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nnocence》

第06章

作者:brendajoyce

纽约市

莎菲收起画架,穿过第三街熙熙攘攘的人潮。如果珊娜知道她来到纽约这个龙蛇杂处的移民区作画,她大概会昏倒。也因此她必须善加利用珊娜留在海边的这段时间。载她来的车夫比利也不以为然,但莎菲告诉他这是学校指定的作业。她不认为比利全然相信,但害怕他的小主人反而会独自前来,比利还是尽责地跟来。

事实是,莎菲已经厌倦那些安详恬美的风景画或人物画。她偏好激烈的色彩及表现,无法满足于一板一眼的古典画。她想画真实的人生——画那些在太阳下辛勤工作、汗流浃背的工人及移民。他们也许一脸疲态,衣衫褴褛,但是充满了生气及色彩,深深地吸引了莎菲。然而他们还是比不上狄艾德的吸引力。

莎菲叹了口气。她一个星期前回到纽约市,投入全副心力完成艾小姐的画像。艾小姐今天下午会来拿画——也许已经在家里等她了。然而在画艾小姐的肖像画时,她想的却一直是狄艾德。回想起来,他们在新堡海滩交谈的时间还不超过十五分钟,但是他却盘踞了她的整个心思。

话说回来,狄艾德是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男人,也是个最出色的模特儿。她如何能抗拒得了画他的冲动?单单是想到这个念头已令她兴奋不已。

她会用油画来表现他,也许是以现代主义的画风。

莎菲回想起刚搬进雷家大宅时,看到她继父的收藏时的感动。杰明是个艺术收藏者,藏面甚多,包括了最新在法国崛起,毁誉不一的印象主义学派的画。莎菲初次看到莫内的画就对那层层叠叠的色彩表现印象深刻。那时候她经常在画廊里一待就是数个小时。

来到雷氏大宅前,莎菲就已经展现在绘画上的兴趣。在雷氏大宅时,她受到的淑女教育里包括了绘画。她由第一位家庭教师那儿获益良多。十二岁那一年,她的家庭教师觉得在绘画方面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的。她向珊娜建议找一名真正的艺术家指导莎菲。但珊娜反对,觉得没有那个必要。经由莎菲的一再的恳求,最后还是因为杰明赞成,珊娜才让步,为她请了指导老师。

范保罗在艺术学院教书,课堂外也教授他认为有天分的学生——莎菲便是其中之一。由十二岁到十六岁的三年间,她接受保罗的教导,由基本的素描入手,学习水彩、油画,到博物馆模拟一幅幅名画。莎菲偏好富有现代感的画作,尤其是印象主义的作品,但保罗要求她耐心地打好绘画的基础,由古典绘画着手,培养好根基,日后才会有好的创作。

十六岁那一年,保罗推荐她进入艺术学院。在那里,莎菲认识了其他同样热中绘画的女同学,然而也在那一年,她的良师兼益友离开了她,回到法国。保罗离开时,莎菲沮丧得要命,然而保罗的妻子身体不好,他必须回去照顾她。临行时保罗力邀她日后造访巴黎这个艺术家的天堂,她甚至可以亲炙莫内、高更等多位大师。

她想起她曾经尝试用现代主义画的一幅油画:“中央公园”。她采用大胆的色彩及线条,结果被珊娜批评她疯了。珊娜唯一接受的只有古典画,她也绝对不会允许她的女儿跑来第三街画一群工人及平民。

“莎菲小姐,”比利驾着马车来到她身边,打断了她的思绪。“已经三点半了。”

“谢谢你。”莎菲叹了口气,挟着画具上了马车。该是回家见艾小姐的时候了。

莎菲在她母亲的沙龙门口停住。

狄艾德站在沙龙里,脸上挂着个温暖的笑容。

莎菲睁大了眼睛,似乎无法别开目光。终于她明白到艾梅丝小姐也在沙龙里,坐在大理石壁炉旁边的沙发上。这位老处女的黑眼珠转来转去,热切地打量着莎菲及艾德。

莎菲有一刻的惊慌:他在这里做什么?

