畏缩了一下。她决定改变话题。”你今天午餐时的脸色不好。有什么事困扰着你吗?”

莎菲看着她母亲,迟疑了一下。

珊娜的心一阵抽痛。“是他,对不对?你知道你可以向我倾诉。”

莎菲的身躯轻颤。“我强烈地被他吸引,母亲。”她终于低声道。

珊娜非常小心地回答:“女人都会被那一类型的男人吸引。我可以向你保证派对里的大部分女人都是。”

“我知道。只是——”她的脸庞胀红。“我和社交界始终格格不入,而唯一对我亲切的男人是狄艾德——只是那样而已。”

珊娜带着她的女儿到沙发坐下。“他只是在玩弄你。我了解他那种类型。他就像你父亲,完全被慾望及冲动主宰,其他的一切毫不重要,包括毁灭纯真的少女。”

“母亲!”莎菲惊喘道。“你错怪狄先生了,他并不觉得我有吸引力——你也错怪了父亲。”

珊娜的表情变得严厉。“我们坦白说。欧杰克是名差劲的滥爱主义者,狄艾德也是。”

莎菲挺起肩膀。“拜托,母亲。这样不公平。父亲已经死了,他无法为自己辩护。”

珊娜苦涩地笑了。“就算他仍然活着,他也无法在这方面为自己辩护。”

莎菲迟疑了一下。她伸臂环住她的母亲。“他爱你,母亲。我知道的。”

珊娜突兀地站了起来。“我才不在乎他是不是爱我。”但她知道这是个谎言。

“有时候人们会无意中伤害了彼此。”莎菲缓缓地道。

“他想要伤害我,”珊娜强调道。“所以他才把一切都留给了你,不留给我半分钱。”

“不!”莎菲道。“你错了。我相信那是个错误,”她绽开个灿烂的笑容。“此外,那已经不重要了。我不需要那笔钱,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匮乏。”

珊娜感到强烈的罪恶感。“那不是重点,莎菲。这是原则问题。”

莎菲沉默了,明显地同情她的母亲。最后她道:“我很抱歉父亲伤害了你。”

“他没有伤害我。”珊娜冷淡地道。表象是很重要的——她很年轻时就学到了这一点。当时她以为她能够超脱世俗的责难及冰冷的目光。在二十五岁那一年,她终于长大嫁给了杰明——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重获曾经摒弃她的社交界的接受及尊敬。

珊娜摇摇头,甩开这些回忆。“说够了你该死的父亲。莎菲,狄艾德和你在阳台上时说了些什么?”

莎菲吃了一惊。“他很亲切。我解释了我的跛脚,他很体贴了解。”

“他的体贴只是种掩饰——掩饰他引诱你及毁了你的意图。”珊娜冷冷地道。

“不,”莎菲坚定地道。“你错了。艾德并无意引诱我。他只是表现骑士风度。他是个绅士。”

“你的语气似乎很沮丧,莎非。如果他真的无意引诱你,那是你的运气了。我对天希望你是对的,你不会被他那样的人伤害!像他那样的人又有什么骑士风度可言?他走私钻石,而且和何思蕊有一段婚外情!不然你想我为什么给他们相连的套房?”

莎菲站了起来。“我知道他很喜欢思蕊。”她沙嘎地道。

珊娜恍然大悟地望着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已经迷上了狄艾德,并对他和她们邻居的关系沮丧不已。珊娜的心里闪过狄艾德毁了她女儿的景象。“思蕊昨晚并不在她的房间。”

莎菲的脸庞发白。”你怎么会知道?”

“她的床并没有睡过。早上我去餐室前路过了她的房间。女仆还没有那么早进客房,莎菲,”瞧见莎菲的沮丧,她柔声道。“我知道我的客人在我的屋子里做什么,莎菲。”

“我不想听更多了。”

“我很遗憾你必须以这么突兀的方式来了解人生,”珊娜道。“但这是为了你好。如果你们再次碰面,你必须远离他。”

莎菲僵硬地点头。“我已经学到了教训,母亲,”她最终道。“我享受和他的调情,但仅此而已。放心,母亲,”她深吸了口气。“如果我不回城里,我会无法赶在艾小姐生日前完成她的肖像画。你忘了是你坚持我为她画画的?”

珊娜看着她的女儿,并没有真正听进她的话。如果莎菲这么迷恋狄艾德,也许她应该改变策略。思蕊在离雷家夏屋不远处有一幢房子。珊娜猜测狄艾德会有好一段时间留在新堡,暖思蕊的床。而她可以不要他闲来没事在莎菲身边打转。“我改变主意了,”她突兀地道。“你可以按照原定计划在星期一离开。”

莎菲睁大了眼睛。“谢谢你,母亲。”她拥抱珊娜后,快步离开沙龙。

珊娜望着她女儿离去的背硬,心中的不安更甚。莎菲从来不曾对任何男人感兴趣,但尽管她一再的否认,珊娜知道莎菲已经被狄艾德迷住了。

珊娜皱起眉头。她无法了解狄艾德。为什么他突然对她的女儿有兴趣?他可以拥有任何女人,而他却选上了平庸的莎菲?他的口味突然变了吗?或者他的表现真的只是同情?不管怎样,现在他应该不会追到纽约去吧?那对他太过麻烦了。

珊娜决定她不能冒险。她会捎个讯息给管家莫太太,要她当莎菲的伴护。面如果狄艾德真的追到了纽约,珊娜会立刻知道。

------------------

晋江文学城 helen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