艾德漫步走向她,蓝眸以令人不安的亲切打量过她全身。“午安,欧小姐,我凑巧驾车经过,想到来留下卡片,当我知道你随时会回来——”他微微一笑,蓝眸持住她的。“我就知道我必须等待。”

莎菲没有动。他的视线扫过她全身时,她知道自己看起来一定糟透了——和在新堡海滩的那个晚上、穿着丝绸晚礼服的她完全不同,也更加古怪。她的头发自辫子里散落出来,她的衬衫及裙子上都是油彩,而且闻起来是松香油的气味。珊娜及其他人都在新堡,她对自己的外表就比较随便,但她并没有料到会有访客。

访客?狄艾德是来造访她?

“你的舌头到哪里去了,女孩?”艾小姐站了起来。“你还没向这位英俊的绅士道声日安?”

莎菲的脸庞胀红。“狄先生。”她沙嘎地道,终于明白他是来找她。突然珊娜的话浮现在她心里:他的体贴只是种伪装,他的意图是引诱你及毁灭你。

“我的画呢?”艾小姐走向前,拐杖敲得直响。

莎菲回过神来,但她的心仍在狂跳。“艾小姐,”她勉强道,强烈地感觉到狄艾德的存在。“你好。”

“我的画,女孩!”

莎菲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她不敢看艾德。他在对着她笑。他是在玩弄你,亲爱的。“就来了,艾小姐。金森,把画拿来。”

门房捧着巨幅油画进来,放在地上,面对着房间里的三个人。突然间莎菲感到焦急起来——不是因为艾小姐。她一定会喜欢这幅画,而是因为狄艾德。

画的技巧高超,但缺乏感情。她是强迫自己画这幅画的。她发现自己看着艾德,害怕他的拒绝。这太可笑了。她不应该在乎他对她的画作的看法。但她又纳闷他对她下午画的那两名移民妇女的画会有什么看法。

她不应该在乎的。她不在乎,她更正道。他甚至没有权利在这里。他为什么来?来玩弄她?引诱她?他已经厌倦了思蕊?他认为她比较好上手?他究竟为什么来?

“它看起来确实像我,”艾小姐看着画,不情愿地道。“但你不觉得太真实了一些吗?你可以美化一点的,女孩。”

莎菲没有回答。艾德凝视着画,眉头皱了起来,而后他转身锐利地盯着她。“你非常有天分,欧小姐。”

莎菲的下颚抿得更紧。她感觉牙齿都快被咬断了。“谢谢你,狄先生。”她僵硬地道。

“你宣称对你的艺术极为热情。”艾德道,望着她的表情似乎有些困惑。他看向那幅油画。“你完全捕捉了艾小姐本人。”

莎菲脸红了,因为她知道这幅画根本缺乏热情。艾德看出来了吗?他的话是明褒暗贬吗?“照片也可以做到同样的事——甚至更好。”莎菲讥悄地道。

艾德吃了一惊。

“女孩,他是在恭维你,”艾小姐道,但莎菲并不后悔自己的坦白,即使她显得有些粗鲁。“不过你的确有天分。金森,叫我的马车过来,”她转向艾德。“我看见你开的是最近发明的那种愚蠢汽车,就我个人来说,既然马车对我们的父母及祖父母都好,对我也够好了。”

艾德对这位老妇人微笑。“去年十一月,我在伦敦参观了一次汽车展,从此以后我就迷上汽车了。”

“嗯,”艾小姐突然对他眨了眨眼。“带小姐开车兜风去吧!我知道年轻女孩都爱这套。”

莎菲送艾小姐出门,她的脉搏狂跳不已。艾小姐窥见她在想些什么?然而她却不由自主地想像她坐在艾德的汽车里、他的身边。她从不曾坐过汽车。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坐。想象和狄艾德一起乘车兜风——那是如此地浪漫。

但一回到屋子,她察觉到剩下她和艾德独处,而她的脉搏尚未平静下来。他已经离开沙龙,正端详着走道上的一幅画。那是她数年前画的。

他转过身。“这幅画也是你面的。”

莎菲画的是小时候的丽莎。“你是名艺术鉴赏家!”

“不算是。”他露出个笑容。

“那么你有副好眼力,狄先生,”她抚平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绉褶,沮丧地发觉到手上都是画漆。“恐怕说我是有些衣衫不整。”

他露出个无赖的笑容,蓝眸里闪着秘密的亮光。“不算是,欧小姐。”

他的话激起了她原以为已经深锁的幻想。她的身躯似乎紧绷起来。“你为什么在这里?”她沙嘎地问。

“你认为我为什么在这里,莎菲?”

莎菲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渴望袭来,血液变热。她提醒自己他是个没有原则的浪子。他真的想引诱她?那似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他会用这样诱惑的语气喊她的名字?莎菲挺直背脊,不定了决心。她不会再像在新堡一样,被他的魅力及英俊的容貌迷住。这次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保持理智自制。“我想不出你为什么在这里,狄先生。”她听见自己道。

“我当然是来拜访你。”他的白牙闪亮,大胆的蓝眸锁住了她。

尽管她的决心,莎菲发现自己正在陷溺。他的魅力迷惑着她。“狄先生,我不了解,”她僵硬地道。“你为什么拜访我?”

“你也问其他绅士为什么拜访你吗?”

她的脸庞尴尬地胀红了。“我相信我告诉过你我没有仰慕者。”

他望着她,笑容逝去了。“你没有过访客?”

她抬起下颚。“没有绅士访客。”

他睁大眼睛,无法置信,而后他的酒窝再次展现。“那你现在有一个了——我。”

她深吸了口气,脉搏依然狂跳。“你是个见闻广博的男人,”莎菲仔细地措辞,决心要知道他的来意,粉碎所有的假象。“至于我——你可以看得出来的——我是个想成为女艺术家的怪胎,而且……”她无法说出他不可能被她吸引的真正理由。

他的眼神一暗。“而且怎样?”

“你为什么来拜访我?”她喊道,失去了控制。

他俯身向她。“你说自己是个怪胎?这倒有趣得很,因为我不觉得你古怪。不,那是谁的话?你或你母亲的?”

莎菲惊喘出声。

他走向她——她往后退。“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莎菲舔了舔chún。她已经退到背抵着墙。她的身躯颤抖,但仍旧固执地直视着他。她纳闷他是否会在此时占她的便宜亲吻她。到时候她该怎么做?

她突然想到她从没有被吻过。她应该会喜欢这个吻。

他的眼神变成了风暴般的蓝色。“我该死地不在乎你的足踝的问题,莎菲。”

莎菲不相信他。“那么你是唯一的一个。”

“那么其他人都是一群大傻瓜。”

莎菲看着他,清楚地察觉到两人的身躯距离不到寸许。她可以感觉到他的体热。更糟的是,她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发热。“你究竟要说什么?”

他抬起手。有一刻莎菲以为他要碰触她了。他的手似乎流连在她的肩膀上方一晌,最后撑在她身侧的墙上。“我要说我会像个绅士一样地来拜访你,一切合乎礼仪。我觉得你非常迷人,然而你表现得似乎我是个大麻烦。”

“我并无意给你那个印象。”莎菲重浊地道,她的呼吸似乎变得非常困难。

“你为什么怕我?”艾德问她。

“我没有。”但她是的——万一他吻了她,她要怎么办?

他的笑容苦涩。“我猜我不能怪你,但我向你保证,莎菲,我不会伤害你。我想当你的朋友。”

他以轻柔、诱惑的语气说出最后一句话。莎菲的反应是立即的。她的心跳加速。他想要的是哪一种友谊?

莎菲直视进那对灿烂的蓝眸。一幅影像浮现在她脑海——一对男女的身躯纠缠在一起。那男的是艾德,女的是她。他所谓的朋友一定有着更深、更世故的意义。然而她又想起在新堡的那一晚,他怎样体贴地保护她。如果他的友谊是真诚的,她不知道该感宽松了口气,或是失望。

他的视线锁住了她的。“我们是朋友吗,莎菲?”

莎菲的身躯颤抖,知道自己在脸红。“我们当然是——如果那是你所希望的。”

他显得很高兴。然而他的下一句话却完全出乎她意料外。“你愿意为我画些什么吗?”“什么?”

“你愿意为我画些什么吗?”他重复道。

她无法动弹,心脏仿佛要爆裂。

“为我画些什么,”他哄诱道。“随你喜欢什么都好。”她可以想象他用这种语气哄语多少女人上他的床。

莎菲背抵着墙。“不,我不认为。”

他的笑容逝去。“为什么?”

“这不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

莎菲自己也不确定了。直觉警告她不要答应他的要求。也许是因为他太难以抗拒。将他带到她的艺术世界是非常危险的——比现在和他独处,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fter innocence》